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七百九十七章 男孩



作品:《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那老哥,你慢去啊……”

河面上,映着的河畔街边路灯,店铺里挥洒下灯火,随着不时拂过清风,微微晃动着。

河畔街道上,灯火下,不时些行人走过,各自说着些话,话语声混杂在扰动着街边树木枝叶的风中。

那街道旁的算命道士再起身笑呵呵着送走了摊位前又一个顾客,坐回了身,望着身前有些发愣,

“师傅……”

又一个过路人在摊位前驻足。

“……居士坐,坐……”

算命道士再回过神,笑呵呵着出声招呼着。

……

“……我宝贝孙女喜欢吃什么馅的汤圆啊?”

“花生芝麻馅的!奶奶呢?”

“我孙女喜欢吃什么,奶奶就喜欢吃什么……那等会儿回去煮好了汤圆,记得多吃两个啊……”

“……嗯!”

……

“……买袋汤圆回去是吧,记着呢……跟着就回来了……”

“……明天的高铁票买上了吗……嗯,买上了就好……到时候吃了午饭再走吧……那也行,到时候我让你爸送你去车站。”

“……不聊了,不聊了,改天再说……老婆孩子还在屋里等着回去过节呢。”、

……

阵阵清风不时拂过,街道上,走过或老或小,或跟着牵着自己父母手的孩子,或跟着自己孩子走的父母,或说着白日里事往屋里走夫妇,或早早吃完了饭说着话的老人,

混杂在拂过清风中的话语声,在廉歌耳边响着。

坐在摊位后,随意吃着手里的些小吃,

廉歌看着摊位前,这街道上走过的些行人,听着耳边响着,混杂着的些话语声。

“……吱吱,吱吱吱……”

对着捧着的烤串完成了战斗的小白鼠,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也张望着街道上走过的些行人,

又低下了脑袋,眼馋着望着廉歌手里那袋子里,装着的些烤串。

笑了笑,转过视线,看了眼肩上的小白鼠,随意再拿了根袋子里的烧烤,递给了小白鼠,再转过视线,看着街道上走过的些行人,看着远处高楼间,一户户人家亮着的灯火。

小白鼠捧着烧烤,往嘴里塞着,也抬起了脑袋,朝着街道上,远处张望着。

远处高楼间,灯火下,一户户人家似乎在灯下吃着晚饭,或是还等着在路上的人,一盏盏灯火点缀着夜色。

近处街道上,过路的人或是步伐匆匆,或是各自说着些话,或是不时在街边驻足,

话语声混杂着,热闹着。

……

“……徐秉,这个你要吃吗?”

“……我不吃。”

“……那这个呢,狼牙土豆,可好吃了,每回我来这里的时候,都要买一份呢……”

这时候,一个背着个书包的小女孩,和着小男孩沿着街边,往着这侧渐走来。

不时在街边摆着的小吃摊位前驻足,小女孩转过头,有些雀跃着同男孩说着,

男孩埋着头,走在小女孩身侧,脸上带了个棉口罩,口罩上还有个卡通图案。

也没抬头看向了小女孩和小女孩说得东西,只是埋着头,闷声说着。

“……这个狼牙土豆你吃吗?”

转到头,小女孩再对着男孩询问道,

“……我请你吃吧,我出来的时候,我妈妈有给我钱呢。”

开心着,小女孩对着男孩说着,就要去摸自己身后书包的拉链。

而埋着头的男孩,却呼吸渐重,不停着吸着气,猛然在抬起了头,

“……我都说了!我不吃东西,我不吃东西!”

大声着,男孩突然冲着女孩吼道。

正拉着书包拉链的女孩不禁有些被男孩的模样吓住了,但顿了顿,还是往着男孩近前靠了靠,

“……徐秉,你是不喜欢吃土豆吗……我妈妈让我吃不喜欢吃得东西的时候,我也很生气呢……”

“……那我们换别得吃的吧,这条街上,有很多吃得呢……我们吃别得吧……”

女孩有些怯生生着,再走到男孩跟前,想伸出手去拉男孩,却看着男孩的模样有些害怕。

“……我不吃东西!我说了!我不吃东西!”

男孩看着女孩,眼睛有些发红,愈加大声着,再冲着女孩吼着,

“……你是不是就想看我笑话,你是不是就想看我笑话!”

男孩大声的吼着,

旁边过路的人听到男孩的吼声,不禁相继转过头,看向了那男孩和女孩,

“……我们出来这么久了……都还没吃东西……我都有点饿了……我怕你也饿了……”

小女孩看着男孩的模样,有些害怕,出声说着,

“……徐秉,我们走吧……你不想吃东西的话,我们就不吃东西了吧……”

伸出手,小女孩想去拉男孩。

男孩往后退了一步,眼睛有些发红,

“……你就是想看我笑话……别以为我不知道,舒玥,你不就是想看我的脸,笑话我吗!”

愈加大声冲着女孩吼着,

旁边越来越多过路的人驻足侧目。

“……你想看对吧,你看吧,你看吧!!”

男孩说着话,一把直接扯开了脸上戴着的口罩,口罩系带拉扯着耳朵都有些发红,

“……你满意了,你满意了吧!啊?”

“……你满意了吧!你看到了吧!”

口罩掉到了地上,男孩冲着女孩吼着。

女孩望着男孩有些癫狂的模样,不禁有些被吓住了,

愣愣着站在了原地,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你不就是想看我笑话吗,现在看到了吧,看到了吧!”

男孩再冲着女孩吼着。

“……你满意了吧,高兴了吧,好笑吧!”

女孩愣愣着,往后退了几步。

男孩望着女孩,眼睛红着,渐再埋下头,浑身不停颤抖着。

“……这孩子……真是造孽……”

“……妈妈,这个哥哥……”

旁边驻足的些行人看到了男孩的模样,不禁各自说着些话。

似乎听到旁边人的话,男孩头越埋越低,躲避着或旁边过路人或可怜,或兴致勃勃的目光,慌乱着,就像是躲闪着一道道利刃。

慌张着,男孩再捡起了落在地上的口罩,顾不上口罩上沾上的灰,就往脸上戴着,

只是慌乱下,几次都没戴上,男孩再埋下了头,躲闪着,沿着路往前侧跑着。

那愣愣站在原地的女孩望着埋着头,慌张着跑远的男孩,

再愣愣着在原地站了站,不禁往后退了退,再抬起头,抿着嘴朝着旁边围着的人望了望,女孩转过身,朝着另一侧跑远。

口罩只戴上了一半,男孩埋着头,跌跌撞撞着,躲避着旁边行人,缩着身子,

再朝着前望了望,似乎看到了廉歌,

看到了廉歌似乎没看到他一般,慌乱下,男孩踉跄着,跑到了廉歌身前摊位前,背对着街道上走过去的行人,坐在摊位前,将头越埋越低。

浑身依旧颤抖着,身子缩着,似乎躲避着身后过路行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