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我在苏毅家里住了几天,他家里有两个小朋友,住久了也不方便。m.eqeq.net前几天租了个一室一厅,今天搬了出来。”

“公寓离市中心有点远,房子还比较新。附近的饭店、商场挺多,生活挺方便。我在网上买了辆便宜的二手车代步,明天就能提车。”

“手头的事情还在处理,有点波折,但没有出乎我的意料。这个公寓的租约签了一年,到期的时候,我们肯定可以搬走,买自己的房子住。”

写到“我们”两字的时候,喻峥嵘心里一阵发酸。这句话写完,他从烟盒里找了支烟点上,狠狠抽了几口之后,才继续往下写。

“我走了以后,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按时睡觉?烟好不容易戒掉了,不要再抽。实在睡不着的话,可以吃点褪黑素,1毫克剂量的药片每天晚上一片,连续吃不要超过一个月,调整过来了就停药。”

褪黑素药片有好几种剂量,医生说10毫克以内,每晚一片都算安全剂量。就算这样,喻峥嵘也只敢给祁逸买最小剂量,还仔细的数了又数,倒出大半瓶,只给他留了一个月的量。

又一口烟之后,喻峥嵘继续写信。

“前几天我买手机的时候看到有连着的号码,顺手买了两个,尾号71的号码是我的,70是你的,完整号码我写在手机盒子上了。我原来的手机号也还在用,你找我的话打哪个都行。你的手机里必备的软件我装了一些,热门的游戏也装了几个----微信记得开,发了公寓的地址和照片给你。”

祁逸平时用的是监狱里发的特殊手机,在监区可以不受信号屏蔽的干扰,但功能只有打电话。一般狱警到生活区会用自己的手机聊聊微信,看看微博。但祁逸除了监狱里的同事,没有任何朋友,根本没这种需要。

喻峥嵘估摸着祁逸去了黑水港之后就没再用过自己的手机。他去店里给祁逸买手机的时候,正巧看到有连在一起的电话号码,干脆一起买了下来。

开机以后,喻峥嵘帮他装了必备的软件,申请了微信号。账号上的好友只加了自己一个人,而他自己的朋友圈,也只对祁逸一个人开放。

“其他不多说了,等你来。”

信的末尾,喻峥嵘简短的下了结语,在右下角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

信纸摊在桌上,喻峥嵘重新读了一遍,长叹一口气。

从监狱里出来以后,他时时在担心祁逸吃了没,睡了没,一遍遍回想他的样子。

笑的样子,哭的样子,高潮的时候潮红的脸。

还有,那天跪在地上求他不要走。

想一次,就心疼一次。没想到,最后一眼看到的祁逸,竟然是他微微发抖的背影。

喻峥嵘从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那么难熬,难熬到他又抽起戒了好多年的烟,难熬到经常想着想着,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想的难受的时候,他恨不得立即冲到黑水港去把祁逸拽出来,但理智上,他又知道那样做没有用。

这世间唯一能治好祁逸心病的药方,只有时间加上诚意。

坐在书桌前,喻峥嵘眉头紧锁,一支接着一支抽完了烟盒里所有的烟,才算消停。

信纸叠好放进信封,和褪黑素药片、手机一起装进快递盒。封好盒子以后,他在快递单上填上祁逸的名字和黑水港的地址,下了单让快递员来取。

但愿……但愿吧。

第56章 知恩图报

秋风乍起,整个s市都因为酷暑的结束而松了口气。

今年的极端高温天气天数为近年之最,个别几天更是超过四十摄氏度。喻峥嵘回想自己关禁闭的那段时间,要是里面没有水,恐怕真的熬不下来,活活热死都不稀奇。

提前出狱之后,丛港生竟然找他谈了一次,直接让他把这十年来赚到的钱吐出来。还说既然能把他弄进去一次,就能弄进去第二次。

见丛港生自己找上门来还急成这个样子,喻峥嵘反而心里倒有了底。例行公事哭完穷之后,他祝“爸爸”安稳睡觉、步步高升,小心别哪天被警察破门而入,和戚荣去黑水港做室友。

丛港生被他气的吹胡子瞪眼睛,喻峥嵘却是看穿了他这只纸老虎,话说完了转身就走。

----他手里掌握的丛港生贪污线索已经通过中间人,秘密地交给戚荣的亲信,只要等到合适的时机,戚荣的亲信一定会向纪委告发,查到丛港生头上。

可能丛港生是得了风声,也或许是他的政治直觉使然,喻峥嵘入狱后没多久,丛薇就被他送去美国定居,自己也一直在准备跑路。

和喻峥嵘离婚之前,以夫妻的名义能处理的财产都被丛薇迅速贱卖,换成现金带去了美国。但那点钱远不够过惯奢侈生活的丛家在海外过完下半辈子,他们只知道喻峥嵘这些年来挣了不少,却是翻遍所有的账户也不知道他到底藏去了哪儿。

坐在电脑前,喻峥嵘打开比特币交易所的网站,看着不断上升的比特币兑换牌价,感慨世事无常。

得到风声的时候,他用最快的速度变卖掉了手头所有可以变现的资产,先是把现金转到离岸公司的账号上,再全数换成了比特币。虚拟货币只凭密码支取交易,不属于任何政府管辖,安全- xing -极佳。但它的价格涨跌幅度极大,要不是情况紧急,以喻峥嵘的- xing -格,绝不会做这样投机- xing -质的大额投资。

谁想入狱一年半,比特币兑美元的汇率疯狂上涨,如今再看,这竟是他多年投资生涯中最为成功的一笔。

当时情况紧急,知道自己随时随地会被带走,设定比特币密码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把祁逸名字、生日和自己的混在一起,设置了一个很长的字串作为密码。丛薇从来不知道祁逸这个人的存在,就算碰巧找到账户,怕是到死都猜不出来这个密码。

翻身的资本有了,只等丛港生下台,自己就可以重新创业了。只是,祁逸……

想到这里,喻峥嵘无奈的叹了口气。

寄往黑水港的快递全都显示签收,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其他回音。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