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第17章 17.

第17章 17.

林冉一提出要帮她讨回公道。

许柚就制止了她, “别,我不想再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了,就让它过去吧。”被拒绝一次还不够吗?非要问个清楚, 最后结果还不是一样……

“为什么啊?”林冉皱眉,“反正他已经知道你的想法了, 最坏的结果不都出现了吗……再怎么样,也不应该一声不吭扔了啊?这件事做得不对的是他。”

男生扔情书这种行为,林冉见过不少。

但一般情况都是因为别的班传过来的情书, 不好处理, 反正也不认识那女生, 干脆扔了就当默认拒绝。

可许柚不一样。

两人再怎么也是朋友, 总得说一声才处理掉吧?不然也太不尊重人了……

想来想去, 林冉都觉得这件事儿很蹊跷。

她跟江尧认识了将近两年, 清楚地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

像上学期运动会的时候, 她听梁子豪说尹佳妮文艺汇演表演完, 下台就去找江尧告白了, 但是江尧拒绝了她。

尹佳妮还送了他一些礼物,里面有几样东西是可以吃的, 梁子豪想拿来尝一下, 被江尧制止,送还了回去。

他对尹佳妮都可以这样。

为什么到了许柚,就完全变了个人?

许柚身处其中, 被自己喜欢的人扔了自己的情书, 事情的冲击性太大,没多想,便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可能钻牛角尖了都不知道。

林冉作为局外人,反而看得清楚。

她现在怀疑, 江尧到底知不知道许柚给了他情书,或者说他知道情书这回事儿,但他弄丢了,是不是无意混进了废纸里,才扔进了垃圾桶。

林冉是真的很内疚。

带着这份自责,下周一上学,她就逮住江尧问了一嘴:“江尧,问你个问题,你有时间吗?”

待会儿是数学月测,江尧刚从洗手间出来,就被逮住。

他睨了眼时间,不明白她想干什么,点点头,走到一边:“什么事?”

林冉瞅他的表情,发现他并无半点心虚,再仔细一看,还渗着一丝对她的不耐烦……

她嘀咕了好久,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怪她没提前做功课:“呃……你……”

江尧提醒她:“快点,要考试了。”

林冉煞有其事地问:“你是不是不小心丢了什么东西?”

“什么?”江尧眉毛皱了皱,“什么意思?”

林冉观察着他的眼色,又问:“……信纸啊。”

江尧没有信纸这种东西,当下便以为是林冉的,没忍住,歪嘴笑了出来,“你的信纸关我什么事?你到底想说什么?”

无端端被吼了一下,林冉也觉得很无奈,不是,这难道不该是她来兴师问罪的吗?

……怎么被对方给唬住了。

她气急败坏道:“不是我的,是许柚。”

“许柚?”江尧脸色柔和了下来,却还是问,“她的东西怎么会在我这?”

“啊?你不知道吗?”

林冉很怀疑他是不是在装,干脆她也装一下。

但他如果真的是在演的话,这临场反应和演技也太好了吧,都可以跟陈坤一较高下了。

江尧蹙了蹙眉,眼看考试时间快到了,只扔下一句话先进了考场:“考完再说。”

紧接着,他快步走进了一班。

林冉:“……”

许柚跟林冉不在同一个班考试。

却跟江尧在一起,他的位置是第一列第一个位。她上次月测排在21名,按照考场“z”字形排列,他们隔得并不远。

许柚抓着笔,无聊地坐在位上,盯着斜前方的空位子发呆。

老师都要发试卷了,连个人影都不见。

老师数好试卷,根据每一列的人数,整理成7沓,准备分发下去时……

他才急冲冲地从前门走入,坐在位上。

许柚立马垂下眸,不看他。

这次月测,她心里挺没底的,上周的事儿有点影响到她了,周末没怎么复习。这会儿考的还是数学,显得更谎。

考试铃打响后,许柚旁若无人地做题,在草稿纸上刷刷刷地计算。

这次题目比上次难得多,就连选择题也要思考很久才能想到方法,导致她做题的速度比附近的人慢了一小截。

突然,有什么东西从地上弹到她的脚踝,又跌落在地。

许柚没怎么在意,以为是蚊虫之类的东西,害她脚踝有些发痒。她不安地挪了挪脚,才猛然发现自己好像踩到了一个硬物。

许柚皱眉,停下手中的动作,侧身看了眼脚下。

似乎是一团皱巴巴的纸,被她一脚踩扁了,有点脏。

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也不知道是谁扔过来的。

等许柚意识到这可能是小抄时,台上的监考老师已经察觉到她的动静,放下手中的茶杯,背着手从上面走下来。

她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好怕的,反正这东西不是她的,慌什么?

