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6章 16.



作品:《摘星

许柚已经第四次下课扭头去看江尧了。

他下个月有个数学竞赛, 最近一直在复习刷题。

课间不是去洗手间或饮水机,就是在座位上坐着,对着一沓往年的竞赛真题不停地刷。

就连平时喜欢找他闲聊的梁子豪也收敛了许多, 识趣地不打扰他,去别处打闹。

因此, 他并没有发现许柚的异常,也不知道书包里多了一封情书。

看起来,这次竞赛对他来说还挺重要的。

许柚从没见江尧这么认真准备过, 这是头一回。

她还无意听梁子豪问他:“稳吗?”

江尧从试卷中抬起头, 缓缓伸了个懒腰, 答得漫不经心:“还行。”

“啧。”梁子豪瞧他那样儿, 嘀咕道, “行了, 说这两个字我就知道你最后能考成什么样了。真爽, 是不是这次得奖了, 就不用高考了?”

江尧转了下笔, 悠悠道:“只是增大保送几率,还不一定。就算是保送也要考试啊。”

“保送也要考试?”梁子豪是真不清楚这方面的流程和规则。

江尧解释了句, “不是高考。”

许柚这才明白, 原来这次竞赛的得奖直接关系到他保送的成功率……莫名的有些心虚……

她那封情书要是被他看见,会不会扰乱他的心情,耽误他复习?

毕竟他们现在是朋友。

就算他对她没意思, 拒绝也是要思考怎么拒绝的吧?他也不像是那么冷情冷血的人……

后来, 许柚才发现,她不仅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他们的关系。

许柚想找机会将那封情书拿出来。

她后悔了,冷静过后, 也对告白的结果失去了期待。

然而,接近一天,许柚都没能找到拿回情书的好时机。

他总是坐在位上不离开,就算是偶尔出去一趟或者被老师喊去办公室,梁子豪也在附近转悠。她有什么小动作,都能被看得一清二楚。

傍晚放学。

许柚眼睁睁看着江尧挎上书包回家,一瞬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回家的路上,林冉发现许柚今天状态有点不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没吭声。

快到家时,才忍不住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丧了吧唧的……还有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真的好明显,一下课就盯着江尧,他不在你还盯着他的椅子发呆,疯了啊?到时候被他发现你暗恋他,可别赖我说是我说的啊。”

许柚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放心,不会赖你的。因为……他很快就要知道了……”

她也很快就不是暗恋了。

是明恋。

过了今晚,他们还会像平时那样相处吗?

明天一定会很尴尬。

林冉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你决定好要告白啦?没开玩笑吧?”

“……”

总算开窍了,林冉满脸欣慰,“你打算怎么告白?写情书,还是当面说?需要帮忙吗?我可以将梁子豪那货支走……”

她还没激动半分钟,就被许柚打断:“不是,我已经……”

林冉歪了歪头,看她这表情,都不像是决定要去告白的样子,总觉得是发生了其他什么大事儿:“嗯?”

许柚放弃挣扎,直接道:“……告完了。”

林冉:???

再一次被欺骗和背叛的感觉涌上头顶。

林冉一度觉得这闺蜜没法做了,她沉默了一会,满眼的不可置信:“真的假的?什么时候?我没发现你跟他单独说过什么句话啊?你那天不是还跟我说你没想法吗?这就……告完了?”

许柚驳了句:“那是因为他进来了,我能当着他的面说我有什么想法吗?”

当时完全是脱口而出的,后来也忘了解释。

这确实是她的错。

“你真告白了?真的啊?”林冉再确认一遍,“怎么说的?他什么反应呀?”

