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029章大人可是再找我?



作品:《我家王妃是逗比

老太太看着方大山的脸色,得意洋洋的继续说着“青天大老爷啊,老妇人是真的后悔啊,没有在这个逆子生下来的时候就溺死他,那么的不孝”

知府大人听到老太太念了半天,就是没有说方大山如何的不孝,知府大人听的都有些不耐烦“闭嘴,你说具体的,他到底是如何不孝顺的”

老太太吓了一跳,突然开口“他顶撞我,还指使他的女儿,欺辱老人。去告官,凭着他女儿是官夫人的徒弟,欺负我们一家,不公。”

知府大人看着牧夜霄“牧县令,这老妇人的话,可是属实啊”

牧夜霄笑了笑“告官之事,确实是有这件事情”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知府大人已经敲桌了“很好,既然有这件事情的话,来人啊,把方大山带下去,先打三十大板。以后回去之后,一听要听从娘亲的话”

方大山眉头一皱“大人,你就是打死草民,草民也有自己的判断,我娘的话,该听的听,不该听的,是万万不能听的。”

知府大人居然被一个小小的草民给反驳了,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正要说什么,又听到牧夜霄开口了。

“原来知府大人,就是这么判案的啊。倒是让人长见识了,连话都不让人说完,只是让我们来,有一个参与感吗”

知府大人一听就很生气;“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本官如何判案,还不需要你多话,还没有说你呢身为一个县令,不公平断案,偏袒自己的徒弟,你可知罪”

牧夜霄挑眉“下官不知,下官断案,向来都是根据事情依据来断的,从未有过偏袒一说。倒是大人,只听信一面之词,甚至不给人解释的机会,这才叫偏袒吧。”

知府大人被牧夜霄说的,觉得自己掉了面子,怒哼一声“大胆,牧县令这是打算以下犯上吗”

牧夜霄笑了“大人可真会开玩笑,发表自己的看法,是以下犯上吗下官倒是知道的,大周的法律,那可是讲证据,实事求是的。大人这般偏颇未免不妥。”

“还是说大人打算官大一级压死人,不顾大周朝廷礼法,胡乱断案专这样的话,下官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知府大人愤怒的看着牧夜霄“牧县令,还请慎言。你说本官没有证据,这里带的不是证人吗他们可以证明老太太所言非虚。”

牧夜霄有些疑惑“证人在哪里你不要告诉下官,你说的证人,是老太太身边那两位吧一家人不可成为证人,难不成大人你不知道”

知府大人是真的没有想到,牧夜霄的胆子这么大,阴测测的看着牧夜霄“牧县令,你这是确定不要你的前程了吗”

牧夜霄到是不惧的看着知府大人“知府大人这是在公堂上面,公然威胁下官吗”

整个公堂上面的气氛,瞬间就沉重了起来。知府大人挥手,让人把方大山带下去打板子“打。”

牧夜霄拿不下,他就不相信,一个农村汉子还不能打。衙役刚刚要走上来打人,牧夜霄就站了出来“大人,县官要请你重审一遍,不能听信一面之词。”

“大人代表的可是朝廷,别让人都以为,朝廷都是那种碌碌无为的官员,至少打人也需要人证物证的吧。”

知府大人很是生气,这个牧县令,根本一点都没有把他放在眼中,不然的话,怎么敢的啊。

“给我拉下去,打你一个小小的县令,还没有资格要求本知府做什么”

牧夜霄看到这么愚蠢的知府,也气的要死,哼了一声“哦,是嘛,我一个县令是没有资格,那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资格”

不能看着方大山挨打,毕竟是方小夕的父亲,更何况他也没有错。要是真的挨了打,那岂不是说,他当初就是偏袒一方嘛。

方小夕等人也是担心的,毕竟这几十大板下去,父亲的身体撑不撑得住,还真的不知道呢

知府大人心中生气,脸上自然也是没有好脸色的“比我官位大的都可以,可惜不是你。而且你也找不到,官位比我大的人,出现在这里。就算你运气好,找到了,那也不一定会为你们出头。”

牧夜霄明白了,这就是要欺负他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来做一个小小的县令,居然能够遇到这么好玩的事情。

