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回家【7400字大章!求推荐!】



作品:《我有一座英雄殿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好容易克服了选择困难症元方迅速将这两样商品买了下来,防止自己再度陷入无休止的选择中。

元方心念一动,确认了这次的消费行为,他的源点余额也随之扣除了150,还剩594。

与此同时,那颗悬浮在房间内的小光球稍微明亮了下后便立即恢复平静。

就在这短短的瞬间,一张黑色卡片突兀的出现在元方身前,悠悠地在半空中飘转着。

“特殊能力之类的是直接灌顶入我的认知中的吗……”他抬起手用指节扣了扣太阳穴。

整个过程他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照相鸡的召唤方法就已经在脑海里了。

元方本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试下正宗的召唤术。

但在整座房子里转悠了一圈后,发现基朗等人都在呼呼大睡,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略微思索后,他又跑到酒楼打包了些食物酒水放在冰箱里。

在留下了张字条告知他们自己的去向后,他便通过轮回商店回到了原世界。

而回到原世界的消费则是在返回轮回空间后再行计算。

……

……

元方从那恍惚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座熙熙攘攘的度假村内。

“哦……直接给我送到这了。”元方暗道一声。

这里说是度假村,其实就是有座在网上火极一时的淡水湖而已。

就连这里的本地人大都也不知道,一座存在已久的湖泊怎么就火了起来。

不过这对村民们也不重要,有钱赚就行!

元方等人在节假日来这里的本意,只是想一睹众网红美女的泳装盛宴而已。

就连管莎等几名女性的同行,也在他们最初的计划之外。

人来人往中,倒是没人注意到突然出现的元方。

“既然回归的地方在这,看来回收管迈他们尸体的想法要落空了。”

想到两位基友他不由得略感惆怅,两秒后,他收拾了心情,来到路边的一家店铺。

“哎,小哥,吃饭还是住店啊?性感泳装我家也有的卖哦!”年轻的老板娘热情的招呼着。

元方抬头看了眼这家店铺门口上“两元商店”的破烂牌子,忍住吐槽的**,问道:

“我想问下这附近哪里有取款机……啊,不过你们家的泳装确实……不错,我挺喜欢的。”

元方说到一半就看见老板娘的脸色垮的飞快,只好表露了并不存在的购买欲。

老板娘听了他后半段话果然重新洋溢起亲切的笑容,并给元方指了方向。

元方按照老板娘的指点来到一台华夏银行的取款机旁,将那张黑卡塞了进去。

却不曾想,在取款机将黑卡吞进去时,那机械的电子音忽然发出了一声令人浮想联翩的呻吟:“啊~进去了!”

外置的取款机很破旧。

路人的目光很灼热。

元方的动作有点僵硬。

元方努力地无视了尴尬的氛围,目光落在了取款机的屏幕上。

黑卡只认人不用密码,而屏幕上的界面也没有什么特殊的。

元方伸手点了下“查询余额”的选项,岂料有听那愈发妩媚的声音娇嗔道:“那里不可以~~”

元方感觉到有更多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甚至听到了某些人在小声逼逼什么“变态”、“绝对是手上长茧的处男”之类的胡话……

元方无话可说,只能死死的盯着身前的屏幕。

而这取款机虽然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显示出黑卡的百万余额。

看到这屏幕中的那一串零,元方想要捅人的心情稍有回暖。

“说起来,我长那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要不怎么说钱财是人类劳作的最大原动力。

哪怕元方现在拥有了非凡的神秘力量,看到这一串数字后还是颇为兴奋。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按捺住心中那份激动,操作着取款机来到取款界面。

果不其然的,又是一声,“要、要动了吗……”

元方无视了一切,先取了两万块钱出来,而在取款机数钞的过程中,语音提示也没有缺席。

“这、这么激烈的话,要出来啦~~!”

而这夸张而又会惹人深思的语音,这次终于召来了旁人来问:“嘿!兄弟借一部说话?”

元方冷冷地瞪了这个猥琐男一眼,属于燕双鹰的杀其陡然迸发。

这个瞬间,该名男子挤眉弄眼的表情顿时垮掉,脸色骤然变得煞白,双腿都在发抖。

犹如立于极冬的寒夜之中,随即忙不迭地干巴巴的陪笑着跑开了。

这时,两百张崭新的钞票也呈现在他面前,而屏幕中显示的余额仍旧是一百万。

元方见状忽然想到,就这么一张黑卡就可以搞垮一个世界的经济了吧?

