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B副本的情况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绞首镇是位于秀水市西南方,和无人村形成了一个夹角的同样在山上的小镇。(手机阅读请访问)

这个小镇的交通条件比无人村好很多,山清水秀很有种,但近些年外来的游客和打工人口也很少会往这里走。

这都是因为近些年在这里发生的各种事情。

如果问小镇居民的话,他们也说不清楚所以然来。只知道在早年间,镇子里因为治安不好,也有死人的事情,但大都有头有尾,非常清楚明白,大家都说要么是这里的小混混黑-社会干的,要么是什么抢劫的偷窃的坏蛋做出来的,警察抓不抓得到是一回事,反正他们就算抓不到人,大家也能猜测出大概发生了什么,毕竟只要是人做的,就都能有个说法。

但是自从有一天,镇长的养子死在红灯区,而且死状非常恐怖,据说被缠得舌头都吐了老长,两只眼睛凸出来,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肉了。他是那边的常客,因此工作人员对他都非常熟悉,那天他走进去,惯常地喊了要好的小姐过去,一夜之后就变成这样。

更奇怪的是那位小姐从那之后就失踪了。警察最终没有办法,只好认定是女的可能因为一些感情问题杀了他,毕竟这样的公子哥儿在这种地方,不知道他许给女方什么,结果又无法兑现,可能就是这样发生了争执。

这件事不能让镇长满意。虽然是个养子,不过也养到那么大了,平时对他都非常溺爱的,突然就这样死了,谁都受不了这个打击。几年之后镇长夫人因病去世,镇长知道夫人在世时候就一直惦记养子的真是死因,因此想要找人重新查清这件事。因为他养子的死亡只是一个开端,后面还有很多人以这种诡异的方式死掉,所以他也想要找人把这一连串的事件彻底拎出来。事成之后,每名玩家都可以在他那里获得高额奖金。

——他找的当然就是进入副本的玩家们。

这个副本这样看来是pve副本,不过设定却是获得奖金从高到低排,只有前四名能通关,后面四名直接算作淘汰。

不管怎样,规则是比凌绝那边杀人村的简单很多。但这么简单的规则下面的,却是几乎不用掩饰的浓浓杀意。场外在看直播的玩家们发弹幕说“这副本凶险”,也是由于这个缘故,要知道杀人村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能获得全部信息,所以大家不得不装作和平的样子,而绞首镇这里却完全不需要这样。

……温君雅擦擦手上的血迹,他去当年发生命案的区域查看,当时这里是红灯区,现在肯定不是了,已经被整改过后,又没有人愿意接手,所以迅速荒废了。这里原本是小镇最“繁华”的地方,在镇子还没有被人称为绞首镇的时候,这里的年轻人生活得还要更放荡一些。

进入游戏之后,温君雅体现出和在游戏外面事事都会先向晋队长汇报时不同的魄力,他在发现其他四名玩家毫无用处之后,便同其他三名队友把他们直接淘汰出局了。因此去找镇长接任务的人从一开始就只有四个,镇长似乎还楞了一下,说自己在网上曾经接到过八个人的联系……温君雅就说那些人肯定是胆子小,听说了绞首镇的真实情况之后就退缩了,不必管他们。

镇长已经年过半百,因为丧子又丧妻的缘故,头发都已经白完了,看起来非常憔悴,他握着温君雅的手请他一定要弄明白,他那个养子,就算一直都不让他省心,但本性并没有那么坏,私生活上是混乱一些,可从来没有吸-毒啊打架的,那天晚上他去之前还在说以后再也不去了,只是和老朋友道别,没想到者却变成了和父母的道别了。

他说完已经是老泪纵横,薇比和奈奈两妹子也配合着掉了两滴眼泪。结果几人出来,温君雅问他们怎么样,薇比就说了:“假死了,我怀疑他和他养子的死有关系。”

奈奈也说:“真是疼儿子的人,别管是养的还是亲的,都会说孩子或者儿子,怎么会这时候还强调养子?”

俩姑娘眼泪一擦,气场瞬间从软妹变成冷酷无情的大姐,最后面的芬里看她们的眼神跟看鬼似的,心说这演技也太好了吧!以后退伍了怕不是要去当演员!

