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九章 孤云山上孤云子



作品:《诸天玄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郑景玥不甚明了,她这辈子还真没怎么做过散修,所以对这些门门道道不是很清楚。

王中很快又道:“放心,只要不是金丹真人出来以大欺小,一般人咱们不必害怕。”

郑景玥听他这么一说,才安下心来,既然王中说没问题,那就真的没问题,她也就不怎么操心了,转身进了洞府去做其他的去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那几道云光先后在孤云山外盘旋,其中有两道似乎是收之不住,直接撞了过来,就要在王中洞府前落下,但半空之中,忽然显现出一道透明琉璃一样的光彩,拦在了这两人面前。

这两人顿时如同两个大铁球一样,狠狠的撞在了光幕之上,摔得个七荤八素。

“哎哟,竟然还有护山阵法!”

一声惨叫,两人遁光身形在空中打了好几个转,才堪堪稳住,颇为狼狈。

平台之上,王中淡笑了一声,对着高空几人喊道:“几位道友是何方神圣,为何不请自来,犯我清修之地?”

刚才这么一小会的功夫,他已经将这一行六人看清,修为最高也不过是堪堪筑基后期,虽说不知道这些人有什么宝贝或者手段,但他自忖和郑景玥两人应付起来,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半空中的几个修士,以那筑基后期的中年人为首,此人身形瘦长,颌下三寸胡须,看上去倒有些像个凡间的教书先生。

不过这人在看到同来的两个人撞到法阵之后,眼角一缩,眉弓上翘,立刻将此人温和的面相,拉扯得有些阴狠起来。

在听到王中近乎云淡风轻的招呼声之后,此人略一沉吟,转眼便换了一副温和笑容,对着王中遥遥一拱手道:“这位道友,在下陆辉远,乃是左近清风堡之主,敢问道友又是何方人士,为何来到孤云山?”

王中笑了笑:“在下山野散修王中,觅地清修,见这孤云山造型别致,风景甚好,所以便在此落脚了。因洞府尚未建好,所以没有拜访周边同道。怎么,陆道友这是来登门问罪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两边都是笑眯眯的谈事情,陆辉远自然也不好恶言相向,何况初来此地短短几天便能布下阵法的修士,显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陆辉远面露难色道:“原来是新来的道友,道友能在左近落脚,与我等做个邻居,陆某人自然是欢迎的。只是道友为何偏偏选了这孤云山呢?”

王中有些乐了,继续虚与委蛇道:“为何不能选这孤云山?难道这孤云山还是有主的不成?”

陆辉远登时便慨然接口道:“嗨,正是如此啊!道友初来此地,可能不知,这孤云山可一直都是有主人的。”

下头的王中心中顿时差点没忍住笑,这些人,理由竟然都不会换个新的么?

说起来,这其中还牵扯到一桩“往事”!

那还是上一世的时候,易随行带着飞仙派一众弟子逃到了豁元胜境,一路上为了逃避天盟的抓捕没个安生,好不容易脱困,自然是要修整一番。

易随行便随意选了个一个附近的灵机还算旺盛的山头,作为众人的暂且修整之所。

但哪知道才将落下没多久,就有一票人赶将上来,说那山头是他们所有,非得要同易随行等人说理不可。

那时候易随行带着一群师兄弟,人困器乏,状态都甚好,对方也不是什么善茬,最后牵扯了半天,还是给了一笔灵石了事,算是对方将那山头让给了他们。

其实就算随便找个地方将就休息,也未尝不可,只不过山水之地,更易于藏风聚气,灵机稍微旺盛一些,所以修士才大多选定这样的地方开辟洞府。

王中有些没想到的是,时空轮转,他提前了十几年来到豁元胜境,随意找个无人的山头落脚定居,居然也会遇到这样的奇葩事情。

看来拿地方有主这个借口来欺负新来的人,在这豁元胜境内,是早已有的传统啊。

至于这孤云山有没有主,王中两人落脚之前,肯定是仔细检查过了的,没有半点人工开凿的痕迹,哪里谈得上什么有主。

如果只是有人在上面走了一圈,都能算有主的话,那从明霞山过来这么大片地方,怕不都是他的了。

王中立刻便笑了一阵,然后才说道:“陆道友可不要欺王某是生人,王某在此地落脚之前,可是上上下下都查探过了的,并未有修士停留的痕迹。道友说是有主的,莫不是诓我,这天地山川,又不是凡间店铺,没有人住,难道还有地契不成?”

陆辉远也不恼怒,立刻便指着他旁边一人说道:“好叫王道友知晓,此山名为孤云山,道友在附近可以去打听打听,孤云山上孤云子,便是这位。孤云子长久在此清修,以山为号,本就是这山的主人。”

王中眼神挑,有些饶有意味的看着陆辉远身边的那名为孤云子的修士,此人面容清癯,身形同样瘦削,看上去年纪甚至还要比陆辉远大一些,不过修为却差了许多,才堪堪筑基初期,和他表面上差不多的样子。

“道友说话也得讲凭据,不然空口白牙的,怎么令人信服。这位孤云子道友,说是在此地清修许久,那为何这山头上上下下不过百丈高下,却没有他留下的半点痕迹呢?”

陆辉远还未开口,那孤云子便大声道:“在下闲云野鹤惯了,一向只奉修持,不赖俗务,随光阴而走,席天地而卧,所以才没有在这山上开凿修建居所等等,但此地确实是在下一直以来的修行道场,道友不问自取,是否太过霸道了?”

王中闻言有些无语,这些人脸皮厚得当真是也敢说,还随光阴而走,席天地而卧,怎么不说自己破碎虚空不染尘寰呢?

而且他和郑景玥在这里大兴土木,修建了起码有七日以上,这些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一切都弄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才跑来,早特么干什么去了??

按照正常的套路,若是王中不想惹麻烦,多半就该开口询问对方,商讨如何解决这个“误会”。

但王中却忽然冷冷一笑道:“孤云子是吧,你误会我说的话了,我指的痕迹,并非是你在这山上建筑些什么的或者留下些什么实物,而是这山中灵机流转,没有一丝一毫你的气息,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生人的气息,只有简单明了的天地之气流转。”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