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写到这一章其实挺心疼原主的……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月光墨水, 幽魂草, 梦境宝石, 龙眼宝石,狼人的尾巴毛, 丧尸的骨头, 吸血鬼的血液, 还有各类金属锭而他在“逃生计划”游戏内的个人空间也被冲洗布置一波, 原本空荡荡的房间只有系统挂在墙上的很丑的“”字样, 而现在却多了锻造炉,铁砧, 附魔台, 炼金台以及储存舱,还有一个很小的测试机等等。

这些一共花了他两千多点券, 其中材料没有费太多,反而是全都砸在了设备上。

不过设备如果保养得好, 可以用很长时间这游戏里的各类器材损耗度都会数据化,反而比他在蓝星上的时候要方便很多。现在刚刚购买,所有的设备损耗度都是0100。

他打开直播, 让管理员增加两个摄像头,保证观众们能从各个角度看清他的每一波操作。

负责他的管理员7号很是担忧,偷偷发过来一条信息:

凌绝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的确有人成功了,但是成功得就像是在碰运气一样,而且成功一次之后也并不能总结出什么经验来,所以距离下一次完成是遥遥无期了。

就算是这样,这偶尔的幸运儿也还是在论坛备受瞩目,狠狠吸了一波粉。

然而这种吸粉方式对于凌绝来讲是不太适用的。

虽然凌绝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但是星空直播平台从上到下都已经认定他们绝哥是靠实力和装逼吸粉的硬核型逃生游戏主播,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在制作道具方面出现较多失误,无疑会毁坏原本的人设。

但偏偏管理员7号又不敢说得太清楚,他怕绝哥生气毕竟从这位的直播风格来看,他的确不像是脾气多好的。而且,人家在游戏里面就成功画出过符咒,万一人家其实挺擅长呢

只是后来管理员7号上网搜索过,用月光墨水画符咒是最简单的操作,只要知道图案就可以,就跟化学方程式似的,背会了理论上人人都能画,他就又紧张起来了。

好在绝哥一点就透,迅速回了一条:“我知道你们的顾虑。放心。”

然后在管理员7号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在附魔台上铺上一层附魔羊皮纸,拿起羽毛笔蘸上月光墨水,轻描淡写画起来了。

管理员7号:

此时因为凌绝开播已经过了好几分钟,直播间里已经有几万观众进入。其中有不少是老观众,还有一些则是因为听说他要直播制作道具而新进的观众。自从昨天凌绝“大放厥词”之后,卡拉星游戏区逃生计划版有不少人都在刷他,其中虽然大多数都是嘲讽的态度,认为这主播是因为得到了s级评价,所以不可避免地飘了,膨胀了。

理智一些的观众认为,膨胀乃人之常情,c难度的副本得到s级评价,简直是给咱们卡拉星争光,所以大家不妨宽容一些。绝哥的心态一向都不错,他失败了应该也能很快调整过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黑子们则是觉得首先谁给你是咱们,一个逃生游戏的主播,怎么就能扯到给星球争光的程度了,电子游戏菜是原罪,就算他刚得了个好成绩,那也是之前了。这次想挑战新领域,要是怕被喷一个人偷偷来就是了,干嘛要直播,既然敢直播,肯定是做好了准备的咯。

两边人的争论绝哥并不知情,他只是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质疑他或者是鼓励他的弹幕之后,就很冷淡地低下头:“上课的时候同学们不要说小话。”

的确,凌绝只看了一眼图纸,就开始着手制作了。

他很快就画好了一张符咒,上面的图案虽然没有人能看懂,但也都能从圆润的线条和漂亮的图形看出一丝特有的美感,他们看着凌绝把这张完成了的附魔羊皮纸压在一块金属锭上面,然后把一瓶火红色的药剂倾倒下去