两秒后,他摇了摇头,这不是他该考虑的事。随即他将钱揣进兜里,把黑卡也取了出来。

“呀~负起责任啊,人家明明已经是你的形状了~”

元方转过身,路人们或鄙夷或嘲弄的眼神逼视着他。而元方,则报以冷笑。

横眉冷对千夫指!

……

……

前往冬青市的列车上,炎炎夏日中元方却戴着口罩墨镜。

而原因则是他邻座的小姑娘,正在跟她的同伴讨论着他‘**’取款机短视频。

就听这个帮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一脸戏谑的说:

“这人是想跟取款机生米煮成熟饭后,直接把它娶回家‘生财’吗?真有意思!”

“可事实上,他真还就从取款机里拿了钱不是吗?”她的同伴是个年纪更小的女孩,此刻则一副柯南对线小黑时的表情。

那马尾辫女孩非常配合的一拍大腿,懊悔道:“悔不该生得这女儿身呦!”

列车内顿时一片哄笑,气氛好不快活。

元方随大流的干笑两声,以掩饰自身的尴尬。

好在他从度假村跑到车站时出了一身汗,因此换了件衣服。

要不然还不得轻易的被人认出来,到那时可就难顶了。

横眉冷对千夫指什么的说说也就罢了,这种奇妙的视频若是在网络上传播开来,元方觉得自己以后都不用回来了。

就现在,他都担心这段不错的素材,会不会被某些人才拿去鬼畜。

幸亏从度假村所在的县城离冬青市不远,熬过一个小时后,总算是到站了。

然而就在他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马尾姑娘忽然叫住了他。

“哎,这个小哥哥等下!”

元方心头一紧,随即若无其事的回头,问道:“有事?”

谁知那女孩带着她的同伴又拽住元方的衣角就往外走:“咱们下车再说。”

元方目光扫过她们的双手,没有发现轮回戒指,但还是保持着足够的警惕,随着她们下了车。

同时他手指轻捻着自己的轮回戒指,暗道:“总要想个办法把戒指隐藏起来。”

三人下了车让开人群,马尾姑娘方才松开元方,认真的说道:

“我说的你可能不信,但我还是得声明一下,我俩不是骗子更不是仙人跳。

咱们做了一路,哦,你不要想歪,我的意思是咱们同行这一路,我总觉得你很……熟悉、还很亲切。”

她说到这看向戴着口罩的元方,元方也看着她们。

这俩小姑娘相貌端正五官精致,且年纪轻轻就有了属于自己的飞机场。

看起来实在不像是骗子。

元方就说:“经常有人跟我这么说,这可能是个人气质,没什么好奇怪的。

你们要是没有其他事,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马尾姑娘又拽住他的衣服,“能让我看下你的脸吗?”

能让你看才有鬼嘞!

“抱歉,我嘴巴过敏,现在就一香肠嘴,不好意思给你们看。”

“那好吧。”她挺遗憾的说着,“那小哥哥,再见喽。”

元方客套的点点头旋即转身就走,这次也没有再受到两个女孩的阻拦。

来到车站外,元方拿出手机找了下自己所在的位置。

虽说他家就在这冬青市,也在这里上学,但这个车站他还真没来过。

“哦豁,居然这么近的吗?”查看过缺德地图后,元方发现这车站距离自家并不远。

于是他就按照地图指示在附近乘上了可以直接把他送到家门口的公交车。

令人意外的是,列车上的那两个女孩也在这里。

她们一看到元方就抬手招呼后者过去坐。

看对方那个热情劲儿,元方也不好意思无视她们,只好在她们旁边坐下。

“小哥哥,咱们真有缘,干脆认识一下怎么样?”马尾姑娘性格还是很开朗的。

元方怎么看也不觉得这两人有什么特殊,想了想说道:

“你们这两个小姑娘家出门在外的,就不担心我是变态跟踪狂?”

