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作品:《大佬们偏偏宠爱我一人

秦瑟倒是没觉得一个男生怕打雷有什么不好。

想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 那么黑的(qíng)况下, 她紧张得要死。如果不是叶维清陪着她, 她当时会是个什么(qíng)况还真说不定。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他好心帮助。

所以当他需要她的时候,她一定会不问理由地站在他(shēn)边陪着。

这个时候天很(rè)了。屋里开着空调, 温度打得有点低, 需要盖一层薄薄的夏被。

秦瑟从柜子里又拿了个薄夏被给叶维清盖着, 自己钻进之前盖的那一(chuáng)被子里。

叶维清脸颊发烫, 小声问:“我可以抱抱你吗”

秦瑟大大方方:“好啊。”

叶维清就慢慢的, 慢慢的,挪到了她的(shēn)边。

小心翼翼地揽着她。努力避开一些位置, 不让自己的手乱放。

她的(shēn)体软软的, 香香的。

叶维清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不受控制,开始乱飘。

外面依然雷雨交加, 雷声响彻天地间。

秦瑟看着天花板上不时被闪电照亮透过来的光影,笑着说:“不如我给你唱首歌吧。”

睡在她的(chuáng)上, 周围都是她的甜香味道。叶维清怎么也没办法静心下来。

他正心猿意马着,忽然听到秦瑟说了句话,没听清:“什么”

秦瑟以为他是害怕紧张得所以没有听清楚, 又把话说了一遍:“我给你唱首歌吧。”

虽然说手机也可以放歌听,但是,她总觉得不如(shēn)边陪着的人亲自唱了效果好。

希望她的歌声能够稍微盖住这轰鸣声,让他心里多少好受些。

漆黑夜里, 她唇角带着笑意。想着往(rì)种种,哼唱了一首她很喜欢的乐曲。

她哼唱的旋律很简单, 却有种浓浓的说不出的让人心安的感觉。

而且,她的音色非常好听,音准很好,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直地听下去。

叶维清原本以为自己会意乱(qíng)迷很久。

没想到,在她带着安抚力量的歌声里,他居然没多久就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

叶维清茫然地看着天花板,望着那上面透过来的属于天亮时的光明,后悔得不行。

好不容易在她这里蹭了一觉,竟然什么都没做成。

真的是,亏大发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大一刚开学的时候,课程紧张。同学们还没适应大学生活,一切都在慢慢地适应和调整之中。

这天早晨,第一节没有课,宿舍四个人都起得晚了一些。

等到她们再去食堂吃早饭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沈芳宜和胡佳到的略早。

沈芳宜买了个馒头买了碗粥。胡佳是两个馒头。

她们俩正吃着呢,秦瑟和袁梓晴也来了。秦瑟她俩点的东西多了些,有咸鸭蛋有粥有小饼,另外还各要了个包子。

平时她们四个人不太在一起吃饭。这时候食堂里人少,坐得太远了空(dàng)(dàng)的感觉有些怪。

秦瑟和袁梓晴索(xìng)坐在了另外两个舍友的旁边。

她们把刚刚买的三四样小菜放到桌子中央。

“我们反正吃不完。”袁梓晴说:“一起吃吧。”

沈芳宜像是没听到一样闷着头吃。

胡佳高兴地连声说“谢谢”,夹了点小菜放到自己碗里。

正边吃小菜边啃馒头,胡佳一抬眼,看到了厨师们端出一大锅雪菜蛋汤。

这是餐厅里免费给学生们喝的。

刚才她们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这是厨师们刚刚又做好的一锅新汤。

胡佳忙跑过去打了两碗汤,给秦瑟和袁梓晴一人一碗。

她俩笑着和她道谢。

“不用客气”胡佳乐呵呵地说:“我还吃了你们的菜呢。”

四人正一起静静地吃着,突然旁边有人喊了一声:“秦学妹。”