这瓶颜色艳丽的药剂刚接触到羊皮纸,就发出“刺啦”的一声,凌绝说:“附魔羊皮纸上绘制的是稳定符文,一般在制作武器和药剂类道具的时候能用上,可以降低失败几率。这种火红色的药剂则是从火山蝾螈体内抽取的血液具有很高的灼烧伤害,能够把符文印到其他物体的表面,使用的时候要小心,不能溅到身上,严重的会导致灼伤。”

不过看他的动作那么轻松写意,倒是没有多少说服力。

凌绝想了想,剩下最后一滴子干脆滴在旁边一张空白的羊皮纸上,瞬间就灼出了一个黑洞,那杀伤力,让人瞧了就肉疼。

他等到金属锭冷却,就拿去准备下一步的锤炼工作,观众们眼睁睁看着他突然变身铁匠,动作还有模有样,一个个都愣住了。而凌绝也是一边敲打着一边还有余裕解说:“这次我准备制作三把匕首,第一把最适合没有战斗经验的新人,仅仅能造成额外灼烧伤害的火焰匕首。第二把适合有一定格斗经验大概五年就足够了,这类人适合力量匕首,第三把是我自己用的,敏捷灵匕,适合偷袭和突击,在逃生类游戏中非常好用。”

好在凌绝接下来就说了:“不过敏捷灵匕并不是传统匕首的形状,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它增加敏捷效果的特性,我还是准备把这把匕首打造成小裁纸刀的模样,不过,这个大小并不适合缺乏近战经验的新人,所以自己做的时候要学会取舍。”

那边凌绝继续:“要做的最后一步是属性附魔,这一步也是所有步骤中最重要的,可以决定你的武器是普通的刀具,还是一把魔法武器。也许第一次做的时候会很头疼,但是时间长了就好了。”

和他话语中的轻松写意不同的是,他手上的动作飞快,在一张极小的附魔羊皮纸上画出比小拇指甲盖还小的几乎看不清楚的图案,这一切做完之后,又循环了第一个步骤,还是把附魔羊皮纸盖在已经做好的武器的侧面,然后细细淋下火山药剂

凌绝:“这样,一把低级附魔匕首就完成了,使用寿命大概是两年,保养得好能用三年,保养方法就跟普通刀具一样。”

“把它们放入测试机器中,机器会告知你制作的武器的具体属性和数值,但由于机器能测验出的数值很死板,具体的使用感想还要看在副本实战得出。”

做完这一切,凌绝擦擦手退出直播,又清理并且保养了一下今天使用过的各种器材。他这时候才看到在自己开始制作之后,亮起来的一连串消息图标。

第一个是管理员7号的:

凌绝回复:

管理员7号:

下面的则都是之前副本小伙伴们的加好友信息,从黄晓杰到林小鹿,他全都点了同意。

这些人估计是昨天从游戏里出去倒头就睡了,所以到现在才来加好友。

下面还有一串灰色的好友验证,不过他们全都没有和凌绝一起通关过副本,估计是看了直播就来加了,凌绝没理。

他看到最下面,才发现了一个十分突兀的亮起来的验证信息:

“嗤”凌绝略带幼稚地拖长声音,然后他想了想,脸上带着孩子气的笑容,点了拒绝键。

下午一点半,一辆银色飞鹰飞车低空飞到龙鹰电竞会所门口,侍者从里面走出来,带领客人去会所内部的空中停车场。

之后车上走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徐嘉,如果是原本的凌绝看到他的话可能会很惊讶,在记忆中,这家伙一向都穿得人模狗样,很少会这么休闲。

徐嘉对此也不是很适应的样子,他不停地扯袖口,随着他后面下来的是则是一个看起来俊秀腼腆的少年,一看就是父母口中标准的别人家孩子,他也穿着很休闲甚至有点“随便”,但也很不习惯,一直在把领子往上扯。

他抿着嘴,很紧张:“徐嘉哥,你说我们这样能行吗”

徐嘉很无语:“林珺,林小弟,这点子不是你想的吗不过我觉得应该有戏吧,约在这里见面,小绝也不会警惕防备。咱们到时候先玩一场游戏,看气氛好你把身份和想法告诉他,他以前没见过你,应该没事的。”

