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她是疯了吗?



作品:《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为了你背叛我!知蘅这个叛徒,叛徒。”

蓝湄气疯了,紧紧拽着战沐霆的手臂,咬牙切齿道:“你说,你是不是早就和知蘅联合起来要背叛我了,夏夭夭只是你们的烟雾弹,其实你们俩才是真正……”

战沐霆冷冷的推开她,打断了她的臆想,“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顾蘅就是新月会的知蘅,至于其他的事,我不清楚。”

“你说什么?”蓝湄不敢相信。

“你什么都没给她,她竟然愿意为你做到这一步,她是疯了吗?”

其实这也是战沐霆想问的,顾蘅为什么要这么帮自己?

她是疯了吗?

深吸口气,战沐霆一字一句道:“知蘅是顾家千金,为什么会做你的学生?”

他知道,朔望跟着蓝湄,是想借助蓝湄的力量去对付王室,对付克里王子。

夏夭夭则是因为受到了太多不公和屈辱,这才选择了这条路,那顾蘅呢?

她又是为了什么?

蓝湄眯了眯眼,终于知道战沐霆来找自己是为什么了。

原来是想知道这个。

“你想知道?那你亲自去问知蘅好了,我想,她一定很乐意告诉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怎么的,看着蓝湄这样的狂笑,战沐霆的心底莫名泛起一阵寒意。

顾蘅她……为什么?

战沐霆离开了这个特殊的监狱,回到首相府,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战擎天知道他刚去见了蓝湄回来,便去找他,远远地看见他坐着发呆,心头暗道不好。

这个样子的他,像极了当初刚知道夏夭夭身份时的样子。

“小霆。”

“老大,你怎么来了?”

“你和蓝湄都谈了什么,有什么收获吗?”

战沐霆摇摇头,道:“她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了。老大,你觉得……为什么我可以这么顺利的知道朔望的身份?”

“你、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发现?”

战沐霆摇头,叹气道:“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顺利,总觉得有人在暗中帮我。”

他不能告诉老大,暗中帮着他的那个人是知蘅,是蓝湄最为得意的学生之一,如果老大知道了,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他还没想好怎么对顾蘅,因此必须瞒着老大。

战擎天不明所以的看着战沐霆,“已经查到了,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就是最好的结果,至于是否有人在暗中帮你,这个很简单,等。等时机到了,那个人会自己出现的。”

“老大,朔望毕竟是卡西欧陛下的儿子,我们是否要把他交给王室呢?”

“自然。”战擎天眯了眯眼,在和王室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学到了很多,而且也知道如何与王室做交易,以保证首相府和内阁的利益。

“克里王子快回来了,他们兄弟俩是该见面了。”战沐霆勾起嘴角,道。

“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你要不先去A国,看着小凤凰?她一个人在那里,我实在是不放心。”

“老大你放心,我把石头留下了,而且还有九叔呢,小凤凰不会有事的。简宁不是爹地和妈咪害死的,当年陆晨曦很喜欢爹地,还差点就和爹地联姻了,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早就知道了,爹地和妈咪也告诉过我。”

“那他们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小凤凰,这样的话,小凤凰和简弈也不会有那么多误会了。”

“小霆,你想的太简单了,就算爹地和妈咪把真相告诉小凤凰,小凤凰知道了,简弈也不会信的,有些事情必须自己去查,因为别人说的,永远都会有出入。当然,简弈现在回头还不晚。”

“也不知道爹地和妈咪究竟在想什么,是不是故意给咱们这么多考验?咱们俩是男人倒还好,小凤凰一个女孩子,又一直被咱们保护的很好,哪里见过这些?这不是故意吓她么。”

“你不懂,爹地和妈咪自然是用心良苦的。”

远在扶风的战弈辰和乔慕慕正坐在湖边喝茶,赏景。

“你说,如果小凤凰知道咱们瞒着她关于简家的事儿,她会不会生气?”

乔慕慕有些不安的问身侧的男人。

男人冷硬的轮廓微微变得柔软,轻笑着:“当初我想让你告诉她的,是你不肯,现在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怎么突然想到说这一茬?”

“我这不是收到小天的消息,说小凤凰留在A国了么,她肯定是为了简弈,要不也不会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对咱们的孩子来说,危险是一种考验,就算是小凤凰,也能平安度过的,你别担心了。”

“哼,就你最镇定!小凤凰可是个女孩子,我哪儿忍心让她受苦。”

战弈辰闻言,微微挑眉,握住了她的小手,“那你为何不肯告诉她真相?”

乔慕慕囧了囧。

“我不是很喜欢简弈那个孩子,他本质不错,只可惜被拓跋赢养育长大,我生怕他会变成拓跋家那样的人,咱们吃拓跋家的亏还不够么。我可不想让女儿继续吃亏下去!”

“夫人这话我同意,拓跋家的人实在是可恶,好在拓跋卿虽然也是拓跋家的人,但还算有情有义,也不会利用孩子们,他想要的不就是A国的所有市场吗?我已经把所有的产业都调走了,现在只有战壹财团还在,这些年战翔把战壹财团经营得不错,总统府也开始忌惮起来,我得去A国走一趟才是。”

乔慕慕就知道,这个男人表面上是为了战壹财团的事儿,实际上就是不放心女儿。

亏得她还说了那么多,感情人家早就做好准备了。

“老公,我和你一起去。”

“当然,这些年我们还没好好分开过呢,我可不能让你离开我。”

乔慕慕脸蛋微微泛红,轻笑着:“那去看小凤凰吗?”

“自然是要看的。”

她激动又兴奋,爬到了男人的身上,拿出年轻时候的那种狡黠和撒娇功力,“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战弈辰紧紧按着她的后背,把脑袋埋在她的胸前,狠狠吸了口她身上的香味。

这个女人……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经不住她的诱惑。

乔慕慕抱着男人的脑袋,得意的扬起下巴,“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这次我一定要给小凤凰好好把关了。”

姑娘大了,想嫁人了,不由父母了,这是正常的。

她理解,但她必须给女儿好好把关,可不能让她以后受到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