这边就只秦瑟是这个姓。

她偏头看过去,就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很斯文的男生站在她们桌边不远的地方,正有些局促地看着她。

“你在叫我吗”

“是啊。”那个男生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了她的桌边:“就是,那个,我想和你合个影。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这倒是出乎秦瑟的意料之外了。

她本来想着,对方可能是有什么事(qíng)要找她问。或者找她帮忙。没想到就是和她一起拍个照片

她不明白。两个陌生人之间,有什么合影的必要

袁梓晴一看秦瑟这面无表(qíng)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想通,忍不住扑哧笑了。

“合吧。”她拍了拍秦瑟的肩:“我帮你俩照一张。”

秦瑟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要一起拍照而已。倒也不反对这样做。

看袁梓晴主动请缨,她就站在了那个学长的(shēn)边。听着袁梓晴倒数“三二一”的时候,适时地露出了微笑。

“谢谢学妹。”那学长不住地点头哈腰:“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吃饭了。谢谢秦学妹,再见祝你们用餐愉快”

直到他走了,秦瑟还是一脸懵。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袁梓晴忍不住笑出了声:“哎哟,我们瑟瑟一定是光顾着学习的学霸。所以不知道男生就(ài)找美女合照。”

胡佳也在旁边笑:“有的不止要合照呢。还要签名,还要微信号。这个学长不错了,只要了合照而已,没有过多要求。”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芳宜吃得很慢。

秦瑟和袁梓晴吃完后就端着餐盘先走了。

胡佳留下来等沈芳宜。

等到秦瑟和袁梓晴走出了餐厅大门,沈芳宜很小声地和胡佳说:“你刚才那是干什么。”

胡佳完全不明所以:“你说的是什么啊”

“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

“可是,是她们主动邀请我们吃的啊,而且剩下了也是浪费。”胡佳说:“她们俩饭量没那么大,又买了那么多的东西。”

“那也不能吃”沈芳宜忽然声音拔高了一些:“总得给自己留点自尊吧”

胡佳被她这样子给吓到了,讷讷地说:“所以为了感谢她们,我帮忙去打了碗汤啊。”

沈芳宜拨拉着碗里的粥:“那些汤都是免费的。她们俩想喝的话会自己去盛。不盛说明她们根本不想喝。”

“但是我拿了汤后她们都喝了啊。”胡佳忽然觉得有些委屈。

沈芳宜叹了口气,放下手中调羹,握住胡佳的手:“我就是提醒提醒你。你太单纯了,不懂人(qíng)世故。万一惹了别人不高兴,你自己也发现不了,对不对”

胡佳咬了咬嘴唇,闷声说:“我觉得你想太多了。秦瑟和袁梓晴就是顺手帮一下而已,没那么复杂。”

“希望如此吧。”沈芳宜又喝了一口白粥。

课间的时候,服装设计与工程一班的学生,聚集在教室里,准备等着下一节课的开始。

这时候有人从屋外走了进来,问:“你们班班长在吗”

听到他的声音,好多人刷刷刷地朝门口看了过去。

“罗神”男生们拍着桌子嗷嗷直叫。

门口那道高瘦(shēn)影,不是罗誉乾又是哪个

罗誉乾在a市是个近乎传奇般的人物。

从小拿奖拿到手软。高二参加高考,直接考了a市状元出来。

很多a大的学生都早就知道他了。

这履历,不服不行。

班长在大家的吼声里走了过去。

“我是来和你们说一声。”罗誉乾对班长道:“很快就要举行新生欢迎晚会了。各学院大一新生也要适当地上几个节目,你们可以提前准备看看。”

有个男生嗷地一声叫,大声问:“罗神你是校学生会的,直接通知给院学生会就行了。干吗还要往我们班跑啊”

罗誉乾没说话,只是微微笑着,视线往秦瑟这边轻轻扫了一下。

教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

同学们拍桌子的,跺脚的,高声嚎叫的,乱成一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罗誉乾朝秦瑟的方向做了个再见的动作,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出了教室。

