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凌绝如鱼得水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在“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的一楼食堂里,九名玩家正在和其他病人们一起吃早餐,他们刚刚从同一层的院长室里出来。本来还以为那名叫李约翰的院长会和他们多说一些,但没想到他其实就是讲了几句客套话,什么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欢迎各位入住一类的,接着就给他们每个人发了有名牌的胸针,让戴在胸前了。

“胸针要一直戴在上衣左口袋上,不要摘下来,”李约翰温和地笑着说:“一下子就来了九名病人,我们也很紧张,如果认错人就不好了。”

虽然他的口吻听不出什么问题,但是玩家们还是不约而同地警惕起来:认错人是什么意思不好是怎么个不好

从院长室出来之后,换了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自称叫做王安娜,长相普通的年轻女护士带他们去食堂,她面无表情,好像戴了面具,声音也平静冷淡在走廊略略有点回音:“请排好队到食堂用餐,八点钟参加金大卫医生的诊疗。”

有一名胸前挂着的名牌上写着“黄晓杰”的玩家举起手:“请问现在几点”

王安娜护士看着黄晓杰,盯了好一会才像刚反应过来一样,但她没有回答,而是缓缓转过头去,保持着有点僵硬的步伐继续往前走了。

黄晓杰:“”

他愣了几秒,才突然抱住胳膊,被冷到了一样搓好几下。

走廊一侧没有窗户,只有尽头的安全通道门的上面有一扇很小很小的窗户,阳光看起来不错,但是几乎照不进来,室内就非常昏暗。头顶上有一排灯泡,但不知道是电压不稳还是怎么的,灯光偶尔会闪烁一下,鬼屋氛围十足。

接下来都没有人出声。不过玩家们还是偷偷交流了一番,走在最后面的一名玩家在前面一个人背上写:“找个独处机会。”

接着七名玩家挨个用这种办法把话往前传递,最后是站在第二个位置的妹子紧张地把手指按在她面前的男人背上。传到她的时候,队伍已经走进食堂了,坐在桌子上的病人听到动静,纷纷抬起头看着这九名新来者,他们的眼神和护士很像,都夹杂着诡异的空洞,动作也很僵硬,让女玩家一时之间呆住了,不知道该怎么把话传下去。

就在这时候,人们却听到了一串口哨声。

是最前面的那个吊儿郎当的男玩家,他突然出声,把其他人都吓了一跳。他吸引了所有病人的注意,现在每一双空洞的眼睛都盯着他,他却毫不在意,甚至随着调子开始抖腿。

护士也回头警告地看着他。

这家伙饶有兴致地凑过去,盯着护士的眼睛看,嘴里的口哨愉快变调,从一听就是他随口哼的小曲变成了网上特别火的那什么小鳄鱼,众多玩家几乎是一听到这一段脑海中就浮现了洗脑的“你是那傻逼傻逼傻逼傻逼”

护士:“”

根据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她当然听不懂这段口哨里富含多么恶意的梗所以她只好也盯着这名病人,跟斗鸡似的,一时间居然有种剑拔弩张的气场在两人之间。

凌绝对于npc的注视没有感觉,或者说他对谁的眼光都没感觉,所以在轻而易举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并且终于让身后的玩家成功把意思传达到自己这里来之后,他就哼了一声:“不是要吃早饭吗怎么还不去你这不专业啊。”

这家伙明明是自己找事,结果还倒打一耙,他这句话一出来,后面连带在他背上写了字的女玩家所有人都定住了。还好护士不和他计较,她缓缓转过头去,领着她眼中不听话的新病人们坐下,为他们取来餐点。

圣约翰精神病疗养院的病人餐很简单,每人一块面包,一份玉米浓汤,一众虽然不算养尊处优,但也是从没有吃过苦的玩家皱着眉头难以下咽,只觉得面包又硬又粗糙,玉米浓汤里也没有什么盐,简直是要往喉咙里噎才能吞下去。

之前因为被众npc注视,而搞得精神特别紧张,到现在还没有反过劲来的女玩家林小鹿也不例外,但是比起她自己,她却更担心之前的口哨男会对这种餐点不满,然后再做出什么出奇举动。

结果她看过去,却愣住了。

这名叫凌绝的男玩家手里拿着远古时期黑面包一样的食物,却像吃什么美味佳肴一样悠闲愉快,他丝毫委屈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还挺享受的

林小鹿呆住了,然后,就这么看着看着,她就慢慢地也把手里的食物吃光了。

这期间因为护士一直盯着他们,所以玩家们也没有交流的机会,只能通过食堂里滴滴答答走动的机械挂钟得知时间。一到八点钟,护士就让他们放下食物:“诊疗时间到了。”

“请排队跟我前去诊疗。”

玩家们无可奈何,虽然想说两句话,但这里从医护人员到病人都很不正常的样子让他们心生防备,不敢在他们面前透露什么,然而却又实在说不出一个能让这些人放他们独处的理由。

于是只好跟上,带着一脸的焦躁和晦气,按照之前的排队顺序跟着护士王安娜去三楼。

三楼的第一间房上面的牌子写着“游戏室”,第二间才是“诊疗室”,从门和门的间距来看,游戏室比诊疗室大得多。护士轻轻叩门,里面传出一开始那个领他们去院长室的中年国字脸男人的声音:“按顺序进来。”

病人们于是一个一个进去,玩家有心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个诊疗法,但每一个病人进去之后,护士都会把们关上,直到他出来。

虽然这些病人本来就安静又苍白,像是一群幽灵,但林小鹿敏锐地发现,他们从诊疗室出来之后,比进去之前的状态要更差,虽然表情还是那么僵硬,但眼神中闪烁的恐惧是骗不了人的。

她能观察出这一点,其他玩家也发现了。但是他们内心别管有多焦躁,却也只能安静地等待一个一个病人过去,马上就该到玩家了

这次是一个叫张成的玩家开口问护士:“我们刚来,有点紧张,可不可以一起进去诊疗”

护士又用那吓人的目光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嘴角却慢慢扯起了一个带着难言恶意的笑来:“不行,你们是精神病人。”

“第一天的诊疗要一个一个进去。”

她也没说什么,但是张成的神情却微微变了,好像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他没有再说话,走廊里就是一片寂静。

终于该轮到玩家,几名玩家挤眉弄眼,谁都不想第一个进去,林小鹿坐在最中间,和其他两名女玩家一起,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求救一样地把目光投向了那个曾经让她觉得吊儿郎当,但莫名就有种自信和气势的凌绝。

然后那名叫凌绝的男性玩家就站起来了。

他歪歪脖子,又活动了一下身上的关节,噼里啪啦的声音从骨骼间传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热身要和谁打架,结果这家伙活动完了,突然做作地“啊呀”一声:“我肚子疼。”

其他八名玩家:“”卧槽都以为你要第一个上了结果你说这个

凌绝却根本不在意他们怎么想,他的眼睛看着的是护士:“我能先去诊疗,出来之后再上个厕所吗”

护士:“能。”

凌绝得寸进尺:“你们这的早餐太差了,我们都觉得不太能受得了,等到我诊疗完了,估计他们也该肚子疼了。到时候如果我们一起去厕所,里面的位置够不够啊”

护士本来没有正脸对他,现在听他这么问,却把脸转过来,嘴角又挂上了刚刚吓到张成的恶意笑容:“可以啊。”

张成当时被她盯得浑身冒鸡皮疙瘩,凌绝却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只是随意扭扭腰:“别这样看我嘛,我一个精神病人,要是被你看爽了,做出什么事来就不好了。”

说完也不管其他人对他这句话有什么想法,就大模大样地走进诊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