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那如果你骗我,说这些话,做这些事就是为了早点出去呢?”祁逸哽咽着问道,“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能保证,出去以后你不会离开我?”

听了他的问题,喻峥嵘仰头望天,久久不语。

“没有办法,”终于,他长叹一口气,紧紧搂住祁逸,“我没办法证明,只能靠你自己。”

第51章 喻峥嵘,我求你。

高墙外,一轮圆月被云朵遮去了大半光华,在窗户上投下一道奇形怪状的影子。

时钟已经走到两点,监狱长卧室的大床上,喻峥嵘和祁逸背靠着背,谁都没有睡着。

房里的冷气机尽职尽责的运转着,把空气维持在不冷不热的二十五度。薄薄的被子下面,两人的背脊中间留着一道空隙,气氛冰冷如霜。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传来几声蛙鸣,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

喻峥嵘翻了个身,从背后把祁逸搂进自己怀里,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后颈。

“我进来的时候,名下的房子被查封了,估计现在已经被拍卖掉抵罚金了。出去以后,我们先租一个公寓住下来,不用太大,一室一厅就够。”

“你要是想继续做公务员,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就算s市监狱系统没有位子,公安、司法再托托人,总有办法的。”

“要是公务员做腻了呢,你就辞职,先回s市休息一阵,再选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人事、金融、财会、法律……或者有什么想做的生意,自己成立个公司……”

低沉温暖的声音在深夜里流淌,这些事情喻峥嵘想了很多遍,这会儿说起来异常的温柔。

一边说着话,他伸手从背后轻抚祁逸的脸颊,一寸一寸,从酒窝到泪痣,没漏过任何一处。

“如果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就陪我重新创业吧----不管是输是赢,我们总在一起……我带你去我经常去的那间日料小店,里面的酒盗和烧鸟做的一流,你肯定喜欢……我还要带你去逛街买衣服,带你去看电影……”

絮絮叨叨的,喻峥嵘说了很多很多。直到最后,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搂着祁逸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他怀里的祁逸,睁大了眼睛看着窗上那道奇怪的影子。他看着影子,随月亮的变化慢慢移动着,就这么,一直到天亮。

“嗯唔……”

下身传来一阵激爽,睡梦中的喻峥嵘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外面天刚亮,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来。天地之间,是一种将醒未醒的青灰色调。

水声啧啧,又是一下让人爽到骨子里的吸吮,喻峥嵘彻底醒了过来。

低头一看,全身赤裸的祁逸正跪在他双腿之间,埋头为他口- jiao -。

从- yin -囊到龟- tou -,祁逸舔的十分认真,喻峥嵘的- yin -- jing -完全- bo -起之后,他整根吞不下去,却还是卖力的吞到喉咙的最深处,停留片刻再唆紧。

舌尖用了力气,灵活的舔舐着最敏感的龟- tou -。在他的服侍下,喻峥嵘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马眼里随即流出了些略带咸味的- yín -液。

祁逸尝到这味道,知道找对了地方,舌尖一卷,专往马眼里舔去。

喻峥嵘爽的眯起了眼睛,他起身半靠到床头,拍了拍祁逸的屁股。

祁逸往前爬了几步,随即双膝分开,再次把头埋进喻峥嵘胯下。还翘起自己的屁股,主动扒开双股,朝喻峥嵘露出后- xue -。

待祁逸重新把喻峥嵘的- yin -- jing -吞进喉咙最深处的时候,喻峥嵘两指并行,直接插进了他后- xue -里。

“唔!”后- xue -受到刺激,祁逸不自觉地夹紧了屁股,松了松唇舌。

喻峥嵘懒洋洋地玩弄着他的后- xue -,时不时拍打他挺翘的屁股。祁逸下面的小嘴一张一合,被打了几次之后,终于放松下来,让喻峥嵘的手指长驱直入。

除了下面,祁逸丝毫不敢放松嘴上的服务,他一边扒开屁股让喻峥嵘随便玩弄,一边重新从龟- tou -舔到- yin -囊,来来回回的吞吐吸吮,为喻峥嵘口- jiao -。

外面的天空慢慢由青变白,像他们一起渡过的无数个早晨那样,祁逸伺候喻峥嵘在他嘴里- she -了出来,然后爬到他身边,让他亲眼看着自己,把- jing -液一滴不拉的咽下去。

“乖。”

喻峥嵘摸摸祁逸的头,把他揽进自己怀里,让他靠在胸口。

窗外太阳慢慢升了起来,阳光逐渐变得刺眼。看起来,今天又是一个暑热难熬的日子。

所幸,这种天气里,喻峥嵘不用和其他囚犯那样,待在没有冷气的地方忍受酷暑。

晨炮打完,他和祁逸一般都会在床上依偎一会儿,等快到监狱长上班的时间,再起床。

墙上的指针指向八点半,再过十分钟,早饭会准时送进办公室。祁逸看了看钟,翻身下床,开始穿衣服。

喻峥嵘靠在床头,看着他穿制服。祁逸做事情一向一丝不苟,连制服都穿的极有仪式感。

扣上领口最后一个扣子,他转身捧来了喻峥嵘的衣物,默默地服侍他穿上。

监狱里统一发给囚犯的鞋子,是祁逸单腿跪地捧着喻峥嵘的脚,给他穿上的。

“你昨天问我的问题,我想过了。”

帮喻峥嵘穿上最后一只鞋子之后,祁逸忽然毫无征兆的开口。

“哪个问题?”

喻峥嵘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愿意和自己聊昨天的事。

祁逸抬头看着他。

“你问我舍不舍得,和你两不相干。”

“嗯,”喻峥嵘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眼角的泪痣,“你舍得吗?”

祁逸摇头。

“我舍不得”,他无比认真的说,“这些年来,我每一天都在想你,怎么舍得跟你分开?”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