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赢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为他做一件事!



作品:《我在校草文里只能活三章

林家别墅二楼安静得很。

书房的门也没关, 灯开着, 窗子也开着。

别墅周围环境不错, 安静的书房里,可以听到风吹过树叶的哗哗声。

林深站在门口, 就能看到林渊坐在电脑前的清隽背影。

对方正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 黑色的屏幕上, 滚动着林深看不太懂的长串代码。

他在门口站了片刻, 伸手轻轻在门上敲了三下。

“哥。”林深敲完门就走了进去。

“深深回来了”林渊还是没回头。

哪怕林深走到褐色的宽大书桌旁, 对方的目光都还是落在电脑屏幕上。

他穿了件深黑色的休闲毛衣,戴了副银色边框的窄窄眼镜。

整个人看起来斯文又沉稳。

林渊修长的手指一边飞快地敲打着键盘, 一边对林深说道:“稍等。”

“哥, 你忙。”林深说着在书房沙发上坐下。

他随意翻开一本杂志,有些漫不经心地看了下去。

这一等, 就等了差不多半小时。

键盘密集的敲击声终于停下。

林深抬头看向他哥时,正好看到林渊疲倦地摘下眼镜, 轻轻捏了捏鼻梁。

“哥。”林深问:“是不是昨天晚上你说的那个问题”

“算是吧。”林渊点点头。

他对林深微微一笑:“不过不要紧,团队已经找出问题的关键所在,应该会顺利解决。”

“那就好。”林深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林渊放下眼镜, 起身走到沙发前。

他俯身,盯着林深的脸看了片刻。

突然伸手,在他头发上胡乱揉了揉,问道:“你呢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的模样。”

“我的都是小事。”林深说。

林渊为了工作那么忙, 他根本不想拿自己那些小破事去增加他的烦恼。

更何况,他也说不出口啊。

“让我猜猜。”林渊自动忽略了他的话, 在林深身边坐了下来。

他似乎真的很疲倦。

一碰到沙发,就浑身放松地仰靠在了沙发背上。

整个脑袋枕着靠垫,还顺手拉了个抱枕来抱在怀中。

“唔”林渊微微仰头,看着天花板,“和墨爵城小同学闹矛盾了吗”

“哥你就别管我的事了。”林深脸一热。

他撇开头,有些狼狈地不敢去看林渊的表情。

哥哥会这么犀利敏锐,其实林深并不奇怪。

可是林深有点不懂,是不是真的是他的问题。

他身边,不管是陶然也好,钱明明也好,甚至班主任李旭谦,现在连林渊,都觉得他和墨爵城之间有什么。

“呵呵”林渊低低的轻笑声,愉悦地响起在书房里。

他又伸手,揉了揉林深的头发。

“其实,也不算是矛盾。”林深沉默了会儿,还是忍不住呐呐说道:“就是可能产生了一些误会。”

“嗯”林渊轻声应了声。

只是他的声音听起来却有些含糊,好像从鼻腔中传来的一般,带着点快要睡着的懵懂。

林深转头看去时,林渊已经闭上了眼睛。

离得近了,他可以看得很清楚。

林渊的眼睛下方,有一片淡淡的青灰色。

看起来真的很疲倦。

林深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乖巧地闭上嘴,起身,将沙发旁椅子上的毛毯拿过来,展开轻轻盖在林渊身上。

做完这件事,他才重新在林渊身边坐下。

对方的呼吸逐渐变得悠长,胳膊也放松地搭在了沙发上。

林深转头,静静地看着林渊。

他在这个世界的哥哥,对自己就和言朔一样温柔耐心。

但他其实长得要比言朔更好看的。

他想起来林渊曾经开玩笑般说过,自己读书的时候也是校草来着。

林深一点都不怀疑。

林渊这样的长相,再加上又是常年的年级第一,真正的学霸。

还有这样温和的性格。

在星尚高中的时候,肯定特别受欢迎。

林深之前曾经搜过论坛,找过和他哥有关的帖子。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除了是学霸以外,林渊运动也很强,是学校的长跑健将。

读书的时候,还代表学校参加过s市举办的马拉松比赛,拿过第一名。

除此之外,林渊的钢琴也弹得很好。

曾经在校庆节目上表演过。

论坛上还留着林渊参加校庆表演时候的照片,一袭白色西装的他,即使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却也已经拥有足够让女孩子们尖叫的魅力。

林深单手撑着脑袋,专注地看着显然已经睡得很熟的自家哥哥。

林家的基因真的很强大,他的哥哥和弟弟都是这样优秀。

也都是个子高大,长相俊美的人。

为什么到他,就像基因突变了一般

还有

林深内心深处,其实一直藏着个疑问。

他平时都不怎么敢想,但是现在看着放松地在自己面前睡去的林渊。

那疑问却悄悄冒出了头

林家人都这样好,爱自己的家人。

可是他们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他没有原主的记忆,只能从看到的里那很简单的描述中,得到一点点信息。