他们分成两队,温君雅带着芬里去多年前的事发地点,两个妹子则是组队采访小镇居民。因为游戏和杀人村一样共计有四天通关时间,所以几人也没有想过立刻就能获取到线索。去的路上温君雅想起来放出信息素,他总觉得这个小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不一定和他想的一样,但还是可以先做好准备。而到了当年案发现场之后,他敏锐地嗅到一丝肉类**的臭味。

这种味道普通人闻不到,就算有察觉的,因为过于轻微,也会认为是附近什么垃圾的气味。而因为连年破败,这里已经成了个露天的垃圾场,有这样的味儿太正常了,因此不会深究。然而他们是有经验的,寻着味道下去,居然在看起来结实完整的地板下面发现了个地下室,这地下室原本是用来做什么的,现在已经看不出来,它被大量的陈旧血迹和一些细碎的肢体、头发、牙齿眼球等物覆盖了。

这地方可能比下水道还脏,但却没有特别臭,想必不是怪物的老巢。温君雅和芬里悄悄给两妹子报个信,就在这里翻找起来。这倒不是很难,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另一处暗门。

这原本并不是一扇门,应该只是一个木质地板而已,下面原本是混凝土质地,被挖空了一些作为巢穴。现在这块木地板已经腐烂得很厉害,下面完全被污血浸透,芬里微微用力,带着手套的手就把这块木板直接捏碎了。

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散发开来。这个地下室本来就很小,又不怎么透风,温君雅和芬里如果不是受过训练,可能会直接吐出来。

不过就算他们在晋队长手下身经百战,真正看到这下面还有什么的时候,也还是忍不住干呕出声。

——地下室下面挖出来的巢穴中,有一个女人。

一个从生理层面上,已经不能算是人类的“女人”。

她的四肢烂得很厉害,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白骨,躯干稍微好一点,只是肚皮破了个大洞,看着是炸破的,里面的内脏乱成一团,瞧不出来什么是什么。

而这具身躯的主人居然还活着。

她的眼球已经成了灰白色,没有眼黑和眼白的区别,但还具有一定的感光能力,看到有人影靠近,眼珠子一顿乱颤。芬里干呕完了,对这幅景象又有些好奇,伸出手在这女人眼前晃悠。女人的手已经抬不起来,浑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还能动弹,却又起不到什么作用,一时激动,左眼居然掉了出来。

芬里:“……”

他转头喃喃道:“我错了,我不该逗她。”

温君雅此时展现出b队队长宽宏大量的一面,他揉揉芬里的脑袋:“没事没事,我不怪你。不过你既然已经接手她了,接下来的工作也都交给你了。虽然现在怪物不在,但之前一定是以这位女士的腹部作为寄居地点的,因此,你要检查一下她的腹部。”

芬里:“…………”

温君雅:“一定要仔细,为了真实触感,我建议你直接上手。”

芬里:“……………………”

他简直要热泪盈眶了——玛德!这真的是他的亲队长啊!!!

……

两个小时后,两人跟做了一场手术的主治医生一样,手套已经脏的不能用了,而不管怎么小心,手上还是沾了点血,只好用圣水洗一遍。而这位身为研究对象的女士也终于能够迎来自己的终结,最终,温君雅用圣水也帮她清洗了身体。在他们守护者组织内部,很多人认为恶魔和天堂是对立的,被恶魔腐化的人无法上天堂——虽然也没有人见过天堂到底是什么样子,但大家都这样认为。

虽然只是一个副本里的npc,但是这位女士终于可以安息了。

在离开之前,她努力地用手指触摸身边某处地面,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空洞的眼眶里居然还流出了浑浊的眼泪。温君雅拂去她手下的尘泥,发现那是一个细细的缝隙,里面塞着一张不知道多久之前的老照片。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这张照片居然保存下来。

上面有两个人,一个笑容灿烂的年轻姑娘,还有一个肆意张扬的小伙。他们对着镜头比土气的v字,笑得像两个傻子。

他们都是副本里的角色,然而温君雅却见过这两人。前者在通缉令上,后者则是作为前者通缉令上的受害者的身份出现。

那么在这里被怪物当做巢穴藏匿了很多年女性的身份,也很容易就能猜到了。

芬里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话来,他的心中涌起对恶魔的强烈的愤怒。温君雅却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平静下来:“我们一开始,认为这个副本里的恶魔是很普通的罪婴。”

“但现在看来不可能是这样,罪婴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它们没有那么大的怨气。这里一定有更加强大的怪物……”

这会是一场硬仗了。

作者有话要说:两个队伍快要汇合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白星10瓶;结婚证、十年一生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