“现在应该还没看到……”许柚补充,“我写情书告白的,今天放进他书包里了。”

林冉眉目一松:“……”

虚惊一场。

看她一路上这么丧,还以为被拒绝了呢。

林冉刚打算安慰她一下,立马将话咽回肚子里去,“那你那么难过干嘛?不是至少也得明天才知道结果吗?哪有人这样……还没出成绩就开始丧的。”

“……他不会喜欢我的。”

许柚不但没底,而且是超级没底。

她更害怕的是,他们本来还算好的关系,会不会从明天开始就变了样儿,被她的贪心,被她的不满足给破坏了。

林冉性格比许柚大胆张扬,不太能理解她的心情:“现在不喜欢,又不代表是一辈子的不喜欢,你自信点好吗?你真的很漂亮,也很招人喜欢的。”

“……”

“我告诉你一件事呗。”林冉想了想说,“我们班的化学课代表喜欢你,我之前去饮水机打水时,不小心听见的。所以啊,你是有魅力的。就算江尧拒绝了,不管什么理由,你都可以去追他啊,让他慢慢发现你的闪光点……我就不信,他会不喜欢……”

许柚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手肘撑在膝盖,脸埋进掌心里,安静了会儿。

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如何,别人的喜欢她根本不在乎。

她在意的,只有那个人。

从见他的第一面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她,她的情绪随着他变化而变化。

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总是被她无意捕捉。

暗恋一个人,会将自己放在最卑微的境地,幻想无数种被拒绝的可能。

许柚觉得,她现在就是这样。

-

第二天一早。

许柚其实早就起床了,可以说是一晚没睡。

她盯着渐渐明朗的天空,顶着黑眼圈,磨磨蹭蹭地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坐在饭桌前吃早餐,不耗到最后一刻,坚决不出门。

走去车站的路上,橘黄的晨辉从东边倾洒,落在她脸上。

许柚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

怎么就没发烧呢?

重感冒,生个病也好啊!

生病了就可以不用上学了,也不用尴尬地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她是真的不敢上学,一想到进教室会看见江尧,再联想到那封情书,就觉得尴尬无比。

他一定看了她写给他的东西,却不知道是什么反应。

估计会很无语吧?

七点二十分,早读课的上课铃打响。

许柚踩点走进教室,放轻脚步,快速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途中看见江尧靠着椅背,对着英语书上的单词表在默读。

她连转向背后的勇气都没有,从书包里抽出课本和作业,再单手背过去将书包放在身后,开始小声地读英语单词。

早读课安然无恙地度过。

下课后,林冉从抽屉里拿出没吃完的早餐,侧身问她:“今天怎么这么迟?”

许柚眼神闪烁了一下,嗫嚅道:“起晚了。”

林冉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你看起来还是很困啊?”

许柚:“……”

能不困吗?昨晚几乎一晚没睡……

身后没什么动静,梁子豪还没下课就架着书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周围安安静静的,课间跟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异样。

只不过,以前许柚会和江尧聊上几句,哪怕是问一下“等下是什么课”或者“你预习了吗”之类的琐碎话题,今天连着几个课间,他们一句话都没说。

她不转身看他,他也不找她。莫名有一种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跟结仇了似的。

直到下午第二节课下课,许柚想喝水,发现水瓶没水了,打算去饮水机旁接一下,问林冉去不去。

林冉拿出语文书,摇摇头:“不去。下节语文课我还没预习呢,要赶紧看一下,要不你帮我打?”

许柚接过她的水瓶,拿在手上,慢慢地往外走。

却迎面碰上刚被竞赛老师叫出去谈话回来的江尧。

教室面积不大,容纳了六十多个学生。

单人单桌列与列之间的走廊特别窄,一般只能容下一人轻松地走过。

他见她要出来,停下脚步,站在后面等了一阵。

看向她的目光,跟往常一样,没什么不同。

许柚走出去时,正好和他目光对上,又立刻飘忽了视线,垂下眼,默默地擦过了他。

一句话都没有说。

快一天过去了。

他们一直持续着这样的状态,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吱声。

许柚并不蠢,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毫无回应,其实就相当于是拒绝,是最委婉也最残忍的拒绝,且不留余地的。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不亲自告诉她?