学渣,而且似乎很叛逆,有自己的秘密。

然后和陆淼淼他们还有点关系。

然后和林渊的聊天记录,全是要钱。

一开始还编编借口,后面就特别敷衍。

凭着这些可怜的线索,林深大概能判断出原主是个怎样的人。

他毕竟现在占据了别人的身体,不太好意思对原主做出评价。

但他总觉得,这样的家庭,不该养出原主这样的孩子来。

而自己,显然是不像原主的。

一下从倒数第一到物理满分,然后半个月时间,学渣四门竞赛全都杀入决赛

他们难道没有一点点怀疑吗

还有性格

林深自己的性格问题自己清楚。

比如他绝对做不出开口问林渊要钱这样的事。

从这件事也能看出,原主应该是个比较张扬,也比较肆无忌惮的人。

林深自问,自己扮演的,应该和原主出入还挺大的。

林家人,真的就一点也没有怀疑过他吗

他看着林渊的睡颜。

对方在自己这个弟弟面前,似乎真的是全然的放松。

毫无防备。

甚至没有一点点怀疑的意思。

有的,只是远远超过林深想象的关心。

这个念头其实并不是第一天产生。

只是这段时间林深看起来总是忙忙碌碌。

这样的疑问每每一冒头,就会被他用忙碌的表象强行压下去。

又或者

林深内心深处,有另一个声音在叫嚣:

承认吧你就是更喜欢这里

你压根就不想去管这些可能存在的bug

你甚至想永远替代原主,永远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温暖的家里待下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几乎是有些慌乱地将这个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

不是的

林深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他有很努力在尝试,他是真的想回家的

“唔”林深正想得有些出神,沙发上的林渊却发出一声低吟。

他缓缓睁开眼睛:“我是不是睡着了”

“小深”楚榕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叫你哥哥下来吃饭了。”

“好、好的。”林深有点慌乱的跳了起来。

“妈妈叫我们吃饭了。”他重复着楚榕的话。

他说完,也不等林渊,就大步朝书房外走去。

“深深。”林渊叫住了他。

他垂下眼眸,看着自己身上的毛毯。

然后起身,叠好毛毯放在一旁。

“深深。”林渊走到僵着身体停在书房门口的林深身边。

他转头,对他微微一笑:“虽然哥哥不知道,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吧”

他微微偏头,想了想才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年轻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什么”林深下意识问道。

“就是即使做错了,或者后悔了,只要还没有到完全无法挽回的地步,都有大把的时间,去道歉,或者去重新作出选择,然后去奋斗。”

林渊说完,伸手拍拍林深的后脑勺。

“所以。”他对他笑,“别害怕你现在还可以拼尽全力,去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努力”

林深怔了怔。

他总觉得,林渊这些话应该话里有话。

他好像在说自己和墨爵城的事。

又好像不是。

“走吧。”林渊没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妈妈等急了可是要发火的。”

他说着,拍拍林深的肩,大步朝楼下走去。

一整个晚上,林深都有点不在状态。

他的脑海里,一会儿是自己的那些疑问。

一会儿是林渊说过的那些话。

更多的时候,竟然是墨爵城的脸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他一晚上几乎什么都没做。

就连睡觉的时候,脑袋里都乱糟糟的。

然后理所当然的,林深做梦了。

梦里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但是不管他梦到什么样的背景故事,最后总是会有和墨爵城长得一样的人站出来。

他们就和白天在酒吧里的墨爵城一般,冷着一张脸。

眼睑微垂,目光冷如冰刃。

咬牙切齿地对他说:咱俩没完

然后他就低头,强硬地吻了下来

林深满头大汗地从床上惊坐起来。

他有点疲倦地揉揉还在发胀的脑袋,梦到一晚上的墨爵城。

对方一会儿是骑士,一会儿是帝国的王子,甚至还有大魔王,修的魔尊

各种各样的身份。

搞得林深一晚上都没睡好,整个人像是虚脱一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刷牙的时候他可以清晰看到,自己眼底的青灰色,要比林渊脸上的明显多了。

所以当林深到了学校,真正看到墨爵城那张脸时,他反而麻木起来。

对方依然和梦中一样冷着脸。

比昨天稍微好点的是,至少墨爵城愿意看他了。

只是每每看向他的时候,那目光冷飕飕的。

仿佛夹杂着无数冰刃,分分钟就能将他射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深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本例题集就“啪”的一声落在他面前。

墨爵城站在他桌子前,单手撑在林深的课桌上。

对上林深的目光,他缓缓绷紧下颌,一脸骄傲的模样:“这题我不会”

他在林深前桌的位置坐下:“给我讲讲。”

林深:“”

他看着面前的例题集,墨爵城的手指指着那道其实不算难,随便套个公式就可以做出来。

这段时间他们常常一起学习,林深对墨爵城在学习上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对方聪明

是真的非常聪明

直追他天才大哥那样的聪明。

只要是同类型的题,他会做一道,就肯定会做第二道,从来不用练第三遍。

这样的天赋,常常让林深秒变柠檬精。

偏偏对方家里真有矿,说浪费就浪费,你连教育对方要好好学习的资格都没有。

林深飞快地看了遍题,勉强压下又要在脑海里冒头的纷繁复杂的梦境片断。

他清了清嗓子,飞快地将这道题讲了一遍。

“听懂了吗”林深垂下眼眸,不去看墨爵城的表情,“需要再讲一遍吗”

“林深。”墨爵城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他紧紧盯着林深,看着对方眼底明显的青灰色。

墨爵城轻哼一声:“我背了大半个月的例题集”

他说着,哗哗将四本厚厚的例题集全堆在林深桌上:“现在连做梦,都满脑袋是氢氦锂铍硼是三角函数公式是你塞给我的笛卡尔和牛顿”

林深轻咳一声。

他有点想笑,又怎么都笑不出来。

“我特么不服”墨爵城说。

“抱歉”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墨爵城说:“你敢不敢也和我赌一次”

“赌什么”林深抬眸,有些紧张地看着墨爵城。

“下次月考还有一周,如果我能考赢你”

墨爵城眯起眼睛看着林深:“我暂时还没想好,但是赢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为他做一件事”

他问林深:“你敢不敢和我赌”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