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看到霍铮如此给面子,何云舟也不由微微…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看到霍铮如此给面子,何云舟也不由微微一笑。

“刚烤出来的松茸当然是最好吃的不过,没烫到你吧”

注意到霍铮小口小口吸着气,何云舟有点儿担忧地问道。

“也不是很烫。”

霍铮的脸有点红。

天知道他为什么会直接从锅子里夹东西吃。

这种粗鲁的行为完全不符合他的习惯,但是,一看到何云舟低眉敛目,认真地为自己烤松茸的模样,霍铮莫名就觉得自己的肚子一瞬间变得好饿。

何云舟有点无奈地看着明显有被烫到的霍铮,装作若无其事地从霍铮手中拿过了筷子,也夹了一块松茸放入口中。

鲜美爽脆的松茸就如同他想象中的一样美味。

橄榄油,胡椒与盐,是松茸最完美的搭档。只不过,在这个晚上,能够让松茸如此美味的调料,除了之前那三样之外,还有些别的东西。

而等何云舟意识到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就那样和霍铮挤在厨房里,像是小孩子一样,一筷子一筷子地把那几片烤松茸消灭干净。

“啊,等等酒”

再一回头,何云舟哭笑不得地发现,桌上的酒瓶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又忘记喝了。

“只能等下次再喝了。”

他不由哀叹一声。

“明天喝吧。”

霍铮看到那瓶酒,心念一动,一句话脱口而出。

“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想吃虾人可以吃的那种。”

霍铮别别扭扭地嘀咕道,接着又强行补上了一句:“我这个人,从来都不(ài)吃虾的。但你今天说了那么多次,我倒是可以努力尝试一下啦。”

“噗”

何云舟猝不及防中听到霍铮不甘心的嘟囔,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

“好啊,明天一定给你做虾吃。”他侧过头,看着霍铮。

是在炉灶前面被烟火熏到了吧,(shēn)边傲慢的绿眼睛男人脸颊上有一层薄薄的浅红。

何云舟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自己的恶趣味,紧接着补充道:“是吃虾干还是你试试我做的咸蛋黄避风塘炒虾这个菜可是我的拿手私房菜,一般人我都不会做给他吃。”

听到最后一句话,霍铮就像是何云舟预想到的那样,眼底瞬间浮现出满意的(qíng)绪。

简直就跟瓜叽当着南瓜的面,心满意足地从何云舟的手心吃冻干一模一样。

何云舟不由看着霍铮,愣愣出神。

瓜叽啊

凝视着霍铮的绿眼睛与银灰色的长发,何云舟甚至有种冲动,想要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一下自己最喜欢的那只小猫(mī)。

也不知道他的瓜叽在遥远的猫天堂过得好不好呢

有没有人帮它挠下巴,做零食吃呢

强烈的思念与怜(ài),再一次在何云舟的心底翻腾不止。

“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霍铮忽然开口,语气古怪,动作也很不自在。

话音落下,何云舟便看着他急急忙忙地朝着门口走去

几乎都有点儿落荒而逃的意味。

“霍铮”

何云舟打了一个激灵,瞬间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又在不知不觉中,想瓜叽想得入了神,以至于发起了呆,盯着霍铮看了许久。

真是的,霍铮大概也觉得他有点古怪

何云舟懊恼地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句。

一勾起思绪就容易发呆,这也算得上是何云舟的老毛病了,何云舟一直想改却老是改不过来。

记得很久之前,那个男人也曾经这样旁敲侧击地提醒过何云舟。

只不过何云舟已经忘记了那个人后来说的话,是误会什么呢

模糊的疑问飞快的掠过何云舟的脑海,然后被他迅速抛之脑后。

他加快脚步追到了霍铮,后者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门把手上,听到何云舟到来,动作一僵。

“不好意思,吃饱了就有点晕乎乎的,所以不知不觉就看着你发呆了。”

何云舟连忙小声地道歉。

“明天我再多做点菜吧除了咸蛋黄口味的避风塘炒虾你还想吃什么”

“都,都可以。我,我先走了。”

丢下一句语无伦次的告别,霍铮迅速地逃进了电梯。

霍铮的心(qíng)很复杂。

他承认,跟何云舟一起吃夜宵的感觉真的很好。

虽然两个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都是那么平常,看似连一丝多余的暧昧都没有。

但是,霍铮不会错认何云舟看着他时,那种让霍铮找不出词语来形容的(qíng)感。

那个人在大部分时候都显得生涩笨拙,但唯独在某些方面,却有着浑然天成的撩人。

霍铮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是何云舟这样,不用任何语言或者动作,光是用眼神便能表达一切的人。

