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喻峥嵘在微信上跟祁逸说话也好,给他发语音、发视频也好,都好像在自说自话,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怕祁逸根本没打开快递取出手机,第一次寄出快递之后,喻峥嵘把信和快递给他的东西分开寄过去。信里,他会说些絮絮叨叨的家常话,寄过去的东西有时候是应季的衣服,有时候是好吃的零食,有时候是他挑给祁逸的书,隔天一次,雷打不动。

除了这些东西,入秋后的某天,喻峥嵘给他寄了一个男用贞- cao -带,随物寄出的信只有两句话。

“每早上八点、下午一点、晚上八点可以打开,错过就憋着。

禁止手- yín -,实在难受的时候,可以张开腿,隔着贞- cao -带去蹭沙发扶手。”

东西寄出去以后,晚上喻峥嵘躺在床上,想到祁逸戴着贞- cao -带欲火焚身的跨坐在沙发扶手上扭腰的样子,顿时硬的不行,喘着粗气给自己撸了一发。

他太久没做,撸出来的时候,- she -了自己满手。

- cao -!

脑中短暂的空白过后,喻峥嵘浑身脱力,空虚感如潮水般地涌遍全身。

祁逸那个傻瓜,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深秋将至,待全城都穿上长袖外套的时候,喻峥嵘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接起来以后,对方叫他老俞,自称是“孟浩东”。

“哎哎哎,老哥!”喻峥嵘瞬间反应过来,是祁逸身边的老孟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老孟告诉他,自己到s市参加监狱局培训,问他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饭。

“当然有,”喻峥嵘忙不迭的答应,“老哥喜欢吃什么?我来安排,咱哥俩好好聚聚!”

问清楚了他住的宾馆位置,喻峥嵘定了一家有小包房的火锅店,晚上和老孟两人点了酒和菜,碰杯寒暄。

第一次以平等的身份在监狱外见面,开始两人还有些不习惯。等酒过三巡,老孟喝到眼角发红,话也多了起来。

“黑水港无聊啊,哪有这里花花世界好……”老孟叹了口气,忽然朝喻峥嵘竖起大拇指,“你小子算够意思,人出来了也没忘记纳粹,寄那么多快递给他。”

作为跟在纳粹身边的人,出狱的那天又闹了那么一出,老孟不可能对他和祁逸的关系一无所知。但既然对方没提,喻峥嵘也就顺势装傻。

“知恩图报,他对我不错,我出来了也不能忘记他,”喻峥嵘给老孟的酒杯满上,“我寄过去的东西他收吗?”

“收,怎么不收!”老孟哈哈一笑,“盒子都全都留着不让收拾,他房里都快堆不下了。”

我为了写这个,买了一点比特币,亏死了。

第57章 人心惶惶

喻峥嵘听了松了一口气,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大半。

“要是他问起,你跟他说,我总是要等他出来的。”

话说到这份上,喻峥嵘也不想藏着掖着了。

“瞅机会,老哥帮你把话带到,”老孟“嘿嘿”一笑,举起酒杯,“看不出你还挺痴情。”

喻峥嵘笑笑,和他了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

酒杯再次被倒满,既然话已经挑明,喻峥嵘干脆大方地问起监狱长的近况:“祁逸最近好吗?今年的人事协调会差不多开过了吧?有什么调动的风声吗?”

老孟摇了摇头。

“人事调动这种事情太敏感,市里的会开过了,没正式任命之前,他不会露风声。”

喻峥嵘点头,追问道:“那他身体怎么样?吃饭什么的,还好吗?”

“吃一半倒一半----监狱里的厨子就那个水平,翻不出什么花样。你也知道,他其实挺公子哥的,吃饭很挑剔。”

喻峥嵘听了一阵心酸,祁逸是挑食挑的厉害,但他在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过去,无论有多不情愿,祁逸都会把餐盘里的东西吃光。

“还有,最近监狱局不知道搞什么事,派了一拨人过来审计,一会儿要这个文件,一会儿要那个凭证,把整个财务部搞得鸡犬不宁。纳粹看到这拨人脸黑的要命,天天叫我去问他们什么时候可以滚蛋。”

“审计?”喻峥嵘嗅出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为什么?哪里还能找出祁逸那么清汤寡水的监狱长?”

“不知道是查谁,总之搞的人心惶惶,希望早点搞完。”老孟无奈的摇头,饮尽了杯里的酒。

喻峥嵘听了老孟这几句话,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知道祁逸不会拿钱,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祁逸在黑水港这十年得罪不少人,难保不会有小人怀恨在心,造谣生事。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审计的事情,喻峥嵘也理不出什么头绪。菜吃完、酒喝够,老孟说时间不早,要回宾馆了。

喻峥嵘结完账,送老孟进了宾馆才叫车回家。一路上他想着今天听到的这些事,一直心事重重,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以前借着丛港生的势头,他在市政府里有自己的关系,拐弯抹角总能联系上监狱局的人问问情况。但现在人人都知道他是丛港生的弃子,只要丛港生还在位子上,关系人怕是没那么容易联系上。

思虑再三,第二天一清早,喻峥嵘给苏毅打了电话,让他帮忙去找人问情况。这个请托七转八转,最后问到了监狱局的某个副局长那里,得到的回答是三个字:

不好说。

……

消息经过层层转述,传到喻峥嵘耳朵里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星期。

在这期间,不管他是写信还是发微信,祁逸还是照样不回。

挂掉苏毅的电话,喻峥嵘怔怔的望着窗外,手指不自觉地微微发抖。

一种强烈的恐惧感,忽然摄住了他。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