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得意



作品:《蛰雷

夜晚的上海别具风情,迈步街道之上穿插弄堂之内,借着月光与路灯将布告栏上的广告看的真切,舞厅新来了异国舞女、马场再出一匹黑将军、进口手表欲购从速、西洋舶来品先到先得。

唯独与战争有关之消息不见只言片语,不由想起身在重庆之时,茶馆内抗战局势讨论不休,抗日热情高涨不减,捐钱捐物捐粮络绎不绝。

相较而言上海百姓苦的更多是精神,心有怒火不得而发,空有一腔热血却被残暴镇压。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此时繁华处处透着畸形,华丽的外衣之下掩盖的不过是日本人的无良罪行。

看着表回到招待所内,在十一点十分将窗户准时关闭,他回来就要休息所以关窗户不会引人怀疑,此时与石熠辉的消息传递全部结束。

只是柳尼娜今夜是否会见秋吉一真成了最让人琢磨不定之事。

她说明日便会告诉魏定波解决之道,那么必然是今夜寻求帮助,成败在此一举!

夜晚睡觉依然踏实,多年潜伏经验积累,夜不能寐之事已很少见,与其战战兢兢不如多睡一晚,或许就是最后一晚了呢?

第二日早上自然醒来,并未出现柳尼娜发现有人跟踪,立马怀疑魏定波,半夜上门抓人,这便算是万幸。

洗漱吃饭静待消息,一直等到下午方与柳尼娜相见,不是在招待所内,而是在外面的一处咖啡馆。

“有解决的办法了?”魏定波开门见山。

“给你。”柳尼娜递过来一张纸。

“序号一:武汉区一切进展顺利,获取日军情报机构信任,可以尝试对区长之位发起冲击,请求一定支援。

序号二:处境困难处处被针对,请求帮助。

序号三:需要钱财打通关系,拉拢人脉建立班底。

序号四……”

纸上写了很多序号,每个序号之后都标注一种情况。

不等魏定波看完柳尼娜放下手中咖啡说道:“一个序号表示一件事情,你只需电报将序号表达清楚,我便知晓你的意思。”

密密麻麻很多序号,基本上可能遇到的情况在序号上都有标注,魏定波将纸放下说道:“这就是你的办法?”

“不能解决你的问题吗?”这就是她的办法,虽然不够聪明,但却足够好用。

“可以,但总归有特殊情况。”

“特殊情况序号为零,当接收到这个序号时,我会尽快与你取得联系。”

柳尼娜此时将问题解决,魏定波也不能继续胡搅蛮缠,且他的目的也达到了,自然是打算将纸收起来。

谁知柳尼娜却说道:“就在这里看,之后烧毁。”

“在这里?”

“你魏定波在军统局博闻强记是出了名的,我想我今日可以见识一下。”

“考验我?”

“只是长长见识。”柳尼娜这个女人的报复心理还是很强的,昨天魏定波不听劝阻,让她只能寻求帮助,而且这些序号与标注的情况都是她连夜整理,此时自然是有心报复一下。

走马观碑目识群羊,也不知真假虚实,今日便辩上一辩。

还有空报复自己,魏定波不仅心中不怒反而是暗自生喜,这种状态之下足以证明柳尼娜并未发现异常,但不能说明秦方好这里的跟踪就一定成功,且你也无法证明她昨夜见过秋吉一真。

但昨夜跟踪不论成败与否已成定局,未被发现端倪则是最为关键,此时魏定波便可将心放下。

看着纸张上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魏定波问道:“你写的?”

“怎么?”

“写的不错。”

“难不成还想指教?”柳尼娜对于自己的书法很有自信,毕竟当年也是高材生且在日本时随名师学习过,一手硬笔颇得几分真传。

对于柳尼娜的挑衅魏定波并未理会,而是低头默记。

她一杯咖啡还未喝完的功夫,魏定波便将纸张倒扣在桌面上推给柳尼娜。

“古有关云长温酒斩华雄,今日你魏定波莫不是在我咖啡还未凉之际,就背完了?”柳尼娜疑惑问道。

“今日状态不佳稍慢了些。”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大可一试。”

“自然要试。”

柳尼娜提问序号,魏定波回答标注,一问一答速度很快,几条之后她将手中纸张放下。

魏定波不仅回答的对,且是一字不差。

这样的人物柳尼娜见过吗?

电台监测队也有这方面的天才,可魏定波今日时间也太短了,不到一杯咖啡的功夫。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魏定波也不言语微笑望着柳尼娜,端起面前咖啡浅饮一口,带着得意的语气说道:“这杯咖啡烫的还难以下喉呢。”

“是热的我承认,烫未免也太过分,你炫耀也要打个草稿不是。”

“草率了。”魏定波被人揭穿,丝毫没有愧疚之意。

拿起桌上火机柳尼娜将纸张烧毁于桌面的烟灰缸之内,后顺手为自己点上一根香烟,柳尼娜此时看着魏定波心中隐隐觉得,若是将其弄到电台监测队去,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可魏定波先被丁默邨看中,她自然不便横加阻拦,此时也就没说心中所想,免得让其更加得意洋洋。

“你的担忧解决,回去就好生努力,丁主任与我都等着你的好消息。”

“请柳小姐放心,在下定当不负众望。”

柳尼娜无心再坐,昨夜熬夜辛苦书写,对方不过寥寥几眼便熟记于胸,让她计划落空换来对方一副打了胜仗的模样。

看到柳尼娜起身要走魏定波率先去吧台结账,柳尼娜见状心中不满稍稍减淡,可当魏定波回来时手中拿着一张卡片。

“这家店搞活动,送每人一张卡片,可以写些祝福之语,我想着不要白不要,便拿了一张写了些吉祥话,送给柳小姐。”

魏定波将手中卡片递来,柳尼娜伸手接过,卡片上自然都是吉祥话,说的天花乱坠,可看在柳尼娜眼中只觉得碍眼。

仿佛这些字全部都在无声的质问她:“我的字,够不够指教你?”

这是柳尼娜方才的问话,魏定波没有回答,可此时卡片上的字却在无形告诉她答案。

将卡片递给对方之后魏定波率先走出咖啡馆,免得遭受柳尼娜的眼神攻击,至于你说字迹书法,柳尼娜还要差上靖洲不少。

魏定波的字可是连靖洲都不敢说稳胜,与柳尼娜相比自然是技高一筹,她与日本名师学习书法,不就等于是和师娘学的武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