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作品:《大佬们偏偏宠爱我一人

第二天是周末。

秦瑟和叶维清都没什么事情, 两个人想了半天, 决定一起去超市选购食材。

这个地方在闹市区, 周围商业圈不少。他俩都不喜欢太嘈杂的地方,择了其中一个消费比较高但是人相对少很多的商场。寻到了那里的超市买东西。

昨天晚上因为腹肌事件那一出, 叶维清晚上在卧室好长时间没出来。最后秦瑟饿了, 两人点了外卖吃的。

仔细算来, 从第一天报道开始, 秦瑟就没有吃过叶维清烧的菜了。

还是很想念的。

“你看看想吃什么。”叶维清推着购物车说:“就丢到车里, 我给你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秦瑟是看到什么都想吃。毕竟只要是叶维清做的,她就都觉得味道很好。

结果就是乱七八糟整整一车子都装满了, 她还有想要去装的东西。

“你就这么喜欢我烧的菜”叶维清双手搭在购物车上, 微微躬身,含笑凝视着犹豫不决的秦瑟。

“是啊。”秦瑟正纠结着买深紫色圆茄子还是细长的淡色茄子:“你做的东西太合胃口了。”

“天天吃也不会腻”

“当然啊。”

叶维清心情甚好, 让她把两种茄子都丢到车里:“那我就天天做给你吃。”

因为这里离家近,所以叶维清没有开车来。两人步行到的这儿。

偏偏东西买了很多。

叶维清自己把最大号的两袋东西都拿在手里往外走。

秦瑟非常内疚, 抢着要去拿一袋,被叶维清侧身避过去了。

“这种事情哪有女生做的我来就行。”叶维清道:“你总得习惯着让我为你做点事情才行。”

秦瑟:“你不是已经每天在做饭了”

“那不一样。”叶维清说:“比如昨天你遇到了何洺的事情,头一个想到的就是给我打电话, 这样很好。类似这种事情。再比如今天,拎东西。我来做,你跟着我别走丢了就行。”

说到这儿,他偏头朝秦瑟微微一笑:“男人该做的事情, 绝对不能让女生来做。明白吗”

秦瑟想说她力气挺大的,帮他拎一袋完全没问题。

但看他这样执着, 就也没多说什么。只默默地拿出手机来叫了辆车。

在商场门口,当叶维清看到秦瑟和停着的出租车司机打招呼时,他真是哭笑不得。

“你觉得我拎不动”在车上的时候,他悄声问秦瑟。

“没有。”秦瑟说:“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那那么多东西,会很累。我不希望你那么累。”

叶维清不由得心情飞扬起来。

也罢。

既然她心疼他,就由着她去吧。

因为今天早晨两人起得都不算早,所以买完东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

周围不知道哪家邻居做菜特别好吃。整个楼道里都飘着饭菜的香气。隐隐约约的还闻到了呛辣椒的味道。

叶维清拿出几样食材,放到水龙头底下清洗。

秦瑟磨磨蹭蹭地走到了他的身边,探头探脑。

左看右看了好半晌后,确定他那边洗菜帮不上什么忙,秦瑟就拿了几样水果在旁边清洗。

“想帮忙”叶维清垂眸笑问。

“是啊。”秦瑟很卖力地洗着水果:“我总不好闲着什么都不做。再说了。”

她伸手拿过切水果的案板:“一个人在厨房里忙,多没意思啊。我来陪陪你不是更好么”

原本叶维清还怕油烟太重熏到她,想让她出去。

但是听到她那句“陪陪你”之后,他突然就舍不得让她走了。

“那你就帮忙切点水果吧。”心情太好,叶维清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着没那么失控,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着自然一些:“一会儿开始炒的时候你就出去等着。油烟太重,对皮肤不好。”

“我不信。”

“嗯”

“油烟如果对皮肤不好的话,你为什么天天做菜后还皮肤那么好。”

听了秦瑟这无意间的夸赞,叶维清忍俊不禁。

看她已经放下了刀子打算再洗个苹果,他忍不住微微偏头,俯身,在她额上落下了个轻吻。

秦瑟捂着额头抬眼,谴责地看着他:“你干吗”

“没什么。”叶维清镇定自若地拿着蔬菜去切:“想做便做了,而已。”

秦瑟想要踢他。

叶维清忽地说了句:“你都欺负过我了,我总不能白白被你欺负了。小小地讨回来一下,不为过吧”

秦瑟一下子就听出来,他是在为了昨天被摸的腹肌而讨要公道。

这人还真是

小气得要命。

秦瑟暗中腹诽着。脚下还想凝聚起力道来。

但看他正拿着刀子切菜,生怕踹他一下的话会让他不小心切了手。唯恐他受伤,最后她抬起的那一脚硬是没有踹下去。慢慢收了回来。

罢了。

她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

宋芊芊一个人在师范学院,无聊的很。听说了秦瑟已经军训完,她热情的邀请了秦瑟去她学校找她玩。

“我们这里景色不错。”宋芊芊在电话里极力推销自己的学校:“食堂的味道也很好。你来了后可以到处参观一下。再不然,你就当换一个新环境啊。想想看你们学校,有着你军训的痛苦回忆。我们这儿就不同了,你来了这里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军训的情形。完全可以得到彻底的放松。”

