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9章 09.



作品:《摘星

记第一次牵手。

不管,碰一下也算!

——摘自《柚子日记》

校运会的项目名单确定后,接下来的体育课,老师会开放体育器材室,让大家拿取器材,进行相应的练习。

梁子豪跟江尧说:“我上周忽悠柚子报了实心球。下下周就比赛了,你快教教她,我们班只有你和体委会啊。”

许柚瞧见大家做完热身运动后,都散开去玩了。

挺不好意思的,轻声说:“这么快就学了吗?其实……下周也是可以的,或者找老师教也行。”

因为她看大家似乎都不怎么上心校运会的事儿,女生跟往常一样成堆地挤去阴凉处坐着闲聊,男生甚有活力地跑去篮球场打球。

他们估计是想着下周才练,或者是校运会当天才随便地热身,直接上场。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听见刚刚有人喊江尧去打球。

总不好,让他不打球专门留下来教她吧?

时间静止了两三秒。

江尧想了想,看似在斟酌,又像是根本没听见她刚刚说的话,转身,淡淡道:“走吧。场地就那么两个,下周估计很多人要练,这节课先学了。”

“……”

他们班的体育课不仅跟七班撞了,还有一个高三级、两个高一级的班,一共五个班。

如果五个班的人都挤在一节课练这个,场地确实是不够的。

也行。

许柚点头,抿唇笑了下。

大功告成。

梁子豪成功将许柚托付出去,忽悠她的那股愧疚感减轻了不少,贱兮兮道:“行,刚好,你先教着她吧。我去打会儿球再过来。”他伸了伸懒腰,笑得那叫一个不怀好意,“哈哈,终于可以打一下某人的位置了,看我今天怎么带飞全场——”

他边说边走。

等回过神,梁子豪已经去了篮球场。

许柚看过几场正式的篮球比赛,知道篮球队里的每个人都是有明确分工和位置的。

但她不是很懂,便没说话。

莫名被摆了一道,江尧蹙眉,漆黑的双眸凝着那道欠揍的背影,竟然也没恼,只是无奈地抿了抿唇,啧了声,转回眸说:“走,带你去拿球。”

林冉不知道去了哪儿。

梁子豪也突然走掉。

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

许柚有些激动,也有些微的惊慌和无措,但随之而来的,是从刚刚开始就不断在发酵的期待感。

-

体育器材室就在附近不远处。

许柚没有去过,跟着江尧慢慢地走。

他礼貌地敲了敲门,听见里面没声,便推门而入。

忽地,发现内里有人后,顿了一瞬,轻微地被吓到,笑着说:“老师,原来您在啊。”

体育老师正半蹲在地上检查器材,抬头朝他看了眼:“怎么,这学期报了什么项目?要拿什么?”

“拿两个实心球。”

“还是实心球啊?”对方调笑了下。

“随便扔着玩玩。”

老师斜他一眼,两人看上去很熟,“我没记错的话,你上一年也是这么说的吧?”

许柚没有进去,站在门口静静地等他。

却将里面的对话尽收耳里,包括刚才江尧进门时的反应——

真的很奇怪!

明明他敲门之后,她清楚地听见里面传出一句“进来吧”,证明器材室里是有人在的,可为什么江尧开门后会被吓到?

而且,还说了句,“老师,原来您在啊。”

他是没听到里面的人说话吗?

没道理啊,他站的位置离门更近一些,应该听得更清楚才对。连她都听见了,他怎么可能没听见。

秋日的风渗着一丝凉意,拍在她脸上。

江尧拿着两个实心球出来:“我们去人少的那个场。”

许柚看他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呐呐地应了声,没再想刚刚那个问题,见他拿着两个实心球,应该还蛮重的。

许柚探了探手:“要不,我拿一个?”

“拿什么?”不知道他是不是刻意在逗她,语气略带散漫,唇边勾了一抹笑,片刻才严肃起来,“放心,这个力气我还是有的。”

他声音有些低哑,落进许柚耳中,牵出几分撩人。

是那种无意识的。

许柚不自觉地舔了舔唇,垂下手,乖乖地跟在他身后,走回田径场,往扔实心球的场地而去。

到了那边。

江尧放下其中一个球,先问她一句:“你以前扔过吗?”

不管是初中还是高中,实心球都是校运会一直存在的比赛项目之一,甚至还是中考体育的自选项目。

但她还真没碰过,一次也没有。

许柚摇了摇头,很诚实地说:“没有。”

江尧垂眸看她,轻笑了一下:“你不会连球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吧?”

“那,这个……”许柚心里发虚,有些不确定地回答,“还是知道的。”

就算以前不知道,刚刚他拿在手上,她不也看到了吗?

