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向无人村进发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奈奈和薇比带回来的消息也能够印证温君雅和芬里所分析出的结论。()

这个镇子是真的怪,按道理说死了这么多人,小镇居民不往外跑也就算了,居然还都生活得挺安稳。镇长本人经历两次重创,镇子里又莫名其妙死了那么多人,还都是找不到结果的,他不引咎辞职也就算了,居然还安安稳稳地坐在位置上,这也有问题。

奈奈和薇比在游戏里都是年轻漂亮、且看起来全然无害的妹子,陌生npc见到她们,心理防备立刻少了一半,因此也更愿意说点平时不会说的话。他们有的认为死的大都是外来的人,一些打工人口,有的是秀水市附近农村的,有的是更远的不知道从哪跑来的,这个年代人出去打工本来就容易出事,本镇也有青年去外地工作,结果多年不归的情况。

这种最后也就是家属去报个失踪——还有些连这个意识都没有,连失踪也不报的,也不去想自家的亲人可能已经在外面当了很多年孤魂野鬼,只是每天抱有他明天就会回来的希望,一日一日的等待。

因此,形成这样的风气之后,人们互相之间的关系就更加冷淡,或者说是不再把其他人的生命当回事。

奈奈对此非常唏嘘,而薇比却比她更敏锐一些,她和很多加入守护者组织的年轻人一样,都有过不幸福的童年。她曾经居住在一个和现在的绞首镇差不多落后的小城市里,那个小镇也是鱼龙混杂,有很多外来人员,也有很多人出去打工。镇子里没有监控,时常发生各种和杀人村里一样无人知晓的犯罪,但是去报警也大都没有作用,因为真的很难能抓到凶手。

像是薇比这样的小孩子,出去玩或者上学放学父母都会叮嘱一定要走大路,不要去小道上,所以他们小小年纪就都很有危机意识,一直到长大之后,才会发觉自己和其他同龄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更容易疑神疑鬼,好像时刻在防备什么。

而她自己的情况比其他普通小孩子还要麻烦一些,因为她是个孤儿。她的父母说是被坏人杀死了,而其他亲戚都不要她,所以她只好去了孤儿院。其实这也算不错,因为在她成年并且被接到守护者组织之后,偶尔有一次回乡探望老院长,结果居然被那便宜亲戚找上门来,对方口口声声说曾经给过她钱,希望她还回来,因为他们家有人生重病,需要救命钱云云,最后被薇比查到根本没有这回事,而对方想要钱也只是为了给孩子结婚买房。她之后再回到小镇探亲,就都是隐姓埋名,谁也不告诉了。

而她自己的父母……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坏人害死的,他们是恶魔在人类世界进食的受害者。

害死她父母的那只恶魔的名字叫做恐惧梦魇,是一种将人拖入噩梦中的怪物。她后来通过学习得知,这种恶魔的力量并不强,意志力强悍的人,比如说晋队长,甚至不会被这种恶魔影响到,但是她的父母都是普通人,所以他们还是在睡梦中就失去了生命。

现在来到这个镇子,薇比不由得有种感同身受的悲哀感。她为这里愚昧无知的人而感到悲哀。

她甚至都能想得到他们在想什么:“这里的怪物非常聪明,你看到现在死的人中,有从事社会边缘工作的边缘人员,也有底层外来人口,这是最不受重视的两类人。前者死了,人们说不定会拍手叫好,后者的话,关心他们的人远在千里之外,或者根本不存在。”

“如果要拿事实来讲,那么绞首镇的传说虽然可怕,这么多年来却也没有真的出什么事情。这小镇上的几家工厂都是近些年开的,足以说明小镇的经济正趋于稳定和繁荣。我之前还问过一家在菜市场打工的镇民,最近镇子里物价怎么说,他不是抱怨小镇物价居然也涨了,日子过不下去了。但是再深入一问,才知道他们这些工人的工资涨了三倍,快赶上城里的了,但是物价才高了一倍……所以那人虽然还有抱怨,但对镇长却非常推崇。”

“甚至有人认为他们镇子是风水宝地,至于那什么绞首的传说什么的,就是为了让外地人不敢来,那才好呢,外地人来得多了,他们就不能继续享受这样安逸的生活。”

每年死亡率那么高的地方,当地人却认为在这里生活安逸,这真的是……奈奈连连摇头,薇比却冷漠地说:“人就是这样的,事情没有轮到自己头上,怎么会在意陌生人的死活。”

奈奈知道这件事是触痛了她,让她想起自己的遭遇,便没有再跟着讨论。而是把话题转向任务上:“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觉得他们的反应有点太奇怪了,你不觉得吗?他们和镇长的态度太像了。”

“就算是冷漠,但也不会是这样吧……我总觉得他们对于这些案件甚至有一点乐见其成的意思,你明白我的感受吗?”