最后的最后,宋芊芊再次强调了自己的心愿:“妹儿,姐姐要无聊死了。你来陪陪我吧。”

其实宋芊芊也不是不愿意去a大找秦瑟玩。

最要紧的是,a大有叶维清。而叶维清是秦瑟的未婚夫。

宋芊芊觉得吧,自己去a大找秦瑟玩的话,岂不是破坏了小两口聚会的日子如果叶太子爷生了气,她的小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但是。

如果秦瑟主动去找她玩,就没事了。

他们这些旁观者一看就能看出来,叶维清可疼可疼瑟瑟了。所以,只要是瑟瑟的决定,那么叶维清绝对半点儿都不会生气。

宋芊芊的极力邀约起了很大的作用。最终秦瑟决定周日的时候去师范学院玩一遭。

叶维清自然是不去的。

女孩子们的聚会,大老爷们去了算怎么回事

就算是要和瑟瑟一起约会,他也不喜欢有第三个人在场。如今秦瑟和别人一同玩,他左右是没办法独占她了,索性留下来继续设计下一批服装新品。

宋芊芊来璟园接的秦瑟。

开车去往师范学院的时候,宋芊芊就在问秦瑟,军训期间到底需要注意什么。有没有特别难熬的阶段。

秦瑟想了想,说:“都还好。只要姿势做标准了,就没有什么问题。”

宋芊芊愁眉苦脸:“我怎么那么命苦。等我军训的时候,你们都完全训练完了。到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受苦受累。唉。”

师范学院也是个有着许多年历史的老学校。

这个时节里,遍地都有放置的菊花。鲜花满地,着实为这个校园增添了靓丽的色彩。

不过,这个学校的学习氛围并不似a大那么浓厚。

a大学子都是全国各地的精英之才。

多年的好习惯,让大家养成了多读书,认真专注的习惯。所以平时大家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了学习上。其余的闲杂事情很少做。

可是师范学院不一样。

这里到处可见成双成对的年轻情侣。他们或是一起牵着手在校园里闲逛,或是在草坪上挨得紧紧的交头接耳,或者是直接在树下拥吻。

宋芊芊对此见怪不怪。

秦瑟却觉得新奇。

“这样不违反校规的吗”她问。

“不会啊”宋芊芊毫不在意地说:“大家都成年人了,怕什么。”

在华国,年满十八周岁是可以领结婚证的。所以说,年满十八虽是肯定成年了。

而且,经过了那么多年的教育之后,就算是大一新生,也差不多已经十八岁。除非像是秦瑟这样,高二就考上大学的,才会在十七岁的坎儿上,需要等几年方会成年。

宋芊芊和秦瑟的成长环境不一样。

宋芊芊所在的德建学校,一向十分开放。所以她会早早的就和叶枫恋上了。如今看到这些,已经见怪不怪。

秦瑟犹豫着从哪些热恋的情侣身边经过,努力地保持着视线向前,不去打扰他们。

宋芊芊倒是没所谓。

她拉着秦瑟从各个角度来看学校,让她瞧瞧这些地方哪些好玩,然后两个人一起过去走走。

就在两人走到了图书费附近的时候,却见旁边林荫道上走过来个男生。

他穿着白衣黑裤,斯文俊秀。只不过步履非常匆忙,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赶紧去做一样。

即便看出了他非常忙碌,秦瑟由于太过诧异,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罗誉乾”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罗誉乾下意识地就停住了步子。侧头看过来。

只一瞬,他的目光就由疑惑变成了惊喜:“原来是你”

他偏离了之前的方向,快步走到了秦瑟身边:“秦瑟,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芊芊看看罗誉乾,又看看秦瑟:“你们认识啊”

她指着罗誉乾,对秦瑟说:“这是给我们学校图书馆做管理系统的罗先生。难道他居然还是学生吗”

罗誉乾虽然在a市很有名气,但是宋芊芊是岍市人,并不清楚这一点。

她之所以知道罗誉乾来学校是做什么的,还是因为她的生活辅导员让她去校门口接的罗誉乾。送了他去图书馆那边。

秦瑟没想到罗誉乾那么厉害,才刚刚大一竟然就能自己做软件了。而且还接了师范学院这边的工作。

“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罗誉乾笑着和她解释:“我开了个软件公司,我们好几个人一起负责这个软件。”

秦瑟赞赏的叹息了几句,怕他耽误了自己的正事儿,忙说:“你先去忙你的吧我们再转转。”

罗誉乾虽然很高兴可以见到她,确实也有事情忙。

“那好,我先去了。”他说:“过几天你要买笔记本的话,可以找我帮你挑选一下。”

买个好点的笔记本,确实需要专业人才帮忙指点指点。

秦瑟笑着接受了罗誉乾的好意:“那我到时候联系你啊。”

罗誉乾微笑:“我等你。”

这三个字儿之前秦瑟就有印象。

“当时我说要高二考大学的时候你也说过,等我。”秦瑟问:“当时你说等我什么”

