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吃鸡游戏



作品:《我有一座英雄殿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养蛊,是指将各种毒虫放在或者说困在有限的空间内搏斗厮杀,只求留出一只最强大的百虫之王。

这种事李通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却不曾想有一日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身为野生杀手的李通并不恐惧,他甚至非常感激将其召唤至此的那道声音。

“你愿意付出……的代价,来换取……的机会吗?”

当这道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时,李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

因为他的生意已经好久没开张,山穷水尽到揭不开锅了。

李通觉得自己很幸运,幸运的被召唤,幸运的落地捡枪,幸运的发现一对腻腻歪歪的男女,更幸运的是手无寸铁的他们还有一辆耐操的suv。

红点瞄准镜中,那对男女可憎的现充面容清晰可见,李通冷笑低语:“既然你们不珍惜眼前的机遇和自身的性命,那就作为我的一对踏脚石在地狱做一对亡命鸳鸯吧!”

下一刻,

瞄准,

开枪,

嘭!

嘭!

车前的曲铭南被打穿了太阳穴。

而与他**的萧冰伊则被子弹击中的短裙下的大腿。

疼痛让萧冰伊难以站立,曲铭南的血液洒在她惊恐的面容上,让她浑身颤抖。

她害怕,怕到发不出声,身体僵硬的不听使唤。

李通距离他们只有不到百米的路程,也没受意外影响,所以他这差距极大的两枪是他有意为之。

“好腿,好腰!”他贪婪的舔了舔嘴唇,急步奔到惊恐欲绝的萧冰伊身边。

萧冰伊看到了他手中的枪,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同时,她也看到了李通眼中的**,便不再大喊大叫。

她想活着,哪怕付出些代价,哪怕自己如今血流不止,但仍有一丝希望不是吗?

李通近距离看到萧冰伊的身体的凹凸曲线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托抱起行动不便的萧冰伊,后者也配合的勾住他的脖颈。

心中狂喜!

我的魅力竟恐怖如斯!

萧冰伊的强颜欢笑被他当做羞涩娇笑,李通只觉得心中火热异常。

啃了上去。

还在心里说,

臭婊子,注定只能活一个的世界,你的感情对我来说就是个屁!

子弹,会毫不留情的取走你的性命!

李通不曾想到,子弹先一步打入了他的的身体……

那是一道黑影,李通首先看到的是他在太阳下的的阴影。

当他抬头看时,只见黑袍猎猎一闪而过,在他双肩上留下两发子弹后,飘散着地。

“啊!!!”

李通和萧冰伊同时尖叫一声,前者是肩胛骨断裂,后者就是摔了个屁股墩。

身穿燕双鹰套装的元方转过身来,手中两把手枪再次迸发出火花,打断了李通的双腿。

而李通则是又一次痛苦哀嚎,其额头迅速浮现出一层冷汗,那是痛出来的。

“元、元方?”萧冰伊瞪大了眼睛满脸愕然的看向转过身来的元方,紧接着就见她眼中浮现泪光,“曲铭南他……呜呜呜……”

萧冰伊的眼泪总算可以掉出来了,它看着元方,腿上的疼痛还有后者的怪异着装都被她忽视,只是看着那个天降英雄。

元方持枪走来,目光落在没救了的曲铭南身上,心底蓦地一沉。

这群人为什么见人就杀?

为什么对他们这些无冤无仇普通人出手?

萧冰伊现在已经哭成了泪人,却明智的没有多说什么,留出元方审问李通的时间。

元方简单的给她包扎后,终是看向了这个素不相识的杀人犯,“你为什么要伤害他们两个?”

这最简单最直接的问题却把虚弱无比的李通问呆了,“我……为什么不杀?”他倒在地上,满脸的困惑。

不知情的元方见可他这副表情,差点气的直接开枪崩了他!

然而他却忽地冷静了下来,脑子不由自主的高速运行起来。

“这是一场真人吃鸡游戏?!”得出这个结论后,元方悚然一惊。

这岂不是说,在这附近的一定区域内,起码还潜伏着两位数以上的人!

萧冰伊面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如果元方说的是真的,那她之前去医院抢救一下的想法也太傻了!

然而李通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再次使得两人错愕异常,“吃鸡游戏?那是什么东西?这明明是在养蛊!”

元方死死的盯着他的脸,以李通现在这样的状态,要是还能故意作出如此逼真的疑惑表情,那自己就算被骗了也没什么怨言。

元方和萧冰伊都是经历过现代社会毒打的五好青年。

对于真人吃鸡和穿越这种事,接受能力强到爆炸。

事到如今,元方也不敢再在这个地方久留,把受伤的两人全部挪到车上,并缴了李通的械……拿在自己手里。

萧冰伊看在眼里没有说什么,只是担忧道:“这辆车也是坏的呀……”

她话音未落,车子便成功发动了。

元方驾驶着suv向着管迈二人离去的方向前行,他这个举动也让萧冰伊坐实了管莎死去的想法。

但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问。

“你叫什么名字?”元方问。

“李通。”他已然气若游丝。

“是华夏人……哪个省的?”

四个枪口在持续放着他的血液,此刻他已是近乎神智不清了,“华夏?没听说过……我是龙国人。”

果然是穿越了!

然而元方才刚下这个结论,燕双鹰的特效再次发动,之前额一幕幕快速闪回。

尤其是摩托男和李通身上的细节。

紧接着,一样事物跃然而出——那是一枚他从未注意过的戒指!

摩托男和李通手指上都有。

回过神来后,元方边让萧冰伊把李通手上的那枚戒指摘下来。

谁知萧冰伊捋了半天都摘之不下,那戒指就好似跟李通长在了一块似得。

元方无奈,只好放慢车子的速度,而他自己则快速第试着摘取戒指。

结果……却是轻而易举的成功了!

看的萧冰伊怀疑人生。

这枚戒指可谓是朴素到了极致,仅仅是一个银白色的金属环而已。

元方一只手重新把控住方向盘,略微迟疑了下,一咬牙,直接把戒指戴在了左手食指上。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