笑着看着知府大人“那我要是说,现场就有这样的人呢大人的话,还是说的早了啊。更何况,现场可还有让人闻风丧胆的人。”

知府大人哈哈笑了起来“是吗现场就有啊,那行啊,你让他出来啊本官倒是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出来多管闲事。还闻风丧胆,你以为这里还有钦差来不成”

至于皇上派出来的钦差大臣,他是绝对不相信,钦差大臣会来这样的小地方的。

“看样子,知府大人是在找我啊”

原本牧夜霄还想着,让身边的侍卫,其中一个站出来。就能够让知府好看的,没有想到还没有来得及,就站出来了一个其他人。

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整个堂上的人都看过去,就看到门口进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拿着一块金牌,晃动着给知府看了一眼。

“如何本官这个身份,够不够比你大啊不够的话,还有其他身份更高的人。”

南南就是这三人其中之一,看着牧夜霄,朝着牧夜霄这边走过来“爹,娘,这位是钦差大臣,白元。”

白元是白家的人,也是这几年出的新一辈厉害的年轻人。千九九挑了挑眉毛,看着白元“没有想到,你也长大了啊。”

听到这个话,白元倒是十分有礼的朝着牧夜霄和千九九拱了拱手“见过牧叔,牧婶,是长大了。”

千九九点了点头,又看着顾雍,南南又开始介绍“这是顾老祖,娘亲还是第一次见吧。”

顾老祖在这个时间段来的人,好像除了顾雍之外,也没有别的人了。倒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跟着白元一起来的。

“见过顾先生。”

顾老祖,她是喊不出来的。顾雍倒是知道千九九的,也就笑了笑“不用在意我,先审案。”

知府大人看着金牌,整个人都已经傻眼了。这里居然还真的有钦差大臣,还是白家的。

这个白家很厉害,皇上派出的无数钦差大臣里面,只有白家的人是最厉害的。他们就像一支骑兵,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官员,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犯了错的官员。

光是白家的名声,就已经够吓人的。更何况,白家深受皇上的信任,

那自然是有很大的权利啊。给他下命令的石家,在白家面前,那根本是连屁都不算的好吗

早知道这个牧县令,和白家有关系的话,他是打死都不敢得罪的啊。还有这个牧县令,是不是有毛病啊,和白家有关系,居然跑到这种小地方来当县令。

赶紧从座位上面下来,看着白元“白大人,请上座。”

白元自然是拒绝了“主审还是你,我坐在上面做什么只是刚才从你审案开始,本官就在听着,确实有偏袒的嫌疑,是不是应该重生审理啊”

知府大人还能够说什么官大一级压死人,刚才压得牧夜霄多爽,现在就有多悲催。

只得含泪点头“是,下官这就重新审理,来人,还不给钦差大人搬把椅子过来,还有这位贵人。”

虽然不知道顾雍是谁,但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当然也是要巴结一下的,那肯定是个大人物啊。

衙役很快搬上来了椅子,让两人在旁边坐着旁听。知府大人再度坐到位置上面“升堂,刚才是你们这边说的,方大山不孝顺是吧,具体怎么不孝顺的,说出来”

“另外方大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反驳这边说的不对,并且有证人证明,三十大板,先给你记着。”

老太太看不懂这些,只看到明明该挨打的人,又不挨打了。心中有些生气“这位新来的大人,我儿子是真的不孝顺,说什么都不听。”

白元可是知道方小夕是千九九的徒弟,光是凭着这一条,这姑娘以后就前途不可限量,她的父亲,怎么可能有污名。

在说了,要是这人真的不孝顺,不说别人,就是千九九都不可能放过的。想到这里,倒是信心十足“哦那你随便说一件事情来听听,他怎么不孝顺了你们可分家了”

老太太一愣,方大山已经先开口了“回大人的话,我们十年前就已经分家,那时候我家穷,就分家了。”

主要是嫌弃他儿子多,女儿病,一家都是拖累,干脆给赶出来了。白元哦了一声“分家了,还说你不孝,老太太,是不是他没给孝敬钱”

老太太说不出来,方大山继续开口“孝敬钱是按照分家时候说好的,每年两老都是一身衣裳,五百文孝敬钱,这些年从未放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