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修行事天不绝人



作品:《诸天玄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师弟真是好手段,这等矿脉里都能点石成金啊!”牛友贵赞叹道。

王中却道:“点石成金谈不上,师兄也不要想的太夸张,一能出几块还未可知,能收几块也未可知,打个对折都算不错的了,咱也就是攒点的辛苦钱,不然,修行资源哪里有得着落哟。”

不是他要给牛友贵泼冷水,而是他的真实目的不在此处,谨慎点行事的好。

若是牛友贵太兴奋搞的动静太大引来了管理执事之类的探查,一切就都白费了。

还是给牛友贵一种当做顺手闲子的感觉比较好,这样他联络师兄弟们的时候既有一定的警惕性,不会忘乎所以,但也不会不放在心上。

毕竟大家都是穷人,能挣钱的不是?

牛友贵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通,他人也老实,不然不会在枯燥的矿洞里一呆就是这么久,而且还能在矿洞里保持刻苦修炼的劲头。

当下点零头道:“也对,咱就顺手而为,能攒点就攒点,贪心不得。”

显然是彻底同意了王中的这门生意的想法。

王中又耐着性子与牛友贵简单商量了下计划,比如由牛友贵这个老矿工下工之后去与相熟的师兄弟们串串门,漏下口风,然后又制定一块真煞灵石换一块灵石产量的矿石,而且这事儿还得先让他们相信矿石的质量,王中每日又得多选些矿石备着,真煞灵石存放在哪里等等事宜。

一日之间连逢喜事,先是修为瓶颈得到突破,之后更是在死硬的功勋之外再辟财源,虽然不大,但蚊子腿子再也是肉不是,牛友贵的心情好的很。

反正矿石产量也不用担心,于是自告奋勇现在就去其他矿洞走一走,找一找熟识的人打听打听,看看哪些人又挖到过这种特殊的灵石。

虽然现在还不是休息时间,但是挖矿作业过程中,矿工来去还是很自由的,毕竟时不时就有人要开新坑。再或者有的人为了完成产量去旧坑试试运气,来来往往的,虽不多,但也不起眼。

真真假假的话语将牛友贵忽悠走后,王中却没有立刻出去交矿石,而是等确定他走远了,才将那真煞灵石拿在手里仔细端详揣摩。

这个东西是看着不起眼,在牛友贵眼里价值也不高,然而此时的王中,看的却是心潮澎湃。

在牛友贵面前刻意压抑的心情,这时候才稍微放了开来。

“原想着的计划是利用牛友贵朝煞气源头尽量挖,如果最后还是挖不到簇煞气的最深处的话,煞灵玉就会是最后的一丝希望了,没想到这里还有这种好东西!”

“眼下只要真能弄来足够的真煞灵石,那我立刻就可以转修玄元真解!”

修行玄元真解,最重要的就是浓郁纯净的煞气环境,只有浓郁到了一定浓度的煞气,才能引煞入体奠定根基。

在上古时期,地暴虐的时候,这些环境可能还非常普遍,然而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可以是可遇而不可求。

眼下这处矿脉原本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真煞之源,可惜,王中晚重生了几百年,如今煞气都已经完全爆发,将整个灵石矿都冲刷得不成样子了,泄露出来的真煞之气都开始有渐渐消散的征兆。

或许是无绝人之路,居然让他在簇发现真煞灵石这种东西,这种类似于低配版煞灵玉的地奇石,内中真煞浓郁完全超越功法的需求。

而要知道,在如今修真界,抽取灵石之中灵气来修炼已经广为流行,方法并不难,只要有足够这样的真煞灵石,他就能从中获得足够浓郁的煞气,以此来踏入玄元真解的门槛。

只要踏过这个关口,玄元真解的修行就会迈到正途上来,如同吸收地灵气一样,吸收各种真煞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往后的煞气浓郁程度与质量,影响的顶多就是修行提升的快慢而已,而这些,都是水磨工夫。

将这一块真煞灵石暂时寻地方收好之后,心情极好的王中这才将选好的矿石一篓篓的运出去,顺便将牛友贵的任务量也交了。

此时时间将近酉时,有的矿坑的人习惯积攒一整的矿石然后一次性交付,也没人发现什么不对。

往后的几,牛友贵初破瓶颈,心情正好,对做点生意有机会多挣点外快也是兴致勃勃,多数时间都在各个矿洞里面串门。

起先别人还以为他是在寻找新的开矿点,但随着他接触的人越来越多,有不少人都知道了他在收集真煞灵石。

“你收集这玩意儿干啥?”

丙午号矿洞七号矿坑中,罗世亮手上正拿着一块原矿石对着牛友贵道。

这原矿石里面有一块约莫一尺长短的一根块垒状晶体,正是一块少见的真煞灵石,块头比王中发现的那块可大多了,如果是灵石的话,起码可以切成个十来块下来。

“拿去讨好长老?谁瞧得上啊?”

罗世亮如今是炼气八层修为,两人都是最早一批来矿山的矿工。

这真煞灵石是个什么情况他也清楚,若是矿上设施完善一点,有专门收纳这些灵矿伴生物兑换功勋的地方,这玩意儿还能换上几块灵石。

但在这矿上,尹长老摆明了只要灵石产量,其矿场运营极不规范,什么机构都没有,这玩意儿除了拿去讨好那些执事之外,确实没什么用处。

但这点东西的讨好,又换不来功勋奖励,别人收的人不定都看不上,所以大伙挖到了,一般都是随手扔了了事,眼不见心不烦。

此刻这矿坑里就他们两人,牛友贵也不墨迹,径直笑道:“一两块别人瞧不上,我攒个几百几千块,总有人瞧得上吧。”

罗世亮也乐了:“那得攒到猴年马月去?这玩意儿又不是能挖到的,整个矿上,一能出个几块都不错了。”

“所以我这不是来收嘛。”

罗世亮一听还真有点来劲了,怎么这子的他好像能带东西进来或者出去一样?

“哎,你该不是带了什么东西进来吧,带不出去的话可就惨了哦。”

牛友贵一边将那原矿石拿在手里,感受到那刺骨的气息,一边道:“我哪有那个本事,有那个本事也没那个家底啊。”

“你准备拿什么来换?”

牛友贵指了指脚下这些烂石头道:“矿石咯。”

罗世亮一听怒了,一把将矿石又夺了过去:“你拿我开涮呢,这里矿石到处都是,我自己不会挖吗?”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