他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将球摆在手上给她看,“长这样。”

“我知道。”许柚反驳的语速过快,显得有些气急败坏。意识到自己过激的反应后,瞄了眼他的脸色,没敢说话了。

连后面想说的话,也更在喉里。

江尧轻咳了两声,不开玩笑了,开始认真地教她。

“先拿着球。”他将手上的给她,“拿这个,不要拿地上那个。”

“……哦哦。”

许柚从他手上接过,捧在手中,用自己潜意识的动作握了握,不知道持球手势对不对。

江尧瞥了眼,笑道:“不是这样握的,将两个手的拇指,分开成八字,按在球的任意一个中心点上,其他手指自然分开,握在两侧。”

按在任意一个中心点上?

许柚按照他的说法,认真地去做:“这样吗?”

江尧点头:“差不多。”

他发现她的手很小,如果是他握的话,两个食指可能会碰到一起,而她分开了两厘米左右的距离,但方式都是对的。

“然后呢?”

许柚松开,又握了一下,松开,再握住,让自己彻底记住这个手法。

“然后……”江尧将地上的另一个球捡起来,示范给她看,“弯腰,手自然垂下,前后脚分开站。将前面那一条线当成是比赛时的投球起点,不要太贪心,脚不要离线太近。”

许柚立马缩回脚。

他又说,“往后个十厘米左右就行了,接着举起手,身体跟着往后仰,用力扔出去。”

江尧讲了那么多,其实都是些基本要素而已。

许柚看他示范一次,就全明白了,也学着扔了一下。为了显示自己其实还不错,她可是铆足了劲儿。

然而,一阵风呼呼吹过。

她看了眼球的距离,竟然连江尧随意扔的一半都不到。

“……”

没想到才扔了这么点距离,与她刚刚铆足劲儿的动作,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丢脸死了。

江尧捡球时,顺手帮她也捡了。

许柚有些泄气地说:“感觉我力气不够,不太适合这项运动。”

毕竟,这是一个比拼力气的活儿。

江尧低眸看她,发现她有些沮丧,低低道:“才试了一次,就说自己不合适了?”

“……”许柚张了张嘴,觉得自己的想法确实有些不妥,太轻易就想放弃了。可是,她想了想说,“因为我发现这个项目关键比的是力量,我力量不够啊。”

江尧蹙了蹙眉:“谁说?”

“嗯?”

“物理的斜抛原理,你不会吗?我记得,你只是数学偏科,物理不差吧?”

许柚懵了。

物理的斜抛运动是在高一学的,决定射程的直接决定性因素好像并不是力量。

是抛出角度和速度的问题。

她也是没想到,好好的一节体育课,变成了物理课。

江尧说:“再扔一次我看看。”

“再扔一次?”

许柚知道自己的真实水平在哪儿,也没抱多大希望。

但她不想让江尧认为她是一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还是要认真地练好。她刚持好球,预摆了两下,深吸了口气,刚要扔出去。

“停——”

许柚险些将球砸自己头上,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侧头,不明所以地看他:“怎……怎么了?”

“别动。”

“……”

他语气温和,又夹着少年难掩的清冽。

一眨眼,他已经走到她的身侧,视线落在她抓着球的双手上,薄唇一掀,淡道:“看,为什么你扔不远,你的手一举起来,握球的方式就变了。”

是吗?

许柚毫无察觉,这似乎是潜意识的动作。

江尧握着她的手,说:“你先别动,可以自己看一下。”

许柚懵懵抬眸。

心也跟着颤了颤,所有的注意力仿佛已经不在球上,而是那只扣在她的手背,帮她调整手势的温热大手。

其实,在学校里,哪怕是做其他什么事儿,同学之间轻微的肢体接触是很正常的。

可不知为何,许柚有些慌乱,大脑像被铁锈住了一般,空白一片。

根本无法思考,也无法回应。

江尧给她纠正好后,就垂下了手:“行了,记住这个感觉,下次注意一下。知道斜抛运动什么角度抛得最远吗?”

许柚吞了吞唾沫,快速平复了下呼吸,本能地回答:“……好,好的。知道啊。”

“多少度?”

“嗯?”

许柚脑子一懵,绞尽脑汁地去想,多少度来着……到底多少度啊……?

她明明学过啊,怎么给忘了。

还忘得一干二净。

未等她想出来,他已经开了口:“四十五。”

“啊,对。”她附和的速度堪称神速。

江尧毫无防备地被她逗乐,勾着唇角,低哑地,也罕见地笑出了声。

下课前十分钟。

梁子豪从篮球场屁颠屁颠地赶来,缠着江尧让他教他刚刚教给许柚的东西,强烈申请开小灶。

江尧懒懒地瞥他一眼,不为所动。

他磨了江尧很久,江尧都没理他,只是哂笑了声,说:“走开!累了,下回吧。”

“靠,下下周就比赛了。”

“……”

自知理亏,梁子豪也没有强求。反正江尧肯定会在校运会前再次练习的,到时候偷师不就得了。

就扔个球而已。

估计也不难。

他转而关心起许柚来:“柚子,你学会了吗?”

“我?”许柚拎着球,跟着他们的脚步,往器材室走,“会倒是会了,就是不知道最后扔成什么样。”

“没事,重在参与。”

许柚觉得有理,偏头笑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