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罗尼和卡尔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程予跟在凌绝身后,心情很是复杂。

他自认为自己和这些玩家不同,他是极少数的参与过这款游戏内测的玩家。这个游戏项目刚刚出来的时候,他就对它很感兴趣了,还求着参加了项目的他的哥哥带他玩过几盘。

虽然他是被人带着过的,那几盘副本的难度又都很低,但是程予还是觉得自己的水平已经很高了。

玩这种游戏,经验者和纯新手的差距可是很大的啊

所以等到游戏公测了,他再进来玩,果然第一个e级副本是很轻松地过了。和他一个副本的另外两个玩家有一个没有过,被淘汰了,还有一个虽然好不容易过关,但评分并不高,最后评了个d等。

他可是得了个b等呢从游戏里出来之后,他就去官网论坛上搜了,发现第一关得b的人不超过百分之二十

程予嘚瑟了三天,等到能再次进入副本之后,他迫不及防地进来了,但没想到在上一个副本没两下就获取了同伴的信任,还成功当上了队长的他,到了这个副本各种被压制了。

他看着已经把劣质登山服换下来,还以“为亨特庄园打猎”为名头,愣是从人家凯特伯爵那里搜刮了一件保暖皮草大衣和皮裤的凌绝,半晌憋出来一句:“你是为了评分才当队长的吧”

被玩家选为队长之后,在最后系统评分时会有“指挥加成”,这个加成有时多有时少,但总不会一点没有。

凌绝“嗯”了一声:“你说什么”

程予顿时跳脚:“都是经过一场的人了你不要当不知道”

凌绝真心实意地疑惑了起来:“那还真抱歉,我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真不知道。”

程予:“”

他和凌绝面面相觑,过了半分钟才相信这家伙说得可能是真的所以说,他是第一次玩这游戏,然后第一次就被排进了新手玩家基本上不可能进的来的d难度的副本,而自己,身为有经验的老玩家,则完全被他带着走了

但凌绝对于什么老玩家,经验者,却并没有应有的尊重,他现在暴露了自己身为新人的身份,本来该心虚的,气场却比之前更强,只见他熟练地带着程予往前走,到了一片看不出端倪的雪地里,用枯树枝捣一捣确认了位置,就让程予拿着伯爵给他们的刀具,在地上稍微挖一挖就挖出来一头冻硬了的狼。

程予:“哇,这是什么”

凌绝让他把狼背上:“昨天我不是只抓了三只兔子。”

“这头狼在追兔子,被我杀了之后,三只兔子就归我了。不过那时候没有告诉你们狼的事情,现在正好能用上。回去就和伯爵说,这头狼是被雪怪杀死的,这地方还有雪怪的脚印。”

狼身上没有刀痕,也没有弓箭和枪弹的痕迹,看起来是被敲碎了腰脊椎死掉的。这死狼带回去,任谁看都不能怀疑雪怪的存在了。但是知道真相的程予却震惊地看着凌绝:“你你你”

凌绝一把拿走伯爵给他们用的一把老旧,搜搜搜射死两只兔子和一只叫不上来名字的鸟:“回去吧。你把你上一个副本的情况说一下。”

这口吻,听着就跟“把你的工作给我汇报一下”似的,但程予现在却没有了之前的倔强,他乖乖的说:“我上一个副本是纯谜题,跟奥数题似的,和我一次参加的两个玩家一个是已经毕业了三十年的中年人,早都忘了上学的时候学过什么了。还有个玩家是数盲,两位数加减法都能算错的,最后他就淘汰了,我的成绩最好。”

凌绝点点头:“每个副本都不一样,官方很用心。如果中途有掌握重要线索的玩家淘汰了怎么说会造成无法通关吗”

“这倒不会,”程予摇头:“如果他带着线索证据的话,就能从他身上翻到线索,如果他没带在身上,那线索就还在之前出现的位置,就算被他毁掉了,也会重新刷新。”

不过其他玩家并不知道这线索出现的位置,所以要找的话又要花费很多精力。

但凌绝就很满意了。两人今天的打猎工作完成,就迅速回到庄园。

这一上午其他三名玩家也各有收获,李翰和王琳在图书室里翻翻找找,最终找到了一份和亨特庄园有关的剪切报,但上面的信息可就让人高兴不起来了。

正中间赫然就是十年前1770年冬天,亨特庄园当时的庄园主贝格一家惨遭灭门的当时的新闻。

当时警方怀疑的犯人叫杰米,是亨特庄园的园丁,当时在亨特庄园的所有人都死了,包括管家、保镖等等,他们的尸体后来都被找到了,但杰米却已经没有踪影。

这个人就像是从来没有到过亨特庄园一样。

下面还有对于杰米的通缉,说杰米并没有经过当地中介所的介绍,就在当年冬天来到了亨特庄园,所以也没有照片档案留存,但有来过亨特庄园做客的客人见过他。他二十多岁,身高一米八左右,棕色卷发,蓝色眼睛,不爱说话,但是很能吃苦,他从不喝酒抽烟,但有时候会参与赌钱,都是小赌,听之前在亨特庄园干过的短工讲,他很少输钱,有他在的时候,别人不敢出千。

