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夕阳透过玻璃窗投入漫天红光,祁逸背对着门,正站在窗口看风景。*~

喻峥嵘看着他的背影,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赢了?”

听到开门声,祁逸没有回头。

“赢了,”喻峥嵘走到他身后,双手搂住他的腰,“最后一分钟,绝杀。”

夕阳下的监狱长轮廓太好看,喻峥嵘有点忍不住,他的- yin -- jing -隔着裤子,正慢慢往祁逸股缝里蹭。

祁逸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挤出一个无声的笑。

“篮球比赛的第一名……能值几分?”

“什么分?”喻峥嵘舔了舔祁逸的耳垂,下身在他股缝里继续磨蹭,“冠军奖品是十张饭票澡票。”

祁逸冷笑一声,转过身来。

一手推开喻峥嵘,监狱长举起那张减刑推荐名单,平放到囚犯眼前。

“恭喜,”祁逸的声音平静又冷漠,“无论做什么事,都是第一名。”

大概是因为太阳又沉了几分,光线突然变得刺眼起来,喻峥嵘眯了眯眼睛,看那张名单。

一眼之后,是长久的沉默。

窗外一阵蝉鸣不合时宜的响起,屋顶的小图书馆里,囚犯凝视着监狱长,什么话也没有说。

“看完了?”祁逸的手指一松,单薄的纸张在空中飘飘荡荡,落到地上,“没什么想说的吗?”

喻峥嵘凝视着他,过了半晌,才开口道:“我不知道,你们这么早就会讨论这个。”

“不然呢?”祁逸嘴角挂着讽刺的笑,“要是年底讨论,你想怎样?”

“不然……”喻峥嵘的手指轻轻抚上他的嘴角,“我会先跟你说我的打算。”

祁逸侧了侧脸,躲开他的触碰。

喻峥嵘的手指停在半空。

“不想听吗?”

“你的打算?”

冷笑一声,祁逸走到书桌旁,轻抖手腕,把桌上的杂志一本接着一本,扔到喻峥嵘脚边。

“看过这些……还要听你亲口说?”

喻峥嵘看了他一眼,弯腰捡起地上的杂志,整齐码好,堆在书桌上。

然后,缓缓开口。

“祁逸,我所有的打算,你听好了。”

“我没有行贿戚荣,进监狱是因为被人陷害。那两父女费尽心思把我送进来,就是为了留出时间在外面排兵布阵,找出我公司的资产,找我那些兄弟们的麻烦。”

“我喻峥嵘,原本就是个一无所有的人,出狱后重新开始也无所谓。但是,兄弟们上有老下有小,都是输不起的年纪,经不起他们这种无赖的闹法----所有人都等着我,无数的事情需要我去拿主意。”

说到这里,喻峥嵘正视祁逸的眼睛:“所以,我必须要出去,越快越好。”

远处的夕阳又下沉了几分,偶有倦鸟结伴,从窗前倏然掠过。

一阵沉默之后,祁逸提线木偶般的开口。

“钱,权,前途……现在再加了个兄弟……”看了喻峥嵘一眼,祁逸转过头去,“无所谓了。”

“无所谓?”喻峥嵘敲桌子,“我不仅自己要走,还要带你走。”

“我?”

“对,你跟我出去,不管有钱还是没钱,我们一起过下半辈子……再也不分开。”

“别开玩笑了,”祁逸嗤笑一声,意兴阑珊地说道,“别说市区监狱局没有我的位子,就算有,我也做不来。”

“那就辞职,做别的事,”喻峥嵘凝视着他的眼睛,“难道你要在这里待一辈子?”

祁逸别过头去,默不作声。

看着他这副死样子,喻峥嵘火气“噌”一下窜上来了。

“这里人人都有刑期,你算什么?自己给自己判无期吗?!”喻峥嵘掰过祁逸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你告诉我,你不跟我走,怎么给我- cao -一辈子?啊?”

漫天红光渐渐变紫,又从紫色渐渐变暗,逐渐隐没在黑暗中。

图书馆里的两人双目赤红,谁也不肯让步。

“一辈子?”祁逸笑了一下,突然朝喻峥嵘吼道,“什么狗屁一辈子!我他妈从来就没信过!!!”

一把推开他,祁逸继续吼道:“你在这里都能勾搭别人!出去以后你喻峥嵘勾勾手指,什么样的人没有?!你还会看的上我?!”

“祁逸!”喻峥嵘去拉他的手,却被一把甩开。

“三年,喻峥嵘,就三年,”祁逸闭了闭眼睛,“好好陪我过完你的刑期,以后你出去,结婚也好,生孩子也好,我们两不相干。”

“两不相干?”喻峥嵘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你舍得吗?”

祁逸嘴唇微动,似乎是想说话,却忽然流下泪来。

“说话呀,”喻峥嵘抖着手指擦掉他脸上的泪,“你舍得吗?”

眼泪越擦越多,祁逸双手撑着桌面,肩膀不停的发抖。

“舍不得,就跟我走,”喻峥嵘把他拉进怀里,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已经耽误了那么多年,到现在这地步,我一分钟都不想再浪费。”

怀里的祁逸一直没有回应,过了好久之后,喻峥嵘才听到他极力压抑的声音。

“喻峥嵘,我信过你……那时候,我那么相信你……”

一阵酸涩的痛掠过心头,喻峥嵘艰难的说道:“那时我太年轻,不懂珍惜。”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