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其实……那个……因为你今天说不吃虾…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其实那个因为你今天说不吃虾,所以就”

何云舟僵硬地开口,目光躲闪,甚至都不敢与霍铮对视。

“所以就”

霍铮脸上的表(qíng)凝固了。

“我就只给南瓜烤了虾干,”何云舟的声音越来越小,“当然,人要是想吃也可以,不过人吃的虾干在烤制之前就应该过一遍盐水,南瓜不能吃咸的东西这道工序我就省了,你要是吃它的虾干大概会觉得味道有点淡”

应该说感谢这个小插曲吗

之前还让何云舟无法喘息的什么寂寞什么空洞什么伤感瞬间不翼而飞,剩下的唯有满满的慌乱和不好意思。

而恰在此时,烤虾干的设定时间到了,玻璃门内部橘黄色的发(rè)管即时熄灭,烤箱很清脆地“叮”了一声,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完成提醒,在这种特殊时刻听上去却有一种震耳(yù)聋的感觉。

气氛相当尴尬。

更不要说,之前一直在客厅里的南瓜一听到烤箱的声音,立刻砰然从沙发上一跃跳到地上,欢欣鼓舞一路小跑着窜到了厨房,然后熟门熟路地守在了烤箱的前面,仰着头专心致志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零食尴尬的程度瞬间加倍。

当然,南瓜是不会在乎这些的,何云舟已经给它做过那么多小零食,它很清楚,那一声“叮”代表着什么。

在这一刻,它的脑海里只有欢乐的海洋还有触爪可及的虾干。

若是在平时,光是看到南瓜这副嘴馋乖巧的模样,何云舟恐怕都要被可(ài)到心都要融化了。但现在,南瓜越是高高兴兴的,何云舟就越是想要捂脸。

“要不我重新加工一下这份虾干吧我这里还有很不错的海苔粉和山葵酱,加工一下的话可以做成(rì)式风味的海苔芥末煸虾干,用来下酒也会很棒”

何云舟慌乱地开口,企图补救。

“不用了。”

霍铮硬邦邦地回绝。

“那你想吃火腿吗火腿裹蜜瓜也可以用来配酒,不然我再切点卤牛舌好了”

“没必要麻烦了。”

依旧是气呼呼的拒绝。

其实于(qíng)于理,这位霍先生发的脾气一点道理都没有。

但是对于何云舟来说,光是看到霍铮那张不高兴又强行压抑(qíng)绪的脸,便已经丢盔弃甲,完全无法招架了。

逝去的猫(mī)瓜叽曾经的模样又一次与霍铮重叠在了一起,彻底冲去了几分钟前何云舟在霍铮(shēn)上感受到的那种陌生人类感。

“我还炖了鸡汤,煮一点芋头进去做成芋煮就是没法用来下酒”

“没关系,你不用为我太费心。我也只是看你这里正好有虾,顺便拿一瓶酒下来而已。一个误会而已,什么时候有时间你拿去喝了就好。”

霍铮竭力压抑着自己的(qíng)绪。

其实他并没有生气,至少,在何云舟开始语无伦次企图用做饭这种方式弥补的时候,怒气便已经消失了。

但是他的耳朵和脖颈还是有些发(rè)。

很丢脸而且还有点细微的,恼羞成怒。

霍铮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误会不过是再小不过的小事不就是错误地把猫的零食当成何云舟特意给自己烤制的(ài)心小吃而已嘛,能有什么大不了虽然他之前看到虾子的时候,还稍稍暗自窃喜了一番。当然紧接着他又唏嘘了许久,心里也很为难。

他怕自己真的太粗暴地拒绝何云舟,会让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太伤心。

“喵喵喵喵喵呜呜”

霍铮还在努力平复心(qíng)企图把这个丢脸的事(qíng)忘记,旁边的南瓜等了许久也没看见何云舟打开烤箱把虾干拿出来,渐渐地焦虑了起来。

它一边叫着一边跳上了流理台,伸出了一只爪子搭在了何云舟的胳膊上,疯狂暗示何云舟把它的虾干呈上来。

何云舟简直头大如斗,摸了摸南瓜的头,连声安抚。

“等一下,虾干还在晾凉哦,现在那么烫,你可没法吃”

“喵喵喵”

“虾干又不会长腿跑掉,不要叫啦”

“喵喵喵喵喵”

霍铮看着这一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扭头就打算离开。

“霍铮”

何云舟连忙挽回。

也就在这个时候,霍铮之前送来松露盒子映入何云舟的眼帘

“我做松茸给你吃好不好”

何云舟下意识地伸手,一把抓住了霍铮的手腕。

就像是往(rì)哄瓜叽吃饭那般放软了声音,柔柔地恳求道。

“虾干就给南瓜,松茸我们一口都不给它吃怎么样”

完蛋。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何云舟才发现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中,把跟瓜叽说话时的那一(tào)用在了霍铮(shēn)上。