至于说后面,还有关于亨特庄园之后沦为凶宅,无人问津,价格一路走低,最近才被买下的历程。

王琳和李翰对视一眼,点点头,却没有把整本剪切报拿走,而是把写着贝格灭门案和通缉令的这一张带走了。

两人又找了一会,这次他们没发现什么有效的信息,就从图书馆出来,碰到了打猎回来的凌绝和程予。

随即就被程予背着的狼吓了一跳:“这什么啊”

不是,说要出去打猎,结果打了一头狼回来还是用那破旧的

再一看,这狼身上并没有被射伤的痕迹,却像是让人徒手打成这样的

就听程予和人家伯爵吹了:“我们找到这头狼的时候,它都冻上了,身边还蹲着个怪物呢,和传说中的一样那玩意儿见到人来了就跑了,我们就把狼抬回来了。”

伯爵迟疑道:“但是看样子这头狼不是刚刚死的”

这肯定不是刚死的啊,但程予也会说:“可能都冻了一晚上了,嗨,估计是雪怪就爱吃冻上的呢。”

在场的谁都没见过雪怪,自然不知道雪怪的习性,但都是怪物了,口味和人肯定不一样,或许人家就爱这一口呢

伯爵最终也只是让管家把园丁喊来:“爱德不是说他会剥皮的,让他把狼皮剥了,肉腌上,这是勇士为我们带来的,可以撑好几天了。”

管家连忙去找园丁,园丁名叫爱德,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戴着一顶皮毛,脚上着皮靴,靴子上都是泥,进来之前他还特意在门口呲了呲靴子上的脏东西。他穿这格子外套和白里衣,手上都是冻疮,接过狼和凌绝新打来的兔子的时候惊讶极了:“怎么会有狼”

但是这阿兰山上人烟稀少,出现大型野兽是很正常的所以他也没有多问,只是提议道:“老爷,狼皮可以做成挂毯,或者皮衣,兔子皮可以拼成披肩,老爷要不要给夫人做一件”

伯爵点头:“狼皮你处理一下,具体做成什么让我们的勇士去定吧,兔子皮的话,我去问问芭芭拉,看她要不要。”

这时才像是想起来一样对凌绝说:“如果我的夫人喜欢的话,我想出一银币买下这两张兔皮。”

凌绝大方地摆摆手:“不用,好礼送美人,就是剥皮要小心,别沾到血,呵呵。”

李翰和王琳的目光则是全程盯在园丁爱德身上,亨特庄园的园丁爱德的年龄和当年失踪的通缉犯园丁的年龄正好合得上。

发生灭门案是十年前的事情,当时的园丁杰米二十多岁,到现在可不就三十岁左右了吗。

但他们只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并没有说出来。中午管家指挥女仆和男仆做了一顿饭,还是厨娘昨天做的炖兔肉。

程予等人吃的时候心里也有点膈应,都觉得这是死人做的东西。只有凌绝快速又优雅地干掉了两只兔腿,他对刀叉的使用非常得心应手,兔子肉很结实,程予几人都觉得切起来有点费劲,但凌绝轻轻松松就给切成一块一块。

现在大多数星球都进入了星际时代,人们基本上不怎么用刀叉吃肉了,都是和营养剂了事。只有高档餐厅才会有传统的烹饪和餐具。

但你要说这凌绝有钱吧,他之前还说过自己穷得连道具都买不起来着。

程予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突然想到“也许这家伙不管用什么刀具都很熟练”,心中一惊,不敢多想了。

饭后,伯爵等人去休息,玩家们则是在休息室借着打牌讨论副本剧情。

去图书室寻找线索的王琳李翰二人把他们发现的贝格家族灭门案说出来,之后戴娜则是一脸的兴奋:“你们一定想不到,罗尼和我讲了什么。”

“那小孩说他知道一个关于庄园的秘密,但不能告诉爸爸,也不能告诉妈妈。庄园里有一处宝藏,曾经与先后三个大盗想要获得宝藏,但都没有成功,但是最近,有一名大盗重新回到了庄园里。”

“她说这是他的好朋友说的,他的好朋友叫卡尔贝格。”

王琳:“贝格家族当时被杀死的年仅五岁的小少爷,就叫卡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