推荐阅读:

46、46.



作品:《摘星

工作进入忙碌期, 许柚一天比一天忙。

假期被压榨得几乎没有,还隔三差五出差,但只要在禹城, 许柚每天都能看见江尧,偶尔可以一起吃顿饭, 再不济在车上的那几分钟也能聊几句话。

许柚委婉地跟江尧提过要是觉得麻烦,就不要接她下班了。

这样的举动, 说实话就算是男女朋友, 也不一定能坚持做到, 更何况他们还没那层关系呢。

如此一来, 显得她像个占便宜的渣女。

好好的三甲医院骨科主治医生,变成了她的专职司机,他却乐在其中。

许柚有时候在想,这样大费周章只为见她一面,真的值得吗?

这人不仅学习工作认真, 连追起女人来都毫不马虎……还是说, 他喜欢她,已经到这种地步了?

不过, 因为他的职业特殊性, 许柚也没少被放过鸽子。

明明约好在某一天一起出去一趟, 她精心化好了妆,换上平时工作基本不会穿的衣服或者裙子,却在出发前几秒被告知院里来了紧急病人, 不能去了。

有时候, 更过分。

一条短信或者微信通知都没有,就这么被晾了半天。

江尧平时教养很好,每回约好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见面, 他一般都不会迟到。

许柚来到后,发现他不在,经常会在咖啡厅里安安静静地等上半个小时,若半个小时后他还没来,就证明他不会来了。

偶尔,等人等得不耐烦,许柚会在微信上假装很生气地骂他一句——

【你是鸽子精转世吗?】

【还是晾衣架啊?】

【天天晾我……】

但那个时候他都会在手术室里专注着病人的事,不会看到她的信息。

而过了半分钟,她也撤回了。

就当撒过了气。

病人比她重要,那是肯定的……谁叫她懂事呢?

时间久了。

许柚说话越来越肆意,时而还调侃他:“江尧,除了我,你应该不会找到第二个能这么耐心等你的女人了。”

江尧瞧见她说完这句话,闷下去有些羞赧又很自恋的脸蛋,唇角噙起笑:“我觉得也是,所以非耗到你做我女朋友为止。”

“……”

“要是别人的话,可能跟我相处

几个月就跑了。”

“……”

许柚瞪大眼,“所以你是看我不会跑,才来追我,才喜欢我的?我也是会跑的,好吗?”

江尧盯着她,徐徐地笑。

“不是。”她感觉被他绕了进去,“我还不是你的谁谁谁,我跑什么?你别老说话把我绕进去。”

“那你就不能学聪明点?”

“……”

江尧视线担忧地盯着她的脑袋。

许柚蹙眉,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接下来会说出一些不好的话,果然,下一秒他面沉如水地说,“我怕你还没成为我的谁谁谁,就被人带跑了。”

“……”

那可不一定。

-

林冉怀孕已经二十四周了。

预约好这周六去进行产检,本来是梁子豪陪她去的,不巧公司出了点状况需要临时出差一趟,问许柚有没有空陪她去一趟。

反正没事干,许柚答应下来。

林冉怀孕后的各种检查一直以来都是在省中医做的,现在怀孕六个月,基本已经进入了孕中期,孕中期产检可以进行详细的超声波检查,能亲眼看到宝宝的外观发育情况。

她觉得很新奇,也很感兴趣。

周五晚上,江尧发微信来找她:【明天我有两台手术,上午下午各一台,陪不了你了。】

许柚正刷着牙准备睡觉,点进去回复他:【没事,我也有事情要做。】

江尧:【加班?】

许柚:【不是,说起来我们明天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江尧:【你去医院干嘛?】

江尧:【有什么不舒服吗?有不舒服的不要等到明天,需要我过来看看?或者带你去医院?】

许柚刷完牙,吐掉嘴里的牙膏泡沫,洗了把脸。

不就几分钟没回他么,立马打了个电话过来,听见电话铃声响起一刹那,她吓了一跳,“干什么?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

“问你哪儿不舒服?”手机那端的语气略显沉闷,还有稍许急切,“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又没事。不是我要去医院干什么,是我陪别人去医院啊。”许柚无语地从洗手间走出来,往床上一躺,“梁子豪不在,我明天陪林冉去产检。”

“产检?”

“对啊。”许柚想起他

刚刚的语气,“不然你以为什么?”

“什么时候?”

“上午,尽量早点吧,要空腹检查呢。”

他想也不想地就说,“我送你去。”

“你送我去?”许柚讶然,“很麻烦的,我要先去林冉家一趟,然后再带她出来去医院,一来一回折腾都要一个多小时,你不是要手术吗?你还把精力耗在我这干嘛?”

“手术在十点。”

“……”许柚又问了一遍,“你真的要送我们过去啊?”

“我什么时候说话只是说说而已?”

“……”

许柚心里微微一动,沉默,也算是答应了。

梁子豪不在,她对产检又不是很懂,带一个六个月的孕妇出门,还怪紧张的。

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她估计会内疚死。

有江尧在的话,他还是医生,凡事能兜个底,也不错,至少出现什么紧急情况都不会慌。

挂了电话后,许柚睡前发了一句话过去。

正巧被刚从医院休息室出来,准备回家的江尧收到:【那就麻烦江医生了,你可得照顾着点我俩。】

他低头,不客气地回:【她就不必了。】

江尧:【你不惹事,什么事没有。】

许柚:【……】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长了张嘴呢?

