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网游小说 > 梦幻西游之冰霜九州 > 第二十章斗转星移

第二十章斗转星移

小时候父亲是自己的大树,总把自己挡在风雨后,为自己遮风挡雨;年少时父亲是自己的框架,总给自己说这里不行那里不行,让自己不要犯错;长大后父亲依旧是父亲,变的是他挺拔的背影和他乌黑的头发,有些佝偻有些斑白。

也许最后一刻,周无忌明白了自己父亲的良苦用心,明白了自己错的很离谱,明白了那时父亲的无奈,明白了许许多多……

所以周无忌替他的父亲挡下了鬼雨的致命一掌,既然自己生命由他给的,那我还给你算了,至于我生前惹的那些麻烦,下辈子再做你儿子,再来偿还。

“忌儿,你为什么!”

周县令再也平静不了心情了,看着自己的儿子倒在了自己的怀里,一向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他……哭了。

他知道自己儿子本性并不坏,只是自己平常忙于百姓之事,缺少了对儿子的关爱,加上周无忌亲生母亲,因为生周无忌的时候难产失血过多死了,周无忌从小就没有人管教,他看着别人都有母亲别人都有父亲,自己虽说没有母亲但父亲却根本不顾自己只管百姓,所以周无忌变开始痛恨建邺的人,是他们抢走了自己的父亲,是他们让父亲很少看自己,所以这邪恶的种子慢慢的种下了。

而让种子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的时候是前几年。

因为周无忌强抢民女,被其家人堵住毒打了一番,当时周无忌经过毒打之后,被打下了隐疾,不能硬了,不能行男女之事了,当知道真相后,周无忌内心崩溃了,变得扭曲了,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无恶不作。

周县令没有办法只好将周无忌送出去,直到最近才回来,还带来了两个黑衣老者,因为妖风的事长安召集县令,自己也没太注意这两个人,没想到这短短几天建邺天翻地覆,民不聊生。

“因为爹刚才说过……我是…你儿子,你是我……爹。”周无忌断断续续的说道,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疯狂和狰狞,只有一个儿子躺在父亲怀里的依赖,直到死去周无忌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因为好久没有被自己父亲抱过了……

“忌儿!”

周县令再也忍不住了,放声悲痛大哭。

“为父虽是一个好官,但不是一个好父亲。”

世上最伤心的是莫过白发人送黑发人。

周县令想起了周无忌刚学会走路的时候,满步蹒跚追着自己后面奔跑,嘴中奶声奶气的叫着“爹爹”“爹爹”,自己因为工作的事,只是让奶娘将他抱走了,自己并没有看到周无忌满脸的委屈……

再等到周无忌大的时候,那年周无忌五岁自己要他读书写字,除了检查功课那半盏茶之后,又要忙自己的工作……

直到周无忌成年之后,那年自己和儿子大吵了一架……

那是周无忌刚成年不久,自己发现儿子很晚回来,原来是和一些纨绔子弟去喝花酒了,自己勃然大怒,说了他一通。

“你凭什么管我?你喝酒关你什么事,你不去关心你工作,我的事你不用管。”看着周无忌醉眼熏熏,满嘴酒气,还推了自己,周县令扬起手给了周无忌一巴掌。

“逆子,为父说不得你了?我作为你父亲为什不能管你?”

“呵,父亲?我从小到大你和我说过几句话?不是检查作业,就是教我做人,你关心过我?你想过我感受?在这建邺城数万人之中,我这个儿子排在最后在你心中排在最后吧……”

“为父是这建邺的父母官,我肯定要为这一方百姓着想,你就不能不理解为父吗!”

“呵,对,你是这一方百姓的父母官,唯独不是我周无忌的父亲,我理解你?那你理解我吗!”

……

之后自己和儿子的关系越来越差,见面基本不说话,没想到现在想说话都说不出了……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儿子,身体慢慢变的冰冷,周县令仿佛苍老了几十岁,自己是对是错,自己也不想再想了……

雨越下越大,仿佛要将这座城市淹没。

……

半柱香前,县衙地牢。

夏白将九位少女解绑以后,打开了技能界面,直接学习了五庄观的斗转星移技能,一级可以瞬间移动到方圆半里的地方,半里就是二百五十米,可带瞬移人数十人,(cd时间五十秒)这足够自己带着这九位少女离开了。

当九个少女围着自己,夏白以为是幸福的,但下现在夏白很尴尬,因为自己小弟弟不是很听话,尤其看到衣冠不整的少女,露出雪白白的肌肤的时候,那呼之欲出的双峰,修长的大白腿,夏白气血有些上脑,有点晕奶。

“斗转星移,走你!”夏白赶紧闭上了眼睛,眼不见心不烦,发动技能出现在了县衙府一旁的街道上,幸好现在下大雨,街上没什么人,看着系统提示自己任务完成,也升到了十二级,赶紧将这九位少女放开,要她们各回各家去了。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不知少侠尊姓大名。”九位中一个相对有大家闺秀气质的少女说道。

“是啊,不知少侠尊姓大名。”

“是啊,少侠留下大名,以后好报答少侠。”

九名少女纷纷说道。

“不用以身相许,不用以身相许。”夏白赶紧说道。

“少侠,我们都没有说以身相许啊,只是让少侠留下名讳,日后好报答。”第一个开口的少女说道。

“……”夏白很尴尬的跑了,边跑边往后面摆手说道:“我叫活雷锋!”

孙府。

当夏白跑到老孙头家的时候,阳光冲破了乌云,露出些许金光,照耀在大地上,雨渐渐停了下来,夏天的雨就是这样,来的急,去的快。

“若若,你夏白哥凯旋而归。”刚推开门夏白就大声叫道。

“夏白哥小声点,爷爷刚睡着。”孙若若就在门口。

“孙爷爷怎么样了?”夏白问道。

“刚吃完药,躺在床上睡着了,可能这几天累坏了。”孙若若说道。

“那你怎么在门口,我洗澡水你烧了没有?”夏白听到老孙头没事了,放下心来开起了玩笑:“是不是担心你英俊神武的夏白哥?”

“谁担心你了,就你这厚脸皮,谁打得动?”孙若若一脸鄙夷的看着夏白说道。

“那有没有觉得你夏白哥,给你伞的时候,很男人很迷人?”夏白甩了甩自己的刘海说道。

“你就是个臭不要脸的,耍什么帅?有伞还不打伞,淋了一身雨,等下生病了就有你受的了。”孙若若脸一红狡辩道。

“啊欠!”夏白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是不是感冒了,赶紧去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床上。”孙若若一脸担心的看着夏白说道。

“哈哈哈,骗你的,还说没担心我,你夏白哥这么强壮的身体,矫健的肌肉怎么会感冒,”夏白嘿嘿一笑,自恋的摆了几个姿势。

“你个臭不要脸!”孙若若一脚踢向了夏白的屁股,然后抓住夏白的耳朵恶狠狠的说道:“敢骗本姑娘,你死定了!”

“痛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