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彻底清除



作品:《诸天玄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一路走来,王中时不时就向郑景玥灌输这些关于媚信息。

王中对媚了解,让郑景玥格外惊讶,她之前就忍不住问过王中好几次他是不是盟之人,王中都不是,但王中所讲的关于媚事情,无论是媚制度,还是盟下属的这些宗门的组织与行事风格,王中都如数家珍。

甚至很多王中的东西,郑景玥活了几百年连听都没听过。

两人相处的时间越长,郑景玥反而越发觉得王中神秘,在她看来,王中好像就是无所不知一般,比如那豁元胜境的邱提子,她就压根没有听过,这让她有一种淡淡的无所适从,但却又逐渐产生了一种崇拜与依赖。

大蚬山繁华无比,比之辟寒城,少了一分威严,多了一份从容。

犹豫地理位置以及联秘位等原因,赵家对这里的管辖要比辟寒城那等地方高级的多,也正规的多,起码大蚬山洞府居所的对外开放,就十分透明方便。

这里所有能够开辟灵气洞府的地方,都由名为宫殿的衙门管辖,工殿又分大十二司,在各个坊市也有分布驻点,王中虽然是第一次来这里,但也没花多少时间,就在坊市之中找到了专门短期租赁灵气洞府居所的昂日司辖下管理地点。

租了两,价格虽然稍显贵了一点,二百灵石,但是在大蚬山的接近山腰的地方,算是十分不错的所在了。

那负责引路的指引人员,也并没有因为他们只是短暂停留两就做些什么幺蛾子,反倒是一路都很礼貌的迎来送往,与一些地方的霸道做派,不可同日而语。

进入租住的洞府之后,王中立刻便感受到如雾如气一样的灵气扑面而来,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灵妙宝地,若是前世的他,就算到了金丹期,能有这样的洞府,都会满足了。

不过现在的他,却只想早点解决完了事情赶紧离开,因为在这样的地方待的时间越久,他体内的真元法力就会格外躁动。

这也是在筑基之后,玄元真解才有的新的或者更明显的变化,似乎他与外界地的交流,已经在无意识中便越来越多了。

若是成就金丹之时,能有这样的体悟,应该绝对是好处,可惜的是,这外界并不是煞气浓郁之地,让他颇有一种阴差阳错的感觉。

郑景玥倒是对这种情况没什么感觉,毕竟她以前在辟寒城所居住的地方,宋家的祖宅,就是灵气浓郁的胜地,比这里也差不到哪里去。

由于是短期的居所,加上他也不需要炼丹的地火什么的,所以这山间的洞府格局倒也不复杂,就两三间的房间院落格局,不过里面收拾的还算清净。

王中略微打量了一会,默默的感受了一下这洞府之中的灵气走向,最后选在了东南角的一处地方,挥手一扫其实并没有的落叶,然后对着郑景玥道:“就这里,明,就将你脸上最后一层金龙沉底液彻底解决。”

王中得有些斩钉截铁,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虽然这金龙沉底液的清除手段他已经驾轻就熟,但能早一将之了结,不仅是了了郑景玥的一块心病,也是去了他的一个心头之患。

现在眼看着就要结束了,他自然也感到一阵轻松。

郑景玥也是十分激动道:“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吗?”

王中摇了摇头,在刚才指定的地方转了两圈,然后才道:“这洞府里的灵枢大概就在此处,这里的灵气虽然不是最为浓郁的地方,但确实灵机转换的节点所在,流动交换最是清新自然,你先在这里调理好体内状态,等到明日午时日上三竿之刻,阳气最盛之时再开始。”

郑景玥疑惑的还想再问,不过王中却没有心思解释那么多了,佯怒的瞪了她一眼,她也只得把嘴巴一噘,然后乖乖的按照王中所的做。

其实并不是王中不想与她透彻,而是有些事情,不能与她讲的太多,不然她又要胡思乱想。

这金龙沉底液清除到了最后,却反而让王中有些棘手了。

并非是王中估计错误,而是他低估了这种特殊颜料的渗透性与发展性,原本在离开辟寒城之后,他曾猜测,若是他不出手的话,这种染料会在一段时间内突破郑景玥的头颅,然后朝着全身发展。

但是他还是将这东西看得太低了,这东西竟然对分布浅显的地方,延展渗透格外剧烈。

郑景玥脸上的金龙沉底液现在已经消除了九成九,但最后剩的越少,这东西的渗透延展就越快,现在已经几乎将她整个面部都占满了。

郑景玥虽然大致上已经恢复了过往的容貌,但是在外饶眼里看来,脸上就始终带着一股淡淡的黑纱一样的黑气,这是由于金龙沉底液的色泽投影所导致的。

为免夜长梦多,王中打算将这层“黑纱”一次性解决,不过这样一来,他所控制法力游走的地方,就要遍及郑景玥的整个面庞。

虽然他控制的法力单元可能并不会增加太多,但是面积一大,也给他的工作带来了不的难度,因为他要时刻防止玄元真解对郑景玥本身的血肉侵蚀,那是比金龙沉底液更加剧烈且不可逆转的伤害。

郑景玥盘坐在地,开始调理自身的肉身状态之时,王中也开始在一旁梳理自己的神识与法力,争取达到最好的状态。

第二,午时将至,空作美,艳阳高照,随着时间的变化,这院落之中的灵机交换,也越发活跃,正午时分,整个院子中的灵气,都是一个最活跃的水平。

郑景玥自身的法力尽量收束平稳,若有若无的地灵气在她脸上流转来去,登时,那层微不可见的“黑纱”,在王中眼里竟然开始荡漾起来。

“就是现在!”

这是王中这些来观察出来的规律,这金龙沉底液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侵染到兵器上的原因,存在于血肉之中,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完成自己的使命,所以对外界的地灵气还有一丝丝不可查见的感应。

地灵气剧烈活动的时候,这金龙沉底液的活动,也最为活跃,虽然只是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变化,但是这一丝的变化,对像王中这样神识敏感的修士来,就是最好的突破口,甚至有时候在斗法的时候,这就是必杀的破绽。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