许柚继续做题。

监考老师捡起地上的纸团打开看了下,气氛顿时变得凝重。他没说话,看着纸条里的字的同时,又瞄一眼许柚的试卷,像是在做某种对比和判断。

四周安静得过分。

老师来了后,附近的同学连写字的声音都不敢过大。

许柚见他还站在她的桌边,抬眸瞥了他一眼,正好撞进他微沉的视线中,愣了一下。

虽然这东西不是她的,她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

万一被误解了呢?

许柚将音量压到最低,小声道:“老师,这……不是我的,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就已经……”

老师似乎是怕扰乱考场纪律,惊扰到其他人考试,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先考试。”

“……不是。”

许柚看着他严肃的面孔,从未感到如此慌过。

因为她在老师的眼中看到了某种笃定,像是认准了她一样。

这明明是错误的判断,她可以解释的,却因为考试的原因,暂时夺走了她这个机会。

这比她说话说到一半,有人掐住她喉咙还要难受。

许柚只是略感无奈,并没有多想。

后半程考试的状态明显不如之前,但她还是尽力做完了卷子,试卷收上去后,监考老师喊了她一声。

“那边第三列的同学,叫许柚是吧?上来一下。”

许柚顿觉周围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有不明情况的同学跟附近的人窃窃私语,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包括江尧也不明白地扫了她一眼。

她略有些难堪地咬了咬唇,盖上笔帽,将笔放好,走上去,想快点解释清楚。

没想到她一站上讲台,老师就怒其不争地说:“看着文文静静的,怎么回事?你说你现在这个名次,已经这么前了,证明你基础还算坚固,为什么要搞这些小动作呢?”

话毕,许柚僵在了原地,反应过后,皱了下眉,气得浑身发抖:“老师,我说了不是我,我没弄什么小抄,这真的不是我的,我没有撒谎。我根本不知道这从哪里来的,就是考试的时候,感觉有东西碰到我的脚,我还以为是什么虫子,往下看了眼才知道是纸条……我真的没撒谎……”

人一委屈的时候,语速就会加快,还捻带着哭腔。

她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说话的真实性,只能不停地强调,不断强调:“不信你可以问一下附近的人,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老师真问了,却有一群人说不知道,包括坐在许柚左右桌考试的人。

大家都说在认真做题,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留意。

这个班是上次考试年级前六十名的人的考场,这里只有两个人跟她是同一个班的,除了江尧,还有一个坐在后排的男生。

江尧坐在第一排第一列,后面发生了什么,他根本不清楚。这会儿听他们的对话,才渐渐了然……

许柚作弊?

江尧蹙了蹙眉,眼里划过一丝荒唐。

他盯着讲台上克制着自己的声音,尽力为自己解释的女孩儿,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她站在台上,孤立无援,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就算有人看她外表觉得她不像是这样的人,也没人愿意为她说上一句话,都在静悄悄地看戏,表面虚浮出对她的心疼。

也对,毕竟这些人都不是一个班的。

不认识,为什么要帮忙?

江尧扯了下唇,薄唇抿得发紧,突然就冒出了句:“老师,你只是在桌面底下找到这个纸条,不是在桌上,凭什么就立刻认定这是她的小抄啊?”

空气静了一瞬。

这会儿已经放学了,外面有原本一班的同学候着准备进来。

因为这茬事儿,考场里人都没有走,可能是难得有一场好戏看的缘故,也没人着急离开。

监考老师是个接近五十岁的老头,被噎了一下,还没说上话。

江尧又道:“如果我随便拿一张白纸,写上公式,扔到后面,是不是就可以让后面的人背上一个作弊的处分了?”他还挑衅地笑了下,“这倒是个好主意,反正怎么解释都没用,连监控都不看就认定是那个人,只要在谁地上那就是谁作弊咯……”

“江尧。”老头被气得不轻,“你胡咧什么?你坐第一排,你知道什么?我有说她作弊吗?”

“作弊”俩字被他咬得极重。

瞧,又不认了!

确实没说,只不过处处暗示罢了。

江尧随口道:“我不知道啊,就事论事。”

“……”

许柚垂着眸,因为情书的事,他说话的全程都没看他一眼。

却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听进耳里。

一直喜欢的人并不会因为过了一个周末就不喜欢,哪怕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