“看着就不像!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你是个好……善良的人!”她有意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尽量不去打扰到别人。

跟她同行的那个小姑娘,身穿洛丽塔类型的衣物,元方觉得她应该是传说中的lo娘。

只不过她没有像某些哗众取宠的同好者那样,去做一些怪异的,让人迷惑的行为。

她托了托鼻梁上的近视镜,说道:“我跟我姐是一样的想法。”

“你们是亲姐妹?”元方问道。

“嗯嗯,话说这个不重要,小哥哥你愿意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

她妹妹憋了她一眼说道:“在问别人的名字之前,总得先自我介绍吧。”

马尾姑娘毫不示弱的反过来瞪了她一眼,但还是诚实的准备报上自己的名字。

然而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忽地响了起来,她只好无奈的冲元方示意了下,接通了电话。

元方看她脸上那复杂的表情就知道电话那头应该是她家的父母。

毕竟,这种表情他在自家妹子身上见多了。

想起家里的那个无利不起早的妹妹,元方就有一股拿钞票抽她脸的冲动。

他都能想到当自己拿出成捆的钞票时,元圆脸上的那种狗腿子般的表情。

元方这边的思绪继续着,那对姐妹和其家人的通话也没停下来。

就这样,直到元方即将达到目的地时,她们电话那边的父母还在唠叨。

“看来是无缘无分呢。”元方笑了笑,便站起来准备下车。

岂料,那对姐妹也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看那架势竟也是要下车的模样。

三人都愣了下,然后相视一笑一起下车。

元方私下却是提高了警惕,什么鬼?这也太巧了吧?整个跟老套的都市言情剧似得……

然而更巧的还在后面,他们三人竟同时张着“塑树花园”小区。

这样一来,那两个女孩还真担心起元方是人面兽心的跟踪狂了。

而且现在天色暗淡了下来,搞的马尾姑娘心态都发生了变化,也不敢挂掉早就不想进行的电话了。

元方也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状况了,毕竟的特性也预测不到“巧合”。

于是乎,刚刚相处的还很融洽的三人,此时却多一层隔阂。

路上,只要马尾姑娘紧张的继续着和家人的话题。

直到前方道路间的路灯映照出了一个发福的身影。

这人元方熟啊,自家亲爹!

肯定是又被老妈使唤着跑腿了,看他那轻快的步伐,妻管严的幸福我等凡人理解不了啊。

元方这般想着,不禁加快了脚步,虽说两人经常见面,但他这次九死一生回来,也是需要如山的父爱的。

可忽地,身旁突然有两个身影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

是那两个女孩!

元方心中一紧,就当他以为这两个女孩心怀不轨时,忽听她们以掩饰着急切的语气喊道:“爸!”

元方:“???”

什么鬼?wtf!!?

元方瞪着那个笑嘻嘻抱住两个女孩的老男人。

这是搞哪出??私生女?!

这老头有胆子红杏出墙?!!

他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并快步上前,确认那个扯着老脸憨笑的是自己亲爹没错。

无言间,就听他亲爹元稹余眼神不善的瞟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让元方整个顿住脚步。

到底怎么回事?

这种看陌生人……不!看人渣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他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浑身冰凉的好像被抽干血液一般。

元稹余把两个女孩往后捎了捎,板着脸说道:“小伙子,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如果你没地方去的话,我可以送你去一个管吃管喝还管住的地方。”

元方被这句话惊醒,亲爹的那种眼神让他很不舒服。

但此刻,石乐志的大喊大叫是没用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电光火石间已经想好了对策。

就见他颇为惊喜的说道:“元叔叔,您不记得我啦?我是大杂院里的阿真呀!”

此话一出,两个女孩便向元稹余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而元稹余也很快就想起了“阿真”这个人,其脸上的提防迅速转变成了嫌弃。

“是你啊,我记得你不是和你父母出国了吗?怎么来这了?”

“哎呀,元叔叔真是贵人多忘事!”元方走上前亲昵的我这老元的手,“您答应过我,等莎莎毕业后就让我处对象吗?”

老元同志两眼一瞪,这混小子怎么还惦记着自家的大女儿?

你家不是发财了吗?去做个风流的纨绔子弟不好吗?那么长情不觉得给暴发户这个群体丢脸吗?

他又看了眼身旁两个水灵灵的姑娘,心想绝对不能让这傻货进自己的家门!