林珺,也就是凌绝继母林静带来的弟弟听徐嘉这么一说就更紧张了:“那他要是生气,觉得我们耍他怎怎怎么办”

徐嘉:“这个是有可能,唉,不过这件事情也得解决啊。小绝的老是住在外面不行,他的情况我是知道的总之,到时候他要是真的要走,我就装哭抱他的大腿,你来劝他”

林珺:“徐嘉哥你这也太难为我了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凌绝乘公交来到龙鹰电竞会所的时间正好是两点半,他一眼就看到徐嘉在门口伸着脖子等他,脸上的表情除了激动就是心虚。

原主这朋友怎么怪怪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徐嘉看到他,也觉得怪怪的。

怎么觉得小绝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他是很爱装逼,不过熟人都知道那是装出来的但今天他明明连车都没开,衣服也穿了以前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地摊货,但怎么就怎么就好像气场十足了呢

不过他还是把心中的讶异压了下去,走过来拉住凌绝:“小绝,咱好久没见了,我好想你嗷我这次请了年假,就想找你打游戏,咱们找找高中逃课去电竞吧的感觉啊来来来,对了你要玩什么游戏最近那个特别火的逃生计划你玩了吗我觉得超棒咱们开个房间去联机吧”

凌绝忍不住把他和第一个副本的队友程予,第二个副本的队友黄晓杰作对比,答案是这三人都是一样跳脱,跟哈士奇似的,不过也都很真诚,倒不会让人讨厌。

他就跟着对方走。龙鹰电竞会所的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间,三楼则是暗搓搓的赌场,他们要去的地方则是四楼,也是全会所最高雅同时也封闭性最好、可以玩游戏唱k喝酒也可以谈生意喝茶的地方。

以前原身常常到这来,他花钱开房,供一些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其实他并不是很爱玩游戏,也不是很爱这么享受,会这么败家,很多时候仅仅是为了报复他父亲凌岳。

但是其实,他的那群小伙伴对他也没有多少尊敬和感谢,明明都是在吃他的玩他的,但背后有时候还会嘲笑他。

这都是有迹可循的,只是原主是在没有经验,居然看不出来,而这些对于从末世过来的凌绝来讲,就跟浮在水面上的虫子一样丑陋而明白。

而这些人中的其中一个,他今天居然就见到了。

一个长得比凌绝还病态瘦削,三白眼吊起来带着凶相,黑眼圈深深看起来就是天天熬夜熬得体虚造成的,这家伙从徐嘉订的包间的隔壁走出来,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去洗手间,看到凌绝就扯起嘴角:“哟,凌少啊”

“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您今天怎么有兴趣来这里啊,不是说这是没用的纨绔子弟才来的地方,您要去自食其力了嘛”

他上下打量凌绝,惊异于这个一向非名牌不穿的大少爷居然如此落魄,还想再嘲讽一波,但还没等说出口,凌绝就面无表情地越过他,和他那个以前从来没见过的朋友去前面的包间了。

这人恨恨呸了一声,本来是要去上厕所,结果见到了凌绝,居然就忘了自己是出来干嘛的,愤愤地又回去了。

“哟,咱超哥咋那么快回来了回来了,”他的朋友见到他就调笑说:“快对男人可不是好事啊”

李超白了对方一眼:“行了,魏二狗你闭嘴吧。白哥,你猜我刚刚见谁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白哥大名是白栖的男人手里拿着酒,饶有兴趣地看过来:“你见谁了”

李超:“我见到傻绝了你说巧不巧不过他现在真落魄了啊,人都比以前怂了,我说他他都不敢回话的,白哥你说,咱们要不要治他一下”

白栖想了想:“那就在那个什么游戏,就那个逃生计划里开个联机房间,你们向他们发起挑战,赌大一点,他那么死要面子的熊样,一看要赌肯定硬着头皮都要上。”

李超想来想去,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那好咱们赌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