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原来是这么个角色扮演啊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从外面看起来,诊疗室的格局和院长室没什么两样,只是木桌和木柜并不是暗红色,而是让人稍微舒服点的黑棕色。

负责对病人进行诊疗的金大卫医生就坐在书桌后面,他正低头写写画画,凌绝进来之后,护士小姐就从外面把门关上了。明明诊疗室内有灯光,但是门关上之后光鲜明显暗了许多,凌绝甚至能看到金大卫脸上的阴影就跟电视剧里面的反派一样,而被白色的帷幕遮住的另一半空间则是不停地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啮齿生物正在咀嚼着什么。

凌绝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注视着,阴影有如实质,一直逃避他的目光,但又在他转开目光的时候黏上来,附着在他的背部犹如虫虱。

他却丝毫不以为意,处于这样一种让人不舒服的环境中,却跟回自己老家一样轻松愉快,甚至还一把拉过桌子前面的椅子准备坐下。

金医生这时候开口了:“病人请到床上躺好。”

凌绝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掀开帷幕,平稳地躺在床上。而不管他的意志力有多强大,在脊背沾到床铺之后,都像是被人控制了一样,立刻陷入迷蒙的恍惚之中。

金大卫医生这才转过头来,大大方方地打量起自己的病人。凌绝半阖着眼,只能看到他保持着坐在书桌前的姿势,躯干并没有转动,但脑袋却转了九十度,以一种非常别扭的简直要扭伤脖颈的姿态在观察自己。

他的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你的姓名”

“凌绝。”

“年龄”

“21岁。”

金医生维持着扭曲的姿态点头,接着又从桌子上抽出一张纸,递给凌绝:“你的病症,是这张纸上的哪一个”

病床上的人努力睁大眼睛想要仔细看,纸上的是一共九个选项:

1:偏执狂。

2:自闭症。

3:抑郁症。

4:精神分裂。

5:暴力倾向。

6:异食癖。

7:异装癖。

8:恐惧症。

9:基佬。

凌绝:“”

等等,你认真的第九个选项确定是精神疾病吗

然而考虑到游戏副本内所处的年代和世界观,他就能够理解了。实际上在蓝星上也有过那么一段历史,那时候恶魔比较少,他还能去上正常的文化课,生理课上老师讲过人类的感情问题和性教育方面,都提到了同性之间的亲密关系。很容易脸红的年轻女老师说到同性恋的时候忍不住露出鄙夷和嫌弃,她说这是一种疾病,而同学们也在大声笑,他们还不知道感情是什么,但是先知道了如何去嘲笑少数人。

不过那个年纪的凌绝自己也不知道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的爱情是什么意思,或者说他连爱情本身也不清楚,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把这一段毫无意义的记忆藏在大脑深处。

没过两年,各地连续爆发丧尸潮,各种恶魔冲垮了人类原本拥有的社会结构,凌绝被选拔进入了守护者组织,神奇的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年代,反而没有人再讨论爱情,不管是所谓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他当然也没有谈论过爱情。

他像是一头野兽,比起文绉绉的谈笑风生,更爱野兽般撕咬搏斗,身体碰撞的时候更让他感受到亲密。

不过在他的记忆中,做这些事情的对象永远都只有一个人,这个人曾经鲜活又可恶,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能让凌绝喜欢的起来的地方,但他现在只剩下一个疏远的模糊的身影。

躺在副本的床上,甚至铺盖下面就有东西潜伏着,但凌绝还是不由得想了很多。他眨眨眼,知道自己是被床下那团东西影响了状态,所以才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么多来。这种情绪让他的心中也升起一种恶意,而在金医生终于有点等不及,告诉他:“正视自己的内心,然后做出选择,病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将会受到相应的治疗。”

“不然,我有理由怀疑你并不是真正的病人,”医生的国字脸扭曲了,他身为人类的皮囊下有什么要破皮而出一样,但很快就被他抑制住,只是他肚子里还是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接下来的声音也刻意地压抑柔和:“那样的话我将会向院长先生举报你的。”

然后,他看到床上的病人低声笑着,苍白的手背遮住眼睛,青色的血管透过皮肤看的很清楚,他懒洋洋的说:“别急嘛,我选好啦,就第九个,基佬。”

“真是的,你们怎么能说这叫精神病呢”这家伙还自顾自从床上起来了:“只不过是选择不太一样而已,医生先生。啊,接下来也是你来治疗我对吗不用害怕,我还是有审美的,呵呵。”

突然遭到人身攻击还被呵呵的金大卫医生:“”

这家伙的脸扭得更厉害了,上面一层皮跟橡皮泥一样形状千变万化,怪恶心的,他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于是朝着凌绝裂开裂口一样的嘴唇

结果凌绝跟没看见一样,还冲他摆摆手,那叫一个无辜:“怎么,你不开心啊,那好吧,算我说错了。基佬喜欢你,除我以外全天下基佬都喜欢你行了吧”

