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33章 脱敏治疗



作品:《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你这是什么高级的玩法啊喂!”

北条诚震惊的看着脸色潮红的二之宫椿。

他是真没想到,二之宫椿已经变态到了这种程度,被绿也会产生快感吗?

“我,我都这样说了……还是不可以吗?”

二之宫椿可怜巴巴的看着北条诚。

“不可以。”

北条诚继续毫不犹豫的摇头道:“我没有脚踏两只船的爱好。”

“诚君!”

二之宫椿没料到自己都说到这种程度了,北条诚还是毫不动摇,心中的羞耻与委屈一下子让她泪眼汪汪,抽泣的道:“你不是说要负起责任,帮我想办法解决心理问题的吗?如果我说我认为和你交往有益于我的病情呢?”

“这……”

北条诚看着哭的哗啦啦的二之宫椿,眼中闪过一丝纠结,心中权衡利弊,‘我背着清水熏和二之宫椿乱搞,被她发现了估计难逃一死,可是……’

他也觉得二之宫椿说的有点道理,这个女人刚才估计是想到了被他戴帽子,然后开始激动,和她维持关系说不定能更好的想办法帮她解决心理疾病?

“我知道了。”

北条诚沉吟片刻,最后还是点头说道:“好吧……我们的交往关系就继续维持到你恢复正常。”

他还不待二之宫椿破涕为笑,就冷声说道:“我先强调一点,我们的关系需要保密,我不允许你的存在暴露给我的女朋友。”

“明明是我先来的……”

二之宫椿可怜的扁了下粉唇,心里有些难过,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感到了刺激。

“不准顶嘴。”北条诚强硬的道。

“嗯……”

二之宫椿顿时眼神迷离。

北条诚:“……”

“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怎么纠正你的癖好吧。”北条诚叹了口气。

“哦……”

二之宫椿红着脸点了下头。

“我的建议是直接去医院。”

北条诚说道。

“我不要!”

二之宫椿连忙摇头,羞恼的道:“这么羞耻的事我已经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了!”

“讳疾忌医可不好。”北条诚皱眉。

“你以为是谁害的?”

二之宫椿翻了个白眼,这无意间的表现也妩媚动人。

“我又不是医生你想要怎么办嘛?”北条诚无可奈何。

“我已经在网络上查过相关资料了。”

二之宫椿轻声细语的说道。

“有什么收获吗?”

北条诚挑眉。

“那些在网上自爆的人说……可以采用脱敏疗法。”

二之宫椿好似承受不住心中的羞耻感的捂着脸说道。

“脱敏疗法?”北条诚不懂这种医疗术语,“什么意思?”

“就,就是找到最让我起感觉的行为或者事物,不断的刺激我的感官,这种刺激要是由弱到强的。

我有个想法……我现在被你背叛会感到痛快,那你就从最开始的只是让我知道你在出轨,然后上升为对我口述你和那女人的亲热过程,最后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这样逐渐的提高我的爽点,到了最后,我就不会再对普通的刺激起反应了。”

“懂了。”

北条诚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皱眉道:“我和别的女人亲热可以作为对你心理上的治疗,身体呢?你生理上最感觉受刺激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

二之宫椿小脸蛋通红。

“那你就回去自己实验一下吧,得出结果了就告诉我,最好明天就开始脱敏治疗。”

北条诚随口说道。

“我一个人怎么实验啊。”

二之宫椿撅起了小嘴,说道:“诚君你来对我进行实验才有效果吧?”

北条诚眼角一抽,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而后说道:“现在才四点半,你有时间吗?要做实验就趁早吧,尽快摸清楚状况也能立马开始治疗。”

“要,要在这里做实验?”

二之宫椿扫视了一眼人来人往的蛋糕店,小脸蛋又红了,身体再次颤抖。

“你不介意自己下流的样子被我之外的人看到,我也乐意在这里。”

“我,我才不要……”

二之宫椿的脸更红了。

“你家有人吗?”

北条诚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妈妈还在家里。”

二之宫椿眨巴了下大眼睛,试探性的问道:“去你家?”

“可以。”

北条诚没有过多的犹豫,他反正也一个人住,让二之宫椿来也没什么。

“诚君……”

二之宫椿忽然小心翼翼的道:“不,不可以对我做那种事哦。”

“你在期待我强迫你吗?”北条诚冷笑。

“别,别说这种话……”

二之宫椿娇躯摇颤,轻咬下唇的道:“诚君你再说下去我就要走不了路了。”

“那就快点!”北条诚满头黑线。

“哦……”

二之宫椿含羞点头,站起身,抢着付了钱之后,就跟着北条诚出了蛋糕店。

“可以牵手吗?”

二之宫椿试探性的问道。

“不可以。”

北条诚冷然的道。

“小气……”

二之宫椿嘀咕一声,偷瞄着北条诚俊逸的脸庞,不由的又是一阵脸红心跳,暗道:‘我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内让北条诚爱上我!’

她可没有忘了自己还要复仇,于是壮着胆子,不由分说的直接握住了北条诚的手。

“我觉得这样对我的病情有利。”

二之宫椿在北条诚发难之前抢先说道。

“二之宫同学你是怎么判断出这个结果的呢?”

北条诚神色平静的问道。

“我既然要从诚君你的出轨中得到刺激,当然就得先喜欢上你,如若不然是不会对你的背叛有感觉的吧?”

二之宫椿脱口而出。

“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就喜欢着我吗?”

北条诚挑眉。

“当……当然了!”

二之宫椿嘴上虽然说的坚定,心里却是有些迷惑,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她的确应该先喜欢上北条诚,才会在他出轨时被伤害……

她刚才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我……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二之宫椿眼神凌乱,她觉得与其相信自己会喜欢上北条诚,还不如怀疑她有病。

“呵。”

北条诚轻笑一声。

他才不相信二之宫椿的鬼话,这个女人对他绝对不怀好意,等帮她解决了毛病后就一拍两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