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化元祛身



作品:《诸天玄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王中越想越觉得心惊,修行这门功法越久,他越来越发现这门功法极其霸道。

虽然是以真煞奠基,但是奠基之后,凡是一切有灵的气息与力量,只要进入练功者的身体,都能被彻底炼化。

但唯独就是正常的无处不在的地灵气炼化不了,让他着实费解。

“怎么感觉我这越练越在往邪路上走?”

要不是玄元真解中没有那些什么吸血噬魂的魔道手段,王中几乎都要以为自己练的是什么邪门功法了。

第二,王中总算出了一回门,到九河城的行历司将籍落了,由赵家一名修士作保,全程毫无波澜。至于林双成与赵君仪,这两人似乎各自对对方的好感都在迅速升温,根本就看不见人影。

下午的时候,王中一人独坐之时,赵家又为他送来了一只大容量的储物袋,这里面啥好东西也没有,就装了堆积如山的莫荷香叶,还有一些炼制冲灵丹的辅材。

有些甚至都还是青翠欲滴的嫩叶,显然是刚摘来不久,看来赵家为了酬谢他,也着实忙活了不少。

王中略微估计了一下,就算这玩意儿再不值钱,这么多,少也值个几万灵石了,比一柄极品法器只会贵不会便宜。

王中收下之后,立刻闭门吃了一片,果然如想象中的一样,这叶子一入腹中,蕴含的药力灵气立刻便被冲刷殆尽,然后炼化成为自身修为。

在王中神情专注的情况下,一片莫荷香叶的炼化时间甚至连一息都不要,若是单纯的吃下不管,不过几个呼吸也就彻底炼化了。

但唯一有个缺点就是,这玩意儿生吃的味道实在是太难吃了,总有股如同烂山药的味道在嘴里蔓延,让人极度恶心。

为了修炼,王中忍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王中又假模假样的借了赵家一处炼丹房,装做要闭关炼丹。有着赵君仪的关系,赵家给了他极大的方便。

不过进入丹房之后,外头没见他起过几次火,但药味确实浓郁,主要是莫荷香叶的味道,一片片的累积之下,熏得老远。

半个月后,丹房之中,这里弥漫着一股难以言的腐烂气味。

封闭了嗅觉的王中长出了一口气,经过半个月的奋战,储物袋中的莫荷香叶已经被消耗了大半,他也到达了真气换元的门槛。只要真气全数换元成功,那么他便算是进入炼气七层。

这么多的莫荷香叶,如果换成一般的炼丹师,来炼制冲灵丹的话,以五成的成丹率算,怎么也得练个上百瓶出来。

若是给一般的修真者服用,足够生生将十个人从炼气六层堆到炼气七层的门槛。

也就是,王中几乎消耗了将近二十人份的修炼资源。

虽然有炼化效率的问题,但玄元真解本身的特性再次让王中汗颜,这门功法在前面的气运周、百脉俱通时还不显眼,但此刻到了换元之时,让他有种对上古人士顶礼膜拜的冲动。

常人真气换元,不过是将真气压缩到极致,让其自然而然的呈现液化态势,最后一点点的将体内所有真气转化为真元。

玄元真解却不同,反而是将体内所有真气一点点的自我冲刷,在不断的冲刷与碰撞中,让真气自我融合,最后彻底凝聚真元。

这样的方式,产生的真元会有什么特性王中还不知道,估计肯定不简单,但此刻让他难以言的是,这样冲刷,其中痛楚,相当于将人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用真煞再次洗礼,而且往复不停,直到真元诞生为止。

其中痛楚,简直惨绝人寰,相比起奠基之时的那种痛苦,还要来得沉重十倍百倍。

若不是王中早在奠基之时就有过类似的遭遇,有了心理准备,几乎撑不过半个呼吸就得命丧当场。

“上古修士难道都是把自身当做铁胎一样糟践的吗?”

尽管内心不停的在抱怨,但是王中丝毫不敢放松,体内真气来回往复,将每一寸的肌肉,每一根的发丝都彻底侵染冲刷,一阵阵如同凌迟一般的痛楚,从上至下传播,又从下往上汹涌。

浪潮一般的撕裂感,仿佛大海上的波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一重高过一重,最后交汇叠加,轰轰隆隆的形成此起彼伏的海啸巨浪,席卷一切有形与无形之物。

盘坐在丹炉面前的王中,全身上下,不停的有一层一层的肉浪在上下来回,仿佛他体内的骨骼肌肉脏腑全在这一刻变成了水一样,不停的在上下滚动。

似乎受到了他的影响,整个丹房的空间似乎都在莫名的扭曲。

敞开的丹炉之中,还铺满了浓稠的绿色汁液,也在跟着晃晃悠悠,翻腾着绿色的波浪。

而他整个身体同时还在不停的晃动,仿佛打摆子一般,每晃动一次,配合着肉滥翻滚,便将身体拉成一团诡异至极的形状。

然后下一刻,这拉伸出来的身躯又猛地一弹,缩回原位,再从另一个方向反向弹出,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大手在不停的拉扯着面条,而面团,则是王中的身体。

同时,在这不停的奇怪变化中,每一次弹动,王中的体内就会有一团无形的气息,从他身体里面被甩出来,然后迅速消散在空气郑

甩出来的东西也不知道是杂质还是什么,起初是非常多,而且越来越多,一甩就是一大团。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被甩出来的量开始慢慢减少。

当这种不知名的气息被甩出来得越来越少时,王中身体上发生的诡异变化幅度也越来越,直到最后,再也没有这种不知名的气息被甩出来时,那些诡异至极的变化也慢慢消失。

而沉寂在定境中的王中,也开始感受到自身的某些不同。

全身所有的真气十不存一,但是一点若有若无的流动感,开始在丹田产生,然后仿佛涓涓细流一般,沿着玄元真解的霸道行功路线开始流遍全身。

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运转路线,这股流动感就好像渗入沙子里面的水流一般,一点点的蔓延,缓缓的将整个身躯的每一处都涂抹了一遍,然后又缓慢的回缩到丹田,然后又再一次的蔓延出来,来来回回,周而复始,永不停歇。

王中猛地睁眼,将一片莫荷香叶丢入口中,还未入腹便被彻底炼化,残渣被一口吐出。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