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52章可不听话了



作品:《你还要走多远

大概,是带着那一世的伤来到的这里吧。

想到此,林姝心里难免刺痛一下。

自己能如此没有病痛的来到这里,终究还是因为他挡下了一切。明明是自己背叛了,可身重剧毒的是他。。万箭穿心的也是他。。

“林姝。。林姝你没事吧”

林姝脸色不大好,余梓默有些担忧。

林姝摇了摇头,“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戈叔叔,我和我父母,应该就只有阿逸知道吧。所以,我想今天的事除了你,阿逸应该也不会想别的人知晓的。”

林姝明白余梓默的意思,“我会保密的。”

余梓默点了点头,“时间不早了,我还要给茜茜去买寿司。你。。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余梓默本想说,林姝有时间的话去看看歌舒逸。但顾溪的忌日刚过,林姝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但余梓默大概知道,她近日也是休息不好的。也就作罢了。

林姝调侃了一句,“这蓝大小姐可真是逮到一个伺候自己的人了。学长这跑腿小哥当个很称职哦。”

余梓默嘴角扯了一抹笑意,挥了挥手走出门去。他知道林姝还记着刚刚他出卖自己的事,所以也不在意她的挖苦。

林姝回寝室的时候经过歌舒逸的屋子,她站在那里犹豫了好久,还是走了进去。

林姝敲了敲门,并没有人回应。

可能,他不在吧

刚想折返回去,却又碰见刚买回来饭的余梓默。

“哎呦,今天这到底是什么好时节竟然一下午偶遇林姝学妹两次。”余梓默看见林姝,大概晓得她为什么在这里,不禁就想逗她几句。

“咳”,林姝指了指自己宿舍的方向,“路过。路过。”

余梓默看了一眼林姝的宿舍方向,又看了一眼小餐厅的方向。“这路过的,确实绕了好大一个圈啊。”

林姝“切”了一声,“既然猜到了还挖苦我做什么。”

余梓默也不再玩笑,他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林姝。“阿逸昨晚一夜未归,今天又上了四节课,这会儿正在屋里睡觉呢。你敲门,他不一定听得见。”

余梓默将手里另一份餐递给林姝,“给阿逸的,既然你在这里就帮我带过去吧。我就不进去了,茜茜还在等我。”

林姝看着那份晚餐,深觉歌舒逸这人缘也还是不错的。

余梓默说完扬长而去。

林姝开了门走了进去,客厅里并没有人。她上了二楼,歌舒逸的屋子半掩着,里面乌漆麻黑的。要不是客厅那阳台透进来一些光线,还以为已经天黑了呢。

林姝走了过去,推开了门。窗帘严严实实的拉着,屋子里光线昏暗。借着客厅里射进来的光亮,林姝才看见床上躺着的人。

她走过去将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慢着步子挪过去,坐在床边。

歌舒逸睡得很沉,看起来真的很累的样子。

他蜷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后脑勺有一撮头发翘了起来,略显可爱。

可爱林姝没忍住笑出了声。不管是天系的逸王爷,还是如今的歌舒逸。跟可爱这个词,都十分的不沾边。

林姝伸手,想替歌舒逸抚一抚那几根头发。手指触碰到他的发丝时,才深觉歌舒逸的头发十分的绵糯。手感悦人,便也忍不住多抚了几下。

歌舒逸微微皱眉,翻了翻身。林姝赶紧缩回了手,吓得从床边站起。

看他似乎并没有醒来,林姝才松了口气。奇怪,自己紧张什么呢

林姝打量了一圈歌舒逸的房间。上次他那么嫌弃自己的屋子,她倒想看看他的屋子能有多好

歌舒逸的宿舍,较之林姝他们的宿舍稍微大点,但也因为地处偏远,所以一般学生也不大喜欢选这里。

他的屋子陈设十分简单,若说有什么不一样,大概就是窗子旁放了一张几案,案上放了笔墨纸砚。旁边还放了一个长长的什么,因为光线太暗有些看不清楚。

歌舒逸再次翻身,像是很冷往被子里缩了缩。林姝抬手,为他拉了拉被子。

她一定没发现,自己看着歌舒逸时眼里的柔情。

手机视频通话的声音突然响起,林姝吓了一大跳。她赶忙掏出手机,一边着急的去按静音键,一边起身想出门,以免吵醒歌舒逸。

但刚一起身,一只手突然拦在腰间将她捞了回去。

“啊”林姝吓得惊叫出声。

歌舒逸不知何时醒的,掀开了被子将自己整个人蜷在里面。

林姝第一反应,是先去摁断视频。

“歌舒逸,你”,林姝刚想转身责问歌舒逸,视频再次响了起来。

“接。我不说话。”歌舒逸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均匀的呼吸落在林姝的耳畔。

母亲一直打着视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林姝切换到语音,接了起来。

“喂,妈妈。”

那边温沁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像是有什么开心的事。

“姝儿,你在学校一切还顺利吗”

听到温沁的声音,林姝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蛮顺利的。妈妈最近好忙哦,都好久不给我发视频了。”

林姝的声音带着娇嗔,歌舒逸闭着眼,嘴角却扯了一抹笑意。

那边温沁笑道,“这丫头,我这给你发了你刚刚不也挂了吗”

林姝嘟了嘟嘴,“我这不是又马上接了嘛。”

“那你也不让我看你是不是在做什么坏事不敢让我知道。”温沁的声音洋装生气。

“哪有啊。都不敢背着你调皮捣蛋。”

江南的河流两岸,温沁和几个绣娘坐在临河的坊间,一群人说说笑笑喝着茶。

“你听听你听听,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听话呢。”

那一头,温沁不知在跟谁讲话。林姝大概猜的到,一定是邻居家的阿姨姐姐们。

林姝低头轻笑,她心里很怀念那里。

歌舒逸拦在林姝腰间的手紧了几分,“是蛮不听话的。”

林姝另一只手抓住歌舒逸的手,侧过头极小声道“歌舒逸,你想勒死我啊”

那头温沁听见声音问“是阿逸吗”

林姝忙回复,“没有没有,是猫。可不听话了。”

“你养猫了”

“没,路过的。”

温沁笑了笑,“路过的你也不要凶它,能打罩面也是个缘分。对了,跟你打视频是想给你说,我给你做了一身衣服。你不是说茜茜要结婚,你没有可以去参加婚礼的新衣服吗所以我就做了一身,已经邮过去了。”

“妈妈最好了。”林姝撒娇道。

那头温沁听着女儿的声音,也是一脸喜悦。“我约莫着会是你喜欢的。”

“伯母,新衣服我没有份儿吗我也没有衣服去参加婚礼。”歌舒逸突然凑过来,也撒娇似的说了一句。

林姝本想按住听筒,但腰间的手被歌舒逸一把禁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