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网游小说 > 梦幻西游之冰霜九州 > 第九十七章yoyoyo

第九十七章yoyoyo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在出征地府的人群中,大唐官府的一名大修士,凌空前行,看着满天飞雪,突然放声大作。

这名大修士名为岑参,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是大唐官府的一名长老,又是大唐国的一名大将军,此次出征大唐官府就是他带队。

“岑将军不愧是我大唐诗人,这首诗相当的应景应情。”

在岑参旁凌空而立的是钱家的一位大修士,据说九十多岁了,是钱家现任家主的叔叔辈的人物,因为修为高深现在看起来只有五十来岁,名为钱大海。

“钱兄谬赞了,岑某只是有感而发,等不得大雅之堂。”岑参如今看起来三十来岁,正直壮年,一身深紫色长袍迎风自动,不仅有战场上男人的刚毅,也有文人墨客的风韵,颇为风流潇洒。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吟诗作对风花雪月,我最擅长了。”

看着头上两位大佬在那里商业吹捧,作为经常出入风花雪月场所的赵国栋一脸不屑。

赵国栋长安第五大家族的族长的次子,因为其大哥找兴安天赋异禀,文武双全,在家族和父亲眼中深受重视,而已自己从小就生活在自己这个完美哥哥的阴影下,做什么都比不上,索性每天风花雪月喝酒买醉,自甘堕落。

“二弟,闭嘴,小心祸从口出!”

赵兴安一听到自己得亲弟弟竟然对自己偶像大不敬,立马瞪了他一眼,自己这个弟弟小时候还好好的努力,现在越长大越不懂事了。

“哼,怎么了,我也想吟诗作对不行吗?”

看着自己的亲哥哥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呵斥自己,赵国栋觉得自己面子上挂不住了,尤其还有这么多修士小姐姐看着自己,就更加恼羞成怒了。

“哦?这位小友也想吟诗作对?”岑参作为大修士和大将军,任何风吹草动都听得清看得见,之前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自己没必要和一个小孩子计较,现在看到这个小孩子也想吟诗作对,心里顿时升起了好奇的想法,想看看这少年是大放厥词还是真才实干。

随着岑参的一问,大家的目光瞬间集中于赵国栋身上。

就连夏白也很好奇,自己这个穿越过来的人都没装逼,你小子跳出来装逼?

于是,夏白放下手中的烤红薯,抹了抹嘴,看了过去。

冬天还是和烤红薯最配。

“这……”

赵国栋一下懵逼了,这么多双眼睛看向自己,自己哪会什么吟诗作对,自己只会深夜买醉。

很难受。

但是如果自己不说点什么,自己该怎么下台,可是这个时候自己该说点什么呢?

赵国栋肠子都悔青,果然是祸从口出啊。

都怪赵兴安,要不是他,我怎么会说得这么大声,要不是他说我祸从口出,我怎么会真的祸从口出!

赵兴安啊,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赵国栋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得亲哥哥赵兴安,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前提自己能打赢他。

“岑大人,家弟年轻气盛,口无遮拦,如有冒犯我甘愿代替受罚。”

自己得弟弟什么德行,赵兴安心里清楚的很,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弟弟,而且自己弟弟这样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不管他怎么想,自己怎么做是自己的事情了。

“谁要代替我受罚的!我的事你管不着!”

赵国栋看着自己的哥哥竟然给自己台阶下更加恼火了,谁给台阶下都好,就是不想要你的!

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哦?看来这位小友已经想好了诗词了?”

岑参可不想看这种家庭伦理剧,何况他对赵兴安的印象还不错。

“对!小的想好了。”赵国栋一咬牙,决定拼了,大不了从以前看到的书籍上背一句。

突然一阵风吹过……

赵国栋脑海灵光一闪,脱口而出。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只能听见风吹雪落的声音。

就连夏白都目瞪口呆了,这小子这句话都敢说,我敬你是条汉子。

就连原本前进的队伍都停了下来,大家都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赵国栋,脑海只有一个想法。

真是个狠人。

“你……你……你……真的是混账至极!”

岑参脸都气红了,气的话都说不顺了。

现在大家出征在外,你特娘的说的什么话?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狗日的,我的刀呢?我非宰了这个狗日的不可!”

岑参一直强调自己是个文人,要儒雅淡然,可现在恨不得一刀剁了这个沙雕。

“砰!”

赵兴安直接一巴掌将自己的弟弟赵国栋打飞,然后一脸恐慌的跪在地上。

“将军,家弟年少无知,没读过几本书,却喜欢卖弄文才,这次出言不逊,我回去必定关他三年不准出门。”

“恳请,将军高抬贵手,饶他一条小命!”

“唉……罢了罢了。”

岑参挥了挥手,看着昏迷不醒躺在雪地中的赵国栋,一身的火气顿时消散了不少。

就这样,一场闹剧结束。

“做人还是要低调,你看我这个状元都没说什么吟诗作对。”夏白有点同情的看着赵国栋。

不作死就不会死。

“师傅,你真的会吟诗作对?”刘能知道自己得师傅会猜谜,但没想到他还会作诗,要是自己也学一手,唐菲菲对自己肯定更加欣赏。

“那肯定,师傅不但会诗词歌赋,还会说唱!”夏白一脸傲娇。

“诗词歌赋我知道,但是说唱是唱戏吗?”刘能有些好奇,唱戏不是戏子的活吗?

“差不多,只不过更加有节奏感!”夏白没穿越之前,可是说唱饶舌的爱好者。

“说唱不但要押韵,还要有意境和诗词一样,但他说出来的方式又像说又像唱。”

“那师傅来一段?”

“行……咳咳。”反正也无聊,来一段就来一段,说不定以后史书记载在华夏唐朝时期就有说唱了。

“yoyoyo……你看这个雪,它又大又白,你看这条路它又长又宽,yoyoyo!”

“怎么样?怎么样?”夏白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厉害。

“……”

刘能也没想到说唱这么难听。

“要不我再来一段……我说大雪你说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