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十六章 再遇陈屠



作品:《踏天争仙

三个人吃得(rè)火朝天,向南对于方(dàng)还有沈重的戒备也就慢慢的放低了,吃的面也就越来越多,等到他将碗里的汤喝个干净,擦了擦嘴后直接躺倒在地,肚皮鼓成了一个小圆包,喘气似乎都有些吃力了。

“方(dàng)将锅丢在一旁,火焰在(shēn)前不住的摇摆,随后方(dàng)微微闭上眼睛,开始修行起来。

沈重也是无聊,眼见方(dàng)开始修行,他也不闲着,当即双目微合,盘坐冥想。

而此时,躺在地上的向南望着头顶上的瓦砾,此时开始在心中琢磨起方(dàng)、叫他考虑的事(qíng)。

进入环世界?那里一定非常美好,要什么有什么,人们都不会忍饥挨饿。

这个超市废墟呢?这里有大量的食品还有商品,他向南吃一辈子估计都吃不完。

并且他还可以将这些食物还有衣物卖出去,到那个时候,他就是这周围难民之中的一霸,所有的人都要听从他的命令。

他就是这一片区域的王!

想到这里向南不由得有些兴奋起来,但随即,向南就微微摇头叹息,他太弱小了,这个超市是巨大的财富,他没有这个资格占据这个超市,任谁都能将他一脚踢走。

向南望向那一排排的货架,还有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那一排排的方便面,看的他眼睛都亮了。

向南琢磨了一番之后,缓缓从躺着的状态坐了起来,望向方(dàng)。

方(dàng)此时也张开了眼睛。

向南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曾经来过这个超市么?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

一旁的沈重也不由得睁开眼睛,很明显,方(dàng)对于这里熟悉得不得了,显然方(dàng)以前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甚至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

方(dàng)笑了笑没有回答向南的问题。

向南知趣的不再过问,随后道:“你能将我送入环世界?”

方(dàng)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怎么你已经有了选择?”

向南点了点头,方(dàng)不是个普通人,这一点,从方(dàng)挥手(dàng)开废墟向南就已经清楚。

向南深吸一口气道:“我想要去环世界,我没有能够掌控这么一座地下超市,除非我将洞口重新封死,躲藏在这地下超市之中,否则,我早晚会被杀死在这超市里。”

方(dàng)笑道:“你明白这一点就好,既然你已经有了选择,那就随我来吧!”

方(dàng)长(shēn)站起,沈重也立即站了起来,看来现在是时候去仙界了!

方(dàng)伸手一挥,封住洞口的黑色的妖气瞬间消散,外面的阳光(shè)入进来,向南不由得眨了眨眼。

随后一个黑影遮住了阳光,方(dàng)走出了超市。

向南也跟了出去。

眼见方(dàng)朝着远处行去,向南突然叫道:“你们等我一下!”

说着向南就越过废墟跑了出去。

方(dàng)并没有追随向南,也并不怕向南逃走,如果向南一去不回,方(dàng)也不会再去找向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机缘,向南逃走了

,那就是向南没有这个机缘,方(dàng)不会去强求。

很快废墟后面就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很快向南从废墟后面露出脑袋来,在他(shēn)后是七八个妇孺老人。

这些老者还有妇孺们不停地抱怨着,怪向南要将他们带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随后老者看到了方(dàng)还有沈重,都是一愣,脸上露出浓浓的戒备,冷声询问向南道:“这些是什么人?”

向南回答道:“钱爷爷,你就别管他们是谁了,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

说着向南就来到了这个洞窟前,朝着废墟之中一指道:“这下面是一个超市,超市里面应有尽有,里面的东西现在全都是你们的了。”

向南说完也不和他们废话,望向方(dàng)道:“带我去看看环世界吧,我羡慕那里许久了!”

方(dàng)笑道:“你就不怕你将超市的事(qíng)告诉别人,我却不带你进入环世界?到时候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向南脸上是轻松的表(qíng),望向那些老弱妇孺,吐出一口气道:“我本就没想过要将这个超市变成我自己的东西。”

“我要是有个伙伴在这里的话,肯定不会这么想,我孤(shēn)一人,年纪又小,没什么力气,守护不了这么大的一份产业,与其如此,我还不如进入环世界中。”

方(dàng)看着向南,半晌后才道:“进了环世界中你就会有很多朋友的!”

