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老公山羊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情报组的人员虽然损坏了刘赟用来和那位不知名的恶魔交流的书,但却在损坏它之前也对其进行了专业的复刻,这样,这本召唤用的魔法书上的召唤铭文被成功保留下来。(看啦又看手机版)

在有五年羊皮纸上,用山羊的血写下这条复杂的铭文,还必须是一笔,不然恶魔会怀疑召唤者的虔诚(它们在这方面真的很事儿逼)。在书写的时候,召唤者必须不停地向其中注入能量,它们可以直接献祭自己的血液,也可以以其他形式注入。

书写本身难不住绝哥,注入能量这一步也仅仅是有点麻烦,也许原本的这本魔法书是刘赟的祖先制作的,他们是直接用了最原始的“滴血认主”的方式来确认召唤仪式能够成功进行。但是凌绝不需要用这种方法,他采用的是更为直接的形式:直接往其中注入了自身的能量。

“总感觉这样很浪费,明明圣水也含有能量,但却不能直接洒圣水上去呢,”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出去洗手的时候又说:“去找一只活山羊,要至少十五岁的,公羊,对了,不要做过绝育手术的。”

这个吩咐虽然很奇怪,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原本刘赟持有的那本书是人皮书,他们什么都能伪造,但却不能用人皮来做这种事。在所有的动物之中,山羊是最适合为人类背锅的,替罪羊称号就已经能说明一切。有时候凌绝很怀疑古代神话传说中,关于恶魔这方面的是否有一定真实性,因为的确有太多看起来很假的事情,后来经过验证后发现居然行得通。

山羊要十五岁,是为了尽量地契合那本人皮书的受害者的人的年纪,虽然年代久远,但也能通过仪器检测出对方大概是个老年人,于是对应的山羊也是老山羊。公羊对应的是性别。不要做绝育手术……这就不用再解释了。

虽然不是要活剥人皮,但利用活物做事情还是令人有一定的内心压力,除晋炀以外的众人纷纷不忍起来。

但他们好歹是受到过训练的,而且也并不是素食主义者,所以想通之后,也很快调整好心态,并没有表现出来。

尽管如此,当他们看到一头活生生的公山羊被牵到安全室里,它咩咩地叫着,似乎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而无辜的眼睛中却倒映出人类无言却邪恶的样子时,还是忍不住说道:“……看起来……”

“有点好吃……”

站在最后面的芬里甚至还吸溜了一下口水:“我有点饿了……不,你们别这么看我啊!咱们在那个游戏里可是待了整整四天啊四天!虽然真正的时间也就一天不到吧,但是我的意识是觉得过了四天啊!想想,四天时间,没有吃到肉!!!”

“——我可是有食肉兽人血统的啊!四天没吃肉,我要死了!”

温君雅深感丢人,这时候都不想和他说话,但芬里是他们二队的,他要是不承担管教队员的责任,就该晋队长这位总队长来了,那时候芬里怕是要被训得狗血淋头,于是还是忍着咆哮的欲-望说他:“你不是刚吃了六个蛋?还饿?”

芬里振振有词:“蛋和肉能比吗?”

“闭嘴,”终于,却是从外面回来继续下一步工作的绝哥开口了:“等做完这一步,你真想吃这头羊,可以剥下皮来让你吃肉,但是现在保持安静。”

芬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承诺,安静如鸡不再逼逼,他们静静地等待最终的结果。

温君雅暗叹一声这丢人玩意儿,也就是看绝哥好说话才会故意做出这般姿态,如果是对着晋队长,给他一万个狗胆也不会这样。

不过他已经没有好果子吃了,晋先生刚刚就瞪了他三眼,只不过他没看到。

所以说为什么要跟过来?本来只是想看八卦的,怎么就突然变成自愿加班了?

……

十分钟前,晋先生跟着突然燃起工作欲-火的绝哥从床上爬起来,走出宿舍门的时候就迎接一波赵安遥等人讶异的神色。

这群人从游戏里出来之后,先去食堂吃了顿晚餐,领导不在,温君雅这个小领导又压不住众人,于是本来说快点吃完就回去睡觉的,愣是磨蹭了半个小时才搞定。等到回宿舍的时候,又讨论起了比他们先一步离开,而且也没有去食堂吃饭的晋队长和绝哥。

而提到悄悄消失的这两位大佬,一群年轻人又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们打心眼里敬爱晋队长,而在绝哥出现之后,的确曾经有过给他找麻烦的心思,但被收拾了之后也就歇了。绝哥偏偏又和晋队长不同,他看起来更像是同龄人,却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要强的多,他没有架子,说话做事都很随性,按道理来讲这样的人应当是平易近人的,但他偏偏又是随性中带着一股子潇洒和狂傲,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想要听从他,却又不会有什么压力。

就连晋先生,对他的态度都和旁人不同。

晋队长对他,就像是对待失而复得的宝藏,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尽管谁都不说,但旁观者们还是会有一种这两人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是一体的感觉。

