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0章 10.



作品:《摘星

暗恋的人真的自卑又敏感,敏感到每做错一件事或者被绊倒一下,都觉得很丢人。

——摘自《柚子日记》

等了半个学期的校运会,终于要在这周开幕了。

许柚没什么才艺,从小到大都没上过什么兴趣班或培养过其他方面的爱好,无法为班上的文艺汇演贡献什么。

但出人意料的是,他们班多才多艺的女生还挺多的。

她们以尹佳妮为首,大概四、五个人,组了个小舞团。

每天放学、大课间都会去舞蹈教室或者找个无人打扰的空地排练,又积极又勤奋。

许柚不怎么关心,却也知道她们要表演的是民族舞。

而且尹佳妮从九岁就开始学跳舞了,一直学到了现在,还在坚持,已经学了七年。

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呢?

因为每到下课,尹佳妮总会在她周围转来转去,用她的大嗓门跟她的朋友聊天,一会儿聊一下汇演排练的进度,一会儿聊一下别的。

无论聊什么,最后总能扯到一个话题上——

她在哪儿学的跳舞?学了多久?考了几级?参加过什么比赛?拿过什么奖?

不知道她有没有说腻,可许柚真的听腻了,耳朵都要长茧了。

后来,她才明白,尹佳妮才不是为了说给她听,而是坐她隔壁的江尧。

尹佳妮每次跟人聊天的时候,眼神总会有意无意地瞟向江尧。

瞅瞅他在干什么,有没有对她说话的内容产生反应。

许柚脾气软,是那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

虽然她挺不喜欢尹佳妮的,但也不会直白地点出别人的缺点,或者阴恻恻地提醒她见好就收。

林冉可不一样,本来就是个暴脾气,被尹佳妮惹烦了。

直接起身,一拍桌板说:“尹佳妮,你有完没完?想聊天不会回你座位聊吗?天天在这儿吹你跳舞有多厉害,行了,我们都知道你跳舞很厉害,学的是民族民间舞是吧?过了七级是吧?还参加过比赛,拿过奖……算我求求你了,饶过我的耳朵吧。要么小声一点,要么回你座位去。”

“不是。”尹佳妮皱眉,“这教室是你家的啊?下着课,我聊聊天怎么了?下课还不能聊天了?你咋脸那么大呢?要不让周围的人都闭嘴呗?”

“周围所有人加起来都没你嗓门大,ok?”林冉呛回去,“还有你说的那些东西,没有七遍也有八遍了吧?你当你是复读机呢?这么愿意读,给我读读英语单词呗?”

“复读机”三个字,惹得四周的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大家心里对尹佳妮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满,就算是男生,班上也没几个会喜欢她这样的人。如今有人治她,都在看好戏,尽管这件事儿占理的是她,貌似也没有人为她出头。

可不管怎么说,单看这事儿,无理取闹理亏的还是林冉。

许柚扯了扯林冉的袖子,暗示她别再吵了。

她才收了这暴脾气。

-

校运会当天。

班上所有人都换上了预先订好的班服,下去操场认真地集队,走了一趟开幕式的队列。

有的班花样百出,在升旗台停顿的那半分钟,干脆表演了一段街舞,引得众人连连惊叹。只有他们三班佛系得很,随便喊个口号就过去了。

开幕式结束。

林冉和许柚在操场上无所事事地溜达,去大本营看了眼赛程表。

实心球是早上的项目。

在铅球之后,大概是十一点钟,距离现在还有两个小时。

时间还早,她们不知道该去哪儿,便在草坪上找了个空地坐着,静待短跑比赛的开始。

没一会儿,梁子豪拿着实心球走过来:“柚子,等会儿就比赛了,你还不练一下?”

许柚抬头看他一眼,好奇地问:“你哪儿搞来的球?”

学校里的球不都拿去准备待会儿的比赛了吗?

