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网游小说 > 梦幻西游之冰霜九州 > 第一百零三章诡异的笑容

第一百零三章诡异的笑容

“哈哈哈!”

一大早夏白都笑疯了,一旁的刘能一脸尴尬,恨不得把自己这师傅按在地上摩擦,有这样坑徒弟的师傅没有!

“刘能,你师父我一生没有什么值得我佩服的事情或者人,但是这件事情我不得不佩服你!”

夏白一想到昨天晚上刘能那牛气哄哄的语气,还有和他爸的对话,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师傅,你昨天不制止我也就算了,现在还在这里落井下石……唉,回去估计又要挨揍了。”刘能很沮丧,自己昨天到底喝了多少才敢对自己的父亲那样说话?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

刘府。

“德华,儿子都出去这么久了,你给他发个通话,看看他怎么样,毕竟那是地府,会不会影响寿命啊!”说话的一个雍容华贵的妇女,是刘能的亲生母亲,此时她柳眉微皱,颇有气质的脸上挂着担忧,对着一旁身材肥胖的刘父刘德华说道。

“放心,那小子以前不懂事,现在跟着夏公子在一起,懂事了许多,再说了现在孩子大了,就应该在外面闯一闯!”刘父神色淡然,端着一旁的上等茶水,慢悠悠的饮了一口,茶香环绕,一脸满足,然后拉着刘母的白皙的小手,给了一个饭饱思……的眼神。

“哼,儿子现在好不容易懂事了,现在在外面都不知道安不安全,你还有这样的心思,我看你是不是在外面留了其他种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自己的宝贝儿子都去了地府,自己还听说这次有性命之忧,刘母哪还有这些心思,立马抽出被刘父拉住的手,柳眉一跳,满脸怒气的瞪着刘父,然后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好了,好了,我立马给那小子发个传音过去,你别哭了,你一哭我心都要碎了!”刘父一看自己得夫人说着说着眼泪都流了出来,看的自己一阵心疼,立马帮刘母擦了擦眼泪,然后掏出传音符给刘能发了过去。

话说昨晚酒宴散了之后,刘能夏白还有张晟三人一起回到自己住宿的房间。

刚躺下没多久,刘能腰间的传音符就响了起来,刘能醉眼朦胧一看是自己得老爹,立马接通了传音。

“喂,老爹这大晚上不和娘暖被窝,给我打什么电话呢?”刘能刚接通传音,便眯着眼睛,躺在床上开口说道。

“???”

夏白刚上完厕所,一出门就听到刘能这一句,顿时瞪大了眼睛,自己这傻徒弟要逆天啊!

然后……

“大胖,给我一些瓜子,咱俩看看刘能酒后‘开车’。”夏白不但不阻止还用记录符录制了下来,甚至还拉起大胖在一旁观看。

“……”

刘父一下懵逼了,别人都是之子莫如父,没想到自己得儿子这么懂自己。

额……等等!

这个小兔崽子竟然这样跟自己说话了?

反了天了!

“小兔崽子,怎么和爹说话的,出去外面了,翅膀硬了?”

刘父很生气,自己这个当爹的尊严何在?

“都是你,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看你儿子现在什么胡话都敢说了!”刘母也很生气,都怪刘父。

还是儒家圣人说的对,子不教父之过!

“爹,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件事,这件事我藏在心里很久了。”刘能的声音突然变得深沉了起来。

“什么事情?”刘父听自己的儿子语气有点深沉,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这要是真的有人欺负我刘德华的儿子,不管是谁,我都要他好看!

刘家的确有这个底气,尤其刘三哥最近修为又有大进步,堪比刘家的一些老祖宗了。

“爹,你看我叫了你这么多年爹了,你看可不可以商量一下,也叫我一声爹?”

刘能脸上有些期待。

夏白脸上有些震惊。

刘父脸上……

气的想打人!

……

传说地狱有十八层,越往下的鬼罪恶越深重,尤其是第十八层地狱,里面关押的都是一些罪大恶极之辈!

而猛鬼坟就是仿制十八层地狱模式形成的,因而猛鬼坟又被称为六重狱塔。

每一层都像是一片乱葬岗,埋葬着相应的孤魂野鬼,这些孤魂野鬼分为三大等级,从低到高分为鬼卒、鬼将和实力最强的鬼王。

夏白、张晟、刘能、逍遥生和剑侠客一行五人第二天一大早就一共缴了十万银子,进入猛鬼坟了。

之所以缴纳费用,是因为在猛鬼坟没击杀一头鬼卒可以获得一积分,一头鬼将可以获得十积分,一头鬼王可以获得一百积分!

当然这里的积分都是平均分配的,也就是说夏白五人击杀一头鬼王,那么一百积分分到个人手里的只有二十积分,不然别人十个人一组肯定比五个人一组获得的积分多。

这也是为什么钟琼湘找了借口不参与进来的的一个原因,他觉得以后有的是机会一起战斗。

“啊呜呜……呼呜呜……”

夏白一进入第一层,就发现这里阴风阵阵,四处荒凉,入眼的皆是一座座凸起的或大或小的坟包,还有四处飘零的鬼火,和自己想象的乱葬岗大同小异。

夏白手一挥,立马召唤出了泡泡小白、猪刚鬣和水晶骷髅,毕竟这几个宠物杀伤力可不小。

“哎哟喂,老子可算出来了,夏小子你可不知道,你那点屁大的空间,挤死个人!”水晶骷髅一出来,嘴上抱怨就没停过,一直数落夏白的宠物空间太小。

“就是,在里面猪刚鬣一放屁,你不知道我恨不得火烧了他!”泡泡小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胡说!我乃堂堂十二圣兽亥猪怎么会放屁?”猪刚鬣脸一红,立马出声反驳,强烈谴责这莫须有的罪名。

“啧啧啧……又来了几个不怕死的,快速禀报大人,食物来了……啧啧啧。”

不远处的地底下,有一对露出一双阴冷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夏白一行人,生出细长而又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露出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