-

陪林冉去产检,许柚可不敢马虎。

临睡前,专门上网查了一下产检的基本流程和注意事项,在备忘录上做了点记录,才安心地睡觉。

第二天早上,八点出门上江尧的车去林冉家接她,然后再去医院。

来到医院时,才九点十分,对于十点钟要做手术的某人来说,时间简直是绰绰有余。

没有影响到他的工作,许柚就放心了。

先下车,再慢慢地扶林冉出来,隔得很远都能听到有两个女人一边聊天一边往这边走,其中一个踩着高跟鞋,脚步从容得将地面敲得哒哒响。

许柚起初没怎么在意,以为只是偶然经过的医护人员或病人家属,直到踩高跟鞋的那位走过来自然而然地喊了声,“江医生。”

她才抬眸往他们的方向瞥了一眼。

……原来认识啊!

女人穿着简约精致的职业小西装,禹城初秋还不算特别冷,迎面吹来的风都是凉爽的,虽穿

了外套,内里领口相比普通的内搭而言,稍微低了些。

有一头栗色的小波浪卷发,用发绳绑在脑后,清爽又自带张扬的气场。

而许柚,就显得素净许多了。

毕竟是陪林冉来医院检查,她没刻意打扮,黑色自然直的长发随意地洒在肩上,清净的五官不会让人一眼惊艳,却也挑不出一丝毛病,不施粉黛的素颜和让人羡艳的皮肤,有种小家碧玉,名利淡然的柔和感。

就连穿的衣服,也是怎么随和怎么来。

慕瓷关心地问了江尧几句:“你怎么来医院了?今天有排班,有手术吗?”

随后,她瞅见刚从车后座慢慢下来的林冉和许柚,怔了几秒钟,要不是她清楚地知道江医生未婚都差点儿要误会了:“你姐姐或者妹妹?”

听见这句话,刚刚没注意到她的林冉也忍不住扫过去一眼,没什么敌意地说:“朋友。”

江尧解释:“送朋友来产检。”

“啊哦……朋友……原来你今天是专门送朋友来产检的啊。”

慕瓷尴尬地笑了笑,手指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眼睛下意识地瞅了许柚一眼。

可能是她气质有点特别,这样随和的打扮有点像邻家的妹妹,样子也长得不差的缘故。

看过去的眼神中,多少带了点女人间的敌意,但江尧刚刚只说了怀孕的那个是他朋友,没说她是谁。

慕瓷想了想,直觉地认为江尧也不太认识,说不定她只是他朋友的朋友,陪那个怀孕的女人来做产检罢了。

心安定了许多,还关切地问,“产检有预约吗?这是几周了呀?跟妇科哪位医生啊?”

这次产检需要带的东西有多,也很繁琐。

因为待会儿要空腹进行糖耐量排查,还要帮林冉拿做完检查后的早餐,江尧忙前忙后,从车里拿出东西,没有听见慕瓷说的话。

许柚倒是听见了,但她蔫坏地没提醒。

她也暗恋过一个人,也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所以她感觉这个女的在追江尧。

拿好东西,江尧瞥了她们一眼,“跟我过来,带你们去电梯。”

许柚没怎么来过这里的停车场,所以并不知道电梯在哪儿,只能跟着他走。

江尧手长脚长的,又

是带路,三两步就走在了她们前面。

那个女的也拉着自己的同伴跟上去,竟然一点都不为刚刚的事情感到难堪。

许柚特别羡慕脸皮厚的人,因为她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她却不敢。

林冉走在许柚身侧,这才发现了不对劲儿:“这俩人谁啊?怎么还跟着我们,啧啧啧……眼睛都要黏到江尧身上了。”

许柚摸了摸鼻子:“可能是医生或者护士吧。你别看她了,小心脚下,这种停车场经常会有一条杠在地上,摔了我可拽不住你。”

林冉:“知道。”

进到电梯间,江尧先一步去按电梯,在这短短的等待时间里,那个女人拉着她的同伴挤到了江尧身侧站着。

林冉有孕在身,许柚没有过去跟她们乱挤。

江尧扫了眼电梯不断下降的数字,转身的一瞬间才发现状况,三两步走到她面前问:“知道妇产科在几楼吗?”

林冉点点头:“知道,在二楼。”

江尧毫不客气地看着许柚说:“我问她。”

林冉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已经得到了正确答案,许柚得意地歪了歪脑袋,“谁说我不知道?二楼啊,不就在二楼吗?等下我陪着她就行了,你就去做你的手术吧。”

最后,才咬了下某个称呼的字音,仿若在内涵什么,“江,大,医,生。”

江尧不明白她这突然的语气怎么回事,总觉得她毛毛躁躁的,医院人多,林冉这肚子又经不起瞎折腾,睨了眼时间,“还来得及,我带你们过去一趟。”

许柚倒不乐意了,“你是信不过我吗?连梁子豪都觉得我没问题,放心将老婆交给我这个中国好闺蜜,到了你这我怎么就好像变得不聪明了?”

电梯间狭窄,她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再小声也还是会让旁边的人听见。

许柚侧眸,发现那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拧着眉头斜了她一眼。

江尧勾唇浅笑,想起昨晚的对话,“你不是让我照顾着点你吗?现在又不认了?”

轻轻的一句话,如卵石击过平静的水面,掀起一阵波澜。

对于一个性格内敛外表高冷的人来说,所谓的深情,不就是他的眼里只有你,你的每一句话都记得一清二楚吗?

只有在你的面前,才会表露出来的另一面,才会放下一身的孤傲,把你当个小孩,认为你不省心,即便知道你一个人也可以,还是想帮你打理好一切。

林冉没眼看了。

跟在慕瓷身侧的护士哑然,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想劝身边的女人放弃别追了吧,人家理都不理你,谈什么喜欢啊,可她又不忍心。

作者有话要说:来啦来啦!!!昨天的补更!!!

这狗粮我干了_(:3ゝ∠)_

谢谢投喂的营养液——

“睡睡”,灌溉营养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