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45、45.

45、45.

江尧不是一个保守又过分计较的人, 在那晚他提出要追求许柚的时候,就已经提前知道她有过一段两年的感情经历了。

这其实很正常,他们中间分别了近十年, 她会喜欢上别人,一点都不奇怪。

总不能因为高中的时候喜欢过他, 哪怕他出了国,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他们也不会再见面, 她还因他而伤怀, 去拒绝一段或许对她来说还不错的感情吧。

但值得庆幸的是, 在他们重逢的现在,都是一个人的身份,没有任何的约束,能顺其自然地重新相识,渐渐了解再喜欢上。

在休息区聊了会儿天, 也吃饱喝足。

许柚满意地站起来, 勾勾唇,“我们上山吧。没记错的话, 上面有一个可以许愿的地方, 好几年都没去过了, 还挺想看看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的。”

江尧眉眼不动地问:“你什么时候上去过?”

许柚刚想收拾桌面上的垃圾,拿去垃圾桶旁扔掉,他先她一步, 只好游手好闲地站在身侧:“高二。”

“这中间几年一次都没爬过?”

“没有啊。”许柚是有理由的, “高中毕业后,我一直在北京上学,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 在北京待了七年。刚开始大一大二寒暑假都会回来,后来大三寒假的时候就准备复习考研了,一整年都没时间,考上研后原本以为会轻松一点,然而更是忙忙忙”

这个江尧倒是能理解,那段时间他也是在国外昼夜不分地读书,医学生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永远有背不完的书和做不完的试卷。

他望了眼往上走的路,判断了一下时间:“大概十五分钟,就能到山顶了。”

许柚侧眸看他:“你怎么知道?你来过?”

她以前爬过都忘得了,包括前面有一道分叉路口,要不是有指示牌在指引,都不知道哪一条才是到达山顶的。

江尧点点头:“上个月来过。”

看来没少爬山啊!

许柚很为自己以后的生活担忧,“你不会很喜欢运动吧?”

“你觉得呢?”

“”

完了。

柚忍了忍,才忍住没做出很为难的神情,竖了个大拇指给他:“很好,难怪你看上去那么健康,手术做那么久都能撑下去,身体素质也太好了吧。”

“”江尧一眼看穿她在想什么,勾唇笑了下,没点明。

到了山顶。

许柚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四处望了眼,再掏出手机不停地拍照,选了个好位置,从上往下拍这个城市的俯瞰图。

今天天气还挺好,午后的骄阳为浅蓝的天幕增添了一抹色彩,晴空万里,偶尔有暖风自东边轻轻地吹。

她站在最好的观赏地点往下看,将脚下的禹城尽收眼底。

江尧在她身侧灼灼的眸盯着她,低低的嗓音如林间的清泉自头顶响起,“是不是上来后,感觉前面走的路再累也值了?”

许柚微微一笑,一半赞同一半不赞同:“确实,但是下次你再让我来这里一次,我还是会很抗拒。上面的风景再好看,累也是真累啊,走得腿都要麻了断了”

江尧盯着她黑白分明的眸,不甚在意道:“你断了,我可以给你接回去。”

他眉眼温和,句句认真,过后又补充了句,“但我知道你能承受的极限是多少。”

许柚:“”

差点忘了,这位是骨科医生。

这么严肃干嘛,以后还能不能开这种玩笑了!?

她没劲儿地撇了撇嘴:“我们找找那个许愿的地方吧。”

江尧指了一下,“应该是在那边。”

许柚走过去,绕过一棵百年大树,果然瞅见一个卖许愿牌的小铺子,跟几年前的店面相比变了很多,但牌子竟然是一样的。

她掏钱买了两个,一个给了他,一个留给自己。

江尧原本不想写的,拗不过许柚。

她说:“就随便写一下,等过几年,你再来这里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来这时候许的愿望,很有意义的。”

他微微垂着头,拿着笔正准备写,闻言笑了下:“你许过啊?许的什么愿望?”

许柚警惕地看他:“不,告,诉,你。”

江尧并没有停止猜测,仔细思考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你说你上一次是高二来的,应该跟高考有关?高考成

绩之类的?”

“那还”许柚顿了几秒,得意地说,“真不是。”

“”

“难不成是跟我有关系?”江尧也就是随口一说。

许柚整个人僵住,心思被看穿,霎时有几分难堪,眼睛胡乱地眨了两下,赶紧否认:“你太自恋了。”

“到底是我自恋,还是你在撒谎,看来我要在这棵树上找一找答案了。”

“”许柚略显无语,“你开玩笑吧?这都过了十年了,你能找到才怪!”