最开始见面的时候,霍铮只觉得何云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男人。

五官姑且说得上是清秀,气质也算和煦不至于惹人讨厌。

但就在刚才,霍铮才发现,原来当何云舟深深地凝视着一个人时候,他的眼神真的能够勾起一个人最柔软最私密的那一点(qíng)愫。

“这可真是让人头痛。”

霍铮喃喃自语道。

其实早就已经打定主意要拒绝何云舟对他的痴恋。

也完全不想让对方继续抱着那种不符合实际的期待继续与他相处下去。

可是,一旦对上何云舟的视线,霍铮便彻底丢盔弃甲,完全没办法把那些话说出口。

而且,霍铮敏锐地察觉到,其实他自己也有些动摇了。

一想到这里,霍铮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欢迎回家,霍先生。检测到你心跳速率超出平均值,体表温度稍高,是否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健康分析”

满心纠结中,霍铮回到了家。

而在跨入家门的那一瞬间,霍铮便听见了cao系统那疏离冷漠的电子音。

仿佛被什么东西猛然打了一拳,霍铮的动作一僵。

而cao还在自顾自地运转。

“已为你设立紧急联系人以备不时之需,目前联系人首选项为一只小船摇啊摇次要选项为脑仁只有豌豆大”

“闭嘴,cao。”

好吧,之前霍铮还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不喜欢cao,但在这一刻,他深深地意识到,这种过于自作主张的家居系统,有的时候真的很让人抓狂。

cao瞬间安静了下来。

霍铮脱下外(tào),将自己深深地埋进了沙发中。

无需任何吩咐,系统已经根据霍铮以往的习惯,将灯光调到了幽暗的程度。

“嗯”

霍铮不由皱了皱眉头。

是因为何云舟家总是开着灯,光线昏黄却温馨,气氛也总是吵吵闹闹的缘故吗有那么一瞬间,霍铮竟然对自己一手打造的家居环境产生了一点不适应。

仿佛有点太暗了。

他想。

而且也太安静了。

可是,哪怕之后霍铮调亮了灯光,又吩咐cao放上了轻音乐,那种冰冷空洞的感觉,还是幽灵一般萦绕不去。

发现这一点后,霍铮是真的有点慌乱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霍铮接到了那个出乎意料的电话。

来电显示上跳动的字样,是三个字。

所有甜蜜微酸的复杂(qíng)愫,在看到那三个字的一瞬间,如同退潮般瞬间褪去,徒留下心底狰狞粗糙的黑暗怪石。

霍铮面无表(qíng),静静的等待了一会,眼看着那个女人完全没有放弃接通的打算,他默默地准许了通讯。

“我还以为你不会愿意接我电话。”

电话接通的同时,对方在遥远的地方发出了冷漠的嘲讽。

“有什么事(qíng)吗”

霍铮平静地问道,在这一刻,他的声音听起来竟与cao的电子合成音没有什么两样。

“你不是应该知道吗这么多年来,妈妈唯一求过你的也只有这一件事(qíng)”

霍铮的眼神中,逐渐弥漫上冰霜。

是的,这个与他通话的女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生母亲。

只不过普通人的母亲,大概也不会像是他霍铮的母亲这样,说话时每一个单词都透着掩饰不住的幽怨与责备。

“你知道我不会答应的。”

霍铮道。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果不其然,霍晓云在电话那头迅速地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

“霍铮你这个怪物,我真怀疑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我怎么可能会生出你这样的这样的恶心东西那可是你的亲生父亲,而且他都快要死了他只是想见你一面而已,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你都不愿意答应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是的,我知道,当年我们都犯了错,我们对你不好,妈妈跟你道歉好不好,我也代他跟你道歉你去见他一面,让他安心”

明明同样的话语已经听了无数次,但霍铮再一次听到自己的母亲开始老生常谈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有些微微发抖。

他必须拼命地控制住自己的暴虐心(qíng),他并不能在那个女人面前露出任何破绽。

“你还要继续废话下去吗母亲。”

霍铮打断了霍晓云。

“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渠道弄到了我现在的联系方式,不过,还是那句话,无论你做什么,最后的结局都不会改变。我不会去见他,我也不会原谅他。”

停顿了片刻后,霍铮又一次开口:“就像是我不会原谅你一样。”

紧接着他在霍晓云开始尖叫和辱骂他之前,提前按下了挂断。

cao系统在短暂的停顿后,开始继续为霍铮播放轻音乐,但那些柔和悦耳的音乐却比之前更加空洞而无味。

霍铮顺手拿起桌上的酒杯,直接砸向了隐藏在角落里的音响。

“安静安静听到没有”

他沙哑地吼叫道。

音乐停止了。

霍铮呆呆地站在客厅里,听见自己沉重的喘息,还有牙齿咬得嘎吱作响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