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二章闲谈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打破了司相的沉思,看了眼还在睡梦中的泽桐,还是自己去开门吧。

“七长老。”打开门看到的是司风劲,看到司相司风劲有点稍微不得劲,毕竟冷落了别人这么长时间,谁看到都会不好意思的吧。

“老师在里面吗?”虽然泽桐有说让他到时候来司相房间找他,但是泽桐这个性子不乱跑就好了,就看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司家就知道了。

“在,”下意识的挡住司风劲往里面探望的视线,“他还在睡觉。”

话音刚落,一只手落到了司相的肩上,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颈,“唔~小七,中午好……”

痒痒的感觉让司相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这样却无疑是缩小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是靠的极近,这下两个人更是贴在了一起。

“老师,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再怎么说也是要说实话的,司风劲指了指墙上的挂钟。

“唔?这么晚了啊,”泽桐抬起头,许是打了个哈欠缘故泽桐泪眼朦胧,“小七有事吗?”

“不是说吃饭的时候过来找你吗?”

“也是哦,”泽桐点头,原本搭在司相肩上的脑袋抬起来,“走吧。”

自从泽桐出现后司相就像个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他们的对话司相也不参与,现在泽桐要走了,司相也没说什么。

“怎么,你不走吗?”走了两步没见到司相跟着,泽桐看了看微微退在自己身后的司风劲,眼神示意着身后不动弹的司相。

“司相,你也一起吧。”司风劲看泽桐也不走了,又让他看司相,他也就知道了。

“是。”得到司风劲的邀请司相也不见得多欣喜,对于他,与不与长老们一起吃饭没什么实际上的意义,在这里也无非是为了司空,没有司空他早就离开这里了。

“老师。”看到泽家和司风劲过来,一早就等着的几个人过来了,看到司相时几个人有些尴尬。

“司相也来了,”司风桔招呼着,“老师,坐吧。”

结果是,泽桐坐在上座,长老们按着顺序坐在下面,司相自然而然坐在最后。

泽桐也表示过坐下面就可以了,可是人老了这几个就爱守规矩,拿着规矩说事,把他给推到了尊位上。

“就我们几个?”没看司薇儿和司雨儿,泽桐有些奇怪。

“司薇儿我派人送回去了,雨儿她只是今天周末回来见见老二。”

司风桔的?泽桐惊讶,没想到这小桔这么严肃,孙女倒是格外的可爱,“雨儿倒是挺讨人喜欢的。”可不怎么,还挺护着人的。

想着司雨儿对司相的维护程度,看起来这司相也不像是表面的冷情,最起码对小孩子还是挺不错的。

“你们父亲还没出来吗?”

提起司空,几个人沉默,好吧,沉默就是一种回答。

“这样子,到时候你们父亲出来了再和我联系。”泽桐举着筷子,边吃着菜边说。

“老师你要走了?”泽桐话的意思不就是要离开了嘛。

“不走还在这住一辈子不成,”泽桐开玩笑,“好了,我现在呢,是一所大学的学生。”

“学生?”实在不明白泽桐的心,司风劲怎么也没想明白老师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要去大学里做学生,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啊,体验下生活嘛。”也不是说他以前没有做过学生,只是这段时间被困久了,他也想找个方式透口气。

“体验生活……”司风决不知道怎么说了,去大学里体验生活,还说不让他们透露老师的信息,老师自己就跑到人群里蹦哒。

“安心,现在我和平常人也无异,他们的鼻子哪有这么灵。”这点泽桐不是吹的,在外面的都是些小辈,估计都没听过他是谁,更别提见过他了,他可没有那么有名,能让他们挂在心里。

“好了,先吃饭吧,吃完饭和你们说点事,我刚才也想了一会儿。”

司相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食不言寝不语,他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饭,对于他们的话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大人,长老们。”饭后,自是有人上来收拾碗筷,路易斯端着茶盘走了过来。

“谢谢。”轻声谢过路易斯放在面前的茶。

“大人说笑。”路易斯送完茶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泽桐身后,“很久不见大人踪影了。”

“这次不是见到了吗?”泽桐和路易斯可是老朋友了,说起路易斯,还是泽桐介绍到司空身边的,那时候哪有这几个长老,司空还是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是司空的父亲掌权,自己和司空在外面游玩时,在异国偶遇了落魄贵公子路易斯。

那时候路易斯哪有现在这么平易近人,就是个爱炸毛的小猫咪,张着爪子随时随地准备挠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贵族家庭里里生活的,没有一点贵族有的气质。

要不是后来听路易斯亲口说泽桐也不相信,说起他的出身路易斯也是感叹,他出生没多久家族就因为罪过被罢了爵位,削去了贵族头衔,他因为年纪太小就没有被追责,由侍女扶养,没过几年侍女病重离世,他就开始了流浪街头的生活,后来意外的发现了他的天赋——赌。

他在赌场开始了自己的生涯,也就是在赌场里遇见了泽桐和司空,见到第一面的时候路易斯便和他俩定下了赌注,谁输了就要听对方的一个要求。

结果呢,路易斯输了,只输了一点点,可就是这一点点,他跟着泽桐司空回了国,成为了司空的侍从,与其说事侍从,不如说是朋友。

在这里路易斯学到了很多,他也认识到世界上还有异能的存在,之前一直认为是西方的玄幻事物,如今有一天摆在他面前,他不得不惊奇却又承认。

“你在这里过的还不错吧。”

“托您的福,一切安好。”就像之前司薇儿对待他一样,他在司家地位也不是一般管家可比的,长老们对他也不错。

“嗯,这样就好,”泽桐想也是,路易斯也不会让自己吃亏,“对了,我这有份清单,路易斯你看下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