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副本里出来就这么累?”晋炀推着凌绝,让他让出一个人的位置——他们刚刚在床上分享了一份晚餐,还用了绝哥坚持嗤之以鼻的一个小小的床上书桌,嗤之以鼻的缘故是因为这只小小的桌子是粉红色的。(看啦又看手机版)晋炀不知道在哪里的按钮上按了一下,小桌子自己从床尾弹出,然后调整到合适的位置。

两只盘子被晚餐的大厨先生摆在上面,晋先生还挺有心机地做了漂亮的摆盘工作——他用酱汁在盘子上画了两个心形。

绝哥:“……”

不行,这怎么跟土味情话似的,他有点扛不住。

因此,品味超高的绝哥,就在说了一句“有个心形画歪了,好难看”之后,就着晋大厨的手,一口一口把他的晚餐吃完了。

晋炀把餐盘收拾给家务机器人,他一副不想下床的样子,还故意占据了较大的那一半床铺。绝哥被他不停地往里面挤,终于忍不住抱怨出声:“现在可不是在副本里,我也不是十四岁的小孩。”

“是这样啊。”晋炀嘴上这样说,动作却非常诚恳,他甚至侧过身去,抱住凌绝劲瘦的腰肢,之前两人还没有见面的时候,他曾在星网上搜关于凌绝的资料,看着他在论坛里被口耳相传,看到他在拍卖行被挂在最高的那一栏里,看到他的录像剪辑,他在游戏里嚣张的样子,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的不可一世的情态,看着在其他玩家眼里恐怖又强大的恶魔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时他得意的小表情。他从别人眼里看他,看到了千千万万个他。

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他们以前都是很自我很骄傲的人,不屑于看其他人眼中的自己,也不屑于去看其他人眼中的对方。现在想来,是错过了多少乐趣啊!

网上的闲人总是很多,他们乐于抠自己关注的人的边边角角,现在在逃生计划的某个版区,晋先生找到了关于观众们对他家小绝的最多的两种看法。

一种认为他很弱,一种又认为他很强。这听起来实在是过于矛盾,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深入之后就明白了,认为他很“弱”的那一方可能是带了几十米厚的亲妈粉滤镜在抒发感情,他们说绝哥好瘦哦好苍白,不知道平常有没有好好吃饭,并且恨不得来给他当个免费的保姆,一天三顿营养餐满上,最好能把他养成健美先生(?);认为他很强的那部分人则是一开口就是彩虹屁,吹捧力度之高晋炀望尘莫及,不过他也不想和这群人去比,他只是看着好玩。

“绝哥天下第一!”——这是吹得最朴素的。

“绝哥人帅还强!绝哥我男神!”——他点进去看了一眼,发现这人居然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平时只喜欢看晋炀叫不上来名字的女团唱歌跳舞,一个月前还有一条状态说是“绝哥拉我入游戏坑!看他直播真爽!想起我中二时期的梦想!”

……但他肯定没有亲自来玩过,凌绝曾经还吐槽过,他认为逃生计划云玩家居多。不过也不能说什么,这游戏的确有些吓人,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敢于亲身尝试。

然后是彩虹屁的最高境界:“绝哥太强了!白星战队抢到他真是抢到宝了!绝哥一到战队就拿下顾问一职,这一定是因为他的实力超群!就算是白星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虽然说这话的人基本上都是在臆测,但不得不说他猜到了一部分事情真相。下面倒是又不少人评论说“兄dei冷静点,还没有强到这个地步吧=-=”“我们理智分析一下!你这样说是在给绝哥招黑啊!”的冷静型观众,看得晋炀发笑。

不过这些他没有和凌绝分享过,就当是个只有他知道的秘密,被他暗暗收藏起来了。

他怀里抱住的这个人才是真实的。

真实的凌绝,比他在游戏中表现出来的更复杂,他会累,会感到失望,会有负面情绪。尽管如此,晋炀相信他能够自我调节,在没有人能帮忙的时候,他们都是这样做的,在这个世界上想要一直充满斗志很难,长时间的战斗和不能放松的情绪让他们每个人都将自己的神经拉得紧绷,时间长了就如同弹簧失去弹性,进入无法挽回的颓然泥潭之中。

