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队长正是在下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进入游戏虽然才过了半天,但这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大家都觉得有些劳累,洗漱完毕之后爬上床,脑袋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李翰就是这样,他本来以为自己会胡思乱想一会,因为他其实胆子不算大,每次看了鬼片都会想半天不过他也就只是想一想,不会真的被吓出什么毛病,反而觉得挺刺激,不然他也不敢来玩这种游戏了。

不过这一觉他睡得也并不安稳,因为他很快就开始做梦了。

李翰梦见自己在厨房,虽然周围很昏暗,但是浓重的肉腥味让他很确认自己的位置,而且他旁边就有炉灶和锅具,这也太明显不过了。

唯一不同寻常的是他面前有一只很大的盆,里面全都是血,上面还鼓起了泡泡,慢慢往外蔓延

然后流淌出去,这血粘稠的像是加了肉泥磨成的,而李翰的手却在里面不停搅动,他好像要把这堆东西捏出形状来。

还真成功了,从这个盆子里,他先是掏出来一团头发,接着是一只苍白的粗糙的手,最后是一只眼珠。这眼珠被他拿出来的那一刹那,就滴溜溜地转过来,“看”着李翰。

李翰只觉得一阵心悸,他喘着气醒过来。

原来是做梦。

程予在他身后,睡得跟死猪一样。

但正当李翰想长出一口气的时候,他看到了门口,小小的玻璃门窗外面有一颗头发乱蓬蓬的女人脑袋,那女人看到他就咧嘴笑,嘴巴还往耳根子上裂。李翰和她对上眼神时就知道了,这就是梦里那只眼睛的主人

门锁松动,谁也不知道这鬼怎么还会开锁,但女鬼笑得越来越得意狰狞,李翰的心里也越来越凉。他慌乱翻找,从游戏背包里掏出陷阱夹子,但是这玩意儿只能用来阴人,现在女鬼就在门外看着呢,他过去放夹子岂不就显得很智障。

上一个副本没有这样啊

上个副本最危险的时候也只不过是被狗熊追而已,那狗熊的智商也并不高,被两个人来回溜就要傻掉了,他靠脑子很简单就过了,没想到这个副本一上来就这么变态难道这就是e级副本和d级副本的难度区别吗

他打了程予两巴掌,结果这家伙睡着睡着都开始打呼噜了,这样下去两个人一间房的意义在哪啊

李翰急得要命,想找照鬼手电筒道具,手却打颤了,外面那女鬼却突然跟抽风一样,开始用脑袋狠狠撞窗户,额头上的皮很快就破了,血花四溅。她眼睛瞪得很大,嘴巴也咧得更开,脸都快成了两截了。

就在这时候,门也终于被拧开了。

李翰:“啊啊啊啊啊啊”

门口的女鬼:“啊啊啊啊啊啊”

她身后还站着一个人,李翰这才发现这女鬼刚刚并不是自愿撞窗户的她的后脑勺被人扣住了而这人居然居然就是凌绝

凌绝:“喊什么,半夜呢,有点素质行不行。”

他这么懒洋洋但又充满威慑力的态度震住了女鬼,也震住了李翰。两人终于闭嘴,而就在此时,可算醒过来的程予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就看到了门口这一幕,顿时魂飞天外:“啊啊啊啊啊啊”

女鬼这时候也终于被程予叫得清醒了过来,她用那双怨毒的充血的眼睛瞪着凌绝,然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甩开凌绝的手,杠杠地带着一脸血走了。

凌绝:“”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女鬼离开的姿态,居然还有点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舌头:“猎物被你吓跑了,你看这可怎么办吧。”

李翰被他这一套操作给秀得惊呆,他隐约觉得现在的凌绝和睡觉之前认识的那个自称普通贫穷玩家的凌绝有些不同了。

就跟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似的,如果说之前那个凌绝只是让人有种想打他的欲望的话,现在的他甚至有些可怕。

和他不同的是,身为一声尖叫吓走女鬼的程予更加直接地面对了凌绝的恶意:“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啊而且你确定是被我吓跑的,不是被你吓跑的吗”

而且你为什么会称呼女鬼为猎物啊大哥你以前是干嘛的啊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凌绝也觉得目标都跑了,再这样吓唬小朋友很没意思,他撇撇嘴:“睡觉吧,今天晚上没事了。”

然后回去睡觉去了。

只是李翰和程予却悲惨地发现,可能是因为女鬼碰了的缘故,他们的门锁不太好用了虽然本来这门锁就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有它总是可以多一点安全感的啊

两人颤颤地把椅子和矮桌推到门口抵着门,瑟瑟发抖抱着睡了一夜。

不过这一晚上,就跟凌绝说的一样,真的安稳得很。

到了第二天早晨醒来,下了一晚上的雪稍微停了一点,从云层中漏下来的天光让所有人心情都好了很多。李翰和程予穿戴整齐洗漱完毕,下楼的时候迅速把女鬼事件告诉了两名女玩家。

