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 第34章 打我

第34章 打我

“随便坐吧。”

北条诚领着二之宫椿进了自己租的房子。

“你就住这?”

二之宫椿打量着身处的这间狭小的屋子。

“如你所见我现在是个孤儿。”

北条诚随意的道。

“诚君你有在努力生活呢。”

二之宫椿在房内的床上坐下,看着井井有条的摆设,赞道:“我一个人生活的话肯定没办法像你这样自制。”

她虽然觉得北条诚的身世很悲惨,但是她不是一个会轻易动恻隐之心的人,而且怜悯一个人是失礼的,会让人觉得自己遭到了轻视,赞扬在很多时候都比一句“你好可怜”有用的多。

“谢谢。”

北条诚神色如常的给二之宫椿倒了一杯水,说道:“你的身体你自己最了解,实验的方法也该由你决定,我会配合你的,有思路吗?”

“有……吧。”

二之宫椿低着头道。

“说。”

北条诚眼皮一跳。

“诚君!”

二之宫椿忽然仰起来了小脸蛋,说道:“打我。”

“哈?”

北条诚顿时呆住了。

“打我。”

二之宫椿吐字清晰的重复了一遍。

“不是……”

北条诚张着嘴,好半晌才艰难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我每隔一段时间就揍你一顿,然后每次降低力度,这样你最后就不会在被人虐待上感到愉悦?”

“没错。”

二之宫椿柳眉微皱的道:“不过……我其实还不知道我身体的状况,诚君你之前都没有真的动手,所以得先实验一下,说不定我只有心理出问题了呢?”

“的确有这种可能。”北条诚点头。

“那就来吧。”

二之宫椿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弱弱的道:“轻点……拜托了。”

“你突然叫我打你我也下不了手啊。”

北条诚无语的道。

“没什么不好下手的。”

二之宫椿指着自己白皙的脸蛋,眸中闪过一丝挑衅,道:“打脸也可以哦。”

北条诚皱着眉头。

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二之宫椿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必要怜香惜玉,动手就是了。

“我知道了。”

北条诚抬起手,他看着二之宫椿那细嫩的脸蛋,挥手抽了过去。

“嘶!”

北条诚的手还没有触碰到二之宫椿的脸,她就抽了口凉气,让他下意识的收了力,打在她的脸上的手上没了力道,反而像是情侣之间调情一般的抚过了她的脸蛋。

“诶?”

二之宫椿顿时露出了一个像是计谋得逞的笑容,调戏的道:“诚君,你难道是舍不得打我吗?一点都不痛呢……啊!”

北条诚忽然爆起,抓着二之宫椿的双手,欺身上前,直接把她按倒!

二之宫椿尖叫一声!眼神慌乱的看着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的北条诚,感受着那只握住她的手腕的并且愈发用力的手掌,身体顿时变的麻软,颤声道:“你,你想干嘛?”

“你说呢?”

北条诚用膝盖压着二之宫椿的右腿,逐渐用力,同时目不转睛发盯着她的眼睛。

二之宫椿漆黑的瞳孔中有着明显的快意。

“有反应吗?”

北条诚平静的问道。

“嗯……”

二之宫椿失神的看着北条诚那俊逸的脸庞,忽的抬起手,轻柔的摸了下他的双颊,目露痴迷。

北条诚顿时一惊,连忙松开了二之宫椿,惊疑不定的看着她。

二之宫椿刚才的眼神……怎么好像真的喜欢他一样?

“诚君……好强势。”

二之宫椿从床上坐起身,将落到腰际的裙子压了回去,眼神暧昧的看着北条诚。

她现在其实远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从容,高耸的胸口下的心脏跳动的极其剧烈,几乎要破膛而出,眼眸深处满是问号,暗道:‘我刚才坏掉了吗?为什么要去摸他的脸啊?这个凶巴巴的混蛋这么讨厌,报仇才是目的!’

“少废话。”

北条诚也恢复了镇定,淡然的道:“我弄疼你会有反应吗?”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

二之宫椿红着脸说道:“很强烈。”

“哦?”

北条诚下意识的看向了她那双还颤抖着的美腿。

“你在看哪里啊!”

二之宫椿恼羞成怒的瞪着北条诚,她像是被发现了秘密的小女生一样,羞红了脸。

“也就是说你的身体也不对劲?”

北条诚摸着下巴。

“就是这样。”

二之宫椿生无可恋的点了下头,捂着脸道:“我可是要成为日本最伟大的博主的美少女……这么下流的话就没办法做到了吧?”

“最伟大的博主是什么鬼?”

北条诚奇怪的问道。

“就是字面意思呀。”

二之宫椿一下子又回血了,得意洋洋的道:“诚君你不知道学校有视频社吗?虽然那个社团只创立了不到一年,但是成员可是学校所有社团中最多的,我不止参加了空手道部,还是视频社的精英。

现在的自媒体行业可是很火的,我以后就想成为厉害的博主,顺带一提!我在nico上有着十几万的粉丝哦。”

“跑题了。”

北条诚对于二之宫椿以后的目标没有兴趣,皱眉道:“我先来说一下我的看法吧。

我觉得用打你的方式来进行脱敏治疗并不可取,你最大的问题还是心理上的,只要解决了这方面,你的身体说不定也会恢复。”

“诚君你不忍心打我对吧?”

二之宫椿一脸无辜的眨巴了下大眼睛。

“我没有虐待女孩子的爱好。”

北条诚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就这样吧。”

二之宫椿露出了一个甜笑,忽然又道:“我觉得光只是你出轨带给我的伤害是不够的……我在诚君你用言语来羞辱我的时候也会有感觉。”

“你好变态。”

北条诚下意识的说道。

“谁害的啊!”

二之宫椿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我知道了。”

北条诚无法反驳,道:“要我每天对你恶语相向对吧?”

“不,不够……”

二之宫椿面露羞赧的道:“我觉得你得对我下达一些带有羞辱性质的命令。

就按照脱敏疗法,每天下的命令要比前一天的过分,直到我不会对你平常的话语起反应。”

北条诚顿时忍不住怀疑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

“……”

二之宫椿红着脸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