这种可能比普通人的“爱”还要更加深邃的情感就像是个慰藉,安抚着每个见过他们相处方式,或者是听说过的人。让他们每个人都对未来多了许多原本未有的希望,并且日常中也开始能聊一些和任务不相关的事情,无意中就起到了放松的作用。

被组织培养,并且成功成为核心人员的这群年轻人,显然是花了大量的时间在训练和学习上,因此也就失去了许多培养个人感情的机会。尽管如此,他们也仍旧对他人的人际关系充满兴趣,俗称八卦。如果有人认为他们实力超凡,因此在感情方面心态和觉悟也超过普通年轻人,那他一定会失望透顶。

“我是真的很羡慕啊,”芬里喃喃自语:“有个伴侣真好嗷,我们就算回去宿舍了也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晋队长却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

赵安遥:“嗯?”

温君雅:“老婆孩子??”

薇比和奈奈:“热炕头???”

芬里连忙摆手:“哎呀你们那么较真干嘛啊!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我们那边的俗语啊俗语,我有兽人血统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也没有胡扯啊,晋队长以前都会等我们一起去吃饭的,现在有了绝哥,咱们当然就不重要了,哈哈哈哈!”

说是这么说,他倒也没有什么不满,而是纯粹的羡慕,就差来一句“等出完xx任务我就回老家结婚”的标准flag。然而就在此时,他们正好走到了绝哥的宿舍门口,门却突然打开了。

绝哥穿戴整齐,精神奕奕地迈步走出,晋队长在后面,明明神色和以往也没有什么不同,但他们愣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不满和无奈的味道。

——他肯定不会是对绝哥不满啦!

——那难道是对着我们吗!会不会是以为我们故意在这里听墙角!不啊!虽然他们是有前科的,但上次是真的好奇!今天也是真的只是无意间路过的啊!

现在是不是应该静静地贴着墙皮遁走!不要打扰到大佬们的二人世界就好了!可是!在他们正想缩成一团一个接着一个溜走的时候,绝哥却发话了!

“一起去吧?这个点就要休息了吗?”他笑着发出邀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刚刚还觉得有点累的,现在被他这样一笑,却觉得自己也突然有力气了,完全可以加班到半夜。

趁着温君雅等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不该跟上,而赵安遥则是满脸纠结,他不想吃狗粮,却又真心想和绝哥共处,于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回复。然而芬里此时已经第一个响应:“要去要去!不过我们去做什么啊!”

“去尝试召唤恶魔啊,最近情报组说是抓到一个我的黑粉,那可怜的家伙居然跑去召唤恶魔了。现在我们已经拿到了召唤那头恶魔的特殊符文,复刻出来,或许会有更大的收获。”

……

不过,说是这样说,在老山羊身上,用午夜被满月的月光照射的深井水把羊皮纸贴上去,老山羊的皮和羊皮纸就很快合成一块,这个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能说简单的咒术就完成了。

只是他们不能立刻使用,只能先把这头老山羊放到特殊培养室去,接下来还要防止它手中就寝,这头老山羊的身价立刻就上去了。

听说不能立刻使用它,芬里是最伤心的,他是真的想吃羊肉来着,而这个点除了这头羊以外,晋队长和温队长绝不会允许他跑去食堂胡吃海塞,他们是最重视规矩的人,并且时常说没有规矩的话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但绝哥却说他们要先确认刘赟在背抓捕之前并没有向那头恶魔透露什么,如果恶魔知道与自己联系的人类被抓了,他们贸然召唤,会非常麻烦。

虽然是这样说,以刘赟的心智状态,估计过不了两天就能把他吓唬出来。

这本来就是头脑一热想做的事情,现在做完了,也就准备回宿舍好好休息去。离开时芬里念念不舍落在最后面,想要回头再看老山羊一眼,却听到人嘶哑的声音响起来。

老山羊:“……不要……走……”

它死死地盯着目光中还剩下的最后一名人类,眼睛里射出诡异的光,长着稀疏胡子的嘴巴一张一合,踢踏着蹄子就要奔过来。虽然它看起来只是一头老且弱的公山羊,但此时芬里却在它的身上察觉到了强大的意志!不,刚刚那头山羊是不可能突然变成这样的!它一定是被从魔界钻过来的邪恶灵魂占据了!

这个灵魂还非常强大!

它撞过来了!芬里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无法躲开!他大叫一声,引起门外众人的注意!

晋炀:“怎么了?”

芬里:“公山羊被恶魔——被恶魔污染了!”