结果刚到一楼餐厅,就听到一声比他们俩昨天晚上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尖叫从厨房中传来,四人连忙往厨房跑,就看到昨天李翰说过的一盆血已经空了。

地上,厨娘死了,她苍白得像个蜡像,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一丝血色都没有。她的喉咙被割开了,样子有点像是被放了血的鸡。

但是血去哪里了

厨娘的眼睛惊恐地瞪大,面孔扭曲有种狰狞的感觉,不过她身上并没有搏斗的痕迹,她是在清醒但又无力的情况下丢掉了性命。

伯爵一家乱成了一团,伯爵夫人芭芭拉这次是真的一仰头晕过去了,管家说要去山下找警察,但就在这时候,雪突然下大了,马车夫不敢驾车出去。

众人不敢碰厨娘,但也不能把她放厨房里扔着,只好将她抬出去,奇怪的是她的血真的像是放干了,一滴也没有出来。

要说是冻上了也不可能,现在外面虽然冷,但亨特庄园里面却一直点着壁炉呢。

厨娘的尸体被掩埋了,埋在庄园后头的小树林中。众人为他祷告之后回到别墅里,都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玩家们尤其觉得气氛诡异,好像经过了这件事之后,庄园里的人就有点怀疑他们了。

毕竟他们是刚来的,和庄园里的人都不熟,要想怀疑的话,自然得先怀疑他们。

这时候凌绝却说话了,他说:“这件事出来,我觉得最奇怪的事情就是,为什么凶手要杀一个庄园的厨娘”

“如果是求财,目标应该是城堡主人。如果是为了限制我们的行动,目标就该是马车夫。”

刚刚醒过来的芭芭拉夫人听他说完前半句又跟被摁住了脖子的鸡一样晕回去了。

马车夫这时候也被叫到客厅里,听到这也是浑身发抖。

“所以我们不能排除私仇的可能性。第二,厨娘的死状也太可怕,人力很难能达到。”

他的话虽然教人害怕,但却也令人信服,伯爵再看他们的时候,也就没有刚刚的那种深沉的审视了。

凌绝一本正经开始胡扯:“我们之前说听说过雪怪的传说,并不是假话,只是那时候我们也没当回事。”

李翰听到这里,就知道该怎么往下编:“我们听说过的雪怪是跟人一样大,但是力气比人大得多的一种怪物,他们生活在寒冷的山上,所以喜欢吸血。不过一年最冷的暴风雪天气过去之后,他们就会蛰伏了。”

在场的人信了大半,主要雪怪啊吸血鬼啊也是大家从小就听的常规故事,伯爵皱着眉头:“但我们也没法下山”

“没事的,”王琳接棒安慰:“厨娘是一个人在厨房里,又没有关门才被袭击的。咱们睡觉的时候关闭门窗,就不会出事。我们以前在外面冒险的时候也见过怪物,都是这么过来的。”

听几个“过来人”讲述过经验之后,惶恐的亨特庄园众人觉得好多了,女仆也终于敢踏进厨房,给他们弄点热可可喝。

玩家中,戴娜却和程予面面相觑,心想卧槽不是吧还带这么忽悠npc的啊

糊弄过一顿早餐之后,玩家五人组也该进行今天的工作了。

不管是昨天的女鬼,还是厨娘遇害事件,这都让他们几乎排除了凶手是从外面来的雪怪的可能性。而副本任务所说的揭开亨特庄园的秘密,估计就和这女鬼有着很大关系。

李翰说女鬼虽然蓬头垢面,但她头上戴着发饰,不会是穷人家的姑娘,最大的可能是她以前就在亨特庄园生活过,结果惨死了,就成了现在这样。

凌绝对他挺赞赏:“观察能力不错,我还以为你只会叫。”

李翰:“咱能别提这个吗:3」”

凌绝转火向程予:“等会跟我出去打猎。”

程予:“凭什么啊”

凌绝:“给你个机会,证明你不是只会叫。”

程予暴怒,但昨天晚上凌绝虐鬼的事迹还在他心头,他也不敢说什么,就哼哼唧唧地应了一声。

“等等,”还是戴娜先反应过来了:“为什么要去打猎”

凌绝简单解释了一下:“刚刚我问管家,食品储藏室里的食物还能供我们吃两天,估计伯爵一家当时也没想到暴风雪封山会那么厉害。”

所以准备的食物并不多,再加上现在多了五张嘴,每张嘴都要吃饭。

“上午,我带着程予去打猎,”凌绝开始理所当然地安排工作:“李翰和王琳去图书室找找线索,戴娜去找罗尼玩,小孩子知道的可比大人以为的多。”

王琳:“行等等,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凌绝:“因为我是队长啊,程予选的。”

程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