金大卫医生快被他活活噎死,一边翻白眼一边用手狠狠敲击桌面:“滚”

他就眼睁睁看着着病人耸耸肩,面无表情地出去了,居然还没忘拿上病历本。

这一声滚传到走廊上,把正在等待的其他八名玩家都给震了一下,就连其中两名比较淡定,等到现在既不恐慌哆嗦也不焦急抖腿的也瞪大眼睛迎接从诊疗室安然无恙出来的凌绝,目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都想知道诊疗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看着怪威严的医生居然能气成那样。

凌绝却没瞧他们,而是径直走到护士王安娜面前,用老板吩咐命令的口吻说:“好了,就跟说好的一样,现在我们要集体上厕所了。”

护士王安娜:“”

她僵硬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丝属于“人类”的情绪,而其他的玩家也跟她似的那么震惊:神特么谁和你说好的

然而这个气了医生气护士的家伙居然还很理直气壮:“我进去之前问过了吧肚子疼的人,是能去厕所吧”

护士愣愣地点头。

凌绝嚣张得很:“那不就得了我们现在全体肚子疼,”说着他看了玩家们一眼:“还不得一起去厕所”

其他玩家们一愣,纷纷抱着肚子哎哟哎哟起来,装的跟真的似的。

护士的眼睛挨个扫过玩家,她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林小鹿。”

被点名的小姑娘警惕抬头,因为太过于紧张,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护士说:“她看起来不太疼。”

林小鹿僵住,求救似的看向凌绝,只见凌绝略微沉思,然后找出了个答案:“她是陪同的,我们毕竟是一个团结的队伍。”

神特么团结的队伍其他玩家们内心又浮现出了带着三个感叹号的这句话。

然而这个鬼逻辑在游戏里居然是行得通的因为护士居然同意了她也没有跟过来偷听哦也

于是,跟小学生一样的上厕所还要集体出动的九个人就一个跟一个进了旁边的厕所这里居然没有男女厕的分别,太棒了这样他们根本不用给必须进异性厕所的倒霉同伴找理由

明明这破地方臭气熏天,但当所有人都挤进来的时候,心中还是涌现了地下党接头般的成就感。

倒是凌绝这个骚操作carry全场的家伙最冷静,他走过去打开了所有的厕所隔间门,确认没有人能在里面听,又把蹲在门口的黄晓杰拽起来,让他把门微微露一条缝好能望风。

黄晓杰非常有使命感地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他们围成一个圈,所有人都看着凌绝,等着听他传授诊疗经验。凌绝组织一下语言说道:“我们这次的副本有三个关键词:鬼怪,竞技和角色扮演。其中鬼怪不需要过多猜测,看着地方的氛围就知道没有才怪。竞技应该是指我们互相之间的,目前还看不出来。至于角色扮演,根据我在诊疗室的经验,应当是扮演精神病人,和具体的病症。”

“一共九种可选的病症,我们算是九名病人,每个人选择一种,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扮演这种病人。九种病症分别是偏执狂、自闭症、抑郁症、精神分裂、暴力倾向、异食癖、异装癖、恐惧症和基佬,我的建议是每个人都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演起来没有压力的。小心露馅,记住我们的身份并不是病人,而是调查员,一旦被发现了,最坏的可能是直接淘汰。”

他一顿侃侃而谈,表现得非常靠谱,让其他玩家们都快忘了这家伙都对npc们做了什么。只有一名叫苏西的男玩家推推眼镜,问凌绝道:“你选了什么”

凌绝大大方方:“基佬。”

黄晓杰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兄弟,你为了这游戏牺牲很大啊。”

凌绝瞥了他一眼,黄晓杰一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看多了这大老爷们儿也眉清目秀的。这时候门外却响起了冰冷的陌生男声“现在是打扫时间,无关人等不要一直霸占洗手间。”

玩家们连忙挨个滚出来,就看到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矮小的清洁工老头,正在点头哈腰,看他们都出来了就进去打扫卫生。另一个则是抱着手臂站得笔直,要不是穿着护工服还以为他是这家精神病院背后投资人。

他胸前也有胸牌,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晋灼阳。

这家伙站在这,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厌烦,但不是对着玩家,而是对脏乱差的环境,他明明是护工,但可真不像是个体力劳动者,至少颜值就完全不像,感觉他更该去走t台,还是铺金箔的那种。

玩家们都一边瞅他一边往前走,他的目光却只和凌绝对上了。

晋灼阳看他就像看麻烦的熊孩子,充满不耐烦,他身高比凌绝只高几公分,但鬼知道这家伙怎么搞的,气场愣是跟两米八似的。

凌绝对这种人模狗样的家伙向来没好感,尤其这人居然和他记忆里的一个混球有微妙的重叠,他高高抬起下巴:“哼。”

其他人:这是在扮演基佬吗咋还突然撩上npc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