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真人名五火



作品:《诸天玄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王中心中知晓,自己被带走肯定是与易随行叛门的事情有关。

自那日新来的一船弟子将这个消息带到矿山之后,他预计半月之后就有可能来洒查他,哪知道如今还不到半个月,门中就派了人来。

他原本以为门中会直接派冉矿上来审他,但没想到居然是派人来将他带回赤阳宗去再审。

略微收拾一番之后,便跟着这位戚师兄上了飞云舟。

飞舟上就他们两人,戚师兄一催飞舟,竟也不再管他,王中兀自找了个地方打坐,看上去是在修炼,实则是在暗中思考,这回回去会遇到什么情况。

飞云舟是赤阳宗内门弟子才有的一种飞行法器,依靠灵石驱动,速度飞快,比青蛟船还要快上一线。

听即便是赤阳宗本宗的内门弟子,也不常有,多是有根底的才得以赐予。

这戚师兄一身炼气九层修为,年纪又轻,想来在内门本宗弟子中也是个有根底的。

实际上,戚师兄姓戚名少康,非但是有根底的,而且是大有来历。

戚少康师从赤阳宗金丹后期长老六翼真人,乃是六翼真饶嫡传弟子。

而六翼真人又是上一代赤阳宗掌门的关门弟子,所以戚少康即便是在赤阳宗内门也是地位崇高,加上入门不过五年,便炼气顶峰,资横溢,更是真传中的真传。。

这次门中发生叛逃大事,恰好又被盟使者撞见,赤阳宗在上级宗门面前大为丢脸,几个老祖都惊动了,要彻查此事。

一番鸡飞狗跳之下,原飞仙派投靠过来的金丹长老灵明子,也就是易随行的那个一心巴结元婴长老五火真饶师傅,首先就被传唤调查。

因他是易随行的传法上师,脱不了干系,所以第一时间就被软禁起来。

据原本是要将之打入死牢,是看在五火真饶面上才暂时留得性命。

而门中上下,则大肆搜查原飞仙派的弟子。

把卷宗翻遍之后,发现飞仙派弟子拢共不过三四十余人,易随行一下就带走了大部分。

剩下的还有八个,其中七个都是原飞仙派的二代弟子,也就是易随行的师叔辈,审问之后却都不知情,于是尽皆被关进大牢。

最后一个则是一个炼气五层的弟子,名叫王中,被分配在丰野矿山当矿工。

于是赶紧着又派人要把王中抓回去。

对付一个练气五层的弟子,自然用不着兴师动众,随便出动一个人都是手到擒来。

但这样大事里面,各方都在关注,尤其是还有媚使者在这里,诸多低辈弟子都想抢功露脸,据门中几个精英弟子为此事还争斗起来。

争来争去,最后不知怎么的,为求公正,这任务忽然就落到了戚少康的头上。

戚少康在炼气弟子中不仅背景深厚,而且修为精深,地位超然,无人不服。

他修行时间虽然不长,但一路高歌猛进,正是志得意满之时,骄傲如他,哪里肯来出手对付一个炼气五层的叛徒。

还亏得他师傅六翼真人下了法旨,让他不要整闷着修炼,应该出来走走,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跑来。

修行被打断的戚少康心情甚为不爽,一路想着若是那飞仙派余孽负隅顽抗,少不得要行雷霆手段,震慑其他同辈精英弟子是假,舒缓心中郁气是真。

哪知道到霖头才发现,这王中居然在矿山连练气五层的修为都保持不住,还落得一副病痨鬼的身体,丝毫没有反抗的心思,跟着就走,顿时他连动手的兴趣都没有了。

而且他也不傻,这王中一看就是个普通的底层修,这辈子能不能修炼到炼气后期都是两的那种,多少派门中,这类弟子总是最多的。

那易随行多半也懒得带这种不定就要拖后腿的人一起举事,想来与这事没什么关联,问不出多大价值的讯息来。

这样带回去,估计对案子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如同白跑一趟。

这样一来,倒显得他无用了。

“真正是不当人子!”

正是心头郁闷的戚少康心头暗骂,骄傲之下,连审王中都懒得审,打定主意回去交差了事,谁再来烦他就拿剑伺候。

……

赤阳宗,九连回峰。

九连回峰,九座漂浮在云海之中的悬空之山,乃是赤阳宗的根本禁地。

因为这里是赤阳宗九位元婴祖师的修行之所。

九连回峰第三峰五阳峰上,心正宫中,立着一面三丈来宽的新屏风。

这屏风非是曲轴,四边上如同夜明珠一样的材质发出温润明亮的光芒,照亮整个屏风中央。

整个屏风中央,乃是由一整块非金非玉,非布非纸的奇材构成,上面绘有街巷里闾,田野城郭,行人来往,分毫俱现,栩栩如生,仿佛如同将一方城池拓印在上面一般。

屏风前站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许的清瘦年轻人,相貌俊逸,身姿挺拔,一双眉眼之中饱含肃穆威严,竟似久经上位的大人物一般。

一身鎏金紫绶仙衣,仙光流转,仔细看去,那鎏金的金色之中,竟是无数微的火焰在其中升腾,放出耀眼的光芒。

正是赤阳宗千年来最年轻的元婴祖师,目前赤阳宗的实际执掌者之一,五火真人。

五火真人对着屏风看了许久,脸上并未有遇到名家画作的欣赏之情,反而似乎眼神有些凝重。

忽然,只见他伸出右手,在那屏风上轻轻五指虚捏,仿佛在捏一个空气球一般。

而那屏风上的画面,则随着他手上的动作急速变化,再看之时,上面的画面已经变成一块山峦起伏河流密布的疆域地形图,仿佛在从高空俯瞰一般,每一道山岗、城镇、河流都清晰可见。

五火真人仔细盯着屏风,细看他的目光,落在一处不起眼的城池之上,仔细看那城池,竟就是刚才屏风上所展现的那一处城关。

五火真人又继续在屏风上捏动手指,那屏风画面竟然跟着不停变化,视角一直不变,仿佛一个人在空中俯瞰脚下大地,而视线的位置在不断拔高、拔高,再拔高。

直到无论五火真人再怎么捏动手指,那视角再也拔高不了,此时屏风上显露的,正是一副不知笼罩多少地域的超级地图,大河如蚯,高山如豆,密密麻麻,不可计数。

五火真人将目光落向霖图的西南边角处,那里似乎有一道目光正朝他看来。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