薇比惊诧地看着奈奈,她的心中突然浮上一层阴影:“你是说……也许,这些死亡是有人为选择因素的?”

奈奈点头:“我认为,这可能是一场持久的大型献祭。”

……

他们两人和温君雅以及芬里见面之后,互相说出自己的想法,温君雅其实在看到那名将死的女性时就察觉到了些许不对之处,比如说这样一个“东西”藏在这里,还一藏就是很多年,怎么会完全不被发现呢?这地方荒废那么多年,就没有想过要拆吗?又不是没有人管的荒野郊区,就算用迷信的说法去掩饰,也还是说不太通。

而如果说这其中有人为因素,合理性就更高了,温君雅说:“可以先往这个方面思考。不过不要限制住自己的思维,镇长很可疑,但未必不是因为我们多疑误会了他,小镇里的其他人也要注意……”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他们和凌绝等人一样,进入游戏的时间是下午。夜色渐渐深沉,温君雅突然看向了东南方向。那里隐约可见的是绵延的山峰,距离这么远,还能看得到,说明那些山的高度非常可观。

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当然不是在感悟大自然的壮美,而是因为……他嗅到了一股熟悉的信息素味道。

这是他和赵安遥约好的,用狼人的体液制作的信息素,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

所以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温君雅正疑惑着,在此时又看到另一条信息,是晋队长发给他的,一条用咒文写的简短的“?”。

……是的,只是一个符号。

这是他,如果是绝哥的话,晋队长还能这样吗?他不能,他一定会发一大堆嘘寒问暖的话,最后会问绝哥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而为了维护绝哥的情绪和自尊,他一定会用一种非常委婉的口吻来问,最后再留下一个看似调笑实则撩人的尾巴……

——打住!身为一条单身狗,这就不合适再继续往下想了!

温君雅深吸一口气,他感到一股莫名的悲哀,然而鉴于他短时间内并不能脱单,所以也不用再伤害自己。他只是把事情和其他三名队友说清楚,结果和他一样,他们也陷入了疑惑之中。

……所以说,这个副本和另一个副本是连起来的?

为什么?

按说不需要这样的设计,这在游戏中显得反而有点累赘了。但既然队友的信息不能造假,就说明游戏真的这样设定了。

温君雅沉思片刻,这时候薇比提出了一个看似大胆,却也非常合理的可能性:“两个副本连在一起,会不会是暗示副本里的boss现在也在一起?”

所以说,在刚刚的女人腹部他们没有见到怪物的踪迹。而女人身上的血肉的腐烂程度,以及长出的寄生虫数量无不表明怪物是不久之前才离开的。这种以人作为寄生的怪物非常吝啬,绝不会把自己的巢穴和“营养品”让给其他生物,而如果它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的话,那么那位女士在他们到达之前,就已经没命了。

几天之前离开……也许它去的地方,就是刚刚赵安遥传递过来信息素的那个方向,也就是在山上。他大胆猜测,那山上应当有一座村落,就是大名鼎鼎的无人村。

温君雅此时也终于搞明白,他在进入副本之后,为什么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在现实中,他已经研究过很多次无人村的原型村落,而他们的研究一般会带上周边的城镇,肯定是在那时候,他看到了关于绞首镇(当然,现实中无人村旁边并没有这样一个可怕的镇子)的各种信息,包括城市规划,经济文化状况,宗教信仰等等,肯定是那时候记下来了小镇的地图。

那么,根据他的记忆……这个小镇的俯视图,其实很像是一个倒过来的五芒星,这在一些文明中是非常不吉利的,代表恶魔和地狱。不过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在地图上如果不用上北下南来看的话,谁也不知道这是正五芒星还是到五芒星,因此都没理睬。但他现在回忆起来的话,会发现镇长的家正好在五芒星的正中心。

薇比:“所以我们现在是要……”

奈奈:“去镇长家……”

芬里痛快说道:“队长,你给个话吧。”

温君雅:“我们先去镇长家,严刑逼供他说出实情,然后去无人村与晋队长他们集合,协助他们杀死其他所有玩家。”

其他三人:“……”

不,队长,我们让你下命令,不是像听你说这种比反派还反派的话的……

——你说你是不是跟绝哥学坏了_(:3∠)_

作者有话要说:绝哥:???

#不关绝哥的事,绝哥什么都不知道#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耶稣素美少年、封柒梧10瓶;濯9瓶;君度、枫岚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