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怀念毒不死的碎碎念



作品:《这不符合我的人设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那个……”魏遗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师姐不会因为看穿了他的意图,打此往后,再也没有了神符进账了吧!

这事情可不能发生,要是因为如此,便少了每个月的数张神符,得不偿失呀。在没有完全稳定下来之前,师姐宁艳涵依旧是魏遗风最大的神符供应商:“师姐,我就是,嗯,想要研究研究。”

“嗯,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我看过师父制作神符,大概了解一些。”宁艳涵眯着眼睛说道。

这笑容真美,也真的甜。如此宽宏大量的师姐,亏得自己还天天想着赶紧送走,还想着天天如何坑骗神符到手。

唉,跟师姐一比,自己简直就是禽兽呀!那岂不是跟师父同一个档次了?没毛病,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弟子,都是师父乾景天教的。

“师姐!”魏遗风收起了神符,眼中含着泪花,满怀深意的注视着师姐宁艳涵的美丽脸颊。

大致是被魏遗风所感化,师姐宁艳涵蹲下了身子,用和煦到将这凄凉夜色都照亮的笑容,温暖了魏遗风的心,也温暖了魏遗风的手掌:“师弟,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可以给你看看,我绝对不会撒谎的。”

于是,宁艳涵捏起了最后一张符纸,顺带从魏遗风的手中抢过了笔,很是熟练地在墨汁中滚动两圈之后,开始落笔。

大概是宁艳涵第一次如此操作,所以笔触每一次转动,她都要略作思考。可曾经那些年里,太多次见到过了师父制作神符,所以,她也并未消耗过多的时间。

当最后一笔落下,宁艳涵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师弟你看看。”

将神符和笔墨还回了魏遗风的手中,师姐宁艳涵这才背着手,像个小大人一般挺直了腰杆,等待着魏遗风的夸奖到来。

魏遗风都看呆了,不明觉厉呀!师姐还是“制服”小能手?这可不得了呀,别看是一个小萝莉,这出手……

不太对呀,师姐该不会是第一次制作神符吧?刚才看那模样,确实很像,但比自己第一次熟练一些,起码看上去很自然。

是真正的神符错不了,墨汁还没干透呐。将制作神符的设备收起,哎吆喂,这可不得了,原本想着能成功制作出一张神符今夜就算不得亏本,没想到师姐一出马,直接翻番!

“师姐,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制作神符吧?”将心中的疑虑问出口,魏遗风可不想带着疑惑入眠。

“嗯,也不算吧,小的时候跟着师父琢磨过几次,不过当时纯粹是贪玩。”宁艳涵的脑中划过了当初与师父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这不公平呀!凭什么人家第一次就直接成功,而自己却还得慢慢琢磨这玩意儿。

难道师姐是天生的制作神符满属性?还是说,这是npc的隐藏加成?不论是哪种,对魏遗风的打击,都太大了。

要是能骗着师姐帮忙制作神符,那岂不是……

“不对,师弟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想着自己琢磨透了神符制作,便不想给我当小跟班了,还有零食也不负责了?”宁艳涵的脸色突然一变,这就像是才想到了这一茬。

“……”魏遗风顶着满头黑线,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话该如何开口,难道跟师姐实话实说,就说自己是为了兑换天蝉灵叶?不说师姐信不信,就说刚才的那种假象,也确实就是魏遗风曾经想好的……

等把师姐宁艳涵送到了龙虎山之后,魏遗风总不可能一直待在龙虎山吧?师父交付的任务还没完成呐。

要去昆仑虚,没有天蝉灵叶的隐匿技能加成,魏遗风的心里可没底。但这事情不能跟师姐说明白不是,而且要深深的藏起来。

“怎么会,师姐你多虑了。我这不是想着自己琢磨琢磨,等到时候遇到什么危险了,也好更快的……”

“哼,真要是有什么危险,尽管跟我开口就好了。”宁艳涵的目光死死盯着魏遗风的双眸,让魏遗风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直视。

经过了大概01秒的思考之后,魏遗风就扬着笑脸,做出了最快的回答:“对,师姐说的对,是我多虑了。”

“哼,你要是真的想要神符,你就跟我说,要多少?”宁艳涵说着,抬手拍在了的小包包上。

果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师姐,要多少?那当然是越多越好了,可惜,师姐宁艳涵就算是掏空了腰包,就怕是也不够魏遗风的消耗:“师姐,不要闹了,尽快休息吧。”

“我们再有两日过了淮河,就到淮南道了,淮河上有鱼吃!”