凌绝绝不会让自己走到这一步,晋炀见过那么多战士,心态实力均为上乘的也有一些,不过他仍然认为他家小绝在这两方面的综合实力比所有人都要强。普通人到了倦怠期,总是需要外界对其进行刺激才能成功走出,有些甚至无法脱身,就这样浑浑噩噩地直到老死。小绝却总是像一团火,他永远战意昂扬,永远准备好迎接敌人,如果说有的人需要别人给他打肾上腺素才能活下去的话,小绝本身在组织里的定位就像是一针强效的肾上腺素。

看着他就觉得还有希望。

恶魔还没有占据每一个人内心的恐惧。

有一种人的内心没有恐惧,他们永不屈服。他们善于蔑视,善于抗争,他们把恐惧化为愤怒,他们永不屈服。

但晋炀只是不舍得他那么累。他是会感到疲惫的。

他把脑袋埋进怀抱中人的颈窝,两个人像两只不想从冬眠中醒来的小熊那样贴在一起,然而隐秘而且安全的冬天总是会过去的,春天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危机。他呼出来的气息喷在凌绝耳垂上,弄得整个人都痒痒的。

凌绝忍了一会,但不得不说这种姿势的确很舒服,时间长了都要睡着了——他认为刚从一个任务里出来,晋炀身为队长居然不先去对队员们训话,而是来找他,那肯定不是来盖着被子纯睡觉的。

他绝对有话想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腻腻歪歪的,也不直说出来。

晋炀轻声地说道:“情报组抓到了一个叫刘赟的人,是和你一个星球的,同样是星空直播平台的主播,他被恶魔蛊惑了,在网上散布关于你的不实流言,并且还在拉帮结派。不过由于他的水准过于低微,所以并没有掀起风波。他们已经将恶魔的媒介损毁,是一本书,从书面纹路来看是人皮的,这位刘赟先生也说不清这本书是从哪来的,只能说是他们家的藏品,目前情报组还在研究这件事。”

“是要小心一点,”凌绝懒洋洋地说:“媒介被烧毁只能暂时地抵抗住恶魔,时间长了使用这种方法并不可靠。所以呢?这位刘先生还做了其他值得你一提的‘大事’吗?”

一只不知名的小恶魔,还不值得他非常在意,或者从床上一跃而起地对其喊打喊杀。

晋炀轻声说:“他们说,那只恶魔似乎对你有着无法言明的沉重恶意。”

“刘赟做的所有事情,看似是他对你产生了嫉妒所以这样做,但实际上他是个比丧尸还缺乏头脑的人,他对你的怨念一开始也并没有那么深。这其中固然有他见势不妙想要撇清责任,但情报组的人分析了他之前和最近一段时间的网络状态,还是认为他‘成长’得有些过度。这其中一定有恶魔催化的责任。”

“一般来讲,恶魔是希望将被蛊惑的人类一步一步引入深渊,来增强对这个人的控制的。但在这里比较可笑的是,首先,刘赟并不具备恶魔喜欢的特质,比如说忠诚和勇敢。”

就算是恶魔,也更喜欢诚恳忠心的人类,这样的人类在他们看来是最好用的。刘赟却只是脑补了一下古代十大酷刑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事情都招了,晋炀断定,如果他是那恶魔的话,恐怕想从书里蹿出来一掌把这没出息的人类的脑袋瓜都给拍掉。

这恶魔也不傻,刘赟的叙述中,这是一位能够很快学会人类的文字(甚至没过多久词汇量比他这个真正的人类还大,而且话术也比他这人类要强)的恶魔,它也会循循善诱,能够准确地击中人内心的阴暗之处。所以要排除它过于愚蠢,所以没有察觉到这人类质量太差,不堪重负的可能性。

更加有趣的事,当它终于能够接触其他人类的时候,他的目标还在凌绝身上。

是因为要顺着刘赟,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吗?