哪怕说一句话也好。

许柚去饮水机旁接水,换林冉水瓶时,她拧开自己的喝了口。

舌尖发苦,涩得她猛灌了一大瓶下去,默了几秒后,才重新接回来,回教室上课。

下一节是张悦的课。

从小到大,许柚听过很多个语文老师授课,张悦是所有老师中讲语文讲得最生动的一个。她会给他们说很多课外知识,勾起他们兴趣的同时,还让他们补充学习。

大家听得都挺认真的。

似乎全班只有许柚在发呆,她心不在焉地抓着笔,一直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快下课时,她瞥了眼桌上白刷刷的语文课本。

文言文该记的笔记一个都没记,反而将旁边古人的黑白画像给涂黑了,鼻子下增了几簇像是鼻毛又更像胡子的竖线,右边写了两个字:江尧。

这节课需要讲的内容全部讲完,张悦还不着急下课,边整理讲台上的粉笔盒,边提醒了句:“下周是月测,你们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大家都唉声叹气的,还有人问明明才高二,怎么感觉跟高三差不多,天天都在做卷子和考试。

张悦说:“这你们就受不了了?高三复习时间很紧凑,他们的紧张程度是你们现在的两三倍,不过你们很快就能体会到了,再过一个多月高考,也不用等下学期,你们就是高三了。这学期快过去一半,我发现有些同学觉得自己现在成绩进步了,就开始骄傲,不上心了,连课都不听……”

闻言,许柚抬了抬眸,随便代入了一下,总觉得张悦在暗指她。

张悦继续道:“下个学期会分重点班,你们给我打起精神来,这学期每一场考试,都会成为下学期分班的依据。因为下周四、五有上头领导和其他学校的老师过来交流学习,那两天有很多公开课要上,所以考试挪到了周一、二,下周一回来就考试。今晚放学前记得将桌面收拾一下,抽屉清空,布置成考场的状态。”

她一说完,刚好下课铃打响,踩着高跟鞋离开了教室。

放学后,班上的人都在整理东西,将抽屉里的书全部搬出来集中在一处,没用的纸张能扔就扔,免得碍地方。

今天是许柚值日,反正都是要最后才走的。她并不急,找林冉借了语文书,慢悠悠地坐在座位上,将下午没听的语文课笔记摘抄上去,抄完才收拾。

没一会,班上的人都陆陆续续离开。

许柚注意到身后的人还在,才猛然想起他是跟她同一天值日的,便去拿了个扫把,先把地给扫了。免得等会儿他开始摆桌椅,两人又碰到一起。

林冉收拾完,走过来问:“要帮忙吗?一起做,快一点,然后早点回家。”

许柚想了一下,将教室划分成两半,指了指:“你帮我扫那边吧,我扫这边。”

林冉往那边瞥了眼,看见江尧站在座位旁整理东西,瞬间就明白了她的用意:“可以。你是怕尴尬吧话说,他有没有回复你啊?怎么感觉你俩今天都没怎么说过话?”

一提到这,那股酸涩感又涌上来了。

许柚低着眼,小幅度地摇头:“没有。”

“没有?”林冉愣了愣,“一点暗示都没有吗?”

许柚抿了下唇:“回去的时候再跟你说,先干活吧。”

林冉感觉奇奇怪怪的:“行。”

许柚将教室一半的地面扫完,看见不知道谁的笔掉在了地上,弯腰捡起来,正好瞧见江尧整理好东西,将一堆没用的草稿纸和废纸拿去垃圾桶扔掉。

他本来就喜欢偏计算类的科目,而且最近还在准备数学竞赛,草稿纸这种东西确实是比别人多得多。

许柚撇了撇嘴,带着一脸“这跟我没关系,我也没兴趣去关注”的表情低下了头,将地上扫成一堆的垃圾,扫进垃圾铲。

专程等他从垃圾桶那儿走后才过去,将垃圾倒进垃圾桶。

这一系列动作,她都做得干脆且熟练,只想快速干完然后回家。

她倒完垃圾,将扫把和垃圾铲拿在手上,刚要将工具归到原位,突然注意到垃圾桶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特别眼熟。

许柚怔了怔,鬼使神差地返回去看了眼,看见某个物件的边角后,当下怔在了原地。

似是不敢相信,她过了一阵眨下眼睛又看一眼,目光定了几秒后,所有情绪和委屈在一瞬间不受控制地涌了上来。

从昨晚到现在,她想过无数种可能被拒绝的方式,都没想到会是这样。

这比他亲自写一张纸条扔过来或者亲口告诉她,他不喜欢她,更无地自容,也更狼狈和不堪。

许柚眼底布满了水雾,视线渐渐模糊,不一会,一颗泪珠砸在手背上,漾开一圈浅浅的水花。

但她没出声,咬着唇气闷地想将眼泪憋回去。

这会儿,班上也没几个人了。

没人察觉出她的异样,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就算瞥到了许柚,也只看到她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许柚几乎将脑袋垂到地里去,轻轻地用手背揩了揩眼睛,将打扫工具归了原位。

接而,快速回到座位上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江尧收拾完,将抽屉往前一转。

梁子豪问:“好了吗?”