老元甩开元方的手说道:“阿真啊,现在年轻人都信奉恋爱自由。

元叔我也不是个顽固的人,所以莎莎的婚姻大事还是得看她自己。

我说的不管用你知道吧,莎莎的眼光又高,所以你好好在国外奋斗。

等哪天你功成名就回来了,还怕莎莎不喜欢你吗?回去吧,啊。”

元方暗自松了口气,既然姐姐还在,那就证明家里人至少都是安全的。

他暂时也不打算以“阿真”的身份回家,自家姐姐的这个追求者的傻劲,他可模仿不来。

谁知不等他做何反应,那马尾姑娘却笑嘻嘻的说道:“反正来都来了,不如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元方和亲爹一同为难了起来,后者为了不撕破脸皮也只好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上去坐坐吧,哦,对了,这两个也是我家的宝贝,你还没见过吧?”

元方明知故问地看向马尾姑娘道:“我记得叔叔家搬走时,阿姨正怀着孕,难道?”

“你说的那个是另一个,叫元圆。”然后老元就不情不愿的介绍道:“这个大一点的叫元一一,小的这个叫二三。”

元方听的眉头直跳,但还是得做出一副傻样,笑呵呵的说道:“我懂我懂!我跟叔叔一样,也是金田一的粉丝呢!”

元方暗自感叹:真不愧是夫妻,都拿自己的爱好给孩子命名!

至今脱离苦海的也只有自己的姐姐元莎了!

老元不爽的哼了哼,然后说了句“走吧”就开始在前面带路。

而更让他不爽的是自家的两个女儿,偏偏跟元方走在一路。

“阿真,你全名叫什么呀?”

“我姓石,石头的石,真假的真。”

“我姐那么严厉,你为什么会喜欢她呀?”

“呃……就她愿意给我抄作业。”元方说出了实情。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那个带着自己玩的大哥哥,在自己问出了同样的问题时,由衷的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元一一用手指挠了挠脸说道:“元圆那死丫头今年十……七岁?

这不重要,我想问的是,你这十七年都没见过我姐,还这么记着她啊?”

二三也投来了好奇且热切的目光。

元方看着她们心想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就喜欢这些情情爱爱的。

看到自己扮演的这么个痴情的人,肯定会跟莎姐乱起哄。

虽然石真本人对他不薄,但元方完全不想替前者在家人前刷好感。

可惜,他本想说“我只是忽然想起她,所以就来试试”这种话。

但就在他话到嘴边的时候,却告知他一个惊天大秘密!

石真和元莎居然已经秘密交往了好几年!

“那个,莎莎她在家吗?”元方连忙问道。

“是啊,今天周末,她不用上班当然在家啊。”一一嬉笑道:“怎么,你紧张了?”

元方非常蛋疼的停住脚步,待众人回过头来,就见他苦笑道:

“我、我觉得元叔叔说的对!我来之前以为家里有了钱就配的上莎莎了,所以我来了。

可在这即将重逢前,我颤抖的脚步让我不得不承认,就连我自己都觉得配不上她!”

发什么疯?元家父女愣住了,旋即老元说:“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金钱只是生活的基础,还不能让我跟莎莎站在同一高度,只有提升自己,让自己更加优秀,或许……”

老元忽地一巴掌拍在元方肩膀上,满脸欣慰的说道:“你能懂得这个道理我很开心!”

“嗯!”元方使劲儿点头,“叔叔,抱歉,我今天只能拒绝你的好意了,我现在还不能去见她。”

老子巴不得你个傻小子赶紧走呢,“我懂你!去吧!”

元方眼中充满了斗志,紧紧握了握老元的手,“爸!再见!”

老元额头的青筋直跳,若不是两个女儿在场他恐怕直接出拳k人了。

“呵呵,慢走。”

“对了,还有一件事。”元方忽然说道。

老元很是不耐烦,但还是得笑着说:“你说。”

“我想请你们为我保密,不要告诉莎莎我曾经来过,我希望她再听到我的消息时,我能像父亲您说的那样功成名就!”

呦呵?这小子总算做了一件让我开心的事,老元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我和一一二三都会为你保密的,对吧?”

他最后问的是两个女孩,而她们涉世未深,又向往着这种有人在背地里为自己默默奋斗的爱情。

这会儿早就被元方的“肺腑之言”感动的一塌糊涂了,这时自然是连连点头答应。

元方再次道了声再见后,果断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正在老元感慨着这孩子有点变化了的时候,又听见元方的声音传来:

“叔叔,这世道险恶,让两个小女孩独自出门风险太大,你可要照顾好她们啊!”