不会,刘赟没有这个头脑,那段时间他的小弟越来越多,他也是真的没有察觉到这些人都是为了利益来的,还以为小弟们忠心耿耿,是真的把他当成大哥。为了表现出自己身为大哥的诚意,他甚至还花了一些钱为小弟们的直播间置办各种装饰,现在想想都要亏死了。

因为他那边被抓,是有个名头的,说他涉嫌诽谤和邪-教,小弟们听了立刻作鸟兽散,把他当成有害垃圾一样地抛弃了。

当然,事后这群小弟们也是要挨个排查的,守护者组织的人现在是宁愿错抓了之后不得不为他们洗清记忆,也不愿意放过心怀鬼胎的家伙。

这些刘赟是不知道了,他还对情报组的工作人员忍不住哭了句实话:“我给他们花了好几百呢呜呜呜……”

情报组的妹子……思前想后,认为他不是抱怨小弟们没有良心,他就是心疼钱。

几百块就值得这样……

要不是他身上挂着测谎仪,还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那种,基本上一喘气都能让人知道喘得真不真,不然还真的没办法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奇葩。

不过也由此可以判定,那名恶魔是真的在针对凌绝了。

“我怀疑,他可能和那位幽魂领主有些关系。”

晋先生最终说出这样一个大胆的结论。

四大领主的鼎鼎大名在人的嘴里吐出来,普通人听了都要抖三抖,凌绝也终于来了点精神:“为什么?”

晋炀:“只有他是确实死在你手里的,在蓝星上的时候,我们和四名领主的手下打交道的时候,也曾经收获到过一些情报,其他三名领主虽然是恶魔,却更喜欢‘堂堂正正’的腐蚀和侵入,只有幽魂领主最阴险,也最胆怯。”

所以才会和刘赟其人蛇鼠一窝。

凌绝转过身来,眼睛睁得大大的,活像一只看到了宝贝的花栗鼠,然而他所谓的“宝贝”,却是正常人避之不及的可怕存在。他低声问道:“那个刘赟的团伙还做了什么?”

晋炀也配合他低低地说:“他们主要在研究逃生计划这个游戏。刘赟说书里的那个人曾经说这个名叫游戏的世界是一个很美好的世界,还让他多多招揽在这个世界的强者,并且告诉他,只有这样的强者才能对付同样在这个世界耀武扬威的可恶的凌绝。”

耀武扬威的可恶的凌绝听到最后,冷哼一声,眉毛却挑起来,倒是真的有些耀武扬威的样子了:“既然这样,我不如胆子大一点。”

晋炀:“嗯?”

凌绝:“我猜他就是幽魂领主。或者就算书上的这家伙不是,幽魂领主也一定知道这件事了。不然它为什么要问游戏世界?刘赟可能没说清楚,让它们误以为逃生计划这款游戏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真实世界。他会这么问,应该也是有些特殊目的的。普通的恶魔怎么会有这样的格局?就算高阶恶魔,也很难想到这一点,能有这样大局观的,我只好认为它是一位领主。”

“可惜他们搞错了事情,好了,起来吧,我来精神了。”

晋炀:“嗯???????”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凌绝就跟真的打了肾上腺激素一样,掀开被子一跃而起,活动两下,居然还换上了守护者组织发给他的工作服。

“……”

这时候反而是他从床上慢吞吞地下来。

现在的时间真的该睡觉了——好吧,不想睡觉,做点别的也行啊?

晋先生眼巴巴看着他家小绝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坐在沙发上穿鞋的时候问自己:“你去不去?不去我一个人去了。”

“去做什么?”这么问着,晋炀已经转变好了心态,准备和他一同出门了。

作者有话要说:估计……等到恶魔的问题解决了,晋先生一年都不会让绝哥去工作23333333

工作狂工作起来那可真的是太可怕惹!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