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 横竖不行



作品:《蛰雷

翻来覆去魏定波就一个意思,那就是加密方式太过简单,自己现在不能认同,必须要做出改变。

柳尼娜对面前饭菜无心食用,放下筷子问道:“为何执着于此?”

“窦勇乃是李士群之人,主动接近我必然是对我有所怀疑,哪怕现在无法做出决断,可到了汉口之后同样会格外关注我,若是电报内容被其知晓我处境堪忧。”

“表格法、易位构词法、多字母密码、卡尔达诺漏格板,你认为我们适合哪一种?”柳尼娜好笑的问道。

她并非不懂加密方式,反而对这方面知识颇有研究,正是因为她明白才会化繁为简,在魏定波看来最简单的加密方式,就是目前情况下最实用的。

面对柳尼娜口中说出来的专业名词,魏定波也略知一二,但他并未和柳尼娜讨论,依然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说道:“总之现在的加密方式在我看来就是漏洞百出,我不相信丁主任会认同。”

将丁默邨抬出来就是为了压柳尼娜一头。

柳尼娜不得不说魏定波的话让她开始认真起来,因为懂的人自然明白她的选择没错,可丁默邨与魏定波一样并非密码方面专家,或许思考问题的方式相差无几,若是丁默邨认为这样的加密方式敷衍至极,她还真就不好交代。

“你应该学习过柯克霍夫所著《军事密码》这本书。”

“大致听过。”在军统是接受过这方面的教学,确实接触过柯克霍夫的著作。

“起初是作为两篇论文发表在法国《军事科学期刊》,在第一篇论文中他列出了六项声明总结归类军事密码所具备的要求,你应该还有印象吧。”

印象?

魏定波当然有印象,可他也明白柳尼娜现在是在说服他,让他认同之前的提议。但今日就是来胡搅蛮缠,心中认同嘴上可不能认同,不然没办法继续打探。

“我又不是专业学习电报密码学,那书和天书没什么区别,上课都找周公去了。”

“你不懂就老老实实听我安排。”

“可我要对自己的性命负责。”

“我就是在对你负责。”

“我日后处境艰难容不得半分差错,你若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我一定要在离开前见丁主任一面。”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情报工作与电报密码其实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不明白的人一时半会还真就说不明白。

指望对方福临心至突然开窍,恐怕只能醍醐灌顶,可惜柳尼娜没这方面的神功。

隔行如隔山,魏定波此时就表现出一副不理解的样子,柳尼娜还真就拿他没办法。

毕竟魏定波是从自身角度出发,为保护自身安全想要完善加密方式,此乃人之常情情有可原。

“那你要如何完善?”

“起码不能让人一眼看穿。”

“现在也不会被人一眼看穿。”

“连我这个半吊子都能看破,你真当武汉区到时没有能人?”

“全部改为书信联系,你想写多少写多少,想如何加密就如何加密。”

“丁主任会同意吗?”

“我会和丁主任解释。”

“可书信所需时间太长,若是情报紧急只怕贻误战机。”

“横竖都不行,莫不是还要专门在汉口给你安排一个联络人?”柳尼娜带着一丝不满。

“这个联络人如果能代表丁主任做决断,我当然求之不得。”

“那不如让丁主任亲自前去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魏定波反呛一句。

“真难伺候。”

“小心谨慎难道不是对丁主任以及对柳小姐的负责吗?”

“我看更多是对你自己的负责。”

“柳小姐此言差矣,我们现在还分什么彼此,我认为趁着还有几天时间,找个专业人员为我们提供一些帮助,好过我们两个半吊子在这里绞尽脑汁。”魏定波前期铺垫颇多,便是为了此时将这句话讲出。

若无铺垫之言此意危机重重,可此时无非是表现出惜命以及对柳尼娜专业能力的怀疑罢了,毕竟魏定波可不知对方还有电台监测队骨干成员之身份。

这便是他暗中设计以此逼迫柳尼娜找秋吉一真求援,看上海方面的同志能否从中有所收获,但魏定波也不知这个计划是否能成功。

半吊子?

专业人员?

柳尼娜很想说自己就算称不上专业人员,也绝对不是魏定波口中所谓的半吊子,只可惜没办法言明。

但魏定波的话也确实提醒了她,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或许真有人能解决现在所面临的麻烦呢?

魏定波是丁默邨选中的最具有投资价值的一枚棋子,若是让其带着抗拒心理前往汉口必定事倍功半,到时反倒是她这个中间人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丁默邨也会对她持有意见。

为打消魏定波心中担忧,柳尼娜此时说道:“我会找人寻求帮助,给你一个满意答复,你明日等着便是。”

“先行谢过柳小姐。”

“今日你请客。”柳尼娜今天被烦得不行,自然没有主动请客的道理。

“我来。”好像自己的安全得到了保障一样,魏定波自然是万事好说。

白了魏定波一眼柳尼娜起身离开,魏定波急忙跟随出来,走在街头说道:“那我便先回去,明日等待柳小姐的好消息。”

柳尼娜上车离开魏定波独自往回走,今夜他铺垫许久,利用此时遇到的问题,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并未被柳尼娜怀疑则是因为在对方看来,魏定波并不知道她的另一层身份,其次是武汉区处境艰难谁不想考虑的面面俱到,毕竟稍有不慎则是万劫不复尸骨无存,小心无大错。

能做的魏定波已经全部做到,接下来就要看柳尼娜究竟会不会去见秋吉一真,如果真的去见,上海方面的同志能不能起到跟踪监视的作用。

且还不能被柳尼娜有所察觉,不然魏定波今日所作所为就不再是没有嫌疑,反之会被重点怀疑。但此事乃是秦方好亲自负责,虽接触不多但对于他的能力魏定波还是相信的,认为不用太过担心。

而且掌握到秋吉一真的具体位置之后,也要商议如何行动,并不会立马做出反应,到时魏定波可能已经身处汉口,时间拉长也就没人联想到柳尼娜,自然也就联想不到魏定波。

当然了这都是一切顺利的考虑,但魏定波心中隐隐担忧,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