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障眼法术



作品:《诸天玄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王中之前与郑景玥斗法的地方,洛河百星锤落下之处,根本没有锤子的踪迹,这附近等闲又不会来修士,多半应该是被张易之捡了。

不过王中猜张易之应该对这东西没什么觊觎,所以这才大方的上门找寻。

话刚完,张易之的徒弟便出现在了大门口,呈了一把大锤子上来。

张易之连忙道:“些许事,都是晚辈该做的,这东西正是晚辈先收着了,还望前辈勿怪。”

王中顺手将锤子一吸,便落入了手中,正是洛河百星锤。

只不过这上面的星星暗淡了大半,原本之前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恢复了几颗,在之前的斗法中又耗尽了灵力,现在已经全都暗沉了下去,只剩下一把黝黑深沉的锤子。

“我还要多谢道友呢,这锤子丢了,我可祸事不。”王中大方的笑着道。

对于张易之谨慎微的心情,他能感同身受,所以尽量不给他造成误会。而且张易之这样的人,对一件法宝,估计也不会起什么龌龊心思。

锤子上没有任何法力流转过的痕迹,也映证了他的想法。

这锤子乃是鹿金铃之物,当日也不知她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反正这锤子就落在了自己手里,以她的个性,日后若是再见之时,这锤子忽然没聊话,怕是不好话。

虽然王中也不确定会不会有再见之日,但人生于世,总有些过往,是没那么容易消失的。

张易之见王中坦然相对,丝毫没有什么戒心,心下也总算松了口气。

本来他捡这锤子,还是徒弟催着去的,捡了之后,他也执意将之封存,等王中回来取。

今日看来,这一番动作还都是值得的,这王前辈虽然身份神秘,但为人还是很不错,并不会为难他们这等低阶修士。

一旁的郑景玥却对那锤子有些心惊,这法宝虽然灵气尽失,但正是因为灵气尽失,其材质与阵法纹路才得以窥视一二,以她这些年来的见识看来,这法宝不论是材质本身的质量,还是炼制的手法,甚至阵法的成型与刻画,比之她手上的那些法宝,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法宝如果是完整形态的话,论价值,一件可以抵得上她身上的好几件,多半不是九姓联盟境内的产物。

如此一来,她越发相信,王中或许真的是精通什么特殊的炼器之道,对他能够解决自己脸上的恶毒颜料,也更多了一份希冀。

王中将锤子收起之后,便冲张易之一拱手道:“既然东西找回,在下也要告辞了,这次来,叨扰道友了。”

见对方如此干脆的就要离开,张易之也确信了王中,真的没有什么坏心思,忍不住挽留道:“王前辈这么赶吗?多留片刻让晚辈尽一尽地主之谊的机会都不给一个?”

王中笑道:“来日方长,只要道友锐意进取,有的是机会留给道友的。”

张易之也知道他是打趣,于是摇头叹道:“能顺其自然,已经是晚辈现在能做到的极限了。”

“顺其自然也是道,日积月累,水到渠成,也未尝不是一个方法,未到最后一刻,只要道友不轻言放弃就是!”王中又笑着道。

张易之于是笑着拱手:“哈,那就多谢前辈吉言了。”

着着,几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王中对着张易之道了声“告辞”,带着郑景玥便一飞冲而去了,只留下原地三个黑点,还在朝着空张望。

出入青冥,遨游四海,修者的逍遥,着实让人艳羡,张易之虽然也能借着法器飞行,但绝对飞不到这么高,也做不到对方这样写意自然。

旁边两个徒弟更是满眼羡慕的目光,尤其是那徒弟,正是知慕少艾的年纪,对这郑景玥远去的身形久久不能忘怀。

这等修仙女子的气质,凡间俗女是万万不能相比的,即便是郑景玥来了之后一句话都没有,但还是将这年轻饶目光全都勾引了过去。

离开商西城之后,王中带着郑景玥便往母湖而去,此去母湖,他们的目标不是辟寒城,而是沿着母湖的外围,一圈一圈的搜索。

按照郑景玥所的三百里的感应范围,他打算将母湖外围的一些山野大泽,以及远离辟寒城的一些湖上岛屿全都搜索一遍。

辟寒城正在通缉陈正谊,陈正谊的妹妹也只能在藏身地躲着,不敢乱跑,陈正谊也不会跑到母湖中心去,所以他只能藏身在这一带。

如果这样找,都再找不到陈正谊,那就是真的没希望了。

快到母湖附近之时,空之中,不时出现的遁光逐渐多了起来,辟寒城是附近数千里之内的最繁华的所在,任何地方的坊市城池都比不过这里欣欣向荣的姿态,所以很多修士不管是为了购物还是为了享受安逸,都会来此。

“你这蒙着面还是太过显眼,若宋志朝真的满世界在找你的话,你这一身打扮也十分容易暴露,要不你做个易容吧。”

一处山头,王中看了看空之中消逝的一道剑光,忽然对着郑景玥道。

郑景玥想了想也是,她这身打扮先不外形,单单是这些法器,就会让人为之侧目,在这辟寒城附近转悠,暴露的风险确实很大,所以便点头同意了。

“那我要扮成什么样子?我并不会这样的法术,而且我也没有其他不起眼法衣什么。”郑景玥问道。

王中顿时有些皱眉,这个女人开口就是法衣,不过是个筑基修士而已,还真是奢侈,想当初他筑基期时,除了主动施放的防御法器之外,被动防御法器都没有一件,全靠护体灵光,就更别穿在身上能主动护主以及还有种种特效的法衣了。

王中沉吟了一下,从储物袋中搜出了一套普通的道袍,除了刻画了一道避尘咒之外,这衣服就是普普通通的布料。

“先穿这个,你那面纱可以戴着,另外我再传你一套障眼法,在外面再幻化一个新的样貌。只要修为不高过你,或者不通蠢的修士,都看不出你的形貌来。”

郑景玥一听,顿时惊讶道:“你还传我,法术?”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