罗誉乾笑说:“我当时就想着,凭借你的聪颖,你一定会选择考a大。我也打算考这里。所以想着,等你一起在a大相聚。”

原来是这样。秦瑟点点头,和他道了别。

回到家里后,她不由自主就提起了和罗誉乾相遇的巧事。又道:“我觉得他挺厉害的。才大一啊,就开始学着赚钱了。以后肯定是个非常努力的程序员。”

软件工程出来的,基本上就是做程序员。可能会辛苦一点,但是工资也非常丰厚。

此时此刻,秦瑟和叶维清正在吃晚饭。

叶维清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下;“你是说,罗誉乾大一开始学着赚钱,让你觉得很厉害”

“是啊。”秦瑟认真地承认下来,又问:“你难道不觉得他这样很厉害吗”

“一般般而已。”叶维清非常不在意的随口说。

对他来说,罗誉乾赚的那点钱还不够塞牙缝的。

秦瑟考虑了下,虽然叶维清自己没开始真正赚钱,但是他母亲留下的那些产业,足够他日进斗金了。

所以秦瑟也很赞同叶维清的观点。

相较于他来说,罗誉乾赚钱的本事确实一般。

秦瑟正要去添饭,叶维清已经拿过了她的婉。他走到了电饭煲旁边,状似无意地说:“其实我赚那么多钱也花不完。你不然帮我分忧解难一下”

“不了。”秦瑟说:“不是自己的,花着不自在。”

“你也可以把我的钱变成你自己的。”叶维清轻轻地说。

秦瑟忽然就不回答了。

叶维清明白她的意思,问:“为什么不想结婚”

他也是经过了很久的观察后得出的这个结论。

秦瑟不讨厌他。

也并不是不想和他领证结婚。如果她不肯的话,当初压根就可以连订婚都不帮忙。

其实在她心里,他还是很重要的。

她只是单纯地不喜欢婚姻这个事务本身而已。所以不肯松口答应和他领证。

叶维清想弄清楚这问题的根结在哪里。

听了叶维清的问话后,秦瑟沉默了会儿。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是孤儿,没有父母,没有感受过家庭般的生活。

所以她对婚姻没有感觉。不知道夫妻俩在一起有什么用,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生长环境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非要彼此束缚在一起,耗去大半辈子。

如果谈得来,为什么不能朋友一般家人一般地那样持续相处下去

“我也说不来。”秦瑟简短答道。

她没办法解释自己那些想法的来由。毕竟现在的她,父母双全。没道理会有那些感受。

叶维清笑笑,没有再追问。

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还微微的有点尴尬。

沉默着吃完这一顿饭后,叶维清收拾了餐具去厨房。

秦瑟在门口看着他在厨房内忙碌的身影,隐隐觉得和他一起生活挺好的。

如果他别动不动就亲她,那就完美了。

秦瑟洗过澡后,回到书房看了会儿书。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打算入睡。

叶维清因为收拾厨房,在时间上晚了点。

等他沐浴过已经是秦瑟准备入睡的时间了。

叶维清洗完澡后还没来得及吹头发,突然发现窗户的位置猛地亮了下,然后暗了下去。

为了保证白天有需要的时候也可以安然入睡,他卧室的窗帘很厚重。而且他很确定,刚才洗澡前就已经把窗帘放了下来。

这么说明,刚才那道很亮的光非常强烈。足以穿透窗帘而让屋内的他看到。

难道是闪电

这个念头一出来,叶维清顿时睡意全无。

他大跨着步子走到了窗户边,猛地拉开窗帘。

就在他拉开的那一刹那,刚好一阵轰隆隆响起。震人耳膜。

屋外,电闪雷鸣。

大雨倾盆。

叶维清在窗口站了会儿,蓦地转过身去,赶紧朝着屋外跑。

雷声轰鸣,非常响。

叶维清唯恐秦瑟害怕打雷,都没来得及散散身上水汽,也没来得及吹头发,就匆忙系上浴袍朝她房里跑。

“瑟瑟”他一连串地敲她房门:“我能进来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现在是夏天。

虽然开了空调,可是女孩子们还是穿得很少。

“可以啊。”秦瑟在屋里说着。

她很放心地和叶维清住一起,门只关上了,压根没锁上。

叶维清赶忙推门而入。

他头发还湿着,刘海贴在额头上,点点水滴顺着额头一点点往下滑落,滴到地面上。

昏暗的光影下,这样的他看上去有点慌张和无措的样子。

秦瑟讶然。

叶维清很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除非

这时候一道雷声重重响起。

叶维清快速地往前跑了两步。

秦瑟恍然大悟:“你果然是。”她迟疑着说:“怕打雷吗”

叶维清愣了愣。

秦瑟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身子挪向大床的一边,指着空出来的那半边儿说:“你要是这么怕的话,就来我这里睡会儿吧。”

心中快速衡量了两秒钟。

叶维清暗暗唾弃着自己的行径,果断地飞速跑到床边,果断地飞速躺下。

“对。”他的语气非常肯定:“我确实,很怕打雷。”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