南瓜和瓜叽最初关系不好时,总是会抢食。南瓜向来心宽体胖,只要有吃的便十分开心,但瓜叽一看到南瓜在吃曾经只属于它的罐头,便会彻底抓狂甚至拒食。

每到这个时候,就轮到何云舟伏低做小拼命哄瓜叽了。

何云舟必须要向瓜叽证明这个家里他永远最喜欢它比如说单独准备一份只给瓜叽吃的零食,并且要当着南瓜的面留喂给瓜叽,瓜叽才会心不甘(qíng)不愿地消气。

只是,这种哄猫的话术落在另外一个人类(shēn)上,实在是有些夸张甚至可笑。

“对不”

下一秒何云舟便想道歉,没想到霍铮却提前开口,别别扭扭地应了一声。

“那,那还差不多。”

何云舟睁大眼睛,诧异地望向霍铮。

而霍铮的目光也恰好正落在何云舟的(shēn)上,两个人视线里相对的这一瞬间莫名都有一阵(rè)潮涌上脸颊。

“喵呜呜呜呜”

南瓜也在此时持续长啸,并且开始用爪子扒拉烤箱门。

“咳,”霍铮轻咳一声当做掩护,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大晚上的不用那么麻烦,把那松露随便烤烤吃下得了,就当宵夜好了。”

一切都只是因为他可怜何云舟而已。

霍铮想。

他才不会承认,一听到何云舟用那种甜甜软软的声音开口求他,他便没办法招架了。

何云舟听到霍铮愿意在他家吃烤松茸当宵夜,知道对方的(qíng)绪这下终于过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稍微等一下,烤松茸很快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装着松茸的木盒。

看到木盒上方烙印着“丹波名产”的字样后,何云舟的手颤抖了一下。

早就知道霍铮大概是相当有钱的人,但何云舟面对这么一盒可能等同于他一个月房贷的松茸,还是有点呼吸困难。

何云舟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餐厅。

从他现在的位置,恰好可以看到坐在餐桌旁边的霍铮。

后者正用一只手撑着下巴,冷冷地盯着桌面上的南瓜体型圆润的橘猫此时正卷着(shēn)体,心满意足地吃着一只被它强行讨要而来的虾干。

不过奇怪的是,南瓜每吃几口,便要抬头定定地看霍铮一会儿,然后才会埋头继续苦吃。

就跟当初和瓜叽在一起的时候一模一样。

霍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橘色毛球,也十分不爽,甚至很想直接把那整个猫抱起来疯狂地搓成一团再丢到地上去。

“嗯”

忽然间,他若有所觉地扭头,望向了厨房。

何云舟正背对着他处理松茸,戴着围裙的背影看上去格外居家。

看到何云舟的背影,霍铮的表(qíng)瞬间柔和了许多。

是错觉吧他想。

不然他怎么会觉得何云舟在看他。

至于何云舟,这个时候其实也在想着霍铮。

就像是什么小国王子或者贵族一样呢

他在心底感慨。

看看霍铮的脸,再看看手头那一颗颗个头硕大,品相完美的奢侈松茸,倒也觉得很合理毕竟那是霍铮要吃的东西,无论再贵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思索间,何云舟用一把薄薄的竹篾,刮去了松茸表面的零星褐色杂物。紧紧缩成一个小球还没有展开松茸头部,则用厨房纸擦拭一下就好。

接下来需要做的,不过就是用薄竹篾将松茸粗粗地横切成三片均匀的厚片。

用来煎牛排的铸铁锅烧红后刷上橄榄油,再将松茸片搁上去炙烤受(rè)后,松茸那特有的馥郁香气倏然腾起,让何云舟不由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很喜欢松茸”

从何云舟的(shēn)后传来了霍铮的声音。

他有些好奇地看着何云舟料理着他特意准备的松茸,本来也不觉得那是多好的东西,但看到何云舟露出了幸福的表(qíng)后,他也不由高兴了起来。

何云舟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是啊而且我之前都没吃过这么贵的松茸。”

说话间,松茸的表面已经泛出了一层湿润的汁液,那是松茸自(shēn)在炙烤中渗出的鲜汁。何云舟迅速地将松茸翻面,跟锅底接触的那一面已经出现了相当漂亮的金褐色横纹焦痕,松茸的香气也变得越来越浓厚。

“就像是森林的味道。”

何云舟小声地赞叹起来。同时他手上也没有停,他转动着研磨器,将粗颗粒的海盐与黑胡椒均匀地洒在了松茸片上。

不过是片刻功夫,这道简简单单的橄榄油烤松茸便做好了。

虽然只用了最简单的烹饪手法,但正是因为这样,松茸本(shēn)的香气与迷人的风味才被完美地表现出来。

何云舟本想拿个盘子,没想到霍铮却已经坦然地伸出筷子,直接从铸铁锅里夹起了松茸放到口中。

新鲜烤好的松茸,有着别的菌菇没有的特殊口感。

鲜美到极点的汁水似乎填满了松茸的每一根纤维,但同时,它又保留了那种格外爽脆的特别口感。

轻微炙烤后的焦香与芬芳浓郁的香气共同刺激着味蕾与鼻腔,克制的盐味与黑胡椒,又恰到好处地将松茸的鲜甜吊了出来。

“唔,好吃。”

霍铮吃完松茸,十分直接地夸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