胡佳刚才也在兴奋地跟着拍手跺脚。

这会儿手已经拍疼了。她甩着手侧头和秦瑟说:“你行啊你学校两大男神都被你搞定了”

她声音不算小。

前排后排还有侧边挨得近的同学都看过来。

秦瑟刚才在看毛概书,压根不知道怎么了。她茫然抬头:“谁啊”

胡佳正要说。

沈芳宜拉了拉她手臂。

袁梓晴瞥了她俩一眼,和秦瑟说:“叶维清和罗誉乾。”

秦瑟“噢”了声,继续埋头看书。

周围同学们看她就是个学习狂人,惋惜地唉了声,就也没有继续闹腾下去。

能够考上a大的,都是国内顶尖学霸,都是喜欢学习或者天赋极高擅长学习的。

大家不会瞧不起(ài)看课本的学生,反而会很尊重这样(ài)学习的人。

老师还没来。

班长趁着这个时间和同学们说:“既然新生也要准备,谁有特长或者是可以表演的节目,和我说声。我到时候整理一下。”

晚上。

学校论坛里依然腥风血雨。

关于a4里面谁最可(ài)谁最漂亮这样的话题,依然在争论不休。

不过,有个突然出现的路人甲帖子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发帖人是个大四男生。

他的帖子题目简单直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秦学妹本人比论坛上的照片还要好看很多啊啊啊”

后面是无数个感叹号。

光感叹号,就占了帖子题目的一行半,可见他的语气之重。

正是因为这无数个闪瞎人眼的感叹号,吸引了许多同学的注意力。

同学们纷纷戳了进去,想要看看让他这么激动的照片到底有什么样的神奇魔力。

后来大家发现根本就是被骗了。里面只有一张秦瑟和他的合影。

众人都在下面盖楼谴责他。

“证据不足,卒。”

“呵呵呵呵呵呵呵我早就知道了我们一个班不过学长,你这照片也太没诚意了吧改天我给你拍二十张偷拍。”

“就一张照片,你对得起你这么多的感叹号么”

刚开学,课程不多,作业不多。

大家在论坛上闹得(rè)火朝天。

学生宿舍15号楼620里。

叶维清越看那张照片,就越觉得扎眼。

她都没有和他在学校里一起合影过呢。

这些人,凭什么。

左思右想,眼瞅着这楼越改越高,叶维清按捺不住了,弄个了马甲上去。义正辞严发表言论。

女神未婚夫:我听说秦瑟已经名花有主了。你们这样花痴她,不太好吧。

他的帖子压根就没有人搭理。

不过短短几秒钟,那简短两句话就被淹没在了忙忙回帖的大浪里。

叶维清不甘心,又把那句话连续发了四五遍。

结果在不断地按着提交过程中,突然就戳不动了。

他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

因您回帖的重复内容太多太快,怀疑您刷屏。暂停您回复功能五分钟,请稍后再试。

叶维清把手机一扔,扯了扯嘴角。

想想着五分钟也不能白白浪费掉啊,他就给秦瑟发了个短信。

叶维清:咱们搂也搂过了,抱也抱过了,是不是该给我个正式的名分了

很久都没有收到回复。

叶维清不停地戳着屏幕去看。

系统(jìn)令时间都过去好久了,短信那边依然安静如鸡。

他叹了口气,知道那丫头八成在认真学习,根本就没空搭理他,只能认命地把手机丢到一边去,暗戳戳去看今天新学的课程。

一个小时后,他再次拿起来手机。看到有新短信,兴奋不已。赶紧点开。

秦瑟:好啊。

秦瑟:淑妃,德妃,良妃,贤妃你喜欢哪个,随便挑。

秦瑟:或者皇贵妃也行。

叶维清略一扬眉,随手就把手机抛到(chuáng)上去了。

很好。

连个皇后都没得选。

敢(qíng)他这压根就不算正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