许柚这回也许了两个愿望。

跟上次相比大同小异,时间过得太快,这几年她经历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巧的是,上一次来这里是江尧准备出国的时候,这一次是他回来拽她上来的。

写完,她攥在手里,藏着掖着,不让他看。

但是又很好奇他到底写了什么东西,看样子也没几个字啊,不会是随便乱涂乱画上去吧?

江尧很随性,问了下她的意见:“可以看吗?互相交换一下?”

许柚猛摇头:“我的不行。”

“是现在不行,还是以后也不行?那什么时候可以看?”

“”

怎么?

他还打算过阵子自己偷偷摸摸爬上来看吗?

许柚嫣然地笑着,想了想:“怎么着也得半年后吧。”

“哦。”江尧瞬间明白过来,缓缓地低笑,“那我知道了,看来我半年之内就可以转正了啊?比我想象中要早那么一些,本来还打算打一下持久战的——”

许柚:“”

哪来的歪理?

不过,好像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可是说的她好没面子啊!

什么叫比他想象中要早那么一些?

许柚眸底掠过一秒钟的无奈,自己找了个隐秘的位置,挂好。

接着,就准备下山了。

江尧问她需不需要坐缆车,别逞强,把自己给累坏。

许柚坚决拒绝,但走下去后,天黑了,人也没了半条命。

江尧还能精神充沛地开车送她回去。

许柚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地看着他:“你怎么一点都不累啊?”

在她面前,她几乎感受不到他一丝的疲惫。

江尧边倒车离开,边斜眸睨她一眼:“我累的话,你怎么办?”

她撩起唇角,没忍

住漾开笑意。

人累到极致,就容易犯困,而且爬了一天的山,没怎么休息,也没睡午觉,她坐在副驾位上,望着外面的一闪而过的盏盏路灯。

没几秒,就眼皮沉得阖上了眼。

车内沉寂了几分钟。

许柚白净的脸蛋靠在窗边,整个脑袋都歪了下去,呼吸均匀。

除了睡姿看起来难受了些,人还是蛮乖的,恬静又毫无防备的睡颜落进江尧眼中,害他心口蜷了蜷,胸腔无端溢出一丝安详和满足。

过去这么多年,除了江呓。

还真没有一个女人能如此放松又大胆地在他的车上睡觉,她是第一个,应该也是唯一一个。

许柚是被外面突然传来的喇叭声吵醒的,睁开眼睛,视线下意识地飘向窗外,看一眼外面的状况和天色。

江尧略皱了下眉头,正好被她捕捉到。

不知道他是因为城区有人乱鸣喇叭而不高兴,还是因为吵醒了她才这样。

刚醒来脑子还有点懵,许柚没细想。

待她精神回来了些,揉了揉眼睛问:“我们现在去哪儿?”

“看你。”江尧给了她两个选择,“如果你觉得很累,还想睡,那就送你回公寓。如果你觉得还可以撑一下,先吃个饭再回去,那我们就去吃饭。”

过了好一会儿,许柚才道:“吃饭吧,我们中午都没吃什么东西。”

江尧专心开车,从景区开回城区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他像个永动机器人,二十四小时工作都不会累一样,永远保持专注。

许柚托腮,静静地看着他温和的侧脸,仿佛心脏被一只手抓住,将她捂暖了很多,整颗心也跟着就此沦陷。

直到到了目的地,江尧踩下刹车,知道她在盯着他,侧首,一双黑眸直直地迎上她。

她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赶紧挪开,心却砰砰乱跳。

一个人到底喜不喜欢另一个人,动作和行为骗不了人,眼睛更是。

心灵相通的伴侣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江尧眉梢微微地挑起,提醒她:“下车。”

许柚抿了抿唇:“哦。”

这回又是江尧选的餐厅,似乎问过她几次吃什么,她都说

随便后,他也就不问了。

干脆自己决定,方便又不浪费时间。

关键还是因为许柚不挑食,带她去哪儿她都能吃得下去。

小时候家里穷,黎平君煮什么她都是要吃的,不管是难吃的苦瓜还是难喝的核桃汤,都要丝毫不浪费地解决掉。

也幸好她的体质不易胖。

匆匆吃完晚餐,他就送她回去休息。

下车前,跟她说了一件事儿:“许柚,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这附近治安管理很好吗?”

许柚不明白他想说什么,解开安全带,懵懵地点头:“嗯?”

“所以”江尧眸色微深,“我在前面那片买了一套公寓以后我们住在附近,可以接你上下班。”

嗯?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