方(dàng)在这个时间段里,是没有办法和向南成为朋友的,所谓朋友从来都是相互的,方(dàng)对向南有感(qíng),向南却并未和方(dàng)经历曾经的种种,和方(dàng)之间是不会有什么亲近的关系的。

甚至可以说,这个时间维度中的向南和另外一个时间维度中的向南完全不是一个人。

在那个时间维度中,向南虽然出卖了方(dàng),但方(dàng)并不觉得自己需要怪罪向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立场,那个时候的方(dàng)(shēn)上有着兽化兵基因,随时有可能变成巨猿兽化兵,伤害周围的人,向南迫于压力出卖了方(dàng),也在(qíng)理之中,更何况向南并未因此为自己谋取任何福利,甚至主动放弃了进入环世界生活的机会,放逐自己,永远成为了一个游(dàng)在废墟之中的战士。

方(dàng)甚至觉得向南之所以背负了这样的命运是因为他的缘故,是方(dàng)害了向南。

所以,方(dàng)来到这个时间段,想到的就是叫这个时间段的向南去过一下自己想过的生活,不必在背负着沉重的命运生活。

“走吧,咱们去环世界!”

沈重此时有些好奇的问道:“前辈,您对环世界很熟悉么?”

方(dàng)从惠州跋涉而来,这一路上对于道路基本上完全不熟悉,都是靠着沈重带路,但进入环世界的废墟周围,方(dàng)忽然一下自己对于道路熟悉起来,甚至比沈重还要熟悉,基本上沈重都需要方(dàng)来带路了。

从这点上来看,方(dàng)应该对环世界很熟悉才对。

方(dàng)点了点头道:“是比较熟悉。”

沈重闻言不由得兴奋起来,问道:“前辈在环世界中有没有门路?咱们这样进入环世界,通过层层审批进入仙界是非常麻烦的。”

方(dàng)道:“我认识的人倒是有不少,认识我的恐怕一个都没有,不过,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

方(dàng)还真就没有太(cāo)心自己进不去仙界的问题。

沈重听到方(dàng)的话语稍稍放心了一些,方(dàng)毕竟乃是相当于元婴境界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就算是环世界也不敢轻视。

一行人朝着环世界行去,远处原来一阵阵嘶吼,这种事(qíng)对于在这周围盘桓了几天的方(dàng)来说,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qíng)了,环战士四处狩猎,清理环世界周围的兽化兵。

兽化兵这东西,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你无法预料某一个难民会突然变成兽化兵,除非做基因检查,但绝大多数的难民都对基因检查很排斥,躲避基因检查,因为一旦检查出基因有问题,就会被立即(shè)杀,这种兽化兵基因潜伏在很多人的(shēn)体之中,除非做过检查,否则任何人都不敢说自己的(shēn)上没有潜藏着的兽化兵基因。

所以,兽化兵在环世界周围,往往如雨后(chūn)笋一样,不断的冒出来。杀都杀不光。

方(dàng)对此也不在意,沈重也习惯了,向南就更不用说了,那声音距离他们这边还有段距离,向南就不会在意,如果距离近了,向南才会感到害怕。

远处的争斗声越来越激烈,向南开始频频往那个方向望去。

就连沈重都开始微微皱眉,轰隆隆的巨响宛若平地打雷一样,这样的争斗规模已经算是他们来到这一片废墟中首次听到了。

方(dàng)忽然听到一声呐喊,随即脸上露出意外的神(qíng),当即道:“我去看看!”

方(dàng)说完(shēn)形一动,轻如绒絮,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飞去。

方(dàng)的速度极快,片刻之后,就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轰的一道激光光束陡然间在方(dàng)(shēn)侧激(shè)过去,所过之处,一栋倒塌的高楼直接被洞穿出一个巨大的大洞。

大洞之中钢筋都被融化,钢汁不断的滴落着。

这武器比荷电粒子炮还要强大,这是缩小版的神环炮。

此时方(dàng)朝着发(shè)这光束的人望去,就见到数辆战车正在急速行驶,他们追逐着一个修士,那修士平明逃窜,后面的这几辆战车似乎并不像将其杀死,所以发(shè)的神环炮只是攻击他的(shēn)侧和前行的道路,阻止修士的逃跑方向,宛若狩猎一般,要将那修士收入包围圈中。

眼瞅着那修士左右冲突,都无法逃走,反而被数辆战车慢慢围困起来,战车上开始喷出一道道铁链大网,一层层的铺盖在修士头顶上,修士虽然力气很大,但在这一层层的锁链压制下,一时间也无法从中脱(shēn)。

就在这时,那铁链上陡然绽放起蓝白色的电火,那修士陡然间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一道道的电流在他(shēn)上游走,在他的皮(ròu)上暴起一道道的火花。

那修士虽然强悍,但被这电流一电,战斗力立即下降了许多,被笼罩在一层层的金属网中,动弹不得,空有一(shēn)力气,却无能为力。

方(dàng)看到那修士,不由得微微摇头:“这家伙原来是这么被捉到的!”

被捉住的正是陈屠,陈杀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