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了结琐事



作品:《我有一座英雄殿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在外偷听了近半个小时,元方方才承认了“被家人遗忘乃至被两个妹子顶替”这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

慢慢地从公寓楼外的监控死角退出,元方看了下时间,便拍马赶往老妈下班的必经之路上。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熟悉的车辆穿出夜色向这边驶来。

元方见状扯下脸上的口罩,挂着笑脸对愈发接近的老妈喊道:“刘老师,刘老师!”

这大夏天的,刘老师也没打开车内的空调,只是打开了窗户通风。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也清晰的听到了元方的呼喊声。

循声看去,她正瞧见满脸笑容的元方在向她挥手,她心道:

“这肯定不是家长,应该是我以前的学生吧。”

说起来也是托了她和老元基因的福,元方长了一副人畜无害的好皮囊。

如果要是换个凶神恶煞或者贼眉鼠眼的人来,刘老师肯定就都不理。

更不会向现在这样,放缓车速来到元方身边。

此地是元方特意挑选的能停车的地方,要的就是好让老妈安心停车。

“这位同学。”也是出于习惯,刘老师自然而然的称呼元方为同学。

而元方一听就知道自己亲妈也不记得他这么个亲儿子了。

刘老师继续说道:“你是特意在这里等我还是……”

察觉到老妈眼中的陌生,元方这心里头可谓是五味杂陈。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明明就在今天早上刘老师还在翻来覆去的叮嘱他各种乱七八糟的事。

他当时还烦的不行,这会却又想着让她指着自己的鼻子再骂两句熟悉的话……

“咳,是这样的……”元方干咳一声掩饰自己的情绪,旋即说道:“我是来打小报告的,您大女儿谈恋爱了!”

关于元莎和石真谈对象的事……元方自打知道内幕以后,便立刻决定将其上报给大当家。

刘老师闻言却并没有露出惊讶之类的表情,反而抬着眼皮上下打量了元方一番。

“同学,我年纪虽然不小了,但我自认为我还是挺开明的人。”

说罢,她便重新发动车子向着原本的方向驶去。

元方凝望着轿车的尾灯,张张嘴,伸伸手,到底是没能再说出话来。

“不愧是我妈。”元方发自内心的笑着,也朝着另一个方向迈向黑夜。

根据他二十多年以来的被教育经验来看,刘老师显然早就将元莎的情况掌握在手里了!

……

……

翌日。

早已步入中年的管甲,从来没有像这两天这般心神不宁过。

当他在早晨被诡异而又模糊的噩梦惊醒时,大脑还没彻底清醒过来,可他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狂奔到一间空房内。

在他的记忆中,这里应该是有时会用来招待留宿客人的房间,今天本不该有人。

可当他打开这扇房门,却看到自家媳妇正失神地坐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

“老公,我做了个奇怪的梦。”女人转过头来,略显悲愁地说道:“虽然记不起来具体内容,但这一想啊,就想哭。”

“我也做了个噩梦,总觉得这心里空落落的……”

夫妻俩坐在一块,闷热的房间以及早晨的空腹感都好像被他们遗忘。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的声响虽不急促但也唤醒了失魂落魄的夫妻二人。

“今个这是咋了,你看咱俩这么大年纪了,还矫情起来了……”

管甲强笑着站起身来,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走到玄关打开了房门。

门外,元方穿着一身笔挺西装,整个人打扮的像是个上门推销的销售员。

“你找谁啊?”他话虽这么说,但其实已经认定元方是个推销员。

这要放在平时,他早就直接骂骂咧咧的赶人了,可这会他见了面前的年轻人,态度却莫名的缓和下来。

元方勾起一抹非常职场化的笑容,然后将手中提着的皮箱双手呈上。

“恭喜您中了我司的特等奖——500万现金。”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让管甲不禁愣了下,旋即各种防诈骗知识快速在脑中过滤。

可元方却没有给他仔细思考的时间,双手一晃,便将皮箱塞进了他手心里。

紧接着他微微欠身,说道:“这里面的钱财完全合法,请您放心使用。”

管甲早已反应过来,这会儿生怕是某种新型诈骗,眼睛一瞪就想把箱子塞回去。

然而也就那一眨眼的功夫,他眼中那个莫名其妙的西装男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管甲目瞪口呆的两步跑出门,左右前后看了个遍也没能发现元方的身影。

早晨已经有些灼烈的太阳炙烤的空气好似都在扭曲。

若不是手中那皮箱的沉重感,他甚至都要以为刚刚那人是不是幻觉了。

且不说管甲会如何处理那笔意外之财。

元方离开后,便来到一处清凉的地方,怀着沉重的心情拿出一个记事本,然后在上面划了一笔。

“曲铭南和管迈的父母都把他们彻底遗忘了啊……”

在敲响管家的家门之前,他已经去过曲铭南家,甚至还窥视了这两家的情况。

将只有两行字的记事本好好地收进英雄殿——这或许是两个基友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明了。

而他与萧冰伊以及陆妊佳两人,在之前是第一次见面。

此刻想要找出她们的家人话,难度之高绝不是大海捞针可以形容的。

因此,元方也只能放弃对萧冰伊许下的“养汝父母”的诺言了。

“至于……老管还有小曲。”元方望向天,与基友做最后的道别,“你们只能祈祷自家父母不是那种可以将钱财上交给国家的人了。

我现在能力有限,也只能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试图让他们活得轻松点。”

良久,元方吐出一口气,暗道:“现世中的琐事算是结束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吊坠和那个……从轮回空间里脱离的古秋莎了。

古秋莎……先不管,万一真是轮回空间的私生女,那我可招惹不起。这么说也只剩下吊坠的事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元方此刻笃定其余两块吊坠肯定也有特别的地方。

早上八点四十五分,元方回到了自家门前,他拿出自己的钥匙轻易的打开了房门。

今天是周一,家里人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元方轻车熟路的在父母房间内找到了属于大哥的圆柱吊坠。

然后来到小妹……现在是四妹的房间里,也是轻而易举的从电脑桌内翻出了圆形吊坠。

“这死丫头果然没有戴。”

元旦知道小妹正处于最爱面子与漂亮的年纪。

圆形吊坠这么朴实无华又老土的东西,她也就在节假日为了讨老妈开心才会戴。

“这倒是省了老哥我的功夫。”元方毫无顾忌的往元圆床上一坐。

反正这里本来就乱的跟猪窝似得,根本不用担心会被注意到什么异常。

“嗯……我记得应该有才对啊,嗯?找到了!”元方在英雄殿找了半天,最后拿出了肥皂模样的东西。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