他嗯了声,“还要摆一下桌椅,倒垃圾。”

“哦,对。”梁子豪才反应过来,“你今天值日。”

许柚听见“倒垃圾”三个字,指尖顿了一下,而后默默地收拾得更快了。

梁子豪则靠在桌边,找林冉聊天打发时间:“怎么样?这次考试复习完了吗?”

林冉扯了扯唇,摊手道:“啊?我不复习的啊,都是裸考。”

“装。”梁子豪不信,“你就装吧,是怕复习后退步了被你爸爸我笑话你?我是这样的人吗?”

“笑话。”林冉嗤了声,“我还会在意你笑我?你倒不如说我怕被我妈打,更有说服力一些。”

梁子豪没个正行地调笑:“你还不知道,你其实很在意我吗?”

林冉斜他一眼:“要不要脸?”

许柚收拾好了,跟林冉说了声,就拿起书包转身离开。

连桌子都没转。

反正那个人会转。

她何必给他减轻工作量。

林冉背起书包出去后,因为许柚走太快,并没有注意到她有什么异常。

直到她走路的速度快到让她害怕,总感觉发生了什么,才迅速跟了上去。

“许柚……许柚……你走那么快干嘛啊……等等我……”

许柚越走越快,一离开教室就犹如得到解脱一般,整个人松懈下来,憋了许久的情绪也在一瞬间爆发,眼泪不受控制似的从红红的眼眶啪嗒啪嗒掉落,一个劲儿地往下砸。

她努力睁大眼,想让眼泪憋回去,却一点用都没有。像被人用锋利尖锐的刺,狠狠地在她心脏插了一刀,淌着鲜血的伤口连着全身四肢不停地绞痛,逼得她几乎要窒息了一样。

林冉追了半天都没追上,发现她停在了篮球场旁的长椅旁,坐下歇了会儿。

双脚踩在椅上,整个人蜷成一团,低着脑袋,脸埋进了膝盖内。

林冉刚走过去,就听见持续不断的抽噎声从里面传来,声音由偶尔低低的抽泣到崩溃的失控,听得她心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她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多少也能猜到点儿。

所以,林冉不急着问原因。

坐在身侧,安安静静地陪她,时而抚一下她的后背,等她发泄完毕。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

校园里的人除了高三几乎都走光了。

少女哭声渐收,缓慢地安静了下去。

林冉才试探地问:“他回你了?”

许柚没抬头,小幅度地摇了下头。

林冉不明白:“那……你哭是因为……”她边问边从口袋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许柚接过,抽出纸巾擤了擤鼻子,小声说:“我们一天都没有说过话,但是……”

林冉静静地听她说完。

许柚说到这儿,咬了下唇,又有点说不下去,过了一会,才低低道,“他扔垃圾桶里了……情书。”

静了一瞬。

林冉才反应过来许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惊得直接站起了身:“什么?垃……垃圾桶………?”

她简直被气笑了,“什么玩意儿,你亲眼看见的?”

许柚点头,总算肯将脸露出来,下巴搭在膝盖上,吸着鼻子说:“我刚刚扫完地看见他扔了一堆废纸,后来我将垃圾倒进垃圾桶时,发现它就在里面。”

“不是。”林冉真的很无语,估计连她自己被人拒绝都没这么气过,“他有病吧?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不喜欢就不喜欢,为什么要一声不吭就扔了啊?你有没有写你的名字?”

许柚:“写了。”

林冉严谨地问:“里面外面都写了?”

许柚:“对。”

“这算什么。”林冉感觉自己要被气炸了,而且还对许柚有些无形的愧疚,毕竟是她怂恿她去告白的,现在闹成这样,有她的原因。她恨不得现在就扯江尧过来问清楚,偏偏明天又不用上学,“下周我帮你问问他,问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