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怪人



作品:《我有一座英雄殿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马进觉得自己应该就是小说里那种有大气运的主角了。

自从来到这个凶险的地方,他平凡的人生就开始被莫大的运气所改变。

从第一天落地捡枪外加美女攀附,到午夜时分获得这一身精良级装甲。

他心中那点被陌生环境带出的恐惧,早就被顺风顺水的经历抹去。

此时,马进看着那尚且绽放着光芒的红色箱子,颇是顾盼自傲,心中只道:命运之子,舍我其谁!

“里面绝对是比精良级装甲更加稀有珍贵的物品!”

他激动的自语着,同时脚底生火,急忙向红色箱子飞去。

然,霎时间,神兵天降!

战甲的自动作战系统先马进一步反应过来,强行接管过战甲的行动权。

随即身形骤停,抬起右臂与来人的盾牌碰撞交击。

“呛郎”的震响声中,身着战甲的马进顿时被传导来的巨力撼的脸色发白,单膝跪地。

他脑袋昏沉,之前不可一世的心态骤然崩溃,慌乱迅速爬上了他的脸颊。

而持盾攻击之人正是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

“真是拙劣的模仿。”

一击未果,史蒂夫自然抬手再攻。

“嗡——”

战甲的充能声自马进胸口响起,史蒂夫熟练的转攻为守。

下一秒,白灿灿的集束炮结结实实的轰在史蒂夫的盾牌上。

后者浑身肌肉鼓动,仅仅是退后几步罢了。

而马进也趁此机会连连后退,同时惊疑不定的凝望着眼前的白人男子。

有没有搞错,集束炮都没用?!

是盾牌太结实吧?对!一定是盾牌的原因!

他在胡思乱想之时,战甲的自动作战系统却没闲着。

抬起右手对准史蒂夫就是一发电弧脉冲炮,后者矮身旋转两周助力,躲过脉冲炮的同时,猛地甩出盾牌。

战甲在制导系统的辅助下,及时的抬起左手打出脉冲炮,将飞来的盾牌打的在空中翻转。

“切!”马进心下稍安,不屑的勾起嘴角,“扔盾牌这么原始的作战方式,也想跟我这黑科技比?”

下一秒,翻转的盾牌被它的主人接住。

“还敢直接冲过来?成又是哪里的土老帽!”

恢复冷静的马进接管过战甲的作战系统。

他话虽是那么说,但刚刚的盾牌攻击让他着实忌惮与对方近战。

于是他顾不得节省战甲能量,双手的脉冲炮同时发射。

但依旧被史蒂夫用盾牌挡下,兹兹的火花与四处溅射的银白弧线,将他脚下的地面灼烧出一个个坑洞。

马进瞳孔猛缩,史蒂夫扛着脉冲炮前进的身影让他心下慌乱,下意识的加大了能量输出。

银白色的脉冲能量顿时粗壮了许多,使得史蒂夫的的身体不禁一顿。

“有用!”马进心底欢呼一声。

但紧接着,顿住脚步的史蒂夫忽然身体向左一错,顶着脉冲炮的盾牌随之倾斜!

摩擦着最后的火花,被与脉冲炮擦肩而过的史蒂夫甩了出去!

马进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而他的反应也不足以赶上盾牌的速度。

只听一道怪异的“啵”声,振金盾牌击穿了纸巾战甲的腿甲。

令人牙酸的骨裂声几乎不分先后的响起,但都被马进随之而来惨叫声掩盖。

“啊!我、我的腿!我的腿啊!”马进跌坐在地,本能的抱着受伤的地方哀嚎。

他这会儿就像是溺水的人,疼痛与恐惧完全淹没了他的理智。

这导致战甲的自动作战系统都被他混乱的精神强行压了下去。

史蒂夫收回自动飞回的盾牌,看着马进摇头叹息:“你甚至不如一个骄奢淫逸的花花公子。”

