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血元遁法



作品:《诸天玄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思虑想想之后,王中便将之抛诸脑后了,这些东西,都不是他现在该考虑的,他现在唯一要的就是安全穿过这片雷火港风覆盖的区域。

“但愿这一路上能够有藏身躲避的地方!”心中略作祈祷之后,王中便立刻迎面而上,前方一轮栲栳大的火焰正好炸开,雷霆焰光四射,光耀如日,附近山石顿时化作一片齑粉飞散。

王中迅速把身体贴着山壁凹陷处,玄元真解法力横涌,将全身护住,火焰雷霆的余波从他眼皮前方不远划过去,携带而起的凌冽之势,即便是隔着法力防护,依旧刮得他眼皮子生疼。

等这团突然落下来的雷火消失,王中继续上前,到了刚才爆炸的地方一看,坚硬的山体上早已被炸缺了老大一块的窟窿,这柱峰顶上之所以如此细,就是因为多数山体被雷火罡风这样给粉碎了。

等到越是靠近罡风雷火层的爆发区域,这种情况便越是明显,透过无穷闪烁的光焰朝上望去,王中发现这细细的山体也不知道还能撑多少年。

若是等到哪一这上面的山体忽然被彻底炸断,这整个上半部分直接断裂倒下去也不定。

雷火继续肆虐而来,王中顶着无穷大的压力,贴着山壁左右摇摆,上下窜动,尽量躲着每一团轰炸过来的雷霆火焰。

前行不过一刻钟,他便感到浑身燥热,体内似乎有熊熊火焰燃烧起来。

这是雷火肆虐,对一切外物自然而然的影响所致,即便他修炼的是玄元真解,也丝毫不能阻挡,不过这都还不是致命的。

他像一只跳蚤一样来回跳来跳去,躲避雷火的做法,对那些团的雷火还有用处,一旦有些大型的雷火冲荡过来,他极有可能避之不及。而且越是靠近中心,这样的危险便会越多。

就在他刚刚稍微靠近中心区域一点时,一团遮蔽日的雷火便忽然从而降,附近空间的一切团雷火都被这一团大雷火直接吞灭,无穷的爆炸惊起,整个雷火光焰却仿佛海浪一般没有死角的汹涌而来。

王中大惊之下,立刻将那漯河陨星锤拿了出来,一口血气直接喷在了上面。

玄元真解所修炼而来的真元法力进不得这等法宝,他只得用自己的本命精血才灌输,好在这种血炼之力对这法宝还有效果。

吸收到了精血之气的法宝忽然迎风就长,化作一面大锤如同一面盾牌,严实的挡在了他的头顶上,紧接着,一阵接一阵,一波接一波的爆炸就在他头顶爆裂开来。

而透过陨星锤传过来的炽热与震荡,则让强行御使这件法宝的王中立刻再次喷了一口血出来。这等地之威,完全不是他这样取巧所能阻挡的。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头顶与四周的爆炸才算过去,附近被这打团雷光肆虐了一遍,反倒清净了许多,不过王中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远处还有无数的雷火又会横冲直撞过来。

王中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将陨星锤收起,这锤子果然是难得的宝材所制,单凭本体,雷火的轰炸种也没损伤多少,可见不凡。

这时他再往四周一看,发现山体之上又被轰炸得坑坑洼洼,坚硬的山体岩石在雷火的肆虐之下简直就跟豆腐渣一样。

“不行,不能这样慢吞吞的爬过去,不然迟早会有扛不住的时候,必须一口气直接冲过去才行,这样才能尽量的降低与雷火交锋的几率!”

只是略一思考,王中就知道自己当前处境最危险的地方在哪里,如果继续这样一点点的躲着雷火慢腾腾的往上爬,就会将向上的时间无限拉长,遇到的雷火总量也就会越多,只要他有一次没有躲开,那就前功尽弃了。

缩短时间,快速通过,才是最好的办法,不过快速通过,危险性同样也不,强行突破,对修士的法力与反应,都是一个绝大的考验。

“有些风险总是要冒的,成败在此一举!”

一念既定,王中当下人化清风,沿着山势狂奔而上。虽然是强行向上快速突破,但贴着山体前进仍然是最基本的原则。

玄元真解在这一刻被王中运转到了有史以来的极致,御风神行之术结合山川林河遁法,王中尽起自己前世所知的神行法术,这些法术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并不限定必须要以地灵气威根本才能运用,只要是法力或者其他力量加持,都能运转。

山川林河遁法能够御使一切脚下有形之物,作为前进动力,御风神行则能在无形气流中借力前进,高深之处甚至能御风暴之力加持己身,在练气筑基阶段来,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优组合了。

在往日的行程中,他还从来没有一次同时施展过,但这时也不是藏拙的时候了。

地之间,一道如同蚊蚋一样的黑点,忽然沿着刺破云层的山峰,在罡风雷火肆虐之中急速穿行,几乎是一个眨眼之间,他就径直略过了大半雷火区域,将那些疯狂爆炸肆虐的雷火全都抛在了后面。

但随着他的愈加深入,前方的地域,危险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更加险恶。

雷火之外,无处不在的罡风轰然吹拂,就连狂猛的雷火,都被这种地狂风卷得只能作为附庸来点缀,而随着王中的越往上走,罡风肆掠的也越来越勤。

“不行!还不够快!”

急速飞行的途中,王中心情大急,外界的一切都在他的神识感知之内,前方地域的疯狂绝乱,几乎已经超出了他现在所能掌控的极限。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的他就算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只能凭借一口气强行去闯。

突破了,自然是海阔空,突破不了,就是从此与仙道无缘。

“血元遁法,开!”

一声大喝,玄元真解疯狂而动,将旁边略过的雷火光焰余波都扫掉一层焰头,王中整个人忽然面色通红,两眼一瞬间透射出两道血色光芒。

光芒一闪而逝,随之而来的,则是王中的一声闷哼,但闷哼之后,王中整个人却忽然像是冲而起的焰光一般,直冲云霄之外,身后更是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色尾迹。

血元遁法,魔道之术,以血为祭,开破空。

凭借着魔道法门,直接以精血为祀,王中总算将速度再次突破到了一个无法想像的极限,无穷罡风雷火的缝隙之中,这些地恶业还未开始肆虐,一道血色光芒便直接穿了过去。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