老元闻言虽然为他的担忧而感到欣慰,但被质疑自己对孩子们的保护,他就很不爽了。

刚刚积累的丁点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

……

元莎觉得今天总是有种怪异的情绪缠绕着自己,让她总是不由自主的走到两个小妹的房间内。

直到天黑下来的那段时间,那种心里坠着石头的感觉方才好些。

接着他就看到老爸带着两个小妹回来了,只是觉得她们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妙。

“姐,你有男朋友吗?”二三突然问道。

元莎心中一紧,难道这两个小鬼又偷玩自己电脑,还发现了点什么?

“没有。”她不动声色的随意回道。

接着她就看到藏不住事儿的老幺咧着嘴笑的灿烂。

元莎刚想盘问一番,一一却突然拽着二三跑回了房间。

“搞什么?难道还想要挟我?”她摇了摇头,站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

因为被那种不明情绪纠缠,她今天一整天都是茶饭不思的。

这时,门房忽然再次被打开,是大哥元柱和老三元圆以及元柱的女朋友回来了。

元莎放下茶杯走过去接过他们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买的什么呀?”

身为老大的元柱面对元莎却有点发怵,“呃,都是青鱼的一番心意。”

顾青鱼就是他的女朋友,对她,元莎还是笑脸相迎的,毕竟这关系到老大的终身大事。

“这是第一次,以后可千万不要这么客气了哦,咱们家不需要外面那些表面礼仪。”

顾青鱼刚客套两句,边上的元圆就不乐意了,“元莎!你是不是我亲姐啊,怎么不来接我手里的东西!”

元莎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你已经傻到把东西放地上这么简单的动作都不会了吗?”

其实元圆也只是在外面玩嗨了,元柱和顾青鱼又都惯着她。

导致她一时间没有把正确的心态切换过来,这会儿对上元莎的眼睛顿时就怂了。

就见她陪着笑殷勤的把买来的所有东西,都规规矩矩的摆放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

等元圆忙完,其他人都已经围坐在客厅力了,她拎着个东西左右看了看说:

“咱妈还没回来吗?他们那个学校周末也要上晚课啊?”

“怎么?你想转学过去体验一下?”元柱笑呵呵的说道。

元圆瞪了他一眼,这事儿万一被元莎或者亲妈当真了,那她可能即将迎来地狱啊!

这要放在平时,元圆肯定要跟元柱闹腾一会儿,再坑来些零花钱。

“今天嫂子在场,就给你留点面子。”元圆暗道一声,然后拿出一个圆柱形的吊坠。

“是这个玩意儿的事,咱妈不是说过吗,等咱们哪天用不上了,还得上交给她。”

元柱摸着新的项链与顾青鱼甜蜜对视一眼,然后说道:

“好像是这么说过,话说回来,这吊坠其实是姥姥仅有的遗物,你没把你的弄丢吧?”

“姥姥的?妈从来没跟我说过呀?”元圆把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提了出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就让人觉得舒服的圆形吊坠。

“姥姥是在你满月酒当天离开的,不愿意跟你提也很正常。

咱爸都不敢随便提及那天的事……”

老元觉得很没面子,但就算再背地里也不敢反驳,只好悻悻地退出了群聊。

但当他即将走进卧室门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欸,有个奇怪的事,我记得当初明明有三个吊坠的,按理说应该在莎莎身上……”

元莎罕见的出了会儿神,迎着众人的目光说道:“我记得,那是块方形吊坠,我刚上初中的时候还戴着的……”

“嘶……”老元同志倒吸一口凉气,“你该不会弄丢了吧?”

这时,一一和二三也探出脑袋颇为好奇的看着元莎。

元莎为老爸这天塌下来一般的表情感到悲哀,叹道:“就算真丢了,老妈也肯定早就知道了,爸你至于吗?”

老元同志却置若罔闻,慎之又慎的叮嘱在场所有人要保守秘密。

同时他也暗暗决定发挥自己潜藏在体内的侦探之魂,替女儿把吊坠找回来!

同时……攀附在墙外偷听的元方,也暗暗决定发挥自己的特工之魂,将“圆柱”和“圆”全部拿到手!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