这可真是骇人听闻!恶魔没有经过召唤,就自己找门过来了!如果所有的恶魔都能有这意识和能力的话,估计他们这个人类世界就完蛋了!思及此处,晋炀一把推开芬里,就往山羊的脑门拍过去——

他这时候还不忘低吼一声:“你别动!”这话当然不是说给老山羊听得,而是告诉凌绝的。

之前他们安装能量探测器,深入到了魔界的时候联系上了安柏杨的灵魂,但出于谨慎心理,也不能直接认定安柏杨还是一百年前的他,既不是伪装,也没有忘记初心投敌,所以和对方的对话非常委婉暧-昧,并没有透露过多的信息。

其中被他隐瞒的最重要的信息就是关于临绝的存在。

所以现在也不能让凌绝出头。

形式一瞬间非常紧张,老山羊却仍旧慢吞吞颤巍巍地说道:“别……打我呀……”

“咳咳……看你们的样子……你们是专业研究恶魔的吧……我听说过一个叫守护者的组织……请问你们是从那来的吗……”

晋炀并指成刀,差点就要劈在它脑袋中央,却被这句话临时拉回来,他眯起眼睛,盯着这头口吐人言的老山羊:“你想说什么?”

老山羊却突然作正色状,明明是一头动物,这时候却露出了不输人类的颜艺:“晋炀!队长!是你吗队长!”

它兴奋地踢踏蹄子,却又很快冷静下来:“我是安柏杨,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要好好记住!幽魂领主已经找到了去你们那个世界的单向门!——就是这头山羊身上的东西,你们肯定是贴召唤符纸了对吧!这张符纸上的符文师连接两个世界的钥匙!”

“真正的钥匙肯定不止这一个,不过目前它们似乎只找到了这个。他已经在密谋把恶魔输送到你们那个世界的计划!我在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就把这只钥匙偷出来,不过我可能支撑不了多久!你们要尽快做好打算!”

它非常焦躁不安,似乎在对不明的敌人警戒,但晋炀还是不能直接相信他说的话,只是暂时也没有办法确认他的身份——

这时候,凌绝从门后缓步走出,走到了晋炀和其他人的身前,正面和公山羊对峙了。

第一句话就很不客气:“你说你是安柏杨?你还没死?我不相信。”

老公山羊:“是啊,卧槽,你是凌绝?你不是也没死?马德,我还以为你这臭脾气肯定是第一个完球的,你咋还活着啊?”

明明是急着让人验证身份的,结果还这么不客气真的可以吗?但这公山羊就是一副拽样,他甚至想用后蹄站起来,和凌绝比一比身高,但最终还是因为公山羊身体年老无力只好作罢:“行了,你不是出来确定我身份的?快点问问题吧!不过我看你现在这傻样,也想不到什么好问题吧,哈哈哈!”

凌绝低垂眉眼,懒得和他纠缠他究竟想不想被确认身份的愚蠢问题,他略一思考便道:“我们一共进行过多少次决斗?”

老公山羊:“……你等我想想,一百四十五次?”

凌绝没说对错,直接进行下一个问题:“其中有多少次是你提出挑战?”

老公山羊对这个数字有点抵触了:“……一百四十四次,怎么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绝哥微微一笑,抛出杀手锏:“那这其中,你赢过几次?”

老公山羊:“……”

明明是一头山羊,此时的神态却窘迫到令人心疼,它一会暴躁地用前蹄刨地板,一会又瞪大眼睛看着凌绝和他身后的其他人,透露出无言的祈求。

可他如果是附身在一头小羊羔身上,那这的确是萌萌哒,使人心生怜爱。可是胡子稀疏,老眼昏花的老山羊就……

所以最终也没有人为他说话,他也只好低下头,很耻辱地吐出一个数字:“……零次。”

“唔,暂时承认你合格了,”绝哥很勉强地说,他把一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画好的羊皮纸吧唧一声贴在公山羊的脖子上:“有了这个,你可以一直附身在这头公山羊身上。不过我要对你立下制约。”

“一,你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二,你不能与我和晋炀以及在场这几位以外的其他任何人以及生物交流。”

“三,你不能通过这头山羊传递任何恶魔元素和能量,当然,恶魔的灵魂也不可以。”

“答应这三点,制约就成立了。”

“早这样不就行了吗……算了,我知道你个臭小子就是坏得很,”老公山羊气哼哼地说:“我全都答应好了吧?不过不能和别人交流要是有事要找你们可怎么办……我在魔界也是日理万机的好吧,不可能一直待在这山羊身上……”

他事还挺多,但凌绝暂时没办法答应他:“我可以给你做一只灵哨——不过这需要一段时间。”

“妥的,”老公山羊得到满意的答复,终于坐下来:“那我要休息了,你们走吧,别打扰我老人家睡觉了。”

这家伙以前就爱倚老卖老,但其实比晋炀也大不了几岁,现在在魔界过了一百年,倒是真的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自己是老人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以免小伙伴们多想,这里就提醒一下:老公山羊身体里的的确是安柏杨没错啦!这一点不用担心!

而且他浓眉大眼的也没叛变革命!

至于说其他的就不能说啦,会涉及剧透233333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川的90度角5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