梁子豪抬了抬下巴,没揽功:“不是我搞的,是那位。”

许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见到是江尧,嘴角翘了翘。

“快来吧。”梁子豪说。

许柚站起身,跟林冉一起走了过去。

几人在草坪上找了个空地,自由练习。

江尧趁着最后的时间教梁子豪怎么才能扔得更远,许柚就跟林冉一起有一下没一下地扔着。看得多了,竟然连林冉都学会了。

时间过得飞快。

铅球结束时,江尧提醒了句:“别扔了,休息一下吧,免得等会儿使不上力。”

许柚点了点头,听话地放下了球。

林冉坐在草地上问她:“柚子,你觉得你能拿多少名次?”

“还拿名次?”许柚想都不敢想,“能不垫底就不错了。”

林冉其实也不怎么懂,就凭感觉地说:“我觉得你扔得还不错啊,刚刚不也扔了两次挺远的吗?只要保持那个状态,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再说吧。”

越接近比赛,许柚就越紧张。

明明就是个简单的田赛,又不是径赛,她依旧紧张得要命,手心都出了汗。

幸好,有梁子豪在身侧噼里啪啦地说话,时而跟林冉拌一下嘴,让她放松了不少。

倒是江尧一声不吭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实心球比赛已经开始了。

从高一级女生组依次进行,不到半个小时,就轮到了高二。许柚跟班上的另外一个女生一起过去,扔三次,计算成绩最好的一次。

林冉在不远处给她加油。

许柚勾了勾唇角,朝她的方向看了眼,正好看见江尧站在那边静静地看着她,让她莫名有种被期待的感觉。

紧张归紧张,可她还是不紧不慢地将每一个步骤做好,找回刚刚练习时的状态。

握着球,预摆两下,深吸一口气,扔出去。

三次过后。

成绩已经出来了,最好的一次接近六米,比她练习时的任何一次都要好。

梁子豪还跟她说:“不错啊,没看出来有两下子。”

“……”

哪有他说得那么牛,许柚知道这只是女生的普遍成绩而已,算不上多厉害。

可不管怎么说,担子总算卸下了,这回轮到她站在一旁看江尧和梁子豪比赛。

高二高三的女生比完,就轮到了男生,喊到三班时,是江尧先上的场。

许柚有些激动,却也只是在心里的激动,她可不敢表现出来,只能默默地给他加油。

林冉问:“你猜他们俩谁扔得更远?”

“?”

这不是很明显吗?

不用猜她都知道。

“江尧啊。”

“你就这么自信,他每次都这么牛逼?”

“他上一年不是第一吗?”

“可是梁子豪没有参赛。”

“所以?”

“……”

林冉被噎住,朝她看了眼,不知为何,总觉得许柚对江尧好像有点……迷妹的感觉,尤其是这眼神。

啧啧啧。

江尧已经在比赛了。

尹佳妮也过来围观,还有一圈她的小姐妹,以及一些高一级的学妹都在看。

许柚抿了抿唇,说:“看比赛吧,谁厉害,那都等于三班厉害。”

林冉:“说得也是,只有没团队精神的人才会跟班里的人比。”

许柚:“……”

那你跟梁子豪还真是绝配。

扔三次球要不了多长时间,很快江尧就结束了。

他果然没让人失望,真的还挺远的。

许柚听到测量距离的同学喊:“148。”

林冉也听见了,木讷地转身看向许柚,抽了抽嘴角:“他这是疯了吗?”

“……”

可能吧。

梁子豪没有江尧那么远,但也有12米以上。

他扔球的时候,胜负欲极强,估计是事先知道了江尧的成绩,想超过他,咬着牙双下巴都出来了,被班里的人拍到一堆表情包。

不过,他根本不介意。

对颜值这东西不是很看重,脸皮挺厚的,平时就爱搞怪。

输给了江尧。

梁子豪愿赌服输,干脆买了四瓶饮料过来,将她们也请了,顺口问:“你们下午什么时候跑八百啊?”