听到他的声音,马进惊慌至极,连忙启动飞行功能就想上天。

战甲的移动带动了他的伤势,在鬼哭狼嚎之间,他已经离开地面。

“老子会飞!老子能逃!反正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马进忍着痛望着碧绿树叶间的蓝天,脑海中复仇的场景已经跃然而出。

可紧随而来的则是振金盾牌的又一次无情打击,将其背后的推进器彻底破坏。

在损坏的纸巾战甲略显恶心油腻的彩色火花中,马进绝望的落在地上,带起阵阵灰尘。

史蒂夫走过来,无视马进的苦苦哀求,将战甲胸口上的反应炉彻底破坏。

“殿主,这个人该如何处置?”史蒂夫没回头,只是盯着哀嚎的马进。

求生的本能让马进抓住了史蒂夫口中的关键,“殿主?殿主!殿主爷爷!”

他也不管所谓的殿主到底是谁,只知道眼前这人肯定是听“殿主”的话。

“殿主爷爷!殿主爷爷!我根本无意冒犯您,求求您,这次就把我放个屁给放了吧!”

放进此时恐惧极了,以己度人,这短短的一两天内,他也还没忘记死在自己手上的那些人有多惨。

那是他万万不敢接受的!

元方坐在树木的枝丫上,见史蒂夫将敌人拿下后,便从背后拿出了狙击枪。

毕竟以美国队长的性格,想要他动手杀死战俘,貌似有些困难。

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如果继续吃瓜看戏,那真是没有一点参与感和成就感了。

于是乎,他便在史蒂夫请示之后,无视了马进的哀求,从眼睛处,将其一枪爆头。

与此同时,基朗也抓着那个会隐身的女孩回到这里,看见新人史蒂夫后不由得挺了挺背。

然后就朝着大树的方向笑嘻嘻的招呼道:“殿主大人,小的给您抓回来一小娘子,您看,配给您解乏不?”

那女孩被基朗往地上一扔,脚步趔趄的勉强站稳。

她脸上却也不见恐惧、惊慌等应有的神情,反而一副“真相只有一个”的表情道:

“我知道了!这个宝物是你们弄来骗人的!

你们想让其他参赛选手自相残杀,然后你们这群伏地魔就、就……黄雀在后!

真是卑鄙啊!不过是个吃鸡游戏罢了,至于用这么脏的手段吗!”

元方闻言略感意外,他还以为这个游戏里的人,除了他们这群乱入的,就没人知道“吃鸡”这个词了……

此时有史蒂夫和基朗在这守着,元方便从藏身的地方出来,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

“基朗,你是哪找来这个村姑的?”元方盯着女孩背后的农药壶问道。

基朗连忙殷勤的将之前的事复述了一遍,然后挺疑惑的说道:

“这个女人之前还想卖身求生呢,怎么这会儿表现的这么胆大包天?”

元方看向女孩,只见她正抽着鼻子往红箱子那里蹦哒。

“香吗?”元方拉住她的衣领,给她扯倒。

“真香!”女孩狂点头,“我就没闻过这么香的味道,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怪不得之前有那么些鸟儿围着这里打转呢……”

元方奇道:“你不怕死吗?”

“怕啊,我最怕死了!”

“你这就是怕死的态度?”元方上下打量着女孩。

而女孩却满脸古怪的看着他,“看你长得还挺好看的,怎么就是个中二病啊?

一场虚拟游戏而已,怎么还真当回事儿了?”

“虚拟游戏?”元方闻言顿了下后,开始上下摸索女孩的身体状况。

“你干嘛?!流氓!我要举报你!”女孩面色通红的使劲挣扎。

元方收回手后,心中暗忖道:“她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势,估计这两天都是一路顺风顺水,所以才认为这是场虚拟游戏吧。”

有陆妊佳的惨状在前,元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着仅仅是虚拟游戏。

最后,他得出结论,这姑娘就是个没脑子的傻子。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元方怀疑她跟自己是“老乡”。

“还有……你还玩过其他虚拟游戏吗?别哼哼,小心我把你扒光。”

“我叫古秋莎,清河省,冬青市人,生日是七月二十日,我家是过农历生日的,喜欢的东西是柠檬水,讨厌东西是……”

“停停停!你相亲来了?!”

