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寿尽而终



作品:《诸天玄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面对秦世玉的忽然到访,易随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辞:“唉,一位师叔寿元将近,又暗伤复发,前日里,去了。”

秦世玉连忙道:“原来如此,易兄节哀!”

不过他心里却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这个队伍发生了内讧争斗了呢,那样一来,这只队伍的实力可就要大大折扣,若是实力降低太多,拿来对付赵家的话,可能就力有不逮了。

“看来是秦某招呼不周啊,不知是哪位长辈仙去?”秦世玉跟着又问道。

如果是那个名为清觉的道人去世,对这个队伍的打击同样巨大,因为清觉是队伍中仅有的两个炼气后期修士之一。

易随行连忙道:“秦兄严重了,生死有命而已,与秦兄有什么关系。是本门的清净师叔,修行多年,但一直未曾筑基成功,导致岁月蹉跎了。”

秦世玉一听,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少一个练气九层,应该没什么打紧的。

不过他还是跟着叹道:“唉,原来是这样,不过寿尽而终,也算是福丧了,易兄切不可因此消沉。”

易随行顺着秦世玉的话点零头,两人又寒暄了两句之后,易随行才出言问道:“秦兄这几日不是事务繁忙吗?怎么今日有空来寻易某,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到正事,秦世玉连忙郑重道:“交代不敢,只是上次与易兄所的事情,不知易兄可有想法?”

易随行顿时明白,秦家这是要准备动手,不过之前只是粗略的了一个合作意向,对于具体的事情什么都没交代,所以这其中很多关节还是要商讨一二的。

所以易随行便点零头道:“承蒙秦兄盛情招待,秦兄若是有难,易某人必然鼎力相助,只是这事情到底要怎么做,还望秦兄先与易某个明白,这样在下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秦世玉忙道:“易兄的是正理,事情也没有易兄想的那么复杂,其实很简单,不知道易兄对地脉灵眼可有什么了解?”

易随行闻言心中一震,地脉灵眼乃是两家立身之根基,即便是他这个外人也看得出来,这秦世玉开口就提这个,这是要对赵家不死不休啊,可想而知,这次的事情肯定不简单,不定还会非常棘手。

不过棘手对他们来才更好,事情越棘手,越表明秦家自己不能解决,那样的话依仗他们的地方也就越多,而倚仗得越多,付出的报酬才会越加丰厚。

易随行连忙道:“地灵气荟萃之所,日月精华凝聚之地,一处最普通的地脉灵眼,至少都能撑起一个百十人上下的门派,怎么,秦兄难道发现这样的宝地不成?”

易随行的是修真界中对于地脉灵眼最普遍的认知,确实如他所,地脉灵眼通常是一个修真派门最重要的资源。

只是可惜,他们家的这个灵眼却是有缺憾的,不能用来做为修炼之地,不然秦家的发展速度将要再快三层不止。

毕竟修士的修炼,不可能一味的靠丹药堆积上去,自身的修炼也是很重要的,可是没有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在一般的地方,地灵气稀薄,修炼起来,事倍功半。

秦世玉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然后道:“哪有易兄的那么简单。实不相瞒,是这样的九河城中,有两处有缺憾的地脉灵眼,不能作为修炼之所,只能辅以手段,冲积灵田,然后用来培育灵植药草等物事。”

“而这两处灵眼,我秦家与赵家,一人一个。只是这赵家家主近年来随着修为提升,行事越发跋扈,不将我秦家放在眼里,照此发展下去,赵家吞并我秦家也指日可待。”

“所以为了对付赵家,我们打算对赵家的地脉灵眼下手,所以需要易兄帮忙出手。”

之前的商谈之中,易随行也对秦世玉些许透露过他是什么样的人,所以虽然他随便编造了一个理由,但事情却的十分直白,与易随行所猜想的大致不差。

易随行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道:“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易某还是懂的,秦兄放心,易某既然之前就答应了你,就不会轻易反悔。不管是做什么事,易某人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易随行的话语虽淡,但给秦世玉的感觉,却带着一股非同寻常的锋锐。这并非是易随行修为比他高而带来的气势压制,而是他这个人本身便是如此。

如果是秦宗平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发现,这个人可能不是什么好人,但一定是一个能做事的人。

易随行这样一,秦世玉心下大定,又道:“易兄答应的爽快,秦某也不是气的人,上一次与秦兄所的报酬,只是一个初步的估算,真正的事后报酬,绝对要比那多的多,秦某今来就是给易兄通个气,真正的具体行动步骤,会在三之后,由我的父亲与秦兄亲自商议,还请秦兄到时候过府一叙。”

易随行自无不可,秦家这样稳重,一步步的确认,更是明了对方的合作诚意,这笔生意,看来双方都很想合作,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秦家能够击倒赵家,飞仙派众人也能得到久违的修行资源,双方实力更是差不多,也各有忌讳,不会出现那种事后黑吃黑的局面,这才是修真界中最为稳妥与合适的合作。

“秦兄放心,三之后,易某一定登门拜访!”易随行拱手回到。

随之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心照不宣。

修真者对于危机总有无形中的感应,秦家对赵家虎视眈眈,虽然还没有落到明面的行动上,但正所谓咬饶狗不叫,赵家对于秦家也是一直有所提防。

其实自从上一次赵君仪被秦世玉欲行不轨的那件事爆发之后,原本亲和的秦赵两家便形同陌路了,分道扬镳是迟早的事情。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赵承望就算没有吞并秦家的这个心,但是这个道理还是懂的,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在招婿之后,赵承望仍旧在为赵家寻找着新的发展与突破方向。

通商行的到来,经过他的一番努力,终于又让他为赵家找到了一条新的财源,也算是一个的背景。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