许柚拿着一瓶碳酸饮料,拧开瓶盖喝了口:“很快,下午第一场就是八百米,只不过高一先跑。”

梁子豪哦了声:“那还有时间热热身,准备一下,时间还挺充裕的。下午有空就来给你们加油。”

林冉嗤了声,无情地戳穿:“算了吧,你肯定窝哪个地方打牌去了,我们就不强人所难喽。”

“呵。”梁子豪冲她一笑,“你怎么知道。”

“……”

许柚用余光偷偷扫了江尧一眼。

私心来说,她不是很希望他们过来给她加油,这比赛本来就是不抱希望的,而且长跑这玩意儿,特别累。

尤其是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因为使不上劲儿和呼吸急促,脸上的表情会比平时难看不止一倍。

她不想让江尧看见她那个样子,只打算自己默默地跑完全程。

到了下午。

许柚和林冉睡了个午觉,快速下来田径场热身,做拉筋运动。

说不紧张,是不太可能的。

许柚尽可能让自己平静下来,听着广播里的提示音,跟林冉一起去检录,然后等待比赛开始。

她站上跑道时,随便选了个位置,还专门分心朝四周扫了一圈,发现附近并无那个人的身影,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难掩的失落滋生。

可比起他在旁边看着她,她还是更愿意他不在场,让她不用绷着,自在一些。

开跑前,林冉小声说:“你要是有力气就不用等我,可以跑快一点。”

许柚叹了口气:“我觉得我比你还菜。”

“……”

“砰”一声枪响。

比赛正式开始。

她们果然是水平半斤八两的朋友,两人跑步的步伐几乎一致,保持在一前一后的距离。

气氛严肃又紧张。

不断有人超过,她们也超过别人。

跑完一圈后,许柚明显感觉有点吃力了。

呼吸困难,两条腿沉得像是再也抬不起来,偏偏还不能停下,不然会更累,也更难坚持。

许柚跑在林冉前面,咬着牙又坚持了半圈。

还剩最后半圈时,她有些恍惚地看见梁子豪和江尧站在终点线等她。

他身形很高,气质独特,很容易辨认。

午后暖阳透过枝桠细细碎碎地落在他身上,给他平添了几分柔和,也更耀眼夺目。

许柚抿紧唇,抛开一切的杂念,只想坚持完最后的两百米。

孰料,足球场的草坪上突然滚出来一个矿泉水瓶。

她一个不小心,没留意,就踩了上去,脚跟没站稳,加之膝盖也软了一下,直接被绊倒在地。

……

周围有不少同学在关注这场比赛,看见这一幕都惊到了。

跑在身后的林冉也被吓坏,朝矿泉水瓶的源头看了眼,发现是一群高一男生坐在草地上打闹,不小心踢了个水瓶过来。

“有病啊!”

林冉吼了一声,第一时间去扶许柚,也有志愿者过来问她有没有事,要不要去校医那儿看看。

许柚整个人摔在了地上,状况极其惨烈,手心被磨破了皮,膝盖也很疼。

是那种让人看了就直呼心疼的摔法,还是在长跑最后冲刺的时候摔的。

她艰难地站起身,看见手心红了一小片,立马握成拳,摇了摇头,说:“不用了。”

摔倒本来就够丢人了,现在这么多人来关心她,更显得全场焦点都在她身上,让她甚感不自在。

林冉担心地问:“真的没事吗?算了,我们别跑了,我带你去休息一下。”

只剩不到两百米。

许柚还是摇头,没敢看前面,更没敢看那个方向,视线稍稍往下垂,深吸了口气,又跑了起来。

仿佛在告诉别人,她真的没事儿。

就不小心摔倒了一下。

可不可以不要关注她。

跑到终点。

许柚半蹲着喘了口气。

梁子豪原本想过去看看许柚的情况,见她跑起来后,又返回终点,递了瓶水过来:“柚子,你有没有事啊?”

林冉还是不放心地说:“去校医那看看吧?”

许柚却不吭声,也毫无反应,撑着膝盖,弯下腰,头也低低地垂着,藏着自己的脸。

大家都以为她在休息,只是跑完长跑太累了,她静了一瞬,终是没忍住偷偷红了眼眶,忍了半天的眼泪突然像决堤般涌了下来。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哭,而且是莫名其妙地哭,不就是摔倒了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觉得,好像有点丢人。

尤其是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