前面的都是废话,能够让宁艳涵暂且放弃一些,安安稳稳入睡的方法,也就是最后的半句。等到了淮河,大不了魏遗风牺牲一下,这事情肯定就翻篇了。

嗯,绝对错不了。

“哼,你要是骗我,还想着不当我的小跟班了,我到时候就自己去,不用你管了。”宁艳涵背负着双手,晃晃悠悠的倒头便睡,……

篝火跳动,映射着魏遗风满是懵逼的脸,这事情到底是完了没得?是不是以前太小看师姐了,难道师姐一切都明白?

都是在陪我演出?没那么惨吧,那得多可怜呀。

“对了,等到了龙虎山,我就预付你三年份的神符,反正你休想逃。你永远都只能做我的小跟班。”宁艳涵翻了个身,完全不理会魏遗风,嘟嘟囔囔地说道。

三年份的神符?那得有多少?平均每月四张神符,一年四十八张,三年一百四十四张,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的师姐对自己最好了!

过了没多久,便再次传来了宁艳涵的鼾声。魏遗风躺在了篝火的另一侧,心中想着心事儿,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入眠。

之后的两日夜间,魏遗风也悄悄地研究神符,只可惜两个晚上,只制作成功了一张,好歹有进账,不算是太亏。

精金石都是骗来的,就符纸和笔墨花了一些钱,这些东西不值钱,值钱的是精金石,还有一个符师消耗掉的大把时间。

总不可能有人如同宁艳涵那般,只是初次尝试,就能让魏遗风嫉妒到眼红。那肯定不太现实,要不然神符干嘛还那么值钱。

唉,果然是富人家长大的孩子,难怪之前都能拿着神符换零食吃,这要是自己干了这种事情,估摸就算能活着到家,也得把家里的长辈撵出门。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呀,咋就这么大捏!

两日之后,便是如约到了淮河一畔。靠近岸边的河面上结着厚实的冰层,但宽阔的河面中央,却又露出来了一块清澈的湖水。

这当然难不住魏遗风,他可是个小机灵鬼,只是动用了一张神符,就轻松地将事情解决了,既然害怕冰层不稳,就再加上一层好了。

然后在冰面上打个洞,开始了摸鱼大计!约莫从下午时分开始,一直忙活到了黄昏临近,魏遗风揉着腰杆,不算是空手而归,前几日的事情,多半是有的交代了。

三条都是鲈鱼,也不知晓是不是这一带的特产。

并未曾在河岸一侧落脚,河畔的夜色肯定更凉,还是找个山坳比较实在一些。最好是那种四面不透风的那种,就算是有晚风袭来,也不见得能够让他们受了寒。

这当然只存在想象中,能找到一个算作隐蔽的落脚之处,已经算是极为幸运了。

点上了篝火,架起了烤架,在这荒郊野外,当然还是吃烤鱼最香,可惜佐料很少,早知道上次在青州城,就也顺带采购一些佐料,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伞先生就给没了呐!

咳咳,不是没了,是被魏遗风坑跑了。

看着篝火架上的烤鱼,宁艳涵的口水都忍不住了,哧溜,嗯真香。

魏遗风浅尝一口,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没有了佐料,也少了以前的那种味道,烤鱼还是得吃什么正宗的万州烤鱼、泸州烤鱼之类的。

不过用来应付宁艳涵这个小吃货,应当是足够了吧。可怜的孩子,虽然含着金钥匙长大,可惜连很多魏遗风以前经常吃的吃食,都没有染指过。

只是不到半个时辰,三条烤鱼就只剩下了骨架。两个人揉着肚子,仰躺在篝火旁的树干上揉着肚皮。

一边消化着的食物,一边想着明天要不要再劳动一次。关键也是这些天饿坏了,魏遗风开始赞叹伞先生了,真的是一个移动的美食家。

好几日没见,还真的怪想他的,关键是想这个家伙开的小灶了,那味道是真的美,但也是真的毒,毒就毒吧,能有啥的。

只要是毒不死,魏遗风爬起来还能吃,这点儿毒其实也真的不算啥,想想以前的地沟油、老鼠肉……诸如此类的种种,照样不都活得好好的。

“咚”的一声怪响,从不远处的山林中传来,就在魏遗风和宁艳涵抬头打探过去的时候,一道身影便是快速的掠动到了淮河河畔前方。

“魏遗风,你逃不掉了!”一个声音从山林中传来,白蛇郎君走得极慢,他的灵识散开,前方就是淮河,没路给他逃了吧。

是伞先生?魏遗风眯起了眼,将原本体内的气息压低下来,这是说曹操曹操到吗?他也没说呀,就是在心中略微想了想。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