元方无语而又惊讶,这个脑子不怎么样的女孩居然还真是他的老乡!

他也是清河省冬青市人,更巧的是,这个古秋莎跟他家那个妹子是同一天生日!

古秋莎完全没有注意到元方的面色变化,又慌又恼的瞪着他说:

“我没玩过其他虚拟游戏,而且市场上根本没有发售这么真实的游戏!”

“我说你是真没脑子啊。”元方哭笑不得的说:“你就没想过,这压根就不是游戏吗?”

古秋莎翻着白眼嘀咕道:“你才没脑子呢,不是游戏还能是啥?

难道是胡乱抓人的主神空间吗?也不想想,怎么可能会有给你登出选项的温柔主神。”

她声音虽小,但元方也听的清晰,闻言却也是有些愕然,“你有退出选项?”

古秋莎也不是真傻,看到元方如此惊讶,下意识的看了眼视野内的登出选项。

难道眼前这个人跟那条龙一样是个npc?

可他手上戴着戒指啊……

那就是特殊npc!

古秋莎觉得自己瞬间就想通其中的关键,认为这会儿就是在过游戏剧情。

说不定待会儿就会有英俊的白马王子,华丽的登场解决掉眼前这些杂鱼!

“……”元方看着她那做白日梦般的笑容,不难猜出登出选项是真的,也因此心中疑惑更盛。

就这?就这傻姑娘,为什么能有这样的待遇?

难道是主神空间的私生女吗?

“基朗,去把边上那具尸体拎过来。”

既然对方这么特殊,元方也不想跟她敌对,万一对方真是主神私生女。

那得罪了她,以后怕是不好在主神空间混了。

但……

在古秋莎疑惑的目光中,元方接过马进的尸体,把已经废了的战甲剥除。

将尸体展现在古秋莎面前,后者面色无甚变化,“咋?你还想吓唬我啊?”

元方呵呵笑了两声,单手拎着尸体,另一只手掏出长刀就开始开膛跑肚。

古秋莎姣好的面容不由得抽了抽,只听元方温和的声音悠悠说道:

“你看,这是心脏,哎呦,还在跳呢,咱给他掏出来看看哈!”

“啧啧啧,这位老哥是个老烟枪了,你看这肺,都黑成什么样了?哎呀~真是恶心死了!”

“这人肠胃也不怎么样,肠子里的东西都积累这么多了,都没排出去,应该还有便秘!”

元方绘声绘色的评价描述着每一件被他拿出来的东西。

基朗满头冷汗的蹲了下来,伏着脑袋身体有些发抖。

史蒂夫尚且能够忍耐,毕竟是接触过人体实验的人,只不过他的道德不允许他冷眼旁观,但也没有去违抗殿主,只好别过头去。

至于古秋莎……那对大长腿已经开始发抖了,这破游戏也太硬核了吧,怎么会有这样的反派?

“这这这、这是游戏,我我、我才不怕呢!”她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倔强,只是她哆嗦的语气已经出卖了她。

元方笑呵呵的说道:“你就当这是游戏吧,但你也看到了,你死了之后,身体是会保留下来的,而且……你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嘿嘿嘿……”

古秋莎的脸色一下子就丧了,也管不得接下来的“游戏剧情”了,直接选择了登出游戏。

紧接着,她的身体在元方三人眼下,化作一道白光消失。

“呼~总算把这个不明人物忽悠出去了,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基朗你去……”

元方看着基朗不禁顿了顿,旋即接着说道:“你生病啦?怎么出了那么多汗?